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的卦盘成精了_第9章

小说下载:我的卦盘成精了作者:苏景闲更新时间:2018-01-06点击:

我。”
     听了这个问题,玄戈切葱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嘴里回答,“不好。”拿瓷盘来装好葱花,他顿了一会儿才接着道,“给他带吃的回去的那天晚上就跑了,一直没回来。”
     对方也没想到找个话题竟然就戳中痛处,有些尴尬,赶紧挽救,“猫都是这样的,喜欢去看外面的花花世界,但它知道谁对它好,总会回来的。”
     说着,又说起自己小时候,爷爷家养的猫半夜跑出去,隔了两年又回来了。
     后面的话玄戈没怎么仔细听,他把汤盛了一大碗出来,又撒了点葱花,端到餐桌上,“那就借你吉言了。”
     晚上八点,玄戈早早就关了装饰灯,拿了本子出来记账。写了几笔,他下意识地看向门口,总觉得可能下一秒,就会有个人扒到门框上,白着一张脸,气喘吁吁地喊他的名字。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玄戈想,可能是因为对方跑得太快,而想说的还没来得及说清楚?
     他猜陆爻肯定是知道,自己看见了他的红瞳,所以才跑得这么利索。只是,你都不怕我不正常的愈合能力,我为什么就一定会怕你的红瞳?
     这种单方面的逃避真的让人很无奈。
     而且走就走,走之前竟然还把什么事都做好了,连阳台上焉巴巴的薄荷都被浇了个透。
     合上账本,玄戈手指随意地勾着钥匙串去关门,越想心里越气,觉得要是真能再见到人,一定要先把人骂一顿,讲讲不辞而别什么的真不值得提倡和发扬。
     脚下踩过落叶,玄戈又有些忧虑――天气冷得快,也不知道陆小猫有没有钱买厚衣服。
     陆爻又感冒了。
     他手里抱了一包抽纸,坐在路边的一棵老银杏下面,旁边用三块小石头压着张白纸,上面写着“算卦”,装备非常简陋。又因为年纪小,看起来也没什么高人风范,生意极为萧条。
     风吹过去一阵,陆爻打了个喷嚏,眼泪都跟着出来了,他抽了张纸擦擦,觉得秋天果然是一个让人泪流满面的季节,太不友好了!
     就在陆爻纠结着,自己要不要去买顶白色假发来戴戴,试试看“鹤发童颜算命高人”的路数走不走得通时,一辆大红色的小跑忽然停在了他面前,轮胎和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陆爻没什么精神,昨天死气发作,窝在小旅馆硬邦邦的床上,一晚上全身又冷又痛,快天亮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起床后发现自己又感冒了,整天都昏昏沉沉的。
     于是等程骁降下车窗玻璃,取了墨镜准备打招呼时,就发现陆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一双眼像是能看进人心里去。
     他人一哆嗦,有些胆战心惊地问,“陆大师,您……您是又算出什么了?”
     上次他车半路爆胎,十分巧合地停在了陆爻算卦的摊子旁边,因为等着无聊,就算了一卦。结果被预言三天之内手臂定会被金属物器所伤,还会骨折。
     程骁坚定地不相信这些不科学的东西,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拒了各种局,连着三天都宅在家里修身养性。没想到第三天晚上,洗完澡之后拖鞋上沾了水,下楼时一脚踩滑,整个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但奇迹的是,这么高滚下来,他竟然只有前臂骨折,手在拉扶手时,被金属雕花给划伤了,其它什么问题都没有。
     等他从医院醒过来,只想说――这他妈也太神了!
     听清楚对方说的话,陆爻晕乎乎地摇了摇头,勉强打起精神,“是你啊,想算什么?”
     程骁见陆爻终于搭理自己,赶紧开门下车,双手抱拳,“陆大师,请救小弟一命!”他脸皮厚,完全没把至少五岁以上的年龄差放在眼里。
     “上次算,最近不都没有大灾吗?”陆爻回忆了上一次程骁的卦象,“财运亨通,事业顺遂,除了招烂桃花以外,都挺好的,你什么命需要我救?”他把程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担心是不是自己算卦的准确度又有了偏差。
     风有些大,程骁拉了拉风衣,连着点了好几下头,笑嘻嘻的,“大师您说的都没错,可我这不是遇到大事儿了才赶来找您吗,今晚上我兄弟组了个局,赛车的,特刺激,就叫我去,我当然特别心动啊!我骨折在家养了一个多月了,你不知道,我被我妈那些猪蹄鸡爪的汤汤水水灌得――”
     “请陈述中心思想。”
     “呃,晚上有赛车,小赌,但输了丢面儿,恳请陆大师现场指挥!”
     陆爻心里有点动摇,他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赛车的现场版,但感冒了又不想到处跑,只想回去捂着被子睡一觉。
     想了想,他干脆给自己算了一卦――北方,故人来。心里一跳,陆爻猛地抬头看向程骁,“你那个局,地点是在城北吗?”
     “就是城北!大师您怎么算出来的?”
     没回答这个问题,陆爻垂下眼,手指揣进衣服口袋里,无意识地捏紧了里面放着的三个硬币。
     ――他以前见过这个卦象,只不过睁开眼看到的不是故人。
     直到硬币都沾染上了他的体温,陆爻才给了答案,“我去。”
     坐上副驾驶,陆爻又后悔了――要是去了,玄戈真的在怎么办?
     纠结了一阵,他还是没下车,只是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自己留下的纸条他看见没,回来有没有生气。不过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赛车的地方在城北一条废弃的环山公路上,去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此起彼伏的油门轰鸣声带起一阵阵的喧嚣。
     程骁明显很熟悉场地,开着大红色的小跑一路往里拐,车灯掠过暗处,能看见各色的男男女女。
     打着方向盘,程骁一边给陆爻解释,“一会儿是七台车上场,选一辆下注,您就帮我算算,选哪一辆输的不是太丑就行。”
     “嗯”了一声,陆爻看着窗外,已经黑了下来,天上星星不多,但月色很美。他想了想又问,“参赛的人都有哪些?”
     “有业余但专门参加黑赛的,也有喜欢刺激自己来报名的,不过水平都很高,每次都看的我想自己下场跑几圈儿,就是这断手太阻碍发挥了。”
     陆爻点头,心里跟打鼓一样,更紧张了。
     到了地方,陆爻下了车,旁边有人在问程骁,带的是谁,程骁得意洋洋地开口,“请来的必胜法宝!看爷爷我让你们一个个把裤子都输掉!”得了一阵哄笑。
     陆爻往四周看了一圈,没有看见熟悉的人,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九点准时,比赛开始。程骁站看台上紧张得不得了,“陆大师,现在就来了六台车,我应该买第几号?”
     没看赛场上的情况,陆爻只看了眼卦象,“选七号。”说完他抬眼,就发现场上果然只有一到六号停在起跑线后面,正在做准备。
     这时,突然有一阵油门的轰鸣声从远山中传来,如凶兽咆哮,没一会儿,一辆车就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对方的重型机车车身漆黑,像是要融进夜色一般。
     裁判员挥了挥手里的小旗,表明这就是七号。
     程骁很紧张,“陆大师,就买这个七号对吧?”
     陆爻根本没听清楚程骁说的是什么,胡乱地点了点头。他盯着机车上戴黑色头盔的人,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视线像黏在了对方身上扯不掉。
     七号卡着时间到的,也没去做赛前准备,直接就把车开到了准备线后面。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三分钟,他左手利落地摘下头盔,单脚踩在地上,肌肉紧实的长腿吸引了不少视线。
     点燃了一根烟,旁边很多人都在打量他,甚至有人还在高声喊着“七号”,他也没搭理,双眼微微眯着,眉宇间压着一股子戾气。
     盯着那点金红的火星,陆爻觉得自己都闻到了那丝夹杂着一点烟草气息的薄荷味儿。
     接下来,连着六场,程骁都按照陆爻说的买七号,场场必赢。结束之后,程骁兴高采烈地去自己兄弟那边实力吹嘘了一波。觉得自己今天赢得这么漂亮,都是陆爻帮的忙,于是又跑回来,极力邀请陆爻一起去酒吧续摊。
     陆爻心里正上上下下的,没听清程骁说的什么就直接拒绝了,手心里的硬币都被捏得有些烫。
     程骁正准备继续劝,突然就听见旁边有人说话,“他不想去。”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左手上提着黑色头盔,硬底靴子踩在地上,发出沉稳的脚步声。认出对方就是之前那个七号,程骁有些懵。
     眼神还带着点戾气,玄戈把薄荷烟丢地上踩熄,站到陆爻面前,好久都没说话。陆爻手心的汗把硬币都快沾湿了,正紧张,就发现玄戈靠近了一点,夹裹着秋夜的凉气,声音有些低哑,
     “你饿了吗,回去我做蛋炒饭给你吃,好不好?”
  
