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福气满皇朝_第9章

小说下载:福气满皇朝作者:浅淡色更新时间:2018-01-05点击:

 在做好了这些准备后,李梧还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可想了半天,没有啊!
     皇后听到皇上传来消息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如此匆忙,直到听到殿内自己父亲的声音的时候,这才好笑又好气的白了李梧一眼。
     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怕自己父亲。
     李梧有些委屈,能不怕吗,这是自家岳父!
     秦将军看到自家女儿过来,也是淡淡一笑,瞥了李梧一眼,对女婿的小心思显然瞬间看穿,但是看在他让自己看到女儿的份上,就不多加计较了。
     “这就是三郎吧。”秦将军看着皇后抱着的小娃娃,稀罕的问道。
     “是,这就是三郎,叫小福。”皇后将怀中的小娃娃抱给父亲看,一边还说到,“小福,这是外公哦!”
     李福抬眼望去,就看到一个长相儒雅气质剽悍的老头,鬓边染了些许白发,但是这几缕白发非但没有折损他的容貌,反而更给他增添了一种成熟沧桑的魅力,嗯,就算年纪大了,也是个美男子呢,不愧是自家阿娘的爹爹。
     秦将军看着怀里的小娃也是稀罕的不行,小小的娃娃白嫩白嫩的,小胳膊小腿一看就结实有力,那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挺秀的鼻梁和花瓣一样的嘴唇,是个漂亮孩子。
     而听到孩子咿呀咿呀的叫着的时候,更是从心里泛出一股疼爱来。
     “好孩子,好孩子……”
     抱着不想撒手了,对皇上想抱的表情视而不见,还是皇后问起“爹爹这次进宫为何,让皇上急匆匆把她叫过来救场”时,秦将军才开口说出来意。
     “大晋干旱三年,虽说今年收成尚可,但因前两年之故多少有损国力,蛮族这两年生活也不好,今年冬天来得早,我怕蛮族会进犯边陲。”
     虽说草原也下了几场雨,但是那几场雨也不顶什么用,今年冬天又来得早,才刚立冬就下了一场雪,怕是要冷上一段时间了。
     皇上怔了下,虽说之前也打仗,和蛮族也多交手,但若论对蛮族的了解,他还真的比不上自己这个戍边家族的岳父,他之前征战也多在中原攘内,还真不知道蛮族的习俗。
     “有多少可能?”皇上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五成。”
     五成的可能性已经很高了,李梧不敢赌蛮族不进犯,所以边陲只放守城的小将绝对不行,至少得放个有经验的老将过去方才顶用。
     “所以我是来请军的,边陲有可能有变,我得回去看看。”
     “可是你这两年刚回来……”
     秦将军虽然心系边陲,但是大晋初定,自己身体又因为常年征战有不少的毛病,李梧麾下将领又多,性格各异,需要有个人压着,秦将军这才舍了边陲到上京,帮女婿镇压武将。
     好歹等晋朝稳定了再回去。
     可是晋朝三年未稳,秦将军就在上京蹉跎了三年,眼看着下雨了,晋朝上下也是一心向皇上,秦将军就坐不住了。
     再加上蛮族有扣边的危险,秦将军自然要亲自回去坐镇。
     “边陲重要。”
     虎将之女,比其他人更知道军人的责任,皇后不再阻拦,皇上想了想,“我可以派小白过去。”
     小白是秦将军的弟子,算是继承他的衣钵,只是秦将军闻言却摆摆手,“小白我自然会带去,他经验尚浅,还需要练练。”
     得,这下可怎么劝,看着皇后也没有丝毫不同意的样子,皇上只好同意了岳父的请求,只是却点名了,要再加五万的军力以及一千的近卫,专门保护秦将军。
     秦将军对这些无所谓,女儿女婿的一片孝心而已,再说了,真打仗的时候,这些近卫上战场也是个战力,于是二话不说的收下了。
     又亲了亲怀中小李福的脸蛋,秦将军带着皇上的手令,准备随时出征。
     而小李福此时也找到了自己乌云该飘的方向。
     果断要向北方飘呀!
     上京因为要守国门,所以离边境并不远,虽说分出来的小乌云联系太浅,但是只是顺个方向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既然要帮助外公,那必须要多下点雪,于是小李福看着空中的乌云炯炯有神起来。
     分一块,再分一块,再再分出一块,不过一会儿,小乌云就变成了一丁点大,而分出来的,却多的不得了啦!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统统都飞到北方去吧!
     最好多下点雪,将蛮族人都冻坏了才好呢!
     斗志昂扬的小李福,就这样目送着大朵大朵的乌云飞向北地,还给分出的小乌云加了吸附水汽的命令。
     秦将军奉命出征了,丝毫不知道自己外孙给自己带来了怎样的惊喜。
     而远在北部的蛮族正磨刀暗搓搓的准备干一票呢,就迎来了个大惊喜。
  
