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天灵灵地灵灵_第2章

小说下载:天灵灵地灵灵作者:悄然花开更新时间:2018-01-10点击:

摇头:“我先想想,毕竟,这城里人,可不信我这一套,你妈我也没什么别的谋生手段,总不能咱们娘儿俩买了房子以后就喝西北风吧?”
     “城里信这个的更多呢。”夏知秋撇撇嘴:“就算是没人信,咱们不行就多买个商铺,妈做点儿小生意,够糊口就行了,再说我都十八了,要上大学了,就不能找个兼职养活咱们娘儿俩吗?”
     顿了顿,夏知秋又说道:“妈在这里,过的也不是很开心,还不如咱们搬走呢。”
     夏花拿筷子在夏知秋手背上轻轻敲了一下:“又将蒜挑出来!这个吃了对身体好的,不要挑食。”顿了顿才说道:“谁说我在这儿过的不好?我从小在这儿长大……”
     “可是姥姥当年……”夏知秋说了一半顿住了,那些年搞封建迷信的有几个有好下场?更何况夏知秋的姥姥在这一方面也并非是十分突出,那些人自是不怕什么鬼神报应。就因为那些年受了苦,姥姥不到四十就没了。
     不好提起这些伤心事儿,夏知秋就又说道:“要是妈妈还惦记邻里,大不了每年我放假的时候,咱们再回来看看就是了,房子咱们还留着,随后能回来,妈觉得怎么样?”
     看夏花不说话,夏知秋忙抱着她胳膊晃了晃:“再说,妈就放心我一个人在外地上学?咱家就剩咱们两个了,妈跟着我一起去,至少还能给我做顿饭是不是?我听长青姐姐说,学校食堂的饭菜可不好吃了,都是白开水煮出来的,就撒一点儿盐,指不定等我下次回来,就要瘦一大圈了。”
     夏花就有些心动了,也是,自家就娘儿两个,闺女去上学了,这家里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守着的?还不如跟着闺女去,不说做饭了,洗衣服至少是能帮帮忙的吧?
     自家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长到这十八岁,也就自己洗过小衣。那大件儿的,她能洗干净?总不能穿一季不换衣服吧?
     “行,妈跟着你去。”夏花拍板决定:“那回头我就找人问问,将咱们家的地给租出去。这房子,也得找个人照看才行。”
     夏知秋忙笑眯眯的点头,夏花又开始盘算:“这两天得多接几个生意才行,买房子钱倒是够的,可穷家富路,到底是去外地,多准备一点儿总是没错的。”
     干这一行确实是赚钱,出一趟门至少五块,上个身至少十块,一个月来个七八次吧,也就小一百了。吃吃喝喝肯定是够了,但这些年国家一直在发展,一百块也就是个刚够糊口。
     闺女的学费要三千多,一年一次性交齐了,生活费不得一个月准备两三百?她就这一个闺女,那B市可是大城市,别人都能花那么多,闺女却没有,那不是让人笑话闺女吗?这个不能省。
     夏花又去看看自己的存折,她过的节省,这些年没怎么买过衣服,闺女也懂事儿,向来不要太贵的,十来年攒了有四万。这点儿钱应该是不够的。
     想了想,夏花去拿了铁钎过来,夏知秋忙凑过来:“妈,你做什么?”
     “你姥姥留了些老物件,咱们娘儿俩日子过的也行,我就没动这些东西,本来是打算等你长大了,给你当嫁妆的。”夏花说道,夏家往上好几代都是干神婆的,那手里会没点儿好东西?当年查的严,但夏姥姥既然会掐算,也多少有些预感,就事先藏了些东西。
     夏知秋还真不知道这个,上辈子妈妈过世之后,她就只将屋子里的东西给收拾了,哪儿还知道这屋子里下面埋着宝贝呢。当即就来了兴致,跟在夏花身后凑热闹。
     东西是埋在床底下的,娘儿俩又费劲儿将那床给挪开,这才开始挖。
     挖了大约一米,夏姥姥也是太小心了,不过那会儿那些人也真有挖地搜刮的行为。
     看见有白色的油布出来,夏知秋就激动了:“妈,小心点儿,挖出来了!”
