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7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方的额头,手指瞬间就被冷的一颤。不过,他没收回手,反而手指下移,鬼使神差的,力道很轻地用食指指腹,抚了抚陆爻左眼眼皮上那颗朱砂色的痣。
     “陆爻?陆――”
     感觉睫毛划过手心,带来了轻微的痒感,玄戈移开手掌,一时之间怔住。
     此时,陆爻缓缓睁开了眼睛,右眼瞳仁漆黑如夜,而左眼却眸色如血深红。
  
  
   第8章 第八卦
     “他的眼睛又变红了!快……快把他关到那间房子里去――”
     “他眼里封着死气,现在死气漏出来了,他会杀人的……他真的会杀人的!他根本就不是陆家的人!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
     仓皇的叫喊声,凌乱的脚步声,以及门锁打开又闭合的声音,喧喧嚷嚷,一重接着一重,无止境一样。
     陆爻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很难受,又冷又痛,每一根骨头每一寸筋肉,都像是正被冰刃细细割磨。又似乎有人从后面在推攘着他,他顺着那力道,下意识地迈开一步,却没想到整个人都扑在了地上。
     金属碰撞的声音。
     脚踝上有锁链。
     陆爻突然就不想再动了,周围依然有很多人在说话,声音尖利,但他一点也不想理。让他们说吧,反正我早就该死了,不管是说我生下来时就该夭折也好,说我是鬼也好,都没关系……
     心里出现了个声音,在蛊惑他,“看,他们说你是鬼、说你该死,他们只是想利用你才让你活下来!杀了他们,他们太吵了,他们死光了,就不会伤害到你了!”
     半晌的沉默之后,陆爻慢慢睁开眼睛――我还有事情要做,我还不能死。
     天花板上挂着的白炽灯发出微弱的电流声,有飞蛾绕着灯光打转,玄戈跪坐在沙发边上,腿都有些麻了。他一眼不错地盯了不知道多久,才看见陆爻又重新睁开了眼睛。
     左眼还是红瞳。
     按理说他应该觉得恐怖才对,但奇异的是,他竟然觉得这颜色很美很好看,甚至一点意外感都没有。
     手指轻动,但玄戈没敢贸然触碰对方,只是放轻了声音,一边注意着陆爻的神情,“我以为你又晕过去了,醒了就好,现――”
     玄戈的声音突然被截断在了喉口,陆爻异色的双瞳紧盯着他的眼睛,而一只冰凉浸骨的手已经以闪电的速度,攫住了他的脖子!
     陆爻!
     出自本能的,在陆爻袭来的一瞬间,玄戈左手猛然往后撑住身体,右手向上紧握着陆爻的手腕,力道极大。然而不仅没能阻止,想要迫使陆爻松开手时,竟也无法撼动!
     喉头艰难地滑移,他许久才发出了一点嘶哑的声音,“陆――爻――”
     脖子上手指越收越紧,空气如同被阻隔,呼吸愈加困难,玄戈左手五指紧抓着地面,青筋暴起,右手同时发力,想要扭转此时的态势。
     或许是察觉到被抓住的猎物在反抗,陆爻微微歪了歪头,鬓边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随后,只觉一股大力袭来,玄戈直接被猛地压到地上,脊骨狠狠地撞到地板,整个背部都泛出沉闷的疼痛。
     真他妈痛,背都要碎了!
     这一下痛的玄戈呼吸发紧,好几秒才缓过来。视线一聚焦,他就看见陆爻正骑坐在自己身上,瞳孔扩散,眸中显出一种无机质的森寒,明显意识不清楚,而捏紧了自己脖子的手,也没有半点要放松的趋势。
     因为持续缺氧,玄戈太阳穴紧绷地像是戳一下就会炸,眼前开始一阵阵发黑,他再次挣了挣,却发现这时候的陆爻力气大得更加惊人,让他根本没办法移动丝毫。但奇异的,对方的手也没有再次收紧,给予了机会。
     玄戈声音已经完全沙哑,每一次声带和气管的震动都痛到想吐,他断断续续地发出不算复杂的音节,“玄――戈,我……玄戈!”
