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2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起诱惑……
     给自己做了一层又一层的心理建设,他老实地坐在沙发上,眼睛还是忍不住往厨房门口瞟,眼睛周围的肌肉都给瞟酸了。
     隔了几分钟,穿着件军绿色工字背心的救命恩人出来了,手上还端着两盘蛋炒饭。
     心理建设瞬间崩塌。
     陆爻一个激灵,眼睛黏在蛋炒饭上无法脱离,内心十分挣扎――这到底是不是救命恩人饭量大,一次吃两盘?如果不是,他能不能期待一下?
     没等他挣扎出个结果,就听对方先开了口,“过来吃饭吧。”
     陆爻虽然迫不及待,但矜持还在,十分客气,“会不会太麻烦你了?”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显示出来的,是巴不得躺进盘子里和蛋炒饭滚成一团。
     见对方不回答,只是把盛满了蛋炒饭的盘子放在对面的位置上,非常直接地表明了态度――随意,也可以理解为,爱吃不吃。
     必须爱吃!陆爻决定恭敬不如从命了,心里想着,饭不能白吃,那就在算卦版报恩大礼包里再加上财运爱情和桃花好了,完美!
     咽下嘴里的蛋炒饭,陆爻勉强自己的右手停下筷子,表情诚恳地望着坐对面的人,“恩人,我算卦很准的,要不要来一份豪华算卦套餐?”
  
  
   第2章 第二卦
     然而对方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陆爻心里琢磨着,难道他这恩人爱好特殊,不喜欢豪华套餐,比较喜欢朴素一点的?心里念头划过去了几个,视线倒是十分专注地看着玄戈,等对方回答。
     不过他手上动作却半点没停,蛋炒饭一勺接着一勺地往自己嘴里送,明显是十分没有专业素养地屈服在了炒饭面前。
     等陆爻一盘子炒饭都吃完了,玄戈也没出声,低头看看自己连葱花都刮得干净的盘子,陆爻很快切入不好意思的状态,有些无措地放下手里的筷子,“我――”
     “救你只是顺手,不用道谢,早饭吃完,你可以走了。”直接打断了陆爻要说的话,玄戈站起来,走到冰箱前,拿了瓶矿泉水出来。他现在心脏没继续瞎跳,虽然昨天倒回去救人时的状态明显不正常,但他也不想深究,反正他自己身上不正常的情况不差这一样。
     现在人已经清醒,自然就该走了。
     玄戈拧开瓶盖,回头就看见那人站着,一双眼跟着自己转,因为皮肤白,眼瞳显得很黑,看着挺可怜的,他的语气不自觉的就软了半分,“还有什么事吗?”
     喝了口冰水冷静冷静,玄戈察觉到自己现在态度不怎么对――这人要是回答说想继续住两天,他可能都忍不住要答应。
     很有问题啊。
     陆爻错开和对方接触的视线,指了指自己面前干净得像洗过的碗筷,“那……要不我帮你把碗洗了再走?”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能报一点是一点,毕竟报恩要积极些。
     喝水的动作一顿,玄戈没想到对方是在纠结这个,莫名的有些好笑,“不用,我洗。”说着视线也落到了陆爻面前摆着的空盘子上,盘子光洁的跟新的差不多。他的视线又漫不经心地在陆爻腰上绕了一圈――腰这么细,看不出来吃的还挺多。
     眼前浮现出对方伸懒腰的画面,白的像雪一样的皮肤……玄戈抬手,又喝了一口瓶子里的冰水。
     盛夏的天气,才九点没到,太阳就升得挺高了,陆爻坐在树荫下的秋千里晃了十几分钟,这才看见穿着军绿色工字背心的人,从楼道口走了出来。对方步子迈得很大,根本没注意到自己。
     从秋千上站起来,陆爻下意识地张了张嘴,突然发现自己忘了问对方的名字。
     失策失策,不过算了,有缘总会见面的。
     有些丧气地坐回秋千上,陆爻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儿等了十几分钟,见了人又没上去说两句话,到底是个什么节奏。揉了揉还堵着的鼻子,他随手起了一卦,自己嘀嘀咕咕,
     “往东南方走比较不容易被饿死,那好吧,就往东南,先珍爱生命,才能积极报恩……”
     跟着卦象指的方向,陆爻走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额头上汗都出了两层,路过一个巷子口,他走过之后又几步倒回来。
     巷口长着棵大树,树下面有张桌子,上面是两块石头压着张大红纸,纸上用毛笔工整地写着“月老姻缘登记处”,一个穿条纹衬衣的老先生正往一块蓝色泡沫板上贴纸片,每张纸上的“征婚启事”四个字都非常显眼。
     陆爻在旁边看了二十分钟,发现这里人来人往,很符合他的要求,于是就挨着花坛坐下,又把双肩包打开,拿了张白纸出来,客客气气地找老先生借了毛笔。
     顶着对方“这么大点儿就想着相亲”的奇异目光,陆爻拿毛笔蘸了墨汁,“唰唰”几下就在纸上写了五个大字,“免费算姻缘。”行云流水,十分好看。
     把笔墨放回原处,陆爻又借了一点浆糊,把宣纸黏在了树干上,迎风招展。
     老先生看了会儿随风飘荡的“免费算姻缘”五个大字,又看向陆爻,“字写的不错。”
     陆爻很满意效果,心情不错,“谢谢您,不过说起来都是泪,小时候没拿铅笔就先拿了毛笔,练字没少被打手心,心理阴影十分浓重。”他皱着眉回答,还做了个打手心的动作,表情夸张,把老先生都给逗的笑了出来。
     看对方收拾好东西就闭目养神,陆爻也没再搭话,把双肩包背到背上,找了个地方,坐等顾客上门。
     蝉鸣催眠,等陆爻在“夫妻双双把家还”的调子里快睡着的时候,第一个顾客来了。
     对方是个中年阿姨,手上提着菜篮子,路过的时候问陆爻,“你算姻缘真免费?”
