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穿越之福星高照_第3章

小说下载:穿越之福星高照作者:信用卡更新时间:2018-01-10点击:

里吃的下那么多,一会你叫浩哥和大妞过来,分给她俩十个。”
     王氏道:“浩哥这几天大鱼大肉吃了不少,可不缺这个。给大妞吃吧,我看她吃了肉菜又有些不舒服了。”
     大妞不吃肉倒不是嘴挑剔,是她肠胃实在克化不动大肉,多吃几块就要肚子疼。她生下来就没有亲娘,从来也没喝过一口母乳。徐婆子每天从养了几只羊的铁老汗那买两碗羊奶,就这么用羊奶和米汤把大妞喂活了。只是大妞肠胃不大好,吃什么也不克化,如今三岁了,才比人家一岁的孩子高一些,这还是宁氏嫁进来以后给她买了不少点心才喂起来的。
     宁氏听了大妞肠胃不舒服,多少有些着急:“嫂子递给我个茶碗,我昨天晚上奶水都多起来了,二妞也吃不下多少,我给大妞挤出些来。”
     “行。”王氏点头,“大妞可不就是差了这口娘奶才瘦瘦歪歪的。”
     王氏手脚麻利,不一会就煮好了馄饨,还在里头打了个荷包蛋。她叫上大妞,让大妞帮着拿筷子和空碗,俩人一起去了宁氏的屋里。
     宁氏此时已经挤住满满一茶碗的母乳,整理好衣襟,叫大妞到跟前:“大妞过来喝奶,喝了长肉肉。”
     大妞乖乖的坐在宁氏旁边,捧着茶碗小口小口的把奶喝光了,咧开嘴冲宁氏一笑:“娘,好喝。”宁氏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下午还有。”
     今天是青青的三朝,王氏拿包被抱了青青到堂屋。按理说,孩子的三朝,宁氏的娘家得送来孩子一年四季所用的衣裤、兜蓬、尿布、摇篮之类的,有那讲究娘家的还送些彩饼、红蛋、花生、橘子等,以示吉利。但宁氏的娘家现在只有宁老二家一房,宁老二素来是个浑人,他媳妇也是个眼皮子浅的,自然不会往徐家送“三朝礼”。幸好徐家也不把他们当亲家看,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生闲气。徐婆子只暗地叨叨了一句媳妇命苦,就匆匆准备洗三的物件了。
     为青青接生的李婆子早早的到了,还特意穿了一身七八成新的衣裳,说来沾沾秀才家的喜气。一般来说,农家生了闺女,向来不算重视,不过草草洗洗就罢了。但青青好命,一出生父亲就中了秀才,徐家也算有些家底,借着中秀才这个喜事,青青的三朝得以大办。
     不多时,邻居三三两两的就来了,那些媳妇婆子挨个瞧瞧青青,都笑着说:“长得好,又不眼生,这么些人也不哭闹,好养活。”有那年岁大的还连连点头:“和她娘小时候一个模子,长大也是个美人。”
     说话间,人来的差不多了,徐婆子摆上了碧霞元君、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的神像,还是当初生长孙浩哥时请来的,李婆子点燃了香烛,徐婆子烧了纸钱,又领着祭拜了,李婆子也帮着祷告了一番,说了好些个吉祥话。
     王氏准备好了木盆,将桃树根、李树根、梅树根煮的香汤倒上,放了几个彩钱葱蒜,又拿彩条将盆围起来,取个好彩头。徐婆子领着一家上下往盆里各添了一勺清水,添了几个铜板。虽不算多,但李婆子依然笑的合不拢嘴,吉祥话不要钱的往外舀。
     青青有些懵逼的坐在半躺在盆里,多亏了王氏的手托着她腰,才不会摔倒在盆里。虽然眼睛模模糊糊看不清,但耳朵听的很真亮,大概明白这是家人为她祈福。青青吐了两个泡泡,也多了几分看热闹的心思,完全没有真正婴儿害怕的感觉。只急的李婆子暗地琢磨,这孩子怎么不哭呢?赶紧拿艾蒿敲了敲青青的肚子,声音又高了两分。青青吓得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得哭才符合习俗?便皱了皱眉眉头,咧开了小嘴,嘹亮的嚎起来,努力挤出两滴泪。邻居们忙笑道:“就凭这嗓门,长大指定错不了。”
     青青:……这逻辑没说的,服你!
