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5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表情夸张地在嘴边做了个“拉上拉链”的手势,旁边一个熟客有些好奇地问,“这是老板亲戚家的孩子?多大了?长得也挺帅的,你们家基因真好!”
     点头表示赞同,玄戈咬着烟,眼睛微眯,也跟着看向陆爻,“多大了?”
     “十九岁。”陆爻发现玄戈没准备纠正对方,也就默认了“亲戚家孩子”的身份。
     熄了手里只抽了两口的烟,玄戈朝那几个熟客摆摆手,“回聊,我做点吃的给他。”说着就往厨房走。
     陆爻跟了两步,想想还是停下来,找了个位置坐下,抱着自己的双肩包,十分自觉。
     玄戈把油倒在锅里,抬头往外瞟了一眼,正好就看见陆爻在好奇地打量店里的装饰,嘴唇下意识地轻抿着,看起来挺乖,像个瓷娃娃。
     想起对方说才十九,就又伸手拿个鸡蛋敲了。
     十五分钟后,一大碗肉丝面摆在了自己面前,鸡蛋另用青色的瓷碟单独装着。陆爻盯着碗里切得均匀的肉丝,胃酸分泌得特别快。咬咬牙忍住,他抬头朝着玄戈笑,然后认真地说,“我身上没有钱,先欠着,等我有钱了还你。”
     “不收你钱,吃吧。”玄戈手指碰了碰瓷碟的边,“溏心蛋,你看吃不吃得惯。”
     被汤面的热气熏了,陆爻觉得眼睛胀胀的,喉咙也有些发涩,他掩饰性地伸手去拿筷子,夹着蛋吃了一大口,蛋黄软滑,好吃的让他想原地蹦两下。
     “真的好好吃!”他咽下嘴里的食物,满足到飞起。
     看他双眼发亮的小模样,玄戈心情也挺好,“我去忙,你慢慢吃。”说完又进了厨房。
     陆爻仔仔细细地把鸡蛋吃完,缓了饥饿感,又挑了一根肉丝尝了尝,默默记下,一盘蛋炒饭,一碗肉丝面,一个溏心蛋。
     玻璃隔断的厨房里,玄戈手上切着菜,眼睛又不受控制地落到了陆爻身上。饿劲儿过了之后,陆爻的吃相就文雅起来,坐着时腰背一直都是挺直的,一看教养就很好。皮肤白,手很细,眼神清澈,应该没怎么吃过苦,家庭环境肯定不错。
     就是不知道怎么漂在外面。
     又有常来的食客进来点菜,玄戈应了一句,开始切葱拍蒜。
     陆爻吃得心满意足,把碗里的汤都给喝了一干二净。他看玄戈还在忙,就坐在位置上没动,竖着耳朵听吃饭的人聊八卦。听了没几分钟,他就发现玄戈在女顾客里的人气是十分的高,好多男顾客也都说他的好话,言语间很欣赏。
     陆爻暗暗地把听见的各种信息都记在脑子里,有种暗搓搓的兴奋感。
     一直等到两点,店里的客人才走完。陆爻把碗筷拿进厨房,自觉地挽袖子洗碗。刚开了水龙头,就听见玄戈的声音,“你的碗已经很干净了。”
     可能是有些累,他背靠着料理台,嘴里含着一支烟,但没点燃,衣袖松松地挽着,不规整,但有种懒懒的落拓。
     陆爻有些不好意思,手速非常快地洗完碗筷,整齐地放进碗柜里,转身又认真道了谢。
     “你昨晚救了我,请你吃碗面而已,应该的。”
     “你之前也救了我。”小声地回了一句,陆爻把手伸进包里,摸了摸那三枚被体温弄暖和了的硬币,拿出来递给玄戈,“还给你。”
     视线从硬币上一扫而过,玄戈眼神又落到了陆爻脸上,“不用还了。”
     “可是――”
     “你算卦不是需要硬币吗?没道具怎么算?”玄戈打断他将将出口的话,有些漫不经心的,“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当成是我寄放在你那里的。”
     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分不清是什么感觉,陆爻捏紧手里的硬币,点头应了,“嗯。”沉默了一会儿,发现玄戈没再说话,他觉得自己也该走了。
     刚迈出去两步,就听玄戈在后面叫他,“等等。”
     转过身,陆爻正想问干什么,就看见玄戈抬起手,下一秒,有些粗糙的指腹触到了自己的嘴角,温温热热的。他下意识地放缓呼吸,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薄荷味儿,其中还缠着一缕烟草的气息。
     “有一点葱,没擦干净。”
     心脏跳得有些快,陆爻视线躲闪,又道了声谢,快步出了锦食的店门。
     玄戈收回手,磨了磨指腹,看着对方急急忙忙的背影,嘴角带着点笑,声音很低,不知道是说给谁听,“是挺乖的。”
     接下来,陆爻差不多有大半个月没见过玄戈。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有意地避开那附近。就是看见穿工字背心的人,也会很快转移视线。他把这归咎于,之前粘在嘴边的那点葱花――实在太丢脸!
