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穿越之福星高照_第9章

小说下载:穿越之福星高照作者:信用卡更新时间:2018-01-10点击:

们口袋里塞了糖块、瓜子打发他们出去玩,别在屋里闹大人说话,女人们到厨下帮着王氏、宁氏整治饭菜。
     徐鸿达、徐鸿飞兄弟两人平时在县城回来的少,这回见了不免问问生意怎么样。徐鸿飞眉飞色舞地讲了一通,又笑道:“有几件事想和哥哥们商议,就不知合适不合适。”
     徐鸿文笑道:“飞弟还客气上了,你有啥需要哥哥们的,吱一声就行。我们兄弟四个旁的没有,力气倒有一把,你直接说就是。”
     徐鸿飞给几个堂兄抓了瓜子,这才说:“我家这胭脂铺也算开起来了,去年一年生意也不错,有几件一直琢磨的事也该做起来了。第一个事儿是,我们家做这胭脂、香膏、香露每年都得收购几千斤的玫瑰,但这玫瑰有好有孬,我琢磨着想买一些地专门种玫瑰供自家铺子,能保证玫瑰品质不说,再一个成本也便宜些;再一个事就是,如今这铺子的也有几分名头了,很多镇上的人去县城也买咱家胭脂,我想从镇上也开家铺子,也多些进项。第三个事就是,我二嫂子亲手做的高端胭脂产量太小,忙不过来,我铺子里也想找人帮衬帮衬。家里这块蒸玫瑰香露也是一滩大活,光我老娘和大嫂又得领着人忙活又得顾着家里,实在是太累了。”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徐鸿飞又说:“这几桩事哪一件离了人也不行,我们家的情况堂兄知道,我大哥光家里的地就忙不完;我二哥将来要考状元的,没空理这些俗事;我家能忙生意的就我一个,我也没旁的兄弟帮忙,只有求哥哥们了。”
     徐鸿文听完半天没言语,眼睛里却多了些泪花,眼圈也红了。半晌他拿袖子抹了抹眼睛,哽咽的说:“老弟啊,你这不是让哥哥们帮你,你这是看哥哥吃不饱饭想帮衬哥哥啊。”
     徐鸿飞咧嘴一笑:“哥,我真缺人。”
     徐鸿文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心里盘算了一会,说:“行,既然你信任哥哥们,哥哥们一定会带着媳妇孩子好好帮你干活。”
     四个兄弟商量了一回,定下来老大徐鸿文两口子带着儿子媳妇,帮忙种玫瑰;老二徐鸿武脑袋灵活,时常去镇上做些小买卖,就由他家来负责镇上铺子的事;老三媳妇手最巧,学东西快,加上她家闺女多,个个都很机灵,就让老三徐鸿双带着媳妇去县城。老四徐鸿全带着媳妇一家子搬沣水村来,帮着徐婆子弄家里作坊胭脂的事。
     大人们在家里头热热闹闹的定下了大事,外头青青领着十来个哥哥姐姐围着山根转悠。浩哥一脸纳闷的看着东翻翻西看看的青青:“你到底想找啥?”
     “找石头!”青青一脸兴奋:“昨晚我梦见这里有个特别漂亮的石头。”
     浩哥闻言很是无语:“你捡那两块石头没一个好看的。”
     青青低着头还在四处的瞧,小嘴撅起来:“可是我觉得很漂亮啊。”话音刚落,青青忽然瞧见一个半藏在枯草堆里的圆滚滚的石头,三步作两步的蹦过去,捡了起来:“找到了,你们看好不好看?”
     众人:……
     浩哥一脸崩溃的看着青青手里的石头:形状不是正圆,看着也不润泽,颜色乌突突的,实在看不出好来!要是非得说个优点,那就是这块比较小,只有苹果那么大,终于不用自己扛回家了。
     浩哥对自己堂妹喜欢捡石头这个癖好感觉十分忧虑,这么奇怪的女孩子以后嫁的出去吗?
     小剧场1:
     浩哥:青青总喜欢捡石头,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一直未出场的霸道男:嫁我!嫁我!青青快把我捡走!
     青青:……你走开!
