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贤后_第9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贤后作者:隔壁的加菲猫更新时间:2018-01-09点击:

马收手,应该只是想要将暗月制服,并不是想要取他的性命,是不是可以推断,眼前的人的目的,也不是想要取自己的性命?就不知道是不是顾及自己太子的身份了……
     除了朝堂之上和自己政见不合的朝臣之外,自己鲜少与人结怨,而眼前之人武功不差,看样子年纪也应该不大,应该会是谁呢?
     就在安景行在心中暗暗思索的时候,被陆言泽推下墙头的陆风也重新跳了上来,刚跳上来的陆风就发现,本应该痛揍二人的大少爷,正在和太子的侍卫交手,而本应该被痛揍的太子,则站在一边用看戏的状态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
     我到底是下去,还是不下去?陆风看着被自家大少爷压着打的暗月,一时间有些纠结。虽然可以看出暗月并不是大少爷的对手,可又因为大少爷的目的并不是将暗月打成重伤,而频频收手,导致久攻不下。
     自己要是不下去,大少爷今天的计划可能就不会成功,但是大少爷刚刚说,想要亲自收拾……咳咳,和太子殿下进行友好的协商,那自己下去会不会引起大少爷的不满?若是大少爷感到了不满又想要将厨房的小蛮许给自己那怎么办?可是话又说回来……万一今天大少爷的计划没有成功,大少爷心情不高兴的话,是不是也会将小蛮许给自己?
     就在陆风自我纠结的时候,对暗月久攻不下的陆言泽也觉得陷入了僵局,就在心中有些烦躁的时候,抬眼就看到陆风趴在墙头看戏,一时间怒从心间起,直接大吼一声:“你还不快给本少爷滚下来!”
     而听到陆言泽怒吼的陆风,连忙跳下了墙头,平时大少爷轻易不自称“本少爷”说是什么一听就像二世祖,现在看来,估计是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
     有了助力加入战斗之后,路陆言泽很快就从暗月这里脱了身,反身扑向了安景行。本以为现在就能听到安景行惨烈的叫声的陆言泽马上就被现实给打了脸:
     陆言泽不仅没有碰到安景行一根毫毛,反而因为轻敌的缘故,被安景行在胸口处拍了一巴掌。
     微微向后退了两步,陆言泽此时才认真地打量了一眼安景行,此时站在这里云淡风轻胸有成竹的男子,哪儿有外人口中那种一无是处的样子?
     胸口被安景行拍上的一巴掌的地方,让陆言泽此时都感觉有些隐隐作痛,就算眼前这个太子虽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但也绝不是一个文弱书生这么简单。
     就算不是文弱书生又如何?总归今儿个是要挨揍的!陆言蹊想到这里,也不再纠结为什么安景行与表面上的表现不一样,重新动手,准备开揍!
     “哎哎哎……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做出这种事情?还把没把王法放在眼里!”就在这个时候,巷口又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可见来人不少。
     这么快就有人来了!陆言泽看着自己面前毫发无损的安景行,虽然心有不甘,最后还是准备按照原计划撤离,毕竟这事儿做了就做了,但是绝不能放在明面上说,若是被有心人看到,用此时来弹劾陆家……
     想到这里,陆言泽也顾不上今儿个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向陆风使了个眼色之后,就准备开溜走人。
     “我一来你们就走,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小的们……上!”而陆言泽撤退的动作,被夏一鸣看了个一清二楚,当即大手一挥,让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立马上前。
     居然是太子的救兵!陆言泽心下一沉,正准备反身放手一搏,就看到了夏一鸣带来的二十几人,同时从兜里掏出来了一样东西,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之后,漫天的小石子扑面而来,直直地打到了陆言泽的身上。
     弹弓?看清楚来人都没带什么武器之后,陆言泽也就不再纠缠,直接翻身上墙,反身走人,这也是他选择这个巷子的第二大原因:撤退方便!
     “你们还不快去……”夏一鸣见陆言泽与陆风二人居然能够成功逃脱,连忙准备下令,让护卫们赶紧去追,却不料被安景行打断了命令。
     “别追了……”安景行揉了揉脑袋,看着夏一鸣带来的人,以及他们手上的弹弓,一时间儒雅公子的人设差点儿崩塌,“你就不能……靠点谱吗?”
     “我怎么不靠谱了?”这话说得夏一鸣就不赞同了,“收到信号之后我来的这么及时,还不靠谱呢?”
     天知道他在看到太子的信号之后立马就从家里赶了过来,结果把安景行救出来只后,不说自己护驾有功就罢了,居然还说自己不靠谱?
     “你这个……”说着安景行嫌弃地看了一眼护卫们手上的弹弓,对于夏一鸣的行事方式极为看不上,刚刚即使夏一鸣不来,他也不会出什么事,但是人都来了,居然是带着弹弓,这也太……
     “咳咳,这不是刀枪剑棍什么的目标太明显了,京兆尹和巡督衙门都是静王的人,我这……不方便嘛!”对于这一点,夏一鸣也非常无奈,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除了三万御林军外,护卫皇城安全的两大要职居然都是静王手下的人,这也造成了平时安景行行事非常不便的后果。
     “那个,要不要让人去查一查?”想到这里,夏一鸣连忙转移了话题,毕竟皇上偏心什么的,他们可以想,却绝不能说。
     而对于刚刚的两人,夏一鸣却非常好奇,以前静王行刺的时候,五个十个不够看,十五二十算少的。这次居然两个人就来了?而且看到自己一来就收手,说明不是死士,什么时候静王变得这么小气了?难道是最近缺钱了吗?
