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双飞_第4章

小说下载:凤双飞作者:哔哔更新时间:2018-01-08点击:

起来就走,说:“本大爷不奉陪了。”可是他又怀疑自己有没有本事走得出去,他看了一眼眼神精光矍铄的陆西,又看一眼手里拿着鞭子,正缓缓走到他身后的苏泽杨,他想他可能还是得熬过这十鞭再说。
     苏泽杨没有说话,站在那里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也没有挥动手里的鞭子。
     霍风华反而更紧张了,他不自觉绷紧了后背的肌肉,等待那随时可能抽下来的鞭子。
     苏泽杨突然就动了,动作远比霍风华以为的要迅速,他听到鞭子挥动的时候,后背上已经豁然间一凉然后开始发烫,接着才细细感觉出那点疼痛来。
     疼痛是逐渐加剧的,就在霍风华认为自己还能受得住时,第二鞭已经抽了下来,接下来便是毫无停顿的第三鞭、第四鞭,痛感逐渐清晰,在整个后背蔓延,霍风华明明咬紧了嘴唇,他还是听到每一鞭抽下来时自己嘴里都发出难耐的细碎呻吟声。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后背的衣服被皮鞭撕开,细嫩的皮肤绽裂,鲜血往下滑去,在遇到下一条伤口时又蜿蜒变了流向,渗满整个后背破碎的衣料,形容凄惨。
     青青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而只有陆西知道,霍风华背上的伤看起来可怕,却全都是些皮外伤,苏泽杨第一鞭下去时他就知道他手下留了情,要求亲自施刑不过是换种方式为霍风华讨饶。
     十鞭在苏泽杨手里很快便结束,他将长鞭轻轻抛向身边仆役,说道:“把霍公子送回房去。”
     霍风华脑袋里已经乱了,数不清楚自己挨了多少鞭,这时听他这么一说,绷紧的肌肉才猛然间放松,然而他身体本就虚弱,这一放松整个人直接往前扑倒,竟然晕了过去。
     苏泽杨距离他最近,见他晕倒时上前扶了一下,托住他的下颌以免撞到地上,随后叹一口气,干脆将他抱了起来,往他住的偏院送去。
     霍风华并没有晕太久,他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缓缓就清醒过来,除了后背上伤口疼痛,他感觉到额前也不断冒着虚汗,整个身体不知是热是冷,瑟瑟发抖。
     他听到房间里青青的脚步声,过一会儿青青走到床边对他说:“公子你别动,我把你的衣服给你剪开。”
     他轻轻“嗯”一声,本来也没力气乱动,听到剪刀剪开布料的声音,接着后背便是一凉。
     青青坐在床边,轻声道:“我帮你擦伤口。”
     霍风华恍恍惚惚,还记得问上一句:“干净么?”
     青青说道:“棉纱都是用水煮过的,苏公子让我用酒给你擦洗伤口,我轻轻的,你忍着点。”
     霍风华听青青说起苏泽杨,忍不住冷哼一声,“他不是想我死么?”
     话音方落,他便听到苏泽杨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说道:“我不想你死,将军府里没人想要你死,除了你自己。”
     霍风华愣了愣,意识到霍风华说他投水自尽一事,轻轻哼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青青用清水为他擦洗伤口,之后又用酒细细给他洗了一遍,明知道伤口沾了酒精会有多痛,真正遭遇的时候,霍风华还是疼得难以忍受,哪怕青青动作已经很轻了,他还是痛得双眼发红,咬紧了牙也呻吟不断。
     他只能够不断地对自己说:“要消毒,不消毒会感染,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咬着牙含混低语,苏泽杨站在床边,问道:“你说什么?”
     这时青青已经将他背后的伤口都擦洗了一遍,将沾满血的棉纱放到一旁,霍风华也松一口气,无力软倒在床铺上,说:“关你什么事?”