     一直未出场的霸道男:嘤嘤嘤嘤……
     小剧场2:
     浩哥:青青,你为什么喜欢捡石头啊?
     青青:什么叫我喜欢捡石头啊,我又不是什么石头都捡。实在是这几块石头我看着太好了,所以忍不住抱回家!
     浩哥:有多好啊?我怎么看着都乌突突的!
     青青:我也不知道哪里好,就是一看见心里就觉得特别舒坦。
     浩哥:……什么毛病这是?
     若干年后
     浩哥看着青青收藏的几块石头泪流满脸:这石头真好,我也想捡!!!
  
  
   第9章 长得特别丑的傅舅母
     晌午这顿饭,女人孩子们早早吃完了就下了桌,男人们一直喝到了申时初刻才散了席。王氏把桌上吃剩的鱼端了下去,把鱼上头的葱姜蒜丝都去了,单留那鱼头鱼骨和鱼肉,打了个蛋花,搁了些糖,又倒了许多醋和胡椒,浓浓的熬了一锅。男人们每人都喝了两碗,痛痛快快的出了身汗,顿时消了几分酒意。
     趁着男人消汗的功夫,妯娌几个麻利的帮忙收拾了碗筷洗刷干净,又陪着徐婆子说了一会话,方才散了。
     昨儿晚上守夜统共没睡上两个时辰,今儿又热闹了一天,徐婆子有些乏了,嘱咐王氏收拾下明天去舅家的东西,就倒炕上呼呼大睡了。
     想起明天去舅舅家,王氏和宁氏都露出了几分苦笑。王氏和宁氏都死了爹娘,不用回娘家,因此每年初二都被婆婆叫着去傅老舅家。
     徐婆子本姓傅,有一兄长两个姊妹,姊妹们嫁的远,多少年不回家了,只有一个哥哥住镇上,开了家铺子过活。
     这傅家以前家境贫寒,靠着走街串户卖些零碎的小玩意过活。老舅年轻时是个机灵的小伙子,长的也俊俏,待十三四岁也学他爹推了个小车做些小生意。一来二去,镇上一开米店的商户就瞧中他了,不仅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了他,还出钱给他也开了个米面铺子,并指点叫他去沣水村徐家收粮食。一来二去傅家和徐家熟悉了,才结了徐婆子这桩亲事。
     话说这商户为啥嫁个闺女又贴铺子又贴银子的?实在是因为他闺女太丑了,不倒贴真的嫁不出去啊!话说这傅舅母丑到什么地步呢?细看她,脸黑的像煤球不说,大饼脸上还一副极小的三白眼,脸上坑坑洼洼的,一笑先看见一对大龅牙。
     这傅舅母丑就算了,偏她还喜欢穿红戴绿擦胭抹粉的,一张黑脸搓了厚厚的粉,一说话直掉渣。宁氏第1回 见这傅舅母的时候,直接吓的一哆嗦,当时傅舅母的脸就绿了!
     傅老舅当初娶这媳妇的时候也犹豫了很久,但想起久病的爹娘,两个未嫁的妹子,一咬牙就应了。琢磨着自己好歹是个俊俏的后生,媳妇丑就丑吧,反正吹了灯啥也看不见,丑俊都一个样。只要自己的儿女有几分像自己就行。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傅老舅的子女有一个算一个,一个比一个丑,个个都像傅舅母的翻版,尤其是两个闺女,皮肤不仅和她娘一样黑不说,还满脸雀斑,腰身也粗壮,算得上是孔武有力。
     就和傅舅母她爹嫁闺女一样,傅舅母也为自己的闺女终身发愁。当初她看中了徐鸿翼老实,想把大闺女嫁徐家去,徐鸿翼闻言此事,吓得两年没敢去老舅家,傅舅母只得给自己的大闺女找了个鳏夫嫁了。
     等到傅舅母的二闺女及笄时,当时还在思念自己兰花妹子的徐鸿达,立刻把思念深深埋在心底,火速让老娘给自己定了个媳妇,主动断绝舅母的念想。那年徐鸿飞才十岁,不住地拍着自己胸脯说庆幸,好在自己老舅就两个闺女,要是有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他不如死了算了。
     虽说连着两次结亲都不成,但傅舅母还是挺喜欢这三个外甥的,也舍不得生外甥的气,不过看见外甥媳妇绝对是没好脸。见了王氏,傅舅母通常给她三个白眼;到宁氏这,傅舅母连白眼都不想给她一个:咋长的这么好看,太气人了!