     青青虽然年龄大,但仗不住身体小,等王氏把青青从盆里抱出来,穿上新做的红袄子后,青青就睁不开眼,躺在王氏的怀里睡着了。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说话。
     “二妞妞长的好看,像你。”听声音,这是她爹。
     “她比我有福。”略带慈爱的声音肯定是那个人人都夸貌美的亲妈了,只是声音里有些惆怅,“只是委屈你了。”
     “我委屈什么?”她爹声音里多了几分认真:“能与你结为夫妻,能有二妞妞这个漂亮可爱的孩子,是我的福气。兰花,二妞妞是我的亲生孩儿,永远都是。”
     青青:……难道我不是?
  
  
   第3章 商议(捉虫)
     青青满月的时候,徐鸿达已经到县学去读书了,听不见小两口的悄悄话,青青表示很人生寂寞啊。
     “噗……噗……”青青吐了两个泡泡,大妞跑过来,拿手指小心翼翼戳了戳青青的小嫩脸:“妹妹!”
     三岁的孩子口齿还不算清楚,带着软萌萌的奶音,青青乐的咯咯的,伸出小手想去摸大妞的脸。大妞脱了鞋爬到炕上,趴在妹妹旁边,拿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妹妹!”
     青青趁机摸了两把:……真嫩呀!
     宁氏看姐妹两个在一起玩的开心,就下了炕去开箱选料子,她坐月子多亏大嫂王氏精心照顾,出了月子想给王氏裁身衣裳表示谢意。只是给王氏做了,也不能少了徐婆子的。徐婆子虽然有时言语刻薄了些,但每天去鸡窝里摸了鸡蛋总不忘让王氏给宁氏煮两个吃。
     宁氏挑出来一块藕荷色的、一块绛紫色的衣料预备着给徐婆子做衣裳,又给大嫂王氏选了一块水蓝色的。想着小叔也要说亲了,也该做身新衣裳,又拿出一块石青的。
     抱起青青,宁氏叫大妞跟着,带着衣料去了徐婆子房里。徐婆子此时盘腿坐着炕上正阴着脸呢:“喂一个还不足?怎么也叫大妞吃她的奶?费了老娘两三只下蛋的母鸡给她下奶使。”王氏站在地上轻声道:“大妞先天有些不足,这几年也没怎么长肉。她这才喝了弟妹一个月的奶,这小脸就圆了一圈。娘,大妞她娘只留了她一个……”想想曾经的二儿媳妇,徐婆子不言语了,半晌才道:“罢了,你再去杀只鸡给宁氏炖了吃。大妞她娘是个老实的,就是没福。”
     “哎!”王氏应了一声,转身就出去,刚掀开门帘子,就瞧见宁氏带着孩子抱着东西过来,忙上前接过来,不忘扭头和徐婆子说:“娘,弟妹过来了。”
     “不在屋里养着,过来干啥?”徐婆子仍有些心疼她的鸡,听见宁氏过来也没什么好气。
     宁氏素来知道婆婆的脾气,也不以为意,脸上仍带着盈盈笑意,把手里的布料给徐婆子看:“娘,我想着小叔今年十五了,也该说媳妇了,这不赶紧找出几块料子,给小叔做身新衣裳。娘去相看新媳妇,怎么也得两身换洗的新衣裳,也给您选了两块。”徐婆子闻言,怒色瞬间烟消云散,眉开眼笑的伸出手:“快拿来我瞅瞅!”
     宁氏笑着把衣料递给徐婆子,又拿起其中一块水蓝色的递给王氏:“我瞧着这块料子的颜色最衬大嫂的肤色。”王氏连忙把手往身上抹了抹,接过宁氏手上的料子:“这怎么说?还有我的?”