     看了看天色,感觉晚上要下雨。不下雨的晚上,他还可以在公园广场什么的将就一下,但下雨就没办法了。陆爻合计着自己得去给人有偿算两卦,把今晚的住宿费挣到才行。
     现在他的本命卦盘不在,一天卦最好不要给人算多了,多了就容易不准。而他通过别人诚心说的“希望你长命百岁”,只能积攒最多九十天的寿命,超过九十天的上限,多出来的也用不上。
     可能是运气比较好,他遇上一个中年大叔,算了一卦,对方说很准,直接给了他两百块钱。巨款啊!陆爻道了谢,激动地把钱揣在口袋里,准备找家便宜的小旅馆住一晚。
     不管哪座城市里,都会有那种隐藏在小巷深处的旅馆,条件不好,但遮风挡雨洗澡洗衣服足够了。
     凭感觉找了方向,没一会儿就远远看见“住宿”两个字的招牌,陆爻沿着光线昏暗的巷子往里走,他旁边有三四个人走在一起,正大大咧咧地说着什么。
     下意识地,陆爻放慢步子,走在他们后面。
     “他妈的上次姓玄那小子让老子吃了大亏,强子他们还在医院住着……那把刀也瞎几把邪乎,最开始那两次都是老子拿的,人没砍到,握手里冷得渗人……”
     “上头让我们做是看得起我们……钱多的是奶奶,就是要求真几把多……”
     零零碎碎的声音陆续飘过来,陆爻心里一突,继续默不作声地跟着走。之后,那个被称为“杨哥”的打电话叫了人,要一起去锦食附近堵人。
     陆爻听他们换了话题,就拐弯儿进了旅馆里,见那几个人走远之后,又两步窜出来,然后撒腿就往外跑。
     ――不过,他的恩人到底是什么来路?难道是什么黑、社会组织前任头目的心腹,现在隐藏在闹市里开饭馆,却还是三天两头被追杀?
     也太刺激了!
  
  
   第6章 第六卦
     玄戈把店里的装饰灯都关了,只留下一盏小白炽灯亮着,正在记账。
     他其实没耐心做这些鸡毛蒜皮的杂事,但这店是老爷子留下的,临终前最挂念的也是这里。玄戈答应过,一定会把这家店收拾好,传下来的做菜手艺也不会荒废,老爷子才闭上眼安心走了。
     算了总数出来,记上,合了账本,玄戈两根手指夹着打火机,抛起来又接到手里,正准备找钥匙关门,就听见外面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看向门口,玄戈脑子里莫名地就冒出了一个人影。下一秒,他就看见陆爻整个人扒到他店门的框上,大喘气,“恩――恩人!上次那伙人又要来揍你!有组织有预谋那种!”