     苏泽杨并不生气,他去而复返,其实是为霍风华带了些伤药过来,等青青为霍风华清洗了伤口,他坐到床边取出一个白玉盒子放在一旁,说:“我为你上药。”同时吩咐青青道,“我已经叫人请了大夫,你去把人带过来给他把脉,这些日子依然要每天煎药给他吃。”
     青青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霍风华趴在床上,感觉到苏泽杨手指沾了药膏缓缓涂抹到自己后背伤口上,他动作轻柔,药膏也清凉细腻,火辣的痛感一下子便缓解了不少,他于是深深呼出一口气,说:“你是怕我死在将军府吧?”
     苏泽杨竟然平淡应道:“如果你现在死了,我不好和将军交代。”
     他回答得毫不掩饰,霍风华顿时气得笑了,扯到背上伤口一阵阵疼。
     苏泽杨听到他笑,动作一顿说道:“你笑什么?”
     霍风华心里有气,冷笑着说道:“你管我笑什么?反正我死也不会死在你将军府里,妨碍你和将军大人双宿双栖,你只管放心好了。”
     苏泽杨停下了手里动作,静静在床边坐一会儿说道:“你不是霍风华。”
     霍风华陡然间一愣,别扭着动作也要扭过头来看他,见到苏泽杨神情依然是冷静而严肃的,他心里略有些紧张,说:“我不是霍风华是谁?”
     苏泽杨说道:“我怎知道?但你不像霍风华。”
     霍风华本来是个纨绔子弟,最初被逼嫁入将军府做妾时心里憋着一股气,大有要闹天闹地的架势。当时凤天纵还在府里,毫不留情教训了他一顿,这么一来,霍风华被教训得怕了,以后见到苏泽杨都要绕着路走,说话做事也战战兢兢胆小甚微,直到他自己选择投湖自尽。
     其实现在这个霍风华躺在这里也不见得多有骨气,但是苏泽杨就是觉得他不一样,至少趴在床上顶着满背鞭伤,他还能笑得出来。
     霍风华并不想和苏泽杨解释自己身份,他转回头去老实趴着,说:“我不是霍风华能是谁?说不好是个水鬼,让真正的霍风华做了我的替死鬼。”
     苏泽杨低头看手里的药膏,忽然觉得霍风华说的话也许是真的。
     他缓缓将药膏盖子合上,扯了一块干净的棉布轻轻搭上霍风华后背,起身说道:“等会儿让大夫给你看看,我先走了。”
     霍风华出了一头冷汗,现在头发黏糊糊贴在脸上难受得很,他说:“你帮我擦擦脸。”
     苏泽杨微微一怔,道:“你叫我。”
     霍风华说:“房里还有别人吗?”
     苏泽杨沉默片刻,将药膏放在桌子上,当真取了房间的擦脸布巾,沾湿水又拧干,坐到床头细细给霍风华擦脸。
     霍风华看到他细长白皙的手指在眼前晃动,贴在脸上的头发也被他撩了起来,视野敞亮时,他便抬眼盯着苏泽杨看。
     苏泽杨也在打量他,其实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霍风华,不只是霍风华,自他嫁入将军府,除了凤天纵,就再没将任何人看在眼里,他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那么这条路不管是多么艰难他也会走到底。那些无故的非议责难,他听到耳里也不放在心里,男人也好女人也罢,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有一个凤天纵足矣。
     自从霍风华嫁入将军府,苏泽杨从来不曾正眼看他,只进门那天远远看过一次,印象中是个容貌清俊姿态翩翩的年轻男人,到后来也没仔细看过,只是印象越来越差,成了个畏畏缩缩的怯懦模样。
     今天看来,霍风华虽然清减了不少,但是五官依然是清秀英俊,而且少了那份畏缩,多了几分生动的神采。
     他看着霍风华走神,突然被霍风华抓住了他的手。
     苏泽杨猛地抽回手来,冷声道:“做什么?”
