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贤后_第8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贤后作者:隔壁的加菲猫更新时间:2018-01-09点击:

个麻袋!就是不知道小弟会不会允许了?
     就在陆言泽在心中暗暗地规划着行动计划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迎面走来的陆言蹊。看到陆言蹊正在和观言说着什么的样子,陆言泽不由地心里一虚,身体快过大脑,转身就向另外一边的回廊走去。
     “大哥……你想去哪儿呀?”陆言蹊在刚刚就已经看到了自家大哥,本想着等走近了再打招呼,谁知道陆言泽看见自己就准备跑?
     有问题!陆言蹊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连忙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大哥,将观言打发走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蹿到了陆言泽面前,看到陆言泽心虚的表情之后,愈发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言蹊,你今儿个怎么起这么早呀?不再睡会儿?”陆言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样子,愈发地显得他有问题,若是理直气壮还好,可惜他平时就不是说谎的料,现在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做派出了大问题。
     “嗯,不睡了,倒是大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陆言蹊说着眯了眯眼睛,打量着打个的脸色。
     依照自己大哥对自己的宠溺程度,鲜少有面对自己如此心虚的时候,更别说看见自己就跑,对自己的眼神避而不见的情况了。
     陆言泽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暴露了。即使刚刚自己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打算着,可是看到小弟还是止不住的心虚,毕竟小弟已经说过了,他对赐婚很满意,自己转过身却在想着怎么暗算安景行,怎么看怎么有点卑劣。
     “难道是父亲那边说什么了?”见大哥不说话,陆言蹊转了转眼睛,回头看向刚刚陆言泽过来时的方向,那边只有父母的院子,刚从父亲那边出来,见到自己就这幅心虚的样子……所以是为了什么事呢?
     陆言泽从小就斗不过陆言蹊,经常被他三两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言。现在见到小弟眼睛骨碌碌转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又在冒什么坏水了,生怕自己三两下被小弟将话套了出来,陆言泽连忙摆了摆手,将刚刚的理由又拿出来用了一遍:
     “没有!言蹊呀,大哥刚刚练完功,现在浑身是汗,有什么事等大哥还完衣服再说!”
     说完之后,也不理会陆言蹊的反应,直接转身离去了,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落荒而逃的意味。
     果然有事瞒着自己!望着大哥快步离去的背影,陆言蹊“唰”地一下打开了手中的扇子,摇扇思索着:看来的确是父亲说了什么了!可是昨晚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一大早就不正常了。
     而看刚刚大哥心虚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那就说明事情是今早发生的,今早……这个时辰,父亲才刚下完朝回来吧?朝堂上能有什么事情让大哥心虚成这样?不会是皇帝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吧?
     不……不对,赐婚的圣旨刚下,自己接旨时又是那副做派,现在满皇城的风言风语可不少,皇帝现在要做的是安抚陆家,而不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犯什么病,应该不是皇帝。
     家里打从自己被赐婚之后就有些不对……等等,赐婚……景行?难道是……
     “少爷……这大冬天的,你不冷吗?”刚刚被陆言蹊打发走的观言见大少爷走了之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见到陆言蹊此时的造型,情不自禁地就打了个寒颤。
     今儿个早上还在下雪呢,少爷又穿得少,让多加件衣裳,和要他的命一样难,嘴里还嚷嚷着什么“要想让我没风度,我宁愿没有温度!”,穿的少也就罢了,再摇把扇子……
     想到这里,观言忍不住在自己手臂上搓了搓,似乎这样就可以将自己心中的那股凉意给驱逐出去。
     “年纪轻轻,冷什么冷!”陆言蹊在刚刚那一瞬间就快要想到答案了,被观言这么一搅和,心中仅有的那一丝灵感给跑了个一干二净,当即对观言就没了什么好脸色,“啪”地一下一扇子打在了观言的头上。
     而另外一边落荒而逃的陆言泽终于回过了味儿:自己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什么都还没做呢,刚刚在小弟面前心虚什么?更何况就算自己讲安景行打了一顿,自己不说,谁知道是自己动的手?自己又在心虚什么?
     ……
     “大少爷,咱们现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陆风看着自家少爷现在的样子,心中有些忐忑,这种事怎么看都是三少爷才会做的,怎么现在大少爷也……莫不是被三少爷给附体了吧?
     陆风刚刚的确是被陆言泽的话吓了一跳,即使太子再不得皇上宠爱,太子终究是太子,现在他们去将太子打一顿,真的没有关系吗?
     陆言泽早上虽然被小弟撞到了,可是却丝毫没有放弃“教训一顿安景行”的念头,并且因为差点儿被小弟识破的缘故,更是让陆言泽认为夜长梦多,思索着择日不如撞日,立马就敲定当天动手。
     回到房间之后,陆言泽就立马叫上了自己的贴身护卫陆风,如此这般交代一番之后,就备齐了作案工具:一张密不透风的麻布四周缝满了飞镖,在四个角还分别装上了四块分量不小的铁块,只要站在高地向下这么一抛,被罩在布下的人就是插翅也难逃。
     这就是我们陆小公子改良的,“杀人越货,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抵达了即将案发的目的地。
     “怕什么!你现在这样,就是你娘也认不出来!到时候咱们麻袋一套,姓安那小子哪儿会知道是谁做的?言蹊做了那么多次也没见有过差错!”陆言泽对于陆风现在的样子极为看不上,同样是贴身小厮,陆风还是自己的护卫呢,怎么胆子比言蹊身边的观言小这么多?