     徐婆子此时正满脸带笑的往自己身上比划那两块布料,闻言看了眼大儿媳妇:“伺候了你弟妹一个月,她怎么也得给你做身衣裳才是。”
     宁氏一边把大妞抱炕上去一边回头笑道:“可不是,大嫂也别客气,回头你把尺寸给我,保准半个月就给你做得了。”
     徐婆子闻言,眼角一斜:“那我的呢?”
     宁氏捂嘴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先给娘做。娘想要什么款式的?”
     徐婆子道:“我哪知道什么款式?成天穿的不都是一个样儿。你在外面见过世面,知道什么样式好,你瞧着做就行。”
     “那行。”宁氏又把布料叠了起来。
     徐婆子又展开给小儿子那块料子:“你拿的料子好,颜色鲜亮,摸着也细发。”王氏道:“可不是,往常去镇上的布庄里,看那里头最好的料子也不如这个。”徐婆子拿手比划了下料子的尺寸,吩咐道:“老三的衣裳叫你大嫂做,我瞧着这块衣料大,剩下的布还能给浩哥做一身短衣裳。”
     王氏笑着接过来,又和宁氏说:“弟妹刚出了月子,也禁不得劳累,娘的料子给我一块,我拿回去做。”
     宁氏笑道:“那劳烦大嫂了。”
     徐婆子看两个媳妇和和睦睦,不禁咧开嘴乐:“老三找媳妇也得和你们一样和睦才成。”
     王氏道:“有娘看着,保准错不了。”
     说曹操,曹操到。
     刚说了给老三徐鸿飞说媳妇,徐鸿飞就抬脚进来了。徐婆子一惊:“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徐鸿飞不爱读书,又不愿种地,偏生他脑子灵活,从小就喜欢弄些野趣的玩意儿到镇上卖。到他十岁那年,徐婆子求了人,把他送到镇上一家铺子当学徒。这一晃五年,徐鸿飞在铺子里也算是学有所成,接人待物十分伶俐不说,一张巧嘴十分会推销东西,掌柜的向来十分倚重他。
     徐鸿飞满脸沮丧,进屋怏怏地和老娘、两位嫂子打了招呼,就要回屋躺着。急的徐婆子连鞋也顾不上穿,跳下抗来抓住他:“怎么了这是?你倒是说啊?”
     徐鸿飞抹了把脸,把徐婆子扶回炕上:“别提了,东家的大小子去县里学会了赌钱,欠了人赌坊五百两银子。东家虽然有个铺子,看着生活宽裕些,但也没有多厚的家底,把家里的银子凑了凑还差二百两,就把房子铺子都卖了,还了钱后还余下些,一家子收拾东西回乡下去了。”
     “啧啧!”徐婆子听了不禁直摇头:“遭雷劈的东西,几辈子的家底都给他败霍了。这养儿子就不能惯着,你那东家啥都好,就是惯儿子,这回把自己坑了吧!我和你们说,养儿子这方面,再没有比我明白的……”
     青青躺在炕上听着,一脸黑线:祖母,你跑题了……
     这一跑题,徐婆子足足讲了半个时辰,王氏早溜出去杀鸡去了,宁氏听着徐婆子嗓子已经开始有些沙哑了,连忙倒盏茶水递给她,趁着婆婆喝水的间隙问小叔:“一般来说,即便是换了东家,这些伙计也多半留下的。这新东家一个人没留吗?”
     “别提了。”徐鸿飞闻言更是唉声叹气,“买东家铺子的是隔壁的徐老板,他和东家都是开的杂货铺子,素来不是很对付,平时瞧见我们也没什么好脸色。这次卖铺子,他瞧准了东家急着出手,一时又找不到买家,趁机把价格压得很低,又把铺子里的掌柜和伙计都打发了。”
     “那个徐老板向来很抠,从他那买再多东西也不肯送你个针头线脑的。你不干了也正好,咱家那么多亩地呢,就是佃出去那么多,剩下的几亩地你大哥自己种也够累的。你如今正好家来,帮你哥种地不好?正好娘给你相看相看媳妇!”
     “不好!”徐鸿飞站起身:“我不在家种地,我要是种地我当年就不出去学做买卖了,我还得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