     最后一点话音落下去,正当玄戈以为没有任何作用时,突然发现禁锢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那么一瞬!
     就是这时候!
     左手猛然发力,玄戈右手紧抓了陆爻的手腕,狠狠顺力一甩,眨眼之间,玄戈跃起,反身将陆爻按在地上,格局瞬间就变了。
     就在玄戈准备吸口气时,陆爻重新动了。他长腿屈起,膝盖重重地顶向玄戈的腹部,手腕以一种极为可怕的曲度,翻手捏紧了玄戈的腕部,用力一旋。要不是玄戈事先用了反力,不断手也得脱臼。
     两人身形一上一下地僵持,力与力的对搏间,只听“砰”的一声,竟直直撞上了床脚。陆爻的腰更是一点缓冲阻隔都没有地撞了上去,但他就如同没有任何痛感一样,眉头都没皱半点,趁着玄戈松懈的时机,再次将人牢牢制住。
     床底下有积攒的灰尘,糊了玄戈一脸,他呛咳了两声,喉咙痛的想干呕。但莫名的,即使被完全压制,他都没有半点恐惧。
     仔仔细细地盯着陆爻的表情,玄戈忽然之间全身都放松下来,呈现出一种毫无防备的状态,随后露了一点笑出来,声音嘶哑,“陆爻,你看,我现在已经无法对你产生任何威胁了。”
     发现陆爻的视线一寸寸下移,落在自己的嘴唇上,玄戈放慢了语速,连着重复了四遍,这才发觉压制自己双手的力道松了一点。
     玄戈还是不敢松下心里那口气,他完全放松,继续专注地盯着陆爻的眼睛,“我是玄戈,第一次见面那天早上,我给你做了一盘蛋炒饭,看得出来,你很喜欢――”
     忍着喉咙的痛一直说话不好受,但效果很好,压制着他的手的力道逐渐减低。玄戈不敢刺激陆爻,先是试探性地动了动手指,发现陆爻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自己脸上,像是对其它都没什么兴趣,这才慢慢收回了手,一边继续说着话,
     “……后来我醒过来,发现你手里捏着湿毛巾,照顾了我一晚上,挨着沙发就睡着了……”
     抬着手,玄戈花了许久的时间,才最终靠近,极轻地触到了陆爻的脸颊。
     没有抗拒。
     指尖逐渐往上移,一直到了左眼眼尾。或许是有些不舒服,陆爻轻轻偏了偏,有些拒绝的意味。
     原本就是因为本能才这么做,心里其实不确定可行性。玄戈有些犹豫,正当他想要收回手时,陆爻又微微蹙了眉,小心地蹭了蹭他拇指的指腹。
     多蹭了几下后,似乎是感觉舒服,他甚至直接把眉眼埋进了玄戈的手心里,浓卷的睫毛如同羽毛刷一样,引得人手心轻痒。
     发现玄戈的手僵着没动,陆爻还侧过脸,用异色的双瞳不解地看了对方一眼,有一种全然的懵懂。
     很快回过神,玄戈尝试性地用拇指的指腹,抚了抚陆爻左眼的上眼皮,果然换来了陆爻频率更快的轻蹭。
     玄戈看着,只觉微微眯着一双异色双瞳的陆爻,像极了一只波斯猫。他稍稍收回手,陆爻就会跟着手指移动,悄悄地也不出声,乖的招人,丝毫看不出之前出手的狠辣要命。
     目光落在左眼皮朱砂色的小痣上,玄戈总觉得,陆爻那颗痣的颜色似乎淡了一点。
     没等他继续和记忆里的模样对比分辨,就发现陆爻像是脱了力,忽然就闭着眼,直直地朝他倒下来。玄戈迅速把人接住,但这一下肋骨还是被砸得闷痛。
     抱着人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玄戈起身,把已经完全昏睡过去的人抱起来,放到床上。又摸了摸陆爻的手心,感觉还是在发冷,玄戈拿了两张薄毯给他盖上。
     看着人终于消停了,他这才靠着墙,松了口气。
     摸了摸脖子上的掐痕,玄戈去了趟浴室,冲掉了一身汗。拿毛巾擦着身上的水珠,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紫红色的五指印十分显眼,可以想象当时陆爻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准备搞死自己。
     所以这祖国的花朵是肥料吃多了,变成了凶残的霸王花?