     傅家如今家境不错,有一个挺大的米面铺子,家里也有个二进宅子,给他家备礼便多了几分讲究,鸡鸭肉蛋之类的人家可瞧不上眼。宁氏装了两斤县城买的好茶叶,放了几块新样式的绸缎布料,再送上一套自家卖的胭脂就成了。
     初二一早,傅老舅盘腿坐在炕上,端着个茶杯摇头晃脑的哼着小曲。傅舅母去厨房转了一圈,让厨娘多加了两个闺女喜欢吃的菜,又去瞧了院子和走廊,嘱咐婆子打扫干净。
     今天不仅徐婆子要带着儿女过来,老舅的两个闺女也都带着儿女回娘家。傅大妞嫁给了镇上一个打铁的姓孟的鳏夫,孟铁匠头一个媳妇生了个闺女,娶了傅大妞后,又生了一个儿。傅大妞因此十分自得,经常鄙视嫁到村里生了两个闺女的傅二妞。
     傅大妞离娘家近,一早带着全家就回来了,给老两口磕头拜年。傅大舅依然坐炕上,瞅着闺女略微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又胖了!”
     傅大妞翻了个和她娘一样的白眼,咣当一声往炕上一坐,又圆又厚的大手从炕桌上的盘子上抓了几个果子,塞儿子手里。傅大舅看了一眼孟铁匠那个都十岁了却长得又瘦又小畏畏缩缩的的大闺女,不禁瞪了眼傅大妞,也捡了两个新鲜样式的果子,和颜悦色的递过去:“拿去吃。”小姑娘看了傅大妞一眼,才怯怯弱弱地上前来。
     傅舅母见状给那小姑娘又装了些果子糖块,打发她出去玩。自己拽了闺女回里间屋子,压低声说大妞:“我怎么见那孩子又瘦了?你家也不差那口吃的,何苦作践她。要是她有个好歹的,你男人跟你能不离心?”
     傅大妞抓了一个果子一口咬去大半,含含糊糊地说:“我就看不惯她那娇娇弱弱的样,说话和蚊子哼似的,肯定和她那短命娘一个模子。她爹也不愿意看见她,我估摸着是怕想起她那短命娘来。”傅大妞提起她男人前头那个就气不顺。
     傅舅母虽然也烦便宜外孙女那怯怯弱弱的样,但也不愿意闺女做那糟践人的事,只得好言好语的劝她。无非就是也就再养个五六年就嫁出去了,到时候就眼不见心不烦了,若是养的瘦瘦小小的,一看就底子不足,该嫁不出去了,到时候更碍眼。
     旁的话傅大妞没听进去,这句话倒是入了心了,自己低头琢磨不再言语。
     母女这边说着话,外间堂屋里的翁婿也有一搭无一搭聊着。好在没多久,就听大门口热闹起来。傅舅母站起身来,一边和闺女说:“这么些人说话,定是你姑他们来了。”
     傅大妞听见姑姑一家来了,心里有些不自在,当初她也是看上了大表哥的,可惜大表哥死活不愿意,她又蹉跎了两年青春,只能嫁给了那个粗壮的铁匠。
     傅大妞小声的叹了口气,小心的掩盖住自己少女时的心事,木着脸跟她娘去接人。
     徐家一行人来到傅家门口就碰见了傅二妞一家人,一边笑着说拜年的话一边进了院子。傅舅母出来迎了几步,又把人都请进堂屋,小辈的开始给长辈拜年。
     拜起年来,青青就有些尴尬了,这个时候小辈给长辈拜年要叩拜的,偏青青牛心左性的,除了给祖母、爹娘磕头外,再不肯向旁人跪下。就是给徐鸿翼、徐鸿飞这样的亲叔伯拜年,她也只肯鞠躬到底。
     徐家人喜欢她古灵精怪的,格外宠她,见她着实不肯便也不为难她。徐鸿达倒是说她几回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