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_第6章

小说下载: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作者:陈未翎w更新时间:2018-01-12点击:


     如果说要是有扒她的帖子她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不过她什么时候跟电影男主角有什么不得不说的牵扯了?
     说起来也挺好笑,人家一个演正剧出身,出道多年一直零绯闻的演员在自己这儿倒是开了先例。
     姜桐推开了手机,说了一句“大惊小怪”,又让小张把镜子拿过来她好补个妆。
     帖子虽然渐渐有了热度,但因为公司有专门的公关团队和水军什么的,而且男演员那头肯定比她更在意这种事,所以她也就没怎么在意,只管先把自己这边的事给解决好就行了。
     因为要挑一个好日子,所以最后电影选在初秋的时候正式开机,而现在离开机时间差不多还有一周的时间。
     趁着这点空闲,郑玫安排她去参加了一个最近异常火爆的综艺节目,好趁机再刷一波脸熟,顺便看看能不能再涨点热度。
     综艺节目是顺利录制完成了,她也忙了一天累得要死,坐车由小张陪着回家准备休息的时候,却接到了郑玫的电话,对方电话里说让她千万不要回家,有娱记在那边蹲点等她呢。
     姜桐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赶忙问郑玫怎么回事,就听电话那头传来郑玫怒气冲冲对着一边人大吼的声音,把电话那头不知道是哪位倒霉的工作人员给骂得狗血淋头。
     接着,她才重新凑到电话旁跟姜桐说到:“你自己上网看看,待会让小张带着你直接去找个酒店,到地方了把地址给我,晚上我去找你。”
     姜桐被这架势弄得有些发懵,她皱了眉赶紧低头开手机,旁边的小助理似乎是已经得到了指示,凑到前头跟司机嘀咕了几句,车子只在路边稍作停留,随后就调头朝着另一边开过去。
     *
     事情最初的源头还是发布会当天姜桐看到的那个所谓的黑料贴开始蔓延开的。
     原本姜桐以为里头不过就是些不痛不痒的旧料,比如她机场对粉丝黑脸、在影视城拍戏被路人拍到耍大牌什么的这种。
     这些早八百年她都看腻了,那都是她前任助理还在的时候发生的事了,跟她才刚半年的小张之前也没见识过这种,所以一看到这种黑贴难免就紧张了点DD可是鬼知道里头完全不是这种简单的东西!
     虽然说圈子里早就默认了大家基本都是表里不一的态度,但谁能知道那个一向被人夸敬业洁身自好的男演员突然会被人扒了个底朝天,直接不是崩人设,而是炸人设了啊!
     而且坏就坏在那个男演员被扒的料里有很多都牵涉到了他身边的一个J姓女人,并且不知道谁家的水军出动了,悄悄就把矛头引到了另一头,也就是不得不躺枪的姜桐身上。
     原帖已经被删了,可是架不住网友人多力量大,原帖看不到的话,那大家就截图或者复制整理出来一份,好给更多没来得及被科普的吃瓜群众们看个痛快。
     姜桐自己也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感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周鸣潭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原来他是个这么闷骚的货啊?”
     刚订好酒店的小张头一次碰上这种事,急得都要哭了,她试图往姜桐身边凑凑,然后伸头过去问:“桐姐,咱们这怎么办啊?现在网上大部分都是骂你的消息,你要不还是先别上微博了吧?”
     姜桐打了个响指,面无表情地抬头说了一句“正有此意”,然后低头开始继续翻帖子。
     其实无视掉议论她的那些带着极大恶意的污言秽语,其他爆料还是能看看的,不过它的真实性只有五五分,毕竟这些事情既然能在网上炸出那么大动静,姜桐作为圈子里的人就不可能没听过。
     而这种事情,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DD但正是这种真真假假的消息,才最能引起人八卦的兴奋。
     姜桐手下翻过标记着【著名影星周鸣潭隐婚生子】的一页,滑到了下头标着【周鸣潭与J姓女艺人搞外遇,深夜会面暧昧不已】,再往下翻就是【小四出现!周鸣潭与xx公司女高管街头热吻!】。
     帖子里把每一页爆料都附了图,晒出了各种各样的照片,为那些说法增加了一大半所谓的可靠性。
     虽然姜桐以前也经常和不同男艺人传绯闻,但她跟那位周姓男艺人真的一点也不熟,甚至每次见面也不过就客气的打个招呼笑一笑而已。就这样,他俩却还能出现在同一版面,被有心人指着另一个人的背影说那是她姜桐。
     这件事背后没有人推动,鬼才信。
     姜桐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耷拉着脸问小张:“我的风评真的那么差?我记得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小张有些尴尬地左顾右盼了一番,小心翼翼跟她说:“现在的网民在这方面对女艺人还是比较苛刻嘛……”
     姜桐迫不及待就打断了她的话继续道:“你看那几张亲密照里的女主角像我吗?光凭着几张背影都认定了跟他勾三搭四的人是我了,简直就是一群白痴。”
     说完,她还忍不住爆了粗口,凶巴巴地骂了一句娘。
  
