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6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玄戈长腿横扫直接掀翻了两个对手,又连着个肘击把右边的人脸都给打偏了,完全看不出来有伤在身。
     或者,恩人意志力过人,忍着伤口痛毅然战斗到底?真是令人敬佩!陆爻有点坐不住,就差站起来举着矿泉水瓶子,给自家恩人呐喊助威。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其它东西吸引走了。
     视线落在一个男人手里握着的长刀上,隔得有点远看不太清,但陆爻总觉得那把刀十分怪异。他多看了几眼,左眼竟然都有些发胀。
     伸手小心地揉了揉左边眼眶,陆爻抿紧了唇,提醒自己一会儿一定要去看看那把刀。
     把最后一个对手也打得爬不起来,玄戈快步走到店门口,他早就发现陆爻扒着玻璃门在看自己,心情挺好地屈起指节敲了敲,“小兔子开门了。”
     陆爻利索地开了门,一双眼亮晶晶地看着玄戈。玄戈又觉得手痒,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不怕?”打了一场,纾解了自己心里压着的戾气,他现在又恢复到了平时的状态。
     ”不怕不怕,超厉害!“说着还双手拍拍鼓掌,拍的矿泉水瓶啪啪响,视线下移落到玄戈大腿上,陆爻挺担心,“你大腿上的伤口裂开了没?有没有出血?”
     玄戈手一顿,若无其事地收回来,眼角溢开的笑容淡了一点,“还好。”
     下意识地感觉对方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陆爻晃了晃手里的矿泉水瓶,把之前那个干杯补上,“干杯,庆祝你把人都打趴下了。”
     觉得他挺乖,玄戈笑意又出来了。
     剧烈运动之后,玄戈身上脸上都是汗,上衣湿了不少,露出了肌肉的印子。陆爻觉得好扎眼睛,强迫自己正经起来,把手里的矿泉水塞玄戈手里,从旁边跑到外面去了。
     玄戈站在原地,盯着陆爻,拧开瓶子喝了一口,水有点甜。
     外面的人都还倒在地上站不起来,陆爻一心想仔细看看那把形状奇怪的刀,但刚伸手碰到刀柄,左眼就重重一跳,熟悉的痛感跑出来了一瞬,吓得陆爻赶紧撒手。
     盯着刀面上奇奇怪怪又有些眼熟的花纹,陆爻抿抿唇,朝着玄戈的方向,“能过来一下吗?”
     他没看见,有一缕黑气从刀柄上逸散出来,直接缠到了他的手腕上,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听见陆爻的声音,玄戈拿着空矿泉水走过来,问,“想要这把刀?”
     “嗯,”陆爻点头,把之前在小巷子遇到的情况简单说了,“我觉得这把刀有些怪,怎么说呢,我好像见过这种花纹,想仔细看看。”
     玄戈点头,手握着刀柄,直接拿了起来,顺手就递给陆爻。陆爻自己是不敢拿的,直接把手背到身后去了,让玄戈拿着。
     不懂他这是在作什么,但玄戈也没说话,让拿着就拿着。
     关上店门,气氛有些沉默,玄戈侧头看了一眼陆爻,发现在灯光下,对方的皮肤白的亮眼,让人想伸手掐掐看是不是雪堆成的,会不会凉手。
     “看我干什么?”
     玄戈顿住,两秒后说了句,“不好意思,把你的水喝完了,”晃了晃手里一直捏着的空矿泉水瓶子,忍不住补了一句,“水喝起来有点甜。”
     “哦,”陆爻点点头,“可能是农夫山泉吧。”他还在想那把刀上的花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可能时间过得太久,不容易想起来。
     “今晚你住哪儿?”见陆爻不知道在想什么,都没反应,玄戈又耐心地问了一遍。
     “啊?”陆爻这才听见玄戈说的话,“随便住,来的时候看见前面不远就有家小旅馆,就住那儿好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玄戈手里的矿泉水瓶子都被他捏热了。
     “那家旅馆的老板娘总是不换床单,服务态度也不好,据说洗澡还经常没热水。”
     陆爻以为玄戈是在给他排雷,还挺感激,“那我不去那儿了,换――”
     “别换了,”玄戈脚步停住,低头看着陆爻,“住我家吧,今晚。”
     见陆爻一双眸子清凌凌地看着自己,玄戈随手把空的矿泉水瓶丢到旁边的垃圾桶,嘴角浮了点笑出来,“沙发分给你睡,来吗?”
  
  
   第7章 第七卦
     陆爻双眼微微睁大,没想到玄戈会说这么一句,他下意识地开口就要拒绝,“不用了,我还是自己去――”
     “陆爻。”
     “嗯?”听玄戈认认真真地喊自己名字,停了话,陆爻看对方的眼里带着询问。
     “其实我让你今晚住我那儿,是有理由的。”
     路灯下,有飞蛾扇着翅膀,朝着发光的地方直直扑去,远远还传来几声蛙鸣。
     陆爻突然就很好奇,“什么?”
     “我怕黑。”
     最后陆爻还是跟着玄戈一起回去了,当然不是因为“怕黑”这种一听就不可能的理由,而是因为玄戈说背上受了伤,单靠他自己的力量没办法擦药,姿势太扭曲,所以想让陆爻帮帮忙。
     关上房间的门,整个世界都像是被隔绝在了门外,玄戈找了新拖鞋出来递给陆爻,起身时视线不经意地划过对方的腰线,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祖国的花朵都娇气,在外面会被风吹坏的。
     这一次,陆爻熟门熟路地找了药箱出来,玄戈站他边上,利索地脱掉上衣,露出了紧实的肌肉,然后转身。
     陆爻这才发现,玄戈背上的伤处十分吓人,大片的青紫,皮肉有些绽开,已经结了血痂。可能是因为刚刚脱衣服,扯动了伤口,血痂中间又开始渗血了。
     手上拿着碘伏,陆爻细细地吸了口气,有些不敢动手,没忍住问,“你不疼吗?”
