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综]熊孩子的日常生活_第8章

小说下载:[综]熊孩子的日常生活作者:向家小十更新时间:2018-01-11点击:

谢谢。”
     加尔依然不在状态的回答。
     他其实依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打从他上船起,就一直有人威胁要扔他下海,可他始终都好好地待在船上,所以,对于这一次的危机,他完全缺乏那种危机意识。
     “唉,指望不上。”
     杰克叹了一口气,站直身子,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试图寻找着一线生机。
     他朝着巴博萨咧开嘴笑了笑,一脸讨好地说:“那个……我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巴博萨。”
     巴博萨挑了挑眉毛,突然也大笑了起来。
     他走过去,亲热的伸手搂着杰克的肩膀:“我也挺喜欢你的,杰克。”
     杰克船长缩着肩膀,陪了一个笑脸:“那我们来个愉快的尽释前嫌,怎么样?”
     “但一个船上,只能有一个船长啊。”
     巴博萨笑吟吟地说:“你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的,杰克。不过,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你,一会儿流放你的时候,我还会给你留一把枪……唔,对了,还有一个会变戏法儿的小巫师。”
     所有海盗们全都嚣张地哈哈大笑起来。
     杰克抿了抿唇,神色变得有点儿严肃起来。
     这群海盗们‘好心’的挑了一个荒岛。
     在距离岛有几百米的时候,他们让杰克带着加尔跳下去,自己游到岛上去。
     “你们得游快点儿,免得碰上鲨鱼。”
     海盗们幸灾乐祸地说。
     “谢谢关心。”
     杰克冷淡地随口说。
     在他们被扔下船之前,巴博萨肩膀上的猴子又一次狐假虎威地立起来,朝着杰克凶狠地呲牙叫了一声。
     “啊,差点儿忘了。”
     巴博萨微笑着说:“我答应过你,会把杰克扔下去的。你瞧,我一向说话算数,你和猴子,只能有一个在船上。”
     杰克气的瞪大眼睛,朝他狠狠比了一根中指,一把抓过枪,转身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海里。
     “他为什么跳海了?”
     加尔傻乎乎地问了一句,就也被拎着,扔到了海里。
     五分钟后,
     杰克船长一手抓着枪,一手扯着险些溺水淹死的小巫师,登上了那座荒岛。
     他俩筋疲力尽地躺在沙滩上。
     不远处,那艘扬着黑帆大船还静静地漂浮在海面上。
     杰克咬着唇又一次站起来,远望着自己的大船,似乎希望那群人改变主意,说这场叛乱只是个恶劣的玩笑,然后,重新回来接自己。
     但下一刻,船启动了。
     全速行驶的黑珍珠,如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轻而易举地划开海面,两侧是翻飞的一排排白色浪花,很快就渐行渐远……
     只剩一群海鸥,还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着。
     “她多美啊!” 杰克突然轻轻地叹息说。
     “什么?”加尔比恩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我是说,我的黑珍珠。”
     杰克习惯性地勾起了唇角,平静地回答着。
  