     霍风华喘一口气,“不做什么,只是脸快被你擦烂了。”
     苏泽杨这才看到他额头和脸颊都泛着不自然的红,于是起身说道:“你休息吧,大夫马上就来了。”说完,他将布巾扔进门边的铜盆里,转身离开了霍风华的房间。
     ----
     先攻略将军夫人,将军以后再说
  
  
   第5章
     青青坐在床边,用一个小勺子一口一口喂霍风华吃药,吃完药了又仔细给他擦嘴,才起身把空碗放到一边。
     霍风华先前昏沉沉睡了一觉,现在整个人清醒了,问青青道:“苏泽杨武功很厉害么?”
     青青看他一眼,说话时眼里带了点向往的神采,“苏公子嫁给将军之前,是江湖闻名的英雄少侠。我也是听苏公子身边的丫鬟说起的,传闻苏公子有一把剑,名叫轻鸿,他闯荡江湖的时候,人人都叫他轻鸿剑,说他剑法飞鸿踏雪轻盈如燕,却又凌厉之极,剑出无痕。”
     霍风华趴得累了,一只手撑住脸,静静幻想一身白衣的苏泽杨挥舞长剑的模样,莫说青青这种小丫鬟,连他竟然也产生了几分向往,他问道:“为什么是传闻,你没看过他的剑?”
     青青摇头,“苏公子嫁给将军之后,几乎连将军府也很少出去,我也从来没见过他的剑。”
     霍风华自己是个男人,他有些难以理解苏泽杨的心态,问道:“你说他那么厉害一个人,为什么甘愿嫁给人做男妻?”
     青青朝他看去,“因为凤将军也是人中龙凤啊。”
     霍风华说道:“哦?”
     青青说:“将军少年闻名,自幼熟读兵书擅长百家兵法,十三岁随同老将军上阵,伏龙鞭法天下无双,到如今已不知杀敌千百。”
     霍风华并不了解凤天纵,听青青三言两语,在脑袋里勾画出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形象来,他忍不住好奇问道:“凤将军容貌如何?”
     青青闻言笑道:“你连将军长相也不记得了?”
     霍风华说:“我连青青你都不记得了,哪里还会记得他。”
     青青蓦然间红了脸,“呸”一声之后道:“将军丰神俊朗天下无双,他十八岁封将那年,京城的女儿间便流传一句话,嫁人当嫁凤家郎,说的便是凤将军。”
     霍风华说道:“那他娶了个男人,岂不是所有姑娘都觉得可惜?”
     青青轻声道:“凤将军与苏公子一对璧人,若要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说完她走到床边,对霍风华说,“公子,你老实一些,不要再招惹苏公子了。”
     霍风华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忿,“我怎么招惹他了?”
     青青看他的眼神带了几分怜悯,“苏公子心思只在将军身上,向来不与人一般计较,可凤将军就不同了,等他回京若是知道你惹了这么多事,怕是还要罚你。”
     霍风华突然就觉得背上伤口阵阵发痛。
     青青说:“你虽然嫁进了将军府,可那是圣上旨意,将军违抗不得,但他心里只有苏公子一个,谁也插不进去的,你不如死了心,就留在这偏院里安分过日好了。”
     霍风华没有回答,他听青青言语诚恳知道她是出于好心,也不便和她交代自己未来打算,只沉默着趴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新伤旧病,霍风华被折磨了将近月余,身体才逐渐康复起来。
     这段时间他真如青青交代那般安分躲在偏院休养身体,闲极无聊了便让青青为他找了许多书和话本,趴在床边软塌上翻看。
     他背上的伤口看似斑驳触目,其实轻浅不曾入肉,苏泽杨让人送了些药膏过来,每日让青青给他换药。
     过了一个月左右,青青看他背上伤口几乎已经痊愈,就连疤痕也极为浅淡,便欢喜道:“兴许这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