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3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衣料的手指瞬间收紧,陆爻紧着呼吸――这是他那个不见了两年的卦盘,出大事了?
  
  
   第3章 第三卦
     站在原地做了两次深呼吸,心跳却越跳越厉害,陆爻觉得心好累。没办法阻止这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只好转了方向,几步走到墙角的桌子边,又把双肩包里的三枚硬币掏出来,拢在手心里摇了六下,直接撒到桌面上。
     “巽卦,风天小畜?东南……西南?”陆爻紧盯着卦象,眉头皱得死紧,“人祸、见血、凶,乱七八糟什么鬼,卦盘被砍一刀还能出血了……”
     总觉得卦象是在逗自己,他手握成拳敲了敲眉心,越看越焦虑。说起来陆爻从小算卦就没有失过手,但逃不开次次折在和卦盘相关问题上的宿命。
     两年前,卦盘才丢了的时候,他信心满满地起了卦,卦象也很配合,明明白白地显示,他的本命卦盘就在东南方。那时天真单纯的他相信了这个卦象,从此就踏上了不归路。
     这两年他被卦象显示的方向引着,基本把祖国大好河山给逛了个遍,各地A级风景区留影都齐齐全全,身上的钱也没了,但是连卦盘的影子都没见到。
     简直是对他算卦事业里程碑式的侮辱!
     心跳还是那么快,陆爻决定不看卦象了,闭着眼沉下心,准备走走冥想的路子――在卦象被太多的因素遮蔽了真实情况时,冥想可以应应急,一个卦师的第六感还是挺靠得住的。
     不过他刚一闭上眼,眼前就出现了一盘满满当当的蛋炒饭。
     陆爻咽了咽口水,睁开眼,略有些纠结――这蛋炒饭是早上吃的,好吃的让他回味了一整天,所以这到底是表示本命卦盘在那附近,还是仅仅体现出自己饿了这个事实?
     可眼下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陆爻回忆了上午过来的路线就准备出发,跑了两步又倒回来,把桌子上摆着的三枚硬币揣进包里。
     夏天的傍晚也没凉快下来,太阳下了山,但风像是带着火气,吹在皮肤上热得难受。陆爻从公交车上下来,抬头望了望天,觉得没多久肯定会下阵雨,脚下的速度又快了些――他感冒还没好,再淋一趟雨也太心酸了。
     凭着直觉跑了好一会儿,陆爻停下来喘口气,突然听见有打斗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沿着墙角走了几步,在转弯的地方停下,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发现是单挑群架混合版,估摸着有十几个人正围着一个人打,战况十分激烈。
     扒着墙观察了几秒,陆爻差点蹦起来――被打的人不就是把他捡回去、还好心地给了他一盘蛋炒饭的恩人吗?
     这一刻,他看到了报恩的曙光。
     不过还没等陆爻想出什么绝妙的主意来,就看见一个被打趴在地上的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上还提着一把造型奇怪的刀。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是要去偷袭,陆爻来不及多想,顺手就把手里捏着的东西甩了出去。
     然而等“甩出去”这个动作都完成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丢出去的,竟然是硬币――坐了公交后仅剩的两枚,共计一块五毛钱。
     这一瞬间,陆爻的内心是十分复杂的,不知道是在心疼那两枚随风而去的硬币,还是哀叹自己一分钱也没有了的凄恻人生。不过硬币有奇效,竟然不知道怎么的就打中了偷袭者的眼睛,对方痛叫出来,直接暴露,被玄戈一个横扫重新踢倒在了地上。
     这种情况下,陆爻也跟着暴露了,很快被算在了人少那一方的势力范围内,他没准备拖后腿,十分干脆地冲了上去。
     玄戈头上有伤口,鲜血流下来,糊的他视线都有些不清楚。所以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冲过来的是谁。晃了晃发晕的脑袋,他反手一拳断了敌人的鼻梁骨,就听见有人在旁边瞎着急,
     “恩人你还好吗?一定分清敌我势力,我是那个来报恩的蛇精不对,我是人,来帮你的,你――”
     “闭嘴,”玄戈随意地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血,声音不自觉地带着凶气,“知道了。”一边说话,他反手卸了一个人的胳膊,就着对方手上的铁棍敲上去。陆爻发誓,他真的有听到骨头裂了的声音。
     恩人,略――不,很凶残。
     不敢再多话,陆爻尽心尽力地不添麻烦,跟在玄戈后面补刀,顺便瓦解了好几次敌方的背后偷袭计划。等他一脚把最后一个站着的踹翻在地上,还抢了对方的铁棍抗在肩上,没忍住扬了扬下巴,霸气侧漏地说台词,“让你们以多欺少!”
     玄戈靠墙站着,吐了口血沫,听他说的这句话,嘴角露出了点笑意,哑着声音夸他,“不错。”腰那么细,都没折。
     正纠结是该谦虚两句,还是诚实地接受夸奖,陆爻就看见玄戈朝自己招了招手。他连忙过去,“恩――”人字还没说出口,就发现对方朝自己倒过来,一点预警都没有。
     有些懵的陆爻连忙双手伸过去扶,但依然被撞得后退了好几步,还不小心踩到了躺地上的人的手。
     忍住脱口而出的“对不起”,陆爻把倒自己身上的人支撑住,有些急,“你怎么样了?伤哪儿了?还能走吗?”
     说着,他感觉靠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动了动,对方小幅度地侧过头,嘴唇离自己颈上的皮肤很近,说话的气息弄得他有些痒。
     下意识地动了动脖子,陆爻琢磨着对方刚刚说的“回家”两个字,意思是不报警也不去医院吧?觉得应该没有理解错意思,他把人的右手臂放到自己肩上,半拖半抱地往外走。
     天上的云乌沉沉的,他们两个身后,是躺了一地的敌方伤员。陆爻艰难地迈着步子,咬牙感慨,自己这恩人真是重于泰山!
