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_第7章

小说下载: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作者:陈未翎w更新时间:2018-01-12点击:

掉,你都在苏磊那挂上号了,他的面子可比制片人还要大,有他保你,谁走都不会是你走。”
     说到最后,她还煞有其事地竖起了手指,做出发誓的样子。
     “行了吧你,说得跟你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姜桐翻了个白眼躺回床上,心里却突然没有了那种七上八下的感觉。
     说来也是奇怪,有时候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相信陈瑜潞这个小王八蛋的话。
     她这边刚稍微安心了点,就听见门口的感应器滴一声又响了,被她指挥着出去买东西的小助理左手提着咖啡右手拿着房卡,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都压不住她火辣身材的墨镜美女。
     姜桐一见那人就坐了起来,亲热地喊了一声“玫姐”,然后才接过小助理手里的咖啡。
     她余光向一旁瞥去的时候,就发现陈瑜潞十分自觉地又消失了――
     于是她在心里悄悄地,给最近好像总是负责送消息的陈瑜潞起了个小邮差的外号。
     *
     郑玫一来也没什么废话,直截了当问她是不是把天逸老总给得罪了,姜桐被问得愣了一下,仔细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好不容易从记忆深处把那个眼神下流的秃顶胖子给挖了出来。
     “你干了什么?”
     郑玫问得简单,姜桐也答得言简意赅:“他想睡我,我喝多就泼了他一脸红酒。”
     泼红酒那都是半年前的事儿了,正好是张晶调到她跟前当助理那会儿。
     一杯红酒下去,那秃顶胖子大概是对她记忆更加深刻了,所以连着好几个月姜桐过得都不怎么舒坦――也就是那个时候,张晶开始慢慢怕了她总是没来由得就发脾气,干脆贯彻了眼不见为净的心态,能躲就躲。
     看着郑玫了然的表情,姜桐瞬间领悟,当初那秃顶胖子不再为难她以后,她还以为这事儿终于到头了呢,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等着呢。
     姜桐啧了一声,心想,堂堂一个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心眼就不能跟他秃了的头皮一样大吗?早知道应该趁着喝醉把人拖出去扔海里喂鱼,也省得他活那么累还得记仇那么辛苦。
     郑玫又问了她好多事,姜桐也都老老实实答了,最后被对方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半天,看得她摸了摸鼻子,到底也有些不好意思。
     没点江湖地位就想着越级挑战,姜桐低着头心想,下次再也不敢耍大小姐脾气了。
     最后郑玫留了一句让她在这里待到电影开拍,剩下的事情她会处理,就又重新踩着高跟鞋咔咔咔走了。
     姜桐屈膝抱着腿认真反思了一会儿,盯着坐在窗口发呆的小助理又开始发问。
     “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就特别不讨人喜欢啊?”
     张晶愣了愣,摇头道:“没有啊。”一边说着,她一边在心里默念是的。
     姜桐根本不指望能从她嘴里问出实话,所以也就没在意她有点不自然的表情。
     她钻进被窝里切了小号以后又开始无聊刷微博,见一群人吐槽相关搜索总是被封,这种遮遮掩掩的态度便是直接告诉了其他人这里有点问题。
     网上一堆堆删了发发了又删的讨论贴,一个个都说得煞有其事,甚至战火都从男主角那儿蔓延到她这边了,还要把姜桐从出道以来做过的事什么的和家庭背景都给扒出来。
     无聊。
     她关了手机蒙住头,想安生一会儿却又听见手机铃声叮咚叮咚响个没完,简直把她烦的要命。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号码,姜桐只是看了一眼,没接。
     在这种时候打进来的陌生电话,多多少少有点怪异的感觉,姜桐怕是有记者打听到了她私人手机号,心想着让它响一会得了。可谁知,这个电话不是响一会,是一个接一个响,好像就非要让她接,不接不会断似的。
     姜桐烦躁地踢了一下被子,再三犹豫还是决定接,她把手机放在耳旁“喂?”了一声,那头却安静地像是压根没人一样――这样说也不太准确,姜桐还是听到了那头隐隐传来的呼吸声。
     她又“喂”了一声,心中却有了一个奇怪的猜想,让她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果然那头不过是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在姜桐想要挂电话的前一秒开了口,喊了一句:“悠悠。”
     作者有话要说:
     小邮差:我不服!
     姜悠悠:不服打我啊?
  
