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双飞_第2章

小说下载:凤双飞作者:哔哔更新时间:2018-01-08点击:

门逃了出去。
     将军府后门外面却是一条狭窄的巷子,巷子左右都是高墙,看来是两户紧挨着的府邸,他匆匆忙忙从巷子里出去,再走了不远便见到了街上的行人,他回头看一眼将军府青色高墙,一头朝着人多的大街上走去。
     霍风华这个古人的身体里装着的是一副现代人的灵魂,说起来到了这里日子已经不短,却一直没困在将军府里没有出来的机会,这么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还是头一遭。
     他忍不住左右四顾,见到什么都觉得好奇,想要凑上去看一看。后来闻到路边发糕香味,霍风华才觉得肚子饿了,他凑近去看,听老板说一个发糕只要两个铜板,于是伸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一通,这才发现自己囊中羞涩竟是未带分文。
     霍风华伸手摸到腰间挂着的玉佩,这是今天早上青青帮他挂上的,他不知道来历也不清楚价值,不过总不只两个铜板的,于是抬头问那老板,这附近哪里有当铺。
     老板给他指了路,霍风华去找当铺的路上见到路边有一间赌坊,顿时停住了脚步。
     他在赌坊门前驻足望了片刻,转过身钻进了旁边的当铺将玉佩往柜台上一放,“当了它!”
     当铺掌柜抬起头来,一看到那翠绿晶亮的玉佩不禁双眼发亮,却也不说话,只拿起来细细摩挲。
     霍风华看这玉佩成色也知道价值不菲,问道:“能当多少钱?”
     掌柜将那玉佩看了许久,说:“我给你当二十两银子吧。”
     “才二十两?”霍风华顿时感到失望,他并不清楚当前物价,只是以为少说能当个一二百两银子,这二十两听起来实在太少。
     掌柜说道:“不能再多了。”
     霍风华暗自叹一口气,朝着柜台上伸出手去,“拿来吧。”
     他用玉佩当来了二十两银子,将银子与当票一起揣在怀里离开当铺,站在街边朝左右两侧看看,先是走到路口买了个肉包子吃,还没吃完便随手拉住路边一名行人,问道:“这里有赌场吗?”
     那行人打量他一眼,似乎看他衣冠楚楚容貌不凡,便伸手给他指了方向。
     霍风华按照那人指点的方向一路寻过去,最后寻到了一条烟花巷,因为时间还早,这烟花巷冷冷清清,一路看过去都门户紧闭,只有街头街尾两家赌坊开着门,热闹的喊声从布帘子里传出来。他自己是个赌徒心里清楚,这赌坊恐怕是整日整夜都不会歇业的。
     笑了笑,霍风华伸手一摸怀里银两,步伐沉稳地朝着其中一家赌坊走去。
  