     “属下是孤儿,没……”陆风话还没说完,在接收到自家少爷的目光之后,也只能将剩下的俩字儿默默吞进了肚子里,看着手上的麻袋,只能祈祷等等的揍人计划进展顺利。
     三少爷是三少爷,那能一样吗?三少爷没出过岔子是因为业务熟练,从小到大被三少爷套麻袋的人还少了吗?自家少爷这可是第一次啊!
     “来了!等等给我看准一点!”陆言泽趴在墙头,远远地就看到了安景行的身影,这可是他废了老大的功夫才从别人的口中套取的情报:这条巷子是皇宫到太子府的近路,安景行几乎每日都会从这里经过,又因为地理原因,马车进不来,所以一般都是骑马。
     骑马就比马车快了不少,但是相应的,能带的人也少了不少,所以这个地方,就是最佳的作案地点!
     “他们就两个人,如果等等你失手了,我就把厨房的小蛮许给你!”眼见着安景行已经带人走到了巷口,陆言泽还不忘威胁一下陆风。
     陆风听到陆言泽的话后,想了想厨房的小蛮……那一个抵俩的庞大身躯,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完成任务。
     为了清白!望着愈来愈近的二人二马,陆风脑海中同时闪过了小蛮满脸疹子的大饼脸,咬了咬牙,眼睛一闭,就将手中的东西向下面的两个人抛去。
  
  
   第10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而正好走到巷子中间的安景行和暗月二人,只觉得头顶一暗,伴随着暗器破空的声音,两人反应迅速地翻身下马,还没来得及做出其它反应,就感到头顶罩下来了一样东西。
     “主子?”暗月心下一急,平时安景行遇到的明枪暗箭不少,但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动作如此之大的,还是头一回!这也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吧!
     等动静停止之后,暗月的第一反应就是抽出匕首将头顶的破布划破,却在听到安景行的声音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稍安勿躁。”安景行惊奇地摸了摸自己头顶的破布,自己的弟弟看来是越活越回去了,现在已经准备用上这么卑劣的手法了吗?
     不过今天安景行的心情不错,决定配这个手法粗糙的蠢货玩儿玩儿。
     而在墙上两个人眼中,安景行两人的动作就变成了挣扎,陆・手法粗糙的蠢货・言泽拍了拍陆风的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干得不错!回去准备领赏!”
     陆风默默向后方退了半步,天知道作为一个百步穿肠的神箭手,刚刚在抛出麻布的一瞬间陆风的手抖得厉害,不仅仅是因为不想娶厨房的小蛮,更是因为下面的人的身份,这可是当朝太子啊!被知道了可是诛九族的重罪!
     “大少爷,咱们现在是要去……”陆风指了指下方被套在麻袋中的两个人,然后挥了挥拳头,询问着是否是现在就动手。
     陆言泽点了点头,正准备让陆风和自己一起下去动手,心中突然又冒出来了另外一个想法,一把将准备想下跳的陆风拉了回来:“你就在上面待着!我非得亲自教训教训他不可!”
     在陆言泽眼里,安景行就是一个文弱的读书人,可能身边带着的护卫有那么一点功夫,估计也是一些花拳绣腿,更何况现在两个人正在麻袋下挣扎不已,今儿个这个西元太子,自个儿是揍定了!
     说着陆言泽将陆风向后一推,直接将陆风推到了另一边的墙外,一纵身就向下跳了下去。捏着拳头,嘴上挂着走向在麻袋下“挣扎”的二人。
     秉承着小弟“反派死于话多”的教导,陆言泽一言不发就直接挥拳而上,本以为可以听到安景行的惨叫,谁料到在拳头接触到麻袋的前一刻,下方突然冲出了一抹亮光,习武之人的警觉让陆言泽快速将拳头撇向一边。
     还没来得及观察那一抹亮光是什么,陆言泽只觉得眼前一花,麻袋直接被从中间划破,安景行二人从下方破布而出,哪有一丝惊慌失措的样子?反而都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盯着陆言泽。
     “你们……”陆言泽微微惊讶之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麻袋这东西,的确不靠谱,自个儿徒手都能撕开,更何况安景行的护卫带了武器?不过这样也好,套麻袋不符合他的作风,正面揍才更加痛快!
     想到这里,陆言泽立马就闭上了嘴,不再说话,拳头一挥,也不管一旁向自己直面攻来的暗月,直扑安景行而去。
     安景行向后仓惶退了两步之后,暗月见机插.入到了陆言泽面前,挡住了陆言泽的攻击。陆言泽也没有再坚持于安景行,转而攻击起了暗月――刚刚安景行下意识的反让陆言泽非常满意,只要他解决掉了暗月,那安景行还不是只能等着自己揍他?
     想到这一点,陆言泽手上的动作就愈发地凌厉了,想要速战速决。毕竟他的时间并不多,这一条巷子并不算隐蔽,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来,而安景行若是没有在往常的时间抵达太子府,恐怕也会引来太子府的人前来寻找。
     就在陆言泽与暗月你来我往地交手的时候,安景行却眯了眯眼睛:此人虽然手法卑劣,却也有些聪明,至少不像以前的蠢货一样,只蒙一条面巾就来行刺,从手上裸.露出的皮肤来看,应该是在身上也抹了一种进行伪装的颜料。
     对战暗月的招式虽然凌厉,却在几次即将要打中要害之时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