     不知道是跑了多远,陆爻皮肤本来就白,现在更是整张脸都煞白没血色。
     见他额头上的汗顺着往下滴,玄戈动了动手指,嘴里问到,“你是知道了,特意跑来报信的?”语气有些奇怪。
     陆爻跑的嗓子疼,说话很艰难,就连点了好几下头,有些长的头发跟着一起乱晃。他心里着急,恩人怎么抓不住重点?情况特别紧急好吗!
     见对方一脸焦急的,玄戈大概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伸手把人拉进来,找了张凳子出来摆好,让人坐下,
     “你年纪小,就坐这里,一会儿人来了,我去外面解决。不管听见什么都别出来,除非我叫你名字。”
     陆爻点头,气慢慢缓过来,可能是被玄戈淡定的情绪感染,也不慌了,“好,你叫我我才出去。”不过他表示不服,“我成年了,年纪不小了。”说着,伸手接过玄戈递来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大口解渴。
     看他认真喝水的小模样,手痒了,玄戈没怎么使力地揉了揉陆爻有些湿的头发,“十九岁不小?乖了,等着,这才是祖国的花朵。”
     被这突然的动作搞得差点呛水,祖国的花朵仰着脑袋,气鼓鼓地瞪了玄戈一眼。
     玄戈觉得,越看越乖,瞪人也乖。
     安排好了陆爻,随手从桌上拿了瓶啤酒,玄戈晃晃悠悠就出了店门。陆爻看着玄戈的背影,莫名觉得对方像一只敛了爪牙的豹子。默默在心里安抚自己――自己这恩人挺凶的,要是打不过,自己就去救场!
     等门被玄戈从外面关上,陆爻嘴里包着一口水,端起凳子就开始小步挪位置,一直挪到玻璃门边,选了个视野宽广的角度。
     大晚上的,街上人不多,年久失修的路灯也不太明亮,玄戈手里捏着瓶啤酒,坐在街沿上,两条肌肉紧绷的长腿随意岔开,双唇之间咬着的烟火星明灭。
     可能是感觉有人在看他,玄戈还回头,提着啤酒瓶朝店门的方向,做了个干杯的动作。
     陆爻下意识地也举了举矿泉水瓶,举完又觉得自己有点傻――外面应该看不见吧?白举了!
     没过多久,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周围的宁静。
     陆爻坐在门后面,就看见大约十个人,把玄戈围在了中间,很明显又是单挑群架混打,他瞬间就把手里的瓶子捏紧了。
     “再问一次,要不被爷爷砍几刀,要不跟着走一趟!”
     玄戈眯着眼看向说话的人,拇指和食指把嘴里的烟蒂拿出来,踩熄,然后朝着对方吐了口烟气,兴致不怎么高,“每次都要问老子一遍同样的问题,挺有耐心,不过,就不能利利索索打一架?”
     他捏着啤酒瓶的细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手臂上肌肉虬劲,喉结显出吞咽的动作,“以及,老子连爸都没有,更没有爷爷。”
     说完,玄戈站了起来,身形显得高大,他随手把啤酒瓶拦腰敲在了路灯杆上,“砰”地一声,酒液泡沫混着玻璃渣炸开,像是打破了某种隐秘的气氛。
     手上提着只剩半截的酒瓶,尖锐的玻璃上弥漫开灯光,玄戈目光如刃,挑衅地吹了声口哨,“你们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陆爻觉得自己在看电影,男主角还是长得好看又十分能打那种。眼睛都不敢眨,看着看着,陆爻嘴巴就成了“o“型――他的祖师爷啊,这恩人不是一般的凶!可能没他上场的机会了!
     玄戈那节奏,手根本就不是手,是合金爪子,秒秒钟就把人胳膊卸了,肌肉也很强硬,一棍子敲上去竟然都没事,还能反手抓了棍子敲回去!
     又想起之前玄戈站在炒锅面前,仔细煎鸡蛋的场景,陆爻觉得十分梦幻。
     不过看着看着,他就疑惑了,玄戈之前大腿不是受了伤吗?那么深一条口子,还是他亲自给包扎的,已经好了?陆爻仔细看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