  
   第2章
     霍风华前生活了二十多岁,除了赌博,也没什么能耐了。
     虽然是不同时代不同空间,他掀开帘子一进赌场,便有了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看来无论什么时空,这些赌徒都是双目赤红青筋暴起,盯着一张赌桌子仿佛走火入魔一般,明明还是上午,赌场里污浊的空气却和午夜无异。
     霍风华总是与这些人待在一处,却又有所不同,他赌钱是工作,为了赚钱活下去,他心里清楚懂得十赌九输的道理,从来不认为可以单纯凭借运气在赌桌子上发财。当然发财的人是有的,那凭借的就绝对不是运气,而是一些拿不上台面来说的技巧。
     他并不急着钻入人群之中,而是绕着这赌场转了一圈,每个赌桌子旁边看上两眼。这赌场规模不算太大,最常见的两种玩法便是牌九和骰子。
     霍风华前生擅长在麻将桌和扑克牌上作弊,牌九很少接触,而骰子则是基础,小时候他爸爸便给了他几个骰子,让他自己去摇着玩。
     于是他站在掷骰子买大小的赌桌边上听了许久又看了许久,这时的骰子都是骨骰,材质不同声音自然不同,但是对霍风华这种老赌徒来说,仍然是有迹可循的。
     他身上衣衫布料上乘,虽然色彩并不艳丽,但是混迹在这群赌徒之中也是十分显眼,因为许久没有下注,站在赌场四周的打手都一直在注意着他。霍风华便也不再耽搁,听了几把之后便掏出一小块碎银子,等到真正下注之时,才意识到二十两银子似乎并不是个小数目,因为这赌桌上很少见到碎银子,大部分人的赌资都不过是铜板而已。
     霍风华买的大,买定离手,筛盅揭开的时候,果然是大。他收回自己赚来的银子,侧着耳朵仔细听筛盅里的声响,第二次下注买了小,这一次又买中了。
     霍风华在这赌场里待了近一个时辰,有输有赢,总的来说赢得多输得少,害怕引起赌场老板注意,他决定见好就收,身上的银子从二十两变作三十两的时候,他伸个懒腰打算离开。
     这时,背后突然有人用扇子敲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过头去,见到身后站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那公子瞪大双眼,诧异道:“霍风华?”
     霍风华看那人容貌本也算得上英俊,只是眼眶青黑,听他说话也有些中气不足,便冲他笑笑,学着旁人模样拱了拱手。
     年轻公子却丝毫不减脸上诧异,手里扇子急促摇晃几下,说道:“你你你、你不是嫁给――”他话音未落,见到周围有不少赌徒看了过来,自觉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拉了霍风华的袖子,匆忙朝外面走,“你跟我来。”
     霍风华尚且不知道此人姓甚名谁,被拉了出去也不反抗,出来赌坊,外面依然是冷清的花街柳巷,那公子左右看了看,折到一处的扇子在手心里敲了又敲,最后将霍风华朝一家名叫花月阁的妓院带去。
     霍风华从没进过妓院,这时忍不住左顾右盼,想看看这妓院的姑娘姿色到底如何,却刚一踏进大门,便见到这妓院老鸨朝他们迎了上来,惊诧道:“王公子,你怎么刚走又回来了?”
     原来身边这位王公子清晨才刚刚从这妓院离开便去了隔壁赌场,赌场里见着了霍风华不便说话,又领着人回来了这妓院。
     王公子扇子一挥,对老鸨道:“要一个清净的厢房。”
     老鸨脸上还来不及涂脂抹粉,皮肉都皱成一团,为难道:“姑娘们还没起床呢。”
     王公子道:“不消,你给我送些酒菜糕点就好,姑娘们收拾好了再来伺候。”
     老鸨连连应是,这时又凑近了霍风华看,顿时一脸见鬼的模样,嘴里话都说不清了,“这、这不是霍公子吗?”
     霍风华闻言一愣,才意识到自己恐怕过去也是这妓院常客,不太自在地冲老鸨笑笑,见到前面王公子已经急急忙忙上楼,也只好匆忙跟了上去。
     妓院里的厢房倒还素雅干净,只是鼻端始终香风萦绕,霍风华一进去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王公子伸手将房门关上,人靠在门背后,神秘兮兮说道:“霍风华,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从凤府逃出来的?”
     “什么?”霍风华还在伸手揉鼻子。
     王公子说道:“他凤家传闻家规森严,怎会容许你一个小妾流连花街赌坊,还说你不是偷偷跑出来的。”
     霍风华缓缓在圆桌边坐下来,打量着这位王公子,稍微犹豫之后说道:“我前些日子不小心落了水。”
     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王公子感觉摸不着头脑,奇怪问道:“什么?”
     霍风华并拢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脑袋,“从水里起来之后便一直不太清醒,许多事情记不得了。”
     “记不得了?”王公子猛然提高了音调,上前半步握住霍风华肩膀,“那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王安智,你连我也不记得了?”
     霍风华笑笑,“其实有些印象,但是许多往事记不清了。”
     王安智神色严肃起来,手里紧握着扇子在房里来回走了几步,靠近霍风华身边坐下来,小心翼翼问道:“你好端端怎么会落水?莫不是凤天纵那位男妻有意害你吧?”
     霍风华朝他看去,试探着问道:“哦?他为什么要害我?”
     王安智眼神闪闪烁烁,缓缓说道:“许是嫉妒凤将军宠爱你吧。”
     霍风华从小混迹在三教九流中间长大,察言观色最擅长不过,他看王安智神情便知道这人的话多半不可信,原本有意多从他那里打听些消息,这时也就改了主意。
     刚好妓院的杂役给他们送了酒菜上来,王安智让他们放下东西,将人都赶了出去,亲自给霍风华斟酒,同时感慨道:“我还以为你嫁进凤家,我们就再没机会坐下来一起喝杯酒了,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里遇上。”
     “我们过去时常一起喝酒?”霍风华奇怪问道。
     王安智说道:“自然,你我相识多年,从你来到东麟,我们就一直往来密切。”
     霍风华猛然间忆起,青青和他说过,他原本是西绸国人,而西绸已经被凤天纵领兵灭国了。他为什么会嫁给凤天纵当妾,这其中一定有许多弯弯绕绕。
     王安智昨晚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时又是两杯酒下肚,从眼睛到下颌一路红下来,突然凑近了霍风华问道:“我们自家兄弟,你老式告诉我,凤天纵是不是给你开了苞了?”说话时,他一只手指按在霍风华后背上,慢悠悠朝下面滑去。
     霍风华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往旁边一挪避开了王安智的手,同时转过头去看他,便见他一脸笑得淫猥,到嘴边的话于是又咽了下去。
     王安智还浑然不觉,他向霍风华调笑道:“当真是几月不见,你这眉梢眼角尽是风情,看来凤天纵确实有几分本事啊。”
     霍风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出来的尽是风情,自从他在这副身体里醒来,就一直病病殃殃,直到今早离开房间前照了照镜子,还看到脸色苍白,青青都说他清减了不少。
     他也不和王安智生气,笑笑道:“凤天纵有个神仙一样的正室夫人,哪里看得上我啊?”
     “苏泽杨?”王安智提起这个名字,嘴角轻轻一撇,冷笑一声,“凭他长得好又如何?武艺高强又如何?竟然甘愿嫁给人作男妻,简直自甘堕落不知廉耻!”
     霍风华用手指捻起一颗豌豆送进嘴里,懒洋洋嚼着,王安智丝毫不觉得自己方才的话连霍风华也骂在了其中,拿起酒杯来要和他碰杯,说:“来来来,喝酒。”
     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两个仔细装扮过的美貌女子出现在门口,当先一人身形轻盈扑到了王安智怀里,柔声细语说道:“王公子,珠儿就知道你舍不得走。”
     王安智一把搂住那叫珠儿的女子,昨晚他就是在珠儿房里过夜,笑嘻嘻说道:“是啊,这不又回来了吗?”
     另一名女子掩上门进来,先是小心翼翼打量着霍风华,随后愕然瞪大双眼,说:“这、这不是霍公子?”
     王安智嘿嘿一笑,“这不正是你霍公子,快上来伺候,犯什么傻站着?”
     女子走到霍风华身边,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说道:“霍公子不是嫁入将军府了吗?怎么还敢来花月阁?”
     霍风华忽然额头上起了一层细汗,怎么他不仅仅是烟花之地的常客,而且这里的人还都知道他嫁给了将军作男妾?到底他自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还是那凤将军是个了不得的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