  
   第11章 第十一卦
     周围像是忽然变得安静,玄戈的声音入了耳里进到心里,陆爻避无可避。他只好躲开视线,有些心虚,但紧捏着硬币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他没有生气。
     玄戈见陆爻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看,低着头,露出一截脖子,白得晃眼睛,莫名地又让他有些手痒。
     “不敢看我,嗯?”话刚一说完,他就看见陆爻抬起头想说什么,结果没忍住打了个喷嚏,鼻头微红,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
     玄戈有点扛不住,叹了口气,“怎么又感冒了?”说着,他利索地把手上戴着的皮手套取下来,拉了陆爻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对好,然后套上。又用指尖蹭了蹭对方濡湿的眼角,觉得这水珠一上手,心都软了半截。
     这一连串的动作,陆爻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或许是皮手套里留存的一点温度,给了他勇气,他直视玄戈,“我……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玄戈往后退了半步,站到了风口的地方,挡风。
     陆爻语气认认真真的,“我没有和你亲自道别。”
     “行,原谅你了。”玄戈一手提着黑色的头盔,右手揉了揉陆爻被山风吹乱了的头发,“下次走之前,至少让我看一眼。”
     这时候,旁边被忽略了的程骁十分刻意地清了清嗓子,见两人都看过来,“陆大师,既然你……朋友来了,那我先和小伙伴下山,就不打扰了。”
     在旁边站了一会儿,他可是把这场面看得很懂,十分配合地准备撤离。
     玄戈换了右手拿头盔,左手递到程骁面前,扬了扬眉,“谢了。”
     程骁觉得自己这自觉程度,必须当得起这一声谢,于是和玄戈抵了抵拳头,溜得十分迅速。
     人陆陆续续都走后,周围空旷了不少,玄戈单手插进裤袋里,问陆爻,“是过来玩儿?”
     “差不多吧,程骁让我过来帮他算算,买几号会赢。”
     “下次我带你。”说完,玄戈又不动声色地,“那你让他买的几号?”
     迟疑了几秒,陆爻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七号。”说着,他一双眼看着玄戈,心情轻松了些,忍不住夸对方,“你真的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