     “不用了,不是静王的人。”安景行摇了摇头,即使刚刚两人是冲着他来的,却并没有让他觉得不怀好意,再加上那人说漏嘴的“本少爷”更是让安景行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件事我自己处理。”
     安景行如此说,夏一鸣就知道,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也就不再多问。
     而另外一边,刚回到家中的陆言泽则感觉非常不好,本以为能够将安景行教训一顿,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为了行动方便,陆言泽于陆风穿得都很薄,夏一鸣带来的都是练家子,手劲儿不小,导致现在陆言泽身上青青紫紫,全是小石子留下的痕迹。
     作者有话要说:  陆言泽:悄悄地进村,出声的不要!
     安景行(微笑):文弱书生?
  
  
   第11章 不准告诉言蹊!
     “少爷……”陆风拿着药油,看着裸着上半身坐在床上运气的大少爷,有些不敢说话,刚刚要是自己果断一点,直接去缠住暗月的话,说不定少爷的计划就已经成了,想到这里,又看到自家大少爷一身伤痕的样子,陆风内疚极了。
     “和你没关系,是我轻敌了。”虽然刚刚了陆风的做法的确有些木讷,但是陆言泽也知道,这次没有成功,关键问题并不在陆风身上,而是自己的计划本身就欠妥,再加上轻敌,自然是不会成功了。
     说着陆言泽揉了揉胸口,一直到现在,被安景行拍上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没想到看起来这么儒雅的一个人,手上的功夫也不赖,找个时间可以比划比划。
     此时的陆言泽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单纯地想要教训安景行一顿,反而生出了一种英雄惜英雄之感。
     “少爷,先上药吧?”听到陆言泽的话,陆风心中的愧疚没有减少,反而愈发地明显,自从少爷十六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这样满身伤痕的情况了,今天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别人弄得这么狼狈,少爷反而还把错揽在自己身上……
     “嗯……”陆言泽点了点头,见陆风打开药油的动作,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这件事情,不准告诉言蹊!”
     陆言泽没有说是自己准备教训安景行一顿这件事,还是说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不能让小少爷知道,但是陆风知道,是无论哪件事,都不能说。
     这件事哪儿用大少爷提醒啊,陆风连忙点了点头:“我不会……”
     “什么事大哥要瞒着我啊?”陆风的保证还没说完,陆言蹊不满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不知道是站在门外有多久了。
     要知道在陆府,只有陆言蹊不想去的地方,就没有陆言蹊不能去的地方,而让不让下人通传,全看陆言蹊的心情。所以现在小弟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冒出来,也没有让陆言泽觉得太过惊讶。
     只不过,看着自己半裸的上半身以及陆风倒到一半的药油,陆言泽有些慌张,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抓过了放在一旁的上衣,慌慌张张地披在了身上,紧接着瞪了还在发愣的陆风一眼:“收起来!”
     就在陆风堪堪将药油的瓶子盖上的时候,门口就传来了陆言蹊推门而入的声音。
     “大哥怎么现在才穿衣服?”陆言蹊一进门,就看到了陆言泽背对着自己系衣带的动作。大哥没有午睡的习惯,平时只在清晨练功之后以及晚上上床之前才会洗澡,现在这个时间段无缘无故换衣服,不正常!
     陆言泽深知小弟熟知家中人的作息习惯,连忙甩锅给站在一旁的陆风:“刚刚让陆风给倒杯茶,谁知道他毛手毛脚地将茶杯打倒了,衣服给弄湿了,这才准备换一件。”
     “小的下次一定会注意的。”陆风听到大少爷这话,也不反驳,立马将锅拉到背上,背好!
     陆言蹊听到这样的解释,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茶杯,又仔细吸了一口气,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心中有了大致地猜测之后,陆言蹊缓步走到了正在套外套的大哥身后:“大哥怎么不加件衣服?这天儿是愈发地冷了……”
     “大哥是习武之人嘛!倒是言蹊,下次多穿一些,你看看你现在,身上就三件衣服,怎么够保暖?”说到这一点上,陆言泽也就顾不得避开小弟,直接转过身,看着陆言蹊身上薄薄的衣服,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自己是个大老粗,就算吹点冷风也不会出什么事,但是言蹊却从小体弱多病,经过这几年的调养身体才渐渐好转,穿这么少,回头又着凉了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陆言泽也顾不上自己穿衣服了,手上穿外套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而对陆风挥了挥手:“去我衣柜,把去年刚做的那件狐裘披风拿来,给言蹊穿上。”
     而陆言蹊却趁着大哥向陆风挥手的空当,一个箭步上前,手向前一扯,就将自家大哥才刚穿好的衣服给扒拉开了――果然!陆言蹊看着大哥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就知道自己刚刚的嗅觉没有出错,空气中的确是药油的味道。
     “言蹊,你这……”见小弟动作如此迅速,陆言泽就知道自己刚刚应该是什么地方漏了馅儿,一时间有些呐呐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生了什么?”陆言蹊看着大哥身上的痕迹,伤的不重,从这些淤青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才受伤不久,不会超过一个时辰,这种密密麻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