  
   第7章 绯闻男女
     虽然满心不忿,但是到了酒店以后,姜桐还是老老实实被小张护着往里闪,生怕被人认出来她。
     尽管不是她本人做了贼,但她这心里也实在是虚的不行。
     网上这事传得沸沸扬扬,刚到屋里没一会儿,姜桐就把小助理的吩咐给抛在了脑后,忍不住爬上去刷了会儿微博,同时就在那些艾特她的消息里看到了不少难看的字眼――
     这里头大部分还都是周鸣潭的粉丝跑过来,在她微博下骂她狐狸精不要脸。
     姜桐越看越生气,忍不住坐在床上把床垫捶得闷声梆梆响,她丢掉手机把脑袋闷在被子里大叫了一声,再抬头时就看见去卫生间打完电话的小张走了过来。
     她说:“桐姐,玫姐说她一个小时以后过来,让你在这边暂时哪也不要去……”然后又咬着嘴唇道:“那些记者堵了公司和你家门口,还有不知道谁的粉丝也去了,现在好像闹得越来越大了。”
     姜桐盘腿坐在床上,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你不用说了,这绝对是有人想整我。”
     她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出道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然而她在脑子里仔细过了一遍以后绝望地发现,她得罪的人可真是不少――
     即使重生一次,这并不代表她的臭脾气就能改过来,顶多会稍微收敛那么一丢丢。别说是那些同行了,连一些投资人或者小老板们,她得罪的也实在是不少。
     根基还不稳就处处树敌,这也确实是她姜桐能干出来的事。
     她“啊”了一声倒在床上,忍不住就开始期待时间过得快一点,等她开始进组拍戏以后,就暂时不用理会外界这些糟心事了。
     “周鸣潭也实在是牛逼,爆料一波接着一波往外扔,明摆着就是想让他没有翻身的余地,要是剧组那头不想电影还没开拍就被各方眼睛给盯上,我估计他们就得换男一号了。”姜桐捂着眼嘟囔,使劲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小张,我好饿啊……”
     “饿就饿着,你不看你最近吃胖了多少?”
     “桐姐……不然我现在去给你买点吃的?”
     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姜桐顿了顿,慢悠悠移开了盖在眼上的那只手,果然看到陈瑜潞就站在墙角,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盯着她看。
     她一翻身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对着小张说道:“你先出去一会儿,去楼下帮我买杯咖啡回来。”
     被指派了新任务的小张“哦”了一声,乖乖拿了房卡和钱包就往外走,她一边开门一边挠挠头,只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又惹到这位祖宗了,真是奇怪。
     等小助理出了门,感应器滴地响起,姜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你天天是不是都闲着没事做所以整天跟着我啊?赶紧消失别在我身边出现,烦死了。”
     陈瑜潞微微一笑,道:“我这不是看你又有麻烦了,所以过来安慰安慰你嘛。”
     “安慰我?”姜桐对她的说法嗤之以鼻,“你可拉倒吧,看笑话就看笑话,还找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陈瑜潞撇撇嘴,对她的不信任并不感到意外。
     她慢悠悠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顺便又伸了个大懒腰,这才重新又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向姜桐道:“这次的消息可是满天飞了,你这桃色新闻可真是受关注。”她又哎了一声,“你是不是在担心导演那头会想着把你俩一起给踢走啊?”
     姜桐被她说破了心底的那些小心思,忍不住脸色就耷拉了下来,有些沮丧地垂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说她是被苏磊亲自选中,还带着调/教了半个多月的女主角人选,但是这部戏的导演可是林茂啊。
     国内的导演千千万,有名的也只有那几个,林茂这人便是跟名导二字挂了勾的大导演。
     他平生最反感那些开拍前借着电影炒作自己的人,因为在他看来,拍电影就是一个制作艺术品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他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DD不管你有名还是无名,只要你有那么一点影响到他创造艺术品的过程,他就会毫不留情地将你从中剔除。
     临场换男女主这种吓人的事他又不是没干过,照样也没见他耽搁了拍他的电影创造属于他的艺术,就算你是制片人塞进来的又怎样,人家一个大导演,脾气上来了说让你滚蛋就让你滚蛋,那是一点面子也不会给你留的。
     越是想到这个,姜桐心里就越是生气,气周鸣潭自己作死还非得牵扯上她一起共沉沦,又气那群光知道凑热闹却不长眼不带脑子的网友整天瞎起哄,更气的是不知道到底是那个王八蛋借机在这搞事一起整她。
     这关她姜桐什么事啊?
     真是飞来横祸,祸害得姜桐有点发懵。
     不过陈瑜潞今天确实没骗人,虽然说了对方也不信,但她是真的来安慰姜桐的。
     她看了姜桐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也觉得幸灾乐祸的差不多了,嘴上还非要犯贱再多问一句:“你跟他真的有点什么啊?”
     “放屁。”姜桐抬手就砸了一个杯子,“你才跟他有什么呢,说起来他那傻逼老娘就来气。”
     陈瑜潞哈哈大笑道,顺势就把话题往一边扯:“别这样嘛,虽然你长得老,但你不是还没到自称老娘的年纪嘛……你不就比我大几个月?哎是几个月来着?”
     比你大二三十年呢!姜桐默默心想。
     她有点受不了对方这种态度,虽然明知道不可行,但她还是拿了枕头就冲着那张越看越可恶的脸砸过去DD果不其然,枕头顺着陈瑜潞的脸旁直直掉在了地上。
     陈瑜潞抿嘴,知道她是真生气了,于是就乖乖收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往她身边凑了凑,“我给你带了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姜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问道:“什么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陈瑜潞拖长了腔,习惯性又在那故弄玄虚,但是一看姜桐的脸色耷拉的跟看见死人了一样,她语调一提,“你不用担心会被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