  
   第12章
     枯黄的草地上,成群的牛羊正低头咀嚼着稀少的食物,放羊的牧民走在后面,看到一头掉队的山羊,就挥舞着小皮鞭将羊赶回羊群。
     忽然,鼻尖凉了一下,牧民扬起头望天空,这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布满阴霾,而一粒粒晶莹的雪花正飘飘扬扬散落而下。
     “下雪啦下雪啦!”
     牧民们奔走相告,将牛羊一群群往回赶,当最后一头羊也进了围栏的时候,才团坐在屋子里取暖。
     “今年的雪下得真早。”蛮族的牧民喝着酥油茶感叹道。
     “下点雪也好,若再不下雪,圣山的水都不够喝了,等这场雪下完,圣山山顶的雪又会厚实许多,等来年春天雪化了,圣山的水流下来,草原又会厚实许多。”
     “就是就是,听说大晋那边都好几年不下雨了,虽然咱们这边也旱,但是咱们有圣山呀!”
     “是啊,山神米拉会保佑我们的,感谢山神!”
     团坐的牧民一起祷告起来,祈求圣山给予他们庇护,保佑被征调打仗的男人们顺顺利利,平安归来,若能分得一二的战利品,那就更好了。
     而在牧民的祷告下,雪花洋洋洒洒,似乎越下越大了。
     大晋边陲与蛮族的交界处,一列列的骑兵看着天上下的雪也是有点犯嘀咕。
     “今年的雪怎么下的这么早。”
     “就是就是。”
     “这天也忒冷了,上面什么时候发兵开始打,早点打完早点回去,我想我婆娘了。”
     “我想喝酥油茶了。”
     “我婆娘烤的羊肉特别好吃!”
     骑兵们你一眼我一语的说起来,说道最后,一个个都缩着脖子,馋的不得了。
     骑兵们讨论的声音太大,一个传一个,不一会儿,整个军帐里都是一片萎靡,蛮族将领感觉到底下的骚动,冷语呵斥道,“禁止喧哗!雪停后就发起进攻!”
     得了准信,骑兵们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值守起来,待到时间,就和军帐里面的士兵轮班,以防被冻坏。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雪一下,他就不停了啊!
     骑兵们苦着脸,他们猫了三天,这雪就下了三天,看一眼外面,雪足有三尺厚,这可怎么进攻?
     他们本来就是小队突袭,打算趁冬天彻底来临之前干票大的,省的这个冬天日子不好过,杀牛宰羊还要饿肚子,但是万万没想到,还不等突袭呢,就先遇到了大雪。
     现在雪都要有马腿厚了,突袭?怕不是要给晋人送战功和马头吧。
     蛮族的将领也是烦的要命,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天就偏偏下起了大雪呢?下大雪不说,还一下下个没完,临走前他可是亲自和首领保证过的,一定带着丰厚的物资归来,把晋人打废,可现在,大雪不把他冻废就不错了。
     而就在他们举棋不定,没想好是否要撤走的时候,秦将军也终于到了边陲。
     斥候小队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发现了蛮人的踪迹,只是他们守城的士兵只有五万,但是蛮人粗粗一看,却足有十万之多,他们马匹不比蛮人精良,在野外战斗的时候没有优势,相反,如果死守城池,蛮人想攻进来却绝不容易,在试探过蛮人的谨慎,下毒或者诱敌甚至夜袭的方式都不可取之后,守城的将领就老老实实的等待蛮人的进攻,但是城内的物资却已经都准备起来了,无论是大雪化出来的水,还是巨大的石块,乃至弓箭都是应有尽有,不过三天,小小的城池就忙中有序,将城民彻底调动起来。
     而就在这时,秦将军来了。
     秦将军不仅自己来了,还带来足有五万的援兵,怎么能不让这个边陲小城高兴呢?
     而秦将军在第一时间得知了境内蛮人活动的踪迹。
     “十万?”
     秦将军蹙着眉头,本以为这次只是试探的小打小闹,但是没想到蛮人似乎要来真的,不过不管怎样,现在天赐良机,如果错过了,他也就不是秦飞豹了!
     “我们进攻!”
     秦将军在边陲的威望可不是盖的,不过短短时间,士兵们就已经被动员起士气,士兵们都是从小在边陲长大,再不济也是跟着晋朝打过大大小小几次仗的,秦将军的威名不止能在蛮族止小儿夜啼,在自家地盘,那也是无人能及呀!
     于是蛮族的骑兵们还在等着下雪,秦将军就已经组织好士兵发起了进攻,天气寒冷,雪又厚实,这种天气按理来说并不适宜打仗,但是他们不适宜打仗,蛮族比他们更不适宜打仗呀!
     要知道,他们大晋是步兵的祖宗,那些马背上长大的蛮人,若想要在地面上和大晋一杠一,还要再修炼上几年。
     是的,就在秦将军到达之后,最新的情报已经被斥候报了上来,蛮族前来进犯的骑兵并没有多少折损,但是那些骑兵们的马,却已经被大雪冻坏了。
     就算有寥寥几头在军帐内保存完好,可是天冷雪厚,想在这种天气跑起来,那恐怕得给马多做一双靴子才行。
     这种天赐良机若是放过了,秦将军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所以那些蛮人怎么能在这样的劣势下逃脱?
     于是原本想干一票大的的蛮人还不等发起进攻,就先被秦将军端了老巢,而好不容易逃回的士兵们等到回了草原,才知道什么事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你说什么?!”
     蛮族牧民哭着说道,“那些牛羊,那些牛羊都被冻死了啊!”
     蛮族心里面简直暴风哭泣,源源不绝的委屈涌上心头,第一天下雪的时候他们还乐呵呵,第二天下雪的时候他们还不动,然而等到第三天还下雪的时候……这谁能承受得住呀!
     就算他们能承受,他们的牛羊能承受吗?!
     特别是就在下雪的第三天,不知为何,圣山忽然山动,压垮了山下最大的阿萨部落,就更让牧民们惶恐了。
     “山神米拉放弃了我们,阿萨部落惹怒了山神,这一定是山神的惩罚!”
     阿萨部落是蛮族最大的部落,而蛮族的首领也是阿萨部落的人,虽然首领因为得知消息快逃出一劫,但是整个阿萨部落却被山神的神威彻底的压垮了。
     首领看着被毁于一旦的部落更崩溃,不得不趁着消息传的不快,先去攻打了一个小部落弄个地盘,而等到兵败的蛮族逃回来的时候,等待他们的不止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