     “担心我?”玄戈偏头过来看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
     “是挺担心的,”陆爻没觉得有什么,老老实实地回答,又叮嘱,“可能有点痛,我尽量轻一点。”
     “嗯。”
     棉签碰上去的时候,陆爻发现,玄戈的肌肉瞬间有明显地收紧,他放轻了动作,一边开口说话,想转移玄戈的注意力,“那群人为什么要打你啊?”
     “不知道。”
     “不知道?”
     “第一次,是十几个人来堵我,说给我钱,让我乖乖被他们砍几刀,要不跟他们走一趟,我没答应,就打了一架。”
     “然后呢?”
     “然后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加上这次是第四次。不过后面这两次你都赶上了。”想起上次陆爻突然从旁边冲出来,让他一定注意分清敌我,不要打错人,玄戈的声音就带上了笑意。
     听他这么说,陆爻脑子里各种念头都冒了出来,他想起自己听见的,应该是有人花钱特意请人来堵玄戈,还有特殊的要求――一定要用那把刀来伤人,那把刀……
     “你呢?”
     “什么?”陆爻脑子里在想事情,反应慢。
     “你包扎伤口怎么这么熟练?”
     陆爻动作很快,已经在上绷带了,一圈一圈绕得细致,听玄戈问,他也没瞒着,“去年在c市,路上救了一个突然发病的婆婆,对方收留了我一阵,”
     绑带从前胸绕过来,陆爻瞄了一眼胸肌和皮肤上的汗珠,嘴里继续说到,“她是开动物诊所的,我就在那儿帮了两个星期的忙,这些都是那时候学会的,”接着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反正包人和包动物差不多。”
     说完,手上撕了绷带,陆爻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在玄戈的肩胛骨下面,“行了。”
     站起来,玄戈就发现陆爻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让人忍不住跟着心情好,又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玄戈有些无奈,“去洗漱,你上次用的牙刷毛巾都还在。”
     夏天的夜里有些闷热,风从窗户吹进来,带了丝夜晚的凉气。
     陆爻翻了个身,老沙发随着他的动作“咯吱咯吱”一阵响,他侧身朝着玄戈的方向,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得挺小心,“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可能吧。”玄戈也配合地侧躺着,两个人面对着面,“你是想到什么了?”
     又看了眼放在门口的刀,陆爻点头,“我刚刚想起这刀上刻的花纹是什么了。”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不科学,因为这事情确实不太科学,不过我没有编故事。”
     觉得有些凉,陆爻拉了拉身上的薄被,继续解释,“这把刀上刻的纹路,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见到过,简单来说,这刻纹是用来吸收阴煞之气和死气的。唔,换个说法就是,通过这些纹路,能让一些不好的‘气’都附着在刀面上,砍人的时候,带着这些‘气’一起砍下去,效果会比较玄幻。纹路的绘制方法已经差不多失传了,所以一开始我都没想起来。”
     他说完之后,房间里一时有些安静。陆爻心里忐忑,正想开口,就听见玄戈说了话,
     “按照你说的,这把刀算是比较稀有,并且,应该是有人特意要来砍我?”
     “对,”陆爻动了一下,又带动了几声“咯吱咯吱”的响声,“可能……可能是你有什么值得砍的地方?”
     他手指一动,下意识地想算一卦看看,但又想起自己一遇上玄戈,算卦的技能点瞬间就全灭,只好默默忍住了。
     “嗯,不早了,先睡吧,明天再说。”玄戈起身去关了灯,重新躺回床上,他摸了摸自己大腿上的伤口――只剩下一道疤了。
     黑暗里,玄戈的表情沉肃。
     陆爻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情绪突然有些低落。他本来已经习惯了旁人的质疑和不信任,甚至是嘲笑和讽刺,但玄戈不相信自己,还是让他心里憋憋闷闷的。
     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自己的左眼,陆爻回忆起之前触到刀柄时的感觉――他确定没错,就是碰到了死气的感觉。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有人拿着这么一把刀,想伤玄戈?
     脑子里一直想着刀上绘制的纹路,陆爻闭着眼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半梦半醒之间,他感觉自己被一团黑气拖着,直往冰窟窿里拽。
     他下意识地挣扎,但冷气紧绕着他,像是冰针一样钻进了骨头缝里。
     玄戈向来睡得不沉,听见旁边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就坐了起来,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陆爻?”
     没人回答。
     心跳莫名地开始加快,玄戈赤着脚下床开了灯,就看见陆爻紧紧地裹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在不住地发抖。
     看着背朝自己缩成一团的人,玄戈微微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次,“陆爻?你不舒服吗?”
     还是没人回答他。
     这时候,玄戈的心脏已经跳得越来越快,他弯下腰,伸手拍了拍躺着的人,手一碰上去,就顿住了。
     很冷,和上次一模一样。甚至一样的,还有自己的心跳。
     玄戈两手用力,让陆爻平躺在沙发上,这才发现对方双唇完全失了血色,脸上是一种不正常的白,像是染了一层霜。眼睛紧紧闭着,呼吸也明显变缓。
     凑得近了,他才发现,陆爻左眼皮上的那颗黑痣,竟然变成了朱砂色。
     难道是我记错了?
     一边回忆着,玄戈伸手探了探对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