     随手把毛巾搭到架子上,玄戈出来又看了眼陆爻,确定对方没有苏醒的迹象,睡得还很熟,这才倒在沙发上。
     他闭上眼,但也不敢睡熟过去,担心一会儿陆爻醒过来,又来个强力暴走。不过他今天太累,没一会儿就迷糊了。
     “咯吱咯吱”的声音在耳边响,玄戈感觉自己身上像是贴了块冰过来,心底戒备升起,他猛地睁开眼,借着不太亮的光线,就看见陆爻闭着眼睛,正像一只小奶猫一样,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拱。
     沙发不宽,躺两个人不是一般得挤,但陆爻十分坚持,因着这动作太大,老沙发发出来的声响不小,和伴奏有的一拼。
     莫名地确定现在的陆爻危险系数为零,人在身上拱来拱去的,被冻着冻着也习惯了,玄戈干脆双手搂了人的腰,直接往上一揽,把人整个揣进了自己怀里,抱好。
     可能是姿势不太舒服,陆爻还小幅度地动了动。
     玄戈眯着眼睛,困得慌,用手心胡乱捋了捋怀里人的头发,声音依然低哑,带着点不流畅的涩意,“猫儿乖,睡了。”
     可能是安抚有效,陆爻没再动,就着别扭的姿势,呼吸很快就平稳下来,真的就睡了。
     第二天,陆爻是憋气憋醒的。
     他睁开眼的瞬间,就是一场小麦色肌肉的冲击!之后才发现自己被玄戈的两条手臂紧紧箍着,皮肤紧贴着皮肤,基本没什么空隙。而自己的鼻子挨在对方胸膛上,呼吸之间都是陌生的味道与热意。
     甚至可能是为了防止两人都掉下沙发,他的双腿还被玄戈的腿紧紧夹着,死紧。
     这姿势也是够别致的。
     陆爻一动,玄戈就醒了,眼里半点刚睡醒的迷糊都没有,先是看向陆爻的左眼,发现确实已经变成了原本的黑色,这才放了心。
     怪力小猫确实凶残,扛不住!
     陆爻看玄戈赤着上半身,只穿了条迷彩军裤坐在沙发上,露出腹肌线,沙发“咯吱咯吱”的声音又是连串地响。
     手背过去揉了揉自己僵痛的腰,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听见玄戈说话了,斟字酌句的,
     “关于我为什么没睡在床上,而是和你挤沙发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对上陆爻难以形容的眼神,玄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点感觉都没有,指印肯定已经消了。
     恢复力太强,证据都没了,失策。
     “原因?”
     “嗯,”玄戈点头,诚恳地给出答案,“我怕鬼,睡不着,所以找你挤挤。”
  
  
   第9章 第九卦
     怕鬼?
     陆爻怀疑地看着玄戈,完全没办法相信,但玄戈回视得十分坦然,不带半点虚假,这让他觉得,这……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一打十不带喘气和看到鬼就吓哭的画面不太能兼容。想到这画面,陆爻自己抿着唇在那里憋笑。
     两人相互盯了快十秒,又各自把视线转开,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陆爻想稍微活动一下僵着的腰,结果一动,就痛得他抽了口凉气,手忍不住又捂到后腰去了。
     他咬着牙在想,自己昨晚上到底干嘛去了,这种痛法儿,简直像是和大猩猩摔跤摔了十个回合!
     玄戈看着他这动作,视线迅速移开,想起昨晚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