     好不容易把人拖上楼,进了家门,陆爻自己先累地坐到了地上,觉得手酸的像是才去工地搬了一下午的砖。他左手揉揉右手,又起身去看沙发上斜躺着的人,不怎么放心。
     房间里光线明亮很多,陆爻这才发现,对方身上大大小小各种伤口,大腿上还有一道极深的口子,血不知道流了多少,把深色的牛仔裤都浸透了,很明显鲜血还沿着裤管往下,脚上也都是半凝固的血迹。头上的血口倒是已经凝住了,但眉毛都被暗色的血黏在了一起。
     陆爻看了看周围,开始翻箱倒柜找东西。这房子很小,家具少,找东西也不麻烦,花了几分钟,就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塑料箱子,里面放着酒精纱布碘伏之类的东西,都是用过的,一看就是经验丰富,准备充分。
     把要用的东西都摆出来,陆爻拿剪刀剪了裤管,先把伤口露出来,又动作麻利地止血、清洗伤口。因为对方说过不去医院,陆爻暂时没有点亮缝针这个技能,只好敷了药之后用纱布包扎好,之后又翻了抗生素和止疼药出来,合着水喂给玄戈吃。
     忙完之后,陆爻才松了口气。他不好意思坐床上,干脆继续坐地上,拿棉签蘸了酒精,姿势别扭地给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消了一遍毒,那滋味酸爽地他直抽气。
     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外面就传来了雷声,雨倾盆一样落下来。陆爻摸了摸心脏的地方,发现之前情况又急又乱,他都没注意心跳是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的了。
     不过没事了就好。
     一只手撑着下巴,陆爻听着雨声发了会儿呆,视线不知道怎么的又落到了玄戈脸上。
     “打架的时候又凶又狠,但一个人和十几个人对打还赢了真的好厉害……”陆爻回想起当时的战况,满心热血又沸腾起来。
     这时候,玄戈在他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好几分,他暗搓搓地想给对方算一卦,然而翻了包才想起,自己仅剩的两枚硬币都当暗器丢出去了,他现在就是“一贫如洗”的最佳诠释。内心十分郁卒,只好作罢。
     半夜,不出陆爻所料,玄戈发起了高烧。没什么血色的嘴唇都起了皮,两颧通红,额头上全是汗。陆爻先喂了退烧药,然后去接了盆水,又从浴室拿了毛巾给玄戈进行物理降温。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摸着玄戈额头的温度降下去了,才靠着沙发睡了过去,手上还攥着湿毛巾。
     第二天,等陆爻醒来时,天都已经大亮了。他迷茫了两秒,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沙发上,身上还搭着薄毯。
     诶,人呢?
     猛地翻身坐起来,不小心蹭到手肘上的伤口,痛的陆爻小声地吸了口气,特别想吱哇哇叫两声。
     “醒了?”
     陆爻循着声音看过去,就见玄戈靠着厨房门站着,右手两根手指捏着矿泉水瓶的瓶口,身上的衣服换成了黑色的工字背心,大腿上的白色纱布露出来了一点,视线专注地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傻乎乎地回了一句,“早啊恩人。”
     对方的表情明显滞了滞,接着开口道,“早,不用叫我恩人。谢谢你昨天救了我,算是两清了。”
     陆爻隔了两秒才解析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他摇摇头,“不对不对,昨天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自己也打得赢的,而且我还欠你一盘蛋炒饭呢。”说着从沙发上下来,态度十分积极,“恩人,我给你算一卦吧,朴素版报恩大礼包!”
     “玄戈。”
     “啊?”
     “我说,我的名字,玄戈,玄黄的玄,兵戈的戈。”
     陆爻觉得这名字听起来挺熟悉的,嘴里顺着说下去,“那,玄戈,我算卦很准的,要不给你算一卦?”
     对方不置可否,但很配合地走过来,微微低头,问,“我需要做什么?”他可能才洗了澡,身上有一股水汽的微湿感,混着一点沐浴露的味道。
     陆爻挺不好意思的,“你可以给我三枚硬币吗?我身上没硬币了。”说完,就见玄戈低头开始认真翻钱包。
     视线落在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上,陆爻心里想着,玄戈,玄黄的玄,兵戈的戈,是个挺好听的名字――
     等等!那个和我签了血契的本命卦盘,反面的正中间,刻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陆爻看玄戈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
  
  
   第4章 第四卦
     玄戈拿了三个一块钱的硬币出来,抬眼就发现陆爻正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眼神有些奇怪。
     “怎么了?”
     心里万分在意“玄戈”这两个字,陆爻纠结来纠结去,选了一个不那么突兀的问法,“我叫陆爻,上下两个叉的那个爻,恩人,你的名字好特别,‘玄’这个姓氏很少见啊。”
     “嗯,确实很少见,我没碰到过和我一个姓的人。”玄戈不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所以也没觉得被冒犯,语气挺平和,完全没有干架时的凶气。他把三枚硬币递过去,“你要的。”
     “啊?”陆爻傻了两秒才伸手接过来,努力让注意力转到算卦上,把脑子里刷屏的“怎么名字就叫玄戈了呢”给忽略掉。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走流程,“你伸手碰碰这三枚硬币。”
     见玄戈十分配合,他还特别耐心地解释,“碰碰硬币,是让你自身的‘气’和硬币产生联系,卦象的指向性就会明确一些。古时候都是用铜钱,现在真的铜钱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