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贤后_第1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贤后作者:隔壁的加菲猫更新时间:2018-01-09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重生之贤后》作者:隔壁的加菲猫
  
     文案:
     陆言蹊重活一世只有两个愿望:
     一是护陆家平安顺遂,
     一是能够帮安景行夺回原本应当属于他的皇位,
     于是原本风华绝代的陆家幼子成了人见人怕的小霸王
     上打皇帝下斥贵妃,
     成为了达官贵人们都绕道走的存在,
     但是小霸王在奋斗的路上,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小剧场】
     安睿:朕是皇帝!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季幼怡:本宫是贵妃!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安承继:本王有父皇的宠爱!
     安景行:孤有太子妃!
     陆言蹊:怼谁?说话!
  
     食用指南:
     1:小受先穿越后重生(这就是最大的金手指)
     2:【高亮】作者能力有限,经不起考据,架空就是为了为所欲为博君一笑,拒绝人参!
     3:作者是亲妈,所以虐不过三秒XDDDDD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言蹊 ┃ 配角:安景行 ┃ 其它:
  
     作品简评:
     陆言蹊重活一世,一生只有两个愿望,一是护陆家平安顺遂,二是能够帮安景行夺回原本应当属于他的皇位。于是原本风华绝代的陆家幼子成了人见人怕的小霸王,怼天怼地,上打皇帝下斥贵妃,成为了达官贵人们都绕道走的存在,唯有将陆言蹊娶回家的安景行,才能知道小霸王的可爱之处。惹谁别惹陆言蹊,欺谁别欺太子爷,也成了京中勋贵们深谙的一个道理。太子安景行是皇上最不喜欢的皇子,一度想要废太子,甚至赐予男妻来削弱其羽翼,岂料原本是阻力的陆言蹊却成为了安景行的最大助力。本文阴谋与阳谋共存,萌点与爽点齐飞,情节跌宕起伏,夫夫携手虐渣,甜宠无虐。又因伏笔众多,疑点重重,引人入胜。
  