     夏花没吭声,小心翼翼的将边上的泥土扒开,露出个半米高,半米宽,半米长的四四方方的小箱子。夏知秋站在上面,忙帮着拽出来。
     油布纸掀开,就露出里面的铜皮箱子,也是这油布质量好,箱子竟然还跟新的一样。上面挂着铜锁,夏知秋就转头看夏花,夏花从夏知秋脖子上拽出来个项链,那坠子是个玉佛,当年夏妈妈说是姥姥留下的,从不许夏知秋摘下来。
     玉佛居然能整个塞到锁眼里,夏知秋表示自己也是开眼界了。
     “哇,姥姥好有钱啊。”等箱子打开,夏知秋就忍不住轻呼了一声,箱子里面一半儿放着金条,一半儿放着珠宝首饰。
     “这些先不动,你姥姥给你留的嫁妆呢。”夏妈妈只拿出来几根金条:“回头将这些给卖了,不过这东西,估计要折一半儿进去啊。”
     “什么折一半儿?”夏知秋不太懂,夏花一边将箱子锁起来一边说道:“你姥姥说过,这是民国那会儿的东西了,那时起正乱着呢,这金子里头,估摸着至少是掺了一半儿别的东西。”
     夏知秋也觉得有些可惜,不过,看这金条体积不小,就算是折一半儿,也应该值不少吧?
     “这箱子,还埋回去?”夏知秋问道,夏花点头:“等咱们在B市安定下来了,再想办法将这东西弄走,不然咱们孤儿寡母的,这东西太招眼了。回头咱们找私人问问,看这金子能换多少钱。”
     正说着话,就听大门口有人喊:“夏嫂子在家吗?”
     夏知秋忙将箱子放到坑里,土来不及填,就先将床推回去,将床单扯一半下来盖住地面。
     “在,你们是?”夏花将金条放在柜子里,这才不紧不慢的去开门。来的是一对儿夫妻,三十来岁,手里抱着个小孩儿,估计三四岁的样子。
     “夏嫂子好,我们是上北村的,听说你这儿看事儿准,就特意找过来的。”那男人很是爽快,进门坐下,就直接说了:“我们夫妻只得了这一个儿子,可从小这孩子身体就不好,去医院检查,也什么都查不出来,各项都是正常的。”
     那孩子也是乖巧,不哭不闹的,就靠在他爸爸怀里,一双眼睛咕噜噜的往周围看。对上夏知秋的视线,还咧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
     “夏嫂子你看……”男人说着话,将小孩儿往夏花这边抱了抱。
     “生辰八字呢?”看小孩儿那脸色,不像是有大病,夏花就没打算请鬼神。问了生辰八字,掐算了一下,皱眉:“这生辰,应当是平平安安一辈子的啊,小孩儿叫什么名字?”
     “叫陈天泽。”男人忙说道,夏花就直接摇头:“这名字不行,你换个名字试试。”
     “啊,名字不行?为什么啊?这名字我公公可是翻了好几天字典的,都说是寓意好。”旁边女人忙抢着说道,夏花再次摇头:“不行,小孩子压不住,这名字太大了。”
     女人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福气薄?”
     “倒不是他福气薄,人在某一方面占了福分,就得在别处让让,你儿子这命挺好的,平安顺遂,所以这名字上面,最好是压一压。”夏花也没生气,她见识的人多了,再说,夫妻俩,有一个讲道理就行了,她就能赚到钱了,何必和个没见识的妇人叽歪?