  
   第8章 演技压制
     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姜桐的脸色立刻挂了下去,整个人阴沉沉地,散发着浓烈的'生人勿近'气息。
     她勾起唇角,看起来像是有点想笑,但是面部表情却太过僵硬,倒显得她表情更可怕了些。
     电话那头的男人又轻声喊了一遍“悠悠”,姜桐啃着手指,有些含糊地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这个名字,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叫我了?”
     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叹息声从听筒那头在电流中转换,送到了姜桐的耳中。他的声音有些疲惫,说话的时候有些沙哑,也不知道他最近到底抽了多少烟,把嗓子都给搞成了这德行。
     “悠……桐桐,我看到你那头有麻烦了,你最近怎么样?一切都好吗?要不要我帮你解决?”
     姜桐闭上眼,被男人说得有些鼻酸,她啃手指的频率更快了,嘴里依旧含含糊糊道:“这不关你的事,你顾好你自己就行,我这边还有事要忙,不跟你说了,挂了。”
     她干脆利落掐断了电话,又缓缓低下头去,含住被自己用力过度啃出血的手指。
     她盯着屏幕上那串数字看了很久,看得一旁的小助理都有些不安,她才动了手指,默默将那串数字存进了电话簿,并且在上头的备注名上输入了『姜涛』两个字。
     姜桐低着头,默默把手机关机,然后重新躲进了被子里蒙住头,好像这样子就能隔离开一切一样。
     *
     时间过得飞快。
     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其实还挺悠闲,特别是在屋里有电视有电脑还有WIFI的情况下,等到第三次睁眼一片亮时,姜桐终于下了床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让小助理叫来了司机――
     电影终于是要开拍了。
     开机当天,所有主创们一起参加了开机仪式,依次上香拜神之后,盖在摄像机上的红布被掀开。
     《猎杀者》终于要开拍了。
     而当天,因为所有主创人员都要到场的缘故,姜桐在剧组里还见到了一个她没想到的人DD
     陈瑜潞不知道为什么也在现场,还穿着一身十分朴素的衣裳,头上带了一顶有些滑稽的帽子。
     等拜神仪式完成后,她偷偷溜了过去,趁没人注意这边,揪着陈瑜潞胸前的铭牌看了看。
     “你是来这当……副导演?”
     陈瑜潞拍掉了她的手,一脸‘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表情笑道:“不然你以为苏磊能让无关人员看他的本子?”
     正说着,旁边有人冲这边招了招手叫她过去,陈瑜潞笑眯眯地眨了眨眼,转身过去看情况了。
     刚开始拍的时候还算是挺不错,容易的戏份都在前头排着,因为是在出了名的怪脾气导演手下,姜桐也不敢太过放肆。只不过私下里,她对新换来救场的男主角意见倒是挺大的。
     之前那个周鸣潭虽然惹了一身烂账,但是他俩之间顶多算是点头之交,也不怎么熟,更没有什么恩恩怨怨之类的,但是这个新男主可就不一样了。
     按等级地位来算的话,任天行和之前的周鸣潭相比,是要高上一个段位的,他相貌儒雅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公众形象也是属于那种人淡如菊的演技派,但是姜桐知道,他这人其实小心眼的要命。
     之所以知道这个,完全是因为之前他俩之间有点过节,而糟糕就糟糕在这里。
     换了这样一个和她有点过节的小心眼男人来跟姜桐做搭档,她几乎都能预料到之后肯定会发生点什么了。
     事实证明,她的第六感是不会错的。
     前面的戏份大多数都比较平淡,任天行也没表现出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可是等到越往后拍,姜桐就感觉到了越发吃力DD
     和一个演技比自己好的演员对戏,经常就会出现一种被人带着跑的现象,姜桐本来也是个倔脾气,怎么都不肯在镜头前落了下风,所以前期他俩一起拍的时候姜桐可是下足了功夫,努力维持着和对手旗鼓相当的水平。但后期情绪爆发点和冲突越来越多,任天行就开始使出浑身解数,经常性地在气场上压制她。
     姜桐为了不会在同一个镜头里出现的时候被压制成一个镶边人物,天天都在钻研怎么更进一步,饭吃不好觉也睡不好,不过才拍了一个月左右,她整个人就特别明显的瘦了一大圈。
     而冲突就发生在他们要拍一场比较靠后的夜戏时,姜桐终于在这场演技的博弈中落了下风,出现了整场戏里第一个重大失误。
     周围十分安静,大家都在专注做自己的事,而她被任天行那双充斥着巨大情绪波动的眼睛一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后面的台词接不上来了。
     那种从对手身上涌出的一阵气势上的压制像有实体一样冲了过来,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堵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像一个傻子一样呆站在原地,听见导演喊‘咔’的时候,竟然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你怎么回事!”
     姜桐急喘了一声,看着一怒之下摔了喇叭的导演,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跳的厉害DD
     那种游离在戏中人物和自己本身的恐惧感将她完全包围,她有点不可置信地摸了把脸,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
     她一瞬间被挤出了戏,忘记了自己应该是同样丧心病狂的白珊珊,而不是演员姜桐。
     全场的工作人员都停了下来,盯着她一个人看,姜桐咬了咬嘴唇,被几十双眼睛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努力平复了心情,挤出来一抹微笑,说了句:“导演,再来一遍吧。”
     然而后面的进展依旧是不顺利,姜桐根本招架不住气场全开的任天行,不停地掉链子。一连五六次NG让导演的情绪也有点失控,摔了东西就指着姜桐的鼻子破口大骂。
     姜桐低着头一言不发,脸颊有点发红,心里头觉得实在是难堪极了。她瞥了一眼站在旁边没事人似的任天行,还得到了对方一个宽慰的笑容。
     那笑容看上去是在温柔地安慰她,但姜桐从他那双眼睛里看出了不屑和讥讽,她深吸了一口气,悄悄握紧了拳头。然后她就听见骂累了的导演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大声吼道:“副导演,去给她讲戏!其他人先停,换下一场!”
     有时候,当人有了点小情绪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有熟人在场,而姜桐看着板着脸面无表情地陈瑜潞走过来时,她忍不住有点紧张,又有点鼻头发酸。
     “去更衣室。”陈瑜潞侧侧头,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大步走在前头,让姜桐跟在后面。
     更衣室的地方不算开阔,等她一进屋里,陈瑜潞就啪地反手锁上了屋门,然后双手抱臂倚在门上,目光沉沉盯着她看,看得她是又一阵脖颈发凉。
     虽然她的脾气火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