   第1章 陆家小霸王
     “驾……!”
     西元国京城大街上的百姓,听到远远传来的马蹄声都不约而同地向旁边走了走,生怕冲撞到了骑马的人,能在这条大街上纵马狂奔的,总归是非富即贵。
     只见一匹骏马从街上跑过,将地上的积雪带得飞扬起来,道路两旁的百姓并没有让他停下脚步,手上马鞭一扬便向目的地赶去,徒留下一阵凉风和被激起的雪花,就连地上的马蹄印儿,也被纷纷扬扬而下的鹅毛大雪所掩盖。
     “那人谁啊?”骑马的人走出老远之后,才有人偷偷碰了碰自己身边的人,瞅了瞅马匹离去的方向,声音中颇有不满,似乎对于这种行为极为看不上。
     “嘘!”被碰到的人赶紧扯了扯问话人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后,才神神秘秘地凑近那人的耳边,“那可是御前行走,别看官职不大,但是人家可是皇上跟前的这个!”
     说着那人竖了竖大拇指,顺便朝问哈的人使了个眼色,传达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道理。
     听到这话,即使是心有不满,却也只能悄悄咽下,同时对回答的人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便闭上嘴不再说话了。御前行走这样的人,哪儿是他这种平头老百姓能惹得起的啊?
     而这个时候,重新活跃起来的街上隐隐传来了人们的议论声,夹杂在商户的叫卖声中,这些讨论声不甚明显,却也能让人隐隐听清:
     “刚刚那方向是去威远大将军府上啊!”
     “我看是!”
     “别是今上又给将军府什么赏赐了吧?”
     “我看悬,别忘了大将军的那个小儿子,可不是个省心的,昨儿个不是说把兵部侍郎家的儿子给打了一顿吗?”
     “你是说那个小魔王啊?啧啧,说不得,说不得!”
     “别说了,那个小魔王,哪儿是咱们能说的?”
     ……
     而在老百姓口中“说不得”的小魔王,现在却在家里上蹿下跳,企图躲避惩罚。
     “爹,生气伤肝,冷静!”只见一个长相艳丽的少年嘴里念叨着这些话,脚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一会儿跑到房子里的柱子后面,一会儿又从这边的凳子跳到另外一边,总之就是一刻都不肯停下来。
     而在少年的身后,一个长相魁梧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只鸡毛掸子追着满屋子乱蹿的少年,见追不上,只能大声训斥:“陆言蹊,你还不给我停下来!”
     这是小魔王的亲生父亲,威远大将军陆远。
     看着自己上蹿下跳的小儿子,陆远一口气差点儿没接上来,这小子,从小就惹是生非,本事没学多少闯祸的本领不小,今天不是揪了朝廷重臣的胡子,明儿个就是打了人家的孙子,每次认错认得贼快却丝毫不见悔改,惹急了说起理来还一套一套的,简直比受害者还理直气壮。
     果然,陆远这边心里还在嘀咕,那边陆言蹊就开口了:“爹,你这就不对了,我现在停下来不明摆着要挨打吗?既然知道要挨打我为什么要停下来?做人应该平心静气,你看看您现在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等等娘看到了又该念叨了。”
     陆言蹊说归说,说着还偷偷从桌上顺了一杯茶水,说完之后便一口灌了进去,似乎刚刚说的那一大串话有多费口舌似的。
     陆远差点儿没被自己小儿子这个样子气的一个仰倒,听听这是什么话?明明是自己闯了祸结果到头来却倒打一耙,自己会无缘无故就打他吗?犯错的人理直气壮,自己倒像是个不分是非的恶人。
     “爹,小弟又做什么事惹您生气了?”就在陆远准备继续上前抓住陆言蹊的时候,们外又传来了一个粗犷的男声阻止了陆远的动作,这是陆言蹊的大哥,陆言泽。
     陆言蹊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眼睛微微一亮,向门口望去,果然看到了自家大哥高大的身影,当即想也没想,就从屋子里的柱子后面蹿了出去,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了陆言泽身后,确认自己安全之后,陆言蹊再也不上蹿下跳了,从大哥身后微微探了探头,看着自己站在屋子中央的老爹:
     “爹,有什么话咱不能好好说吗?”嘴上虽然说着讨好服软的话,但是无论是那N瑟的语气还是飞扬起来的眼神,都不像是在讨好服软的样子。
     陆言泽听着自家小弟挑衅的语气,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背过手将自己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弟摁回了自己的身后,才抬头看着指着自家小弟手指颤抖的父亲:“爹,小弟什么样儿的您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有什么惹您生气的地方,回头我会好好说他的。”
     陆远看着自家大儿子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对小儿子做什么了,当即将手里的鸡毛掸子丢到一边,转身直接坐在了屋子的主位上,对着自己的大儿子也没了好气:“你问问他昨天做了什么!要不是今天早上我去上朝,我都还不知道他把人兵部侍郎家的儿子给揍了一顿!我问你,人家范阳怎么惹着你了?”
     范阳自然就是被陆言蹊揍了一顿的倒霉小子了。
     “你怎么把别人范公子给揍了?”知道原因之后,陆言泽转头看着自己的小弟,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责问,可是脸上和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纵容。
     要知道,现在陆言蹊能够成为京中人人都“不可说的小霸王”,陆言泽可谓是功不可没。
     在听到自家大哥的指责后,陆言蹊笑嘻嘻地抬起了头:“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
     语气里是满满的无所谓,脸上的神情也是满满的嫌弃,俨然一副对那个范公子极为瞧不上的样子。
     相隔不远,又是习武之人,陆行对陆言蹊的话自然是听了个一清二楚,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自己小儿子脸上是什么表情了,当即又重新抓过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鸡毛掸子,准备起身向陆言蹊走去,但是抬眼望到自己大儿子的身影之后,也只能作罢。
     只要大儿子在,他就别想动小儿子一根毫毛!想到这里,刚刚才被陆远抓到手上的鸡毛掸子又被他丢了出去。
     “别闹……”听到陆言蹊的话之后,陆言泽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拍了拍小弟的脑袋,让他听话,“说吧,因为什么?”
     陆言泽了解自己的弟弟,虽然平时素行纨绔,但是好歹也有分寸,总归是不会无缘无故去揍别人一顿,一定是那个范阳做了什么,惹自家弟弟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陆言泽握了握拳,心里暗暗盘算着,是不是什么时候再去把那个叫什么范阳的找出来,拖到小巷子里套个麻袋?有这样的大哥,也不怪陆言蹊每天在京城的大街上惹事生非。
     “就是看他不顺眼!”陆言蹊头向旁边偏了偏,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总不能告诉哥哥自己是被范阳调戏了吧?
     即使自己的确是男生女相,而且从小就有人说自己长得像小姑娘,但是在自己成为“京城一霸”之后,就鲜少有人再这样说了,突然之间冷不丁地被人调戏了一把,还是那个讨厌的兵部侍郎的儿子,陆言蹊当然是想也没想,就带着人将范阳当街揍了一顿。
     陆言泽见问了两次弟弟都是这样的说法,也就不再追问了,因为他知道,即使是自己再问下去,陆言蹊也不会改口,问多了还容易把他问恼,捏了捏陆言蹊的耳朵,陆言泽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从外面儿又传来了一个女声。
     “陆远,你是不是又在对我的儿子做什么了?”在将军府里敢对陆大将军直呼其名的,也就只有将军府的当家主母,陆远的夫人云婉仪了。
     相当年云婉仪在嫁给陆远的时候,也是一个知书达理谨遵三从四德的新妇,至于后来为什么会越来越跑偏,以至于到了现在甚至还敢对着路大将军大呼小叫,自然是和陆远的宠溺分不开了。
     这不,一听到夫人的声音,陆远立马鬼上身似的将刚刚准备拿来抽陆言蹊的鸡毛掸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藏了起来,扬起了一个讨好地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云婉仪笑了笑:“夫人,你这可冤枉我了,我疼言蹊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他做什么呢?”
     说这话的时候,陆远还不忘向小儿子使了使眼色,让他帮忙给自己说说好话。俗话说得好,慈母多败儿,这陆言蹊成为“京城一霸”的第二大功臣,自然就是他的亲娘,云婉仪了。
     在看到陆远想自己求救的眼神之后,陆言蹊做了个鬼脸,理也不理自己的老爹,转头看着自己的亲娘:“娘,我刚刚跑得一身汗,先去换身衣服,您和爹慢慢聊~”
     说着带着N瑟的小尾音,陆言蹊向陆远投去一个“我让你刚刚追着我打!”的眼神之后,就颠儿一颠儿地跑出了大堂,顺便还一把抓走了自己的大哥,留下了他爹和他娘在大堂里大眼瞪小眼。
  
  
   第2章 赐婚圣旨
     “夫人……我这……”陆远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夫人,心虚地挠了挠头,眼睛左晃晃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