     穷困青年陆爻点头,“真免费。”说着打了个哈欠,拉开双肩包,在里面翻了个底朝天,废了老大的劲儿才掏了三枚硬币出来。两个一块一个五毛,三个都摆在手心里,递过去,
     “你伸手碰碰这硬币,一边在心里想想自己想问的事情。”
     中年阿姨还挺谨慎,就伸出食指碰了碰,“行了。”
     没说什么,陆爻借用了老先生的桌子,把三枚硬币拢在两手之间,摇了几下,然后丢在桌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啪嗒”声。
     看他丢硬币丢得随意,没什么讲究,也没念咒语之类的,中年阿姨的表情已经带上了非常明显的怀疑。
     陆爻也不在意,反正被怀疑又不掉块肉,他继续自己的套路,“你想算什么?”一边在心里默念:语气要淡定,表情要高深,最好有乘风归去的范儿,保持住啊!
     “算算婚姻,想问问我家那口子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这倒是简单,”陆爻嘴角沾了点笑,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有些掉漆的桌面上点了点,“可是阿姨,你家那口子不是不在了吗?”
     说着,他手指滑了一寸,细白的指尖碰到了桌面上摆着的硬币,语速有些慢,“夫早亡,长子早夭,您现在应该是跟着小女儿住的吧?”
     对方脸上是明显的惊愕,“对对对,就是跟着女儿住的,”中年阿姨把提着的菜换了一只手,再看脸上的笑容就明显不一样了,“那您看看,我的姻缘现在怎么样?”
     “震卦合上数,你的姻缘挺圆满的,我看看,应该是这个月就准备成百年之好了吧?”
     自己这个月底就准备办酒席的事情还没说出去,连女儿都还没告诉,没想到竟然被一个看起来像逃学出来的高中生说中了,中年阿姨的语气谨慎起来,称呼也变了,“大师,您……您还看出了什么?能泄露泄露吗?”
     “天机嘛还是可以漏一点的,对方身体健康,是家中长男,富贵人,比你大,你们结婚之后会幸福的。不过一个月之内,少往南边走,容易出事。”陆爻又看了眼三枚硬币落成的卦象,“你早年辛苦,生活多磨难,晚年会家庭美满、儿孙和睦、顺遂无忧的。”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淡,显得老成,倒是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年纪外表。
     仔细把对方说的话记清楚,中年阿姨手拍了拍胸口,心安了,看着陆爻有些疑惑,嘴里说道,“哎呀大师,您算的这么准,真不收钱?”
     陆爻摇头,“真不要钱,你要是觉得我算得准,对我说句‘希望你长命百岁’就够了。”
     中年阿姨已经把陆爻划到了“高人”行列,觉得作一作也挺正常。再说了,说句话又没什么要紧的,于是诚心诚意地说了句“希望你长命百岁”,走的时候又递了个苹果给陆爻。
     才建立起来的装比范儿瞬间土崩瓦解,陆爻很没高人形象地接到手里,随便用衣服擦了擦就开始啃。
     之前算卦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在旁边,等中年阿姨一走,就纷纷开口,“大师大师,给我也算算?”“大师,您这里多久收摊啊?”
     啃着苹果,陆爻心情非常好,笑眯眯地说话,“一个一个来,大家排排队,天干物燥不要急,等算完了我再走!”
     群众的热情是高涨的,因为陆爻个个都算得准,又是免费,所以一天下来陆陆续续算了三十几个,也得了三十几句真心实意的“希望你长命百岁”,以及各色瓜果若干、路边饭馆老板赞助的肉丝炒饭一盘。
     陆爻把炒饭吃完,还盘子的时候认真道了谢,但总觉得那盘炒饭差了点什么味道。
     等到太阳下山,群众们都回家吃饭去了,登记征婚启事的老先生也准备收摊。陆爻凑过去帮忙,仔细地把塑料板和红纸收拾好,折叠整齐,就听那个老先生问他,“小师傅看起来年纪不大。”
     陆爻对各种称呼都能接受,觉得这问题没什么不能答的,“确实不大,今年十九岁。”
     “刚成年,小师傅是不是身体不好?”
     整理东西的手一顿,陆爻脸上下意识地展开笑容,“老爷爷您怎么这么说?我看起来不是挺健康的吗,这么热的天忙了大半天,也没中暑晕倒什么的,而且中午那么大一盘子炒饭都吃完了。”
     “我也只是问问,以前小时候听家里的长辈说,有些孩子生下来如果身体不好,养不活,那家人就会做好事,让被帮助的人说几句好话,帮孩子积积福气。我看你算卦也不收钱,只让人对你说句长命百岁的好话,所以就随便猜猜,小师傅不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谢谢您的笔墨和浆糊。”
     陆爻等人离开之后,才去把树干上贴着的白纸撕下来,仔细叠好放进包里,准备撤退。临走时,他看了一眼放在墙角那张没搬走的桌子,眼神带着淡淡的嘲意
     ――他本来出生就该死,偏偏活到了现在,是多亏了那些对他说希望他长命百岁的人。
     抓了抓有些汗湿的头发,拍拍额头,陆爻觉得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一个新世纪乐观青年都要被搞得反、社会了。
     正准备去找好吃的充实一下自我,但才跨出去一步,陆爻整个人就停在了原地。
     他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手掌下面,心跳一声一声跳得像是要蹦出来,甚至让他有了种想吐的感觉。
     触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