  
   第9章 来呀,互相伤害呀!
     尽管被所有的船员背叛,连自己的船都已经失去。但杰克船长似乎并没有流露出多么激烈的情绪,看起来淡定自若,十分靠得住。
     为了及时寻找到淡水,他主动抽出腰间的刀,一边砍着一些挡路的灌木,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探索着这个荒岛。
     “杰克,我们要去哪?”
     可怜的加尔比恩,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喊。
     “叫船长,杰克斯帕洛船长。”
     杰克纠正着说。
     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目前唯一的一名‘船员’,默默叹了一口气。
     一向识时务的小巫师,大概是隐约意识到,只靠自己很难在荒岛上活下去。
     于是,他抬起头,怯怯地朝着船长露出了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
     然而,看到这个笑容……
     杰克船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更加牙疼的古怪表情。
     因为前不久,加尔比恩在杰克“我现在看到巴博萨这个叛徒,就想打”的威胁下,又一次调整了容貌。
     很细致的调整,眼睛的颜色和轮廓,鼻子和嘴巴的形状全改了一遍。
     最终,他成功的塑造出了一个和杰克船长起码有七八分相似的容颜。
     只是,虽然易容马格斯能改变五官形状和颜色,但也并不是万能的。它只是根据自身的基础,来进行调整。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个人是胖子,脸上都是肉,而加尔可以调整五官,却没有办法凭空让脸上长出一堆肉来的。
     所以,虽然加尔成功搞出了一个小号杰克的容貌,但这副容貌没有受到海上风浪烈阳的侵袭,没有彻底被晒黑,也没有乱糟糟的胡子,实在是显得过分的稚嫩和年轻,依稀仿佛是杰克少年时期的样子……不,比他少年时期还要嫩。
     “真是狡猾的巫师啊!看到这张英俊的脸,我确实有点儿下不去手。”
     杰克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荒岛上虽然有着许多茂盛的植物,却看不到一点儿人烟。
     年龄还小的加尔,有些害怕,下意识地靠向船长。
     对着面前唯一的一名成年人,他神色间不由得带上了一抹依赖。
     “我可不想从海盗船长这个有前途的职业,变成看孩子的保姆……”
     杰克船长继续不高兴地继续嘟囔着,但并没有拒绝小巫师那种寻求庇护的靠近行为。
     他俩继续去寻找淡水。
     杰克并不打算走的太深入,不知名的丛林,有时候比波涛汹涌的海洋还要危险。
     小巫师这时候似乎终于有点儿明白过来了。
     “杰克,其他人呢,我们被船员们抛弃了吗?”他忍不住地问:“为什么,你不是船长吗?”
     走在前头的杰克瞬间露出了一抹气恼的表情,显然很不乐意听到这件倒霉事。
     但考虑到岛上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个小巫师了,他决定忍耐下不悦,晃晃悠悠地转过身,翘着小拇指,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开始胡诌说:“你要知道,但凡优秀的人,总会招惹嫉妒。还有……”
     他再次强调着:“叫我船长。”
     “你的意思是,他们嫉妒你?”
     完全不知道什么宝藏的加尔惊讶地问。
     “Yes.”杰克没犹豫地肯定回答。
     他用深沉的目光注视着小巫师,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加尔诧异问:“你不是杰克吗?”
     “这么说也没错。”
     杰克撇撇嘴,又挑了挑眉毛。
     然后,他严肃地开始自我介绍说:“听着,小巫师。站在你面前的人,是曾和美人鱼大战,击败过赫赫有名的暴风船长和毒蛇女王的勇者。他是大海上最快之船――黑珍珠号的船长,智勇双全的加勒比海盗之王!”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厉害。
     加尔比恩信了。
     他用充满信任的星星眼望着杰克:“船长,那我们该怎么离开这座荒岛?还有,您能给我讲讲戴维琼斯吗?”
     “戴维琼斯?”杰克船长又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你想知道他干什么?”
     毫无城府的小巫师,就这么直接坦白了自己全部的来历和目的。
     杰克船长摸了摸唇边的小胡子,眼珠灵活地转了转:“你说,你是来自未来的?唔,有意思。”
     “那卷羊皮纸呢?给我看看。”
     他不客气地说。
     “羊皮纸?”加尔迷糊地问。
     “对啊,带你来到这里的羊皮纸。”
     杰克催促着,好奇说:“快点儿,拿来看看,也许能找到什么让你回家的线索。”
     小巫师愣住了。
     如果没有船长的提醒,他完全不记得那个羊皮纸的事情了:“我,我不知道。”
     他结结巴巴地说:“来到这里后,就没见过,也许……是已经消失了。”
     杰克船长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真遗憾,我还以为,自己也可以去未来看看。”
     但虽然这么说,可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遗憾的表情。
     “那船长……戴维琼斯?”
     撇开羊皮纸的事情,加尔又一次锲而不舍地追问起来。
     “别提戴维琼斯,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杰克很不耐烦地说:“也别想着找他做交易,他不会送你回家的。”
     “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他不会送我回家?你就告诉我戴维琼斯在哪好了,我自己去找他说。”
     加尔比恩有些不甘心地追着杰克问。
     “那你就是去送死。”杰克冷淡地回答。
     “为什么?”加尔不明白地问。
     “别问为什么,我才是船长。”
     杰克才不想把自己和戴维琼斯的交易内容告诉给别人。
     当十三年船长,然后,去给飞翔的荷兰人号服役百年,最后失去自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
     这种亏本的交易,他早就想好了:坚决不认账,能赖账就赖掉了。
     要知道,戴维琼斯可是七大洋里,最为可怕的魔头之一。
     但凡和他做交易,并在他穿上服役的水手,从来没有能够在服役年限到期后,成功离开那艘船的。
     据传,他那艘‘飞翔的荷兰人号’,水手们待的时间长了,就会失去自我,变成船的一部分,他们会化成桅杆、甲板、船身,最终和船融为一体。
     所以,杰克既不想见戴维琼斯这个债主,也不想让小巫师和那个危险的存在去接触。
     先不说戴维琼斯有没有那个能力把小巫师送回家……
     假如他有,送回家之后呢?让那个傻子小巫师也被骗去飞翔的荷兰人号上服役,变成船的一部分?
     别闹了,除非生死攸关、逼不得已,否则,谁愿意做?
     但加尔并不知道这些内情,也感受不到那隐晦的保护。
     他只觉得,杰克不想告诉他。
     “我不要和你做朋友了,也不要叫你船长了。”
     小巫师情绪化得愤怒宣布:“你竟然都不帮我去找回家的路。”
     杰克船长无语地看着他,被小巫师那有点儿幼稚的口气逗笑了:“抱歉,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做朋友了?还做朋友?真是小孩子的说法。”
     “我不是小孩子了。”
     加尔仿佛被戳到痛脚一般喊了出来。
     杰克诧异地看着他:“嘿,别这么大的反应。”
     加尔瞪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又沮丧地耷拉下脑袋,嘟囔着说:“我已经快十一岁,到霍格沃茨入学的年龄了,我不是小孩子,你们不能把我当小孩子。”
     他又想起斯科皮的拒绝,什么叫“加尔,你才十岁”,悲从中来……
     十岁就不可以懂爱情吗?
     为什么要歧视十岁?
     “哦。”
     杰克船长不是很感兴趣,敷衍着说。
     然后,他顺口好奇地又问了一句:“你说,快十一岁入学,在未来,你们巫师还有学校了?不过,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在十一岁之前回到你的那个时代,你就没办法顺利入学?”
     加尔僵硬了。
     他慢慢地抬起头,眼睛中盈满了惊恐的神色:“梅林啊!你说得对,霍格沃茨只有一年级招生,错过了,我就要失学;失学了,就拿不到霍格沃茨的毕业证;而拿不到毕业证,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