     “那能不能求夏嫂子给取个名字?”男人轻轻拍了一下自家媳妇儿的手背,十分诚恳的说道:“这取名的费用,我们定是不会亏待了夏嫂子的。”
     “我看这孩子命里缺水,不如就叫陈淼。”夏花也没推辞,掐算了一下给出答案:“若是你们觉得不好,那就另外找一个,带水字边就行,但万万不能用泽字。”
     男人忙点头:“陈淼就很不错,就用这个了,谢谢夏嫂子了。”一边说一边给媳妇儿使眼色,那妇人大面上倒是分得清,忙掏了两张十块钱递过来。
     有些多,但夏花也没推辞,直接就收了,然后起身送客。
  
  
   第3章
     下午没事儿,夏花就带着夏知秋去了县城。早些年的时候,县城也有人找夏花敬过神,他们这地方,敬神这事儿还是很普遍的,几乎家家户户都干,每年一次。有些人家是在年初,就问问一年的形势啊,会不会赚钱什么的。有些人家则是在年尾,敬个神许个愿,求来年更顺遂。
     破四旧之前就偷偷摸摸的干,破四旧之后就光明正大的干。
     这请过夏花的人呢,是个交通公司的主任。这交通公司,也是国有企业,从县城到下面乡村的汽车都是归他们管的,这会儿也没有私人买线路这回事儿,所以交通公司还是很赚钱的,毕竟算是垄断生意了。
     夏花到了县城才给这人打电话,那边倒是挺热情:“哎,早说你要过来,我就吩咐下面的售票员一声,到了村口去接你们一下。正好呢,我盘算着我们家这会儿,也该敬神了,还想着什么时候给你捎个口信。也是有缘了啊,你这刚好就来了。电话里也不好说,你先等等,我让人去接你,咱们家里吃饭。”
     夏花应了,那边就挂断了电话。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就有个客车出现在街头,售票员站门口那边东张西望的,等看见夏花,忙招呼:“夏婶子,快上车。”
     “正好下趟车我上班,出门的时候我爸就让我来接你。”售票员姑娘挺年轻的,二十来岁的样子,笑嘻嘻的让夏花和夏知秋上车坐下,夏花倒是认识这姑娘,王主任的二闺女。
     王主任家一共四个孩子,上面三个闺女,下面一个小子。大闺女前些年嫁给了王主任战友家的儿子,N省那边的,一年都不一定能回来一次。二闺女没考上学,就在交通公司当了个售票员,三闺女和小儿子还在上学。
     这都是夏花路上和夏知秋交代的,虽说这王主任是在交通公司干的,但当年当过兵,也是有几个人脉的,夏花就打算让王主任帮帮忙,将手里的那些金条给出手了。
     说着话,客车到一条街街口,售票员让车子站住,下了车给夏花母女支路:“就这个院儿里,进门第二栋楼,上四楼就行了,我爸肯定给我妈打过电话了,你们直接去吧,我还得上班呢,就不跟着了。”
     看夏花点头了,她就忙转身回车上了。
     夏花带着夏知秋进了院子,倒是好找的很,上去敲的第一家门就对上了。王主任的媳妇儿矮矮胖胖,烫着一头很时髦的小卷发,开了门就笑道:“老王这电话才刚挂,你们就到了,来来来,请坐,要喝汽水还是喝茶?”
     “茶吧。”夏花应道,视线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这条几柜是今天刚添的?”
     条几柜就是两边两个立柜,中间一条条几连着,样式新颖,很多人家买这样的柜子,价钱还挺高的。
     “是啊,夏嫂子,这柜子,放的不对?”王主任的媳妇儿赶忙问道,顺手将倒好的茶水放在夏知秋和夏花跟前,夏花摇头:“没,放的挺好的,就是这神位之类的东西,最好是放在稳当些的桌子上,条几太单薄了些。下面没什么支撑,就等于是架空了神位了,不沾地气儿,也就不能起到保家作用了。”
     “好,那我现在就给换个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