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_第8章

小说下载:影后交换游戏[重生GL]作者:陈未翎w更新时间:2018-01-12点击:

是每当她碰到这种情况时,她还是忍不住有点怂,立刻就不敢放肆了。
     姜桐有些忐忑地笑了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却被一声冷哼给打断了。
     陈瑜潞下巴微扬,目光中带着冷意,她勾了勾唇角,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拍一场戏怎么都进不去状态,究竟是你实力有限还是你不肯认真对待你的工作?”
     “我……”姜桐本来想解释一下,但是开了口又觉得自己确实也没什么理由好说的DD说她是因为演技被压制所以才一直演不好?
     她身为一个演员,演技发挥不出来的原因是因为被对手压制,这简直就像是在说一个笑话。这种丢人的事,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解释的。
     但是这种事情即使她不说,眼尖的内行人却也不是瞎子,大家都能看得出来。而陈瑜潞到底也是知道姜桐做了努力的,并不是真的随便敷衍就当做过去了,所以她上来的那句话虽然说的有些冲,后头却也稍微软化了态度。
     “你知道这场戏究竟在演些什么吗?”
     姜桐抿嘴,点了点头,又有些茫然地悄悄摇头。
     她知道陈瑜潞的性格,这人虽然平时嘴欠了点,但在对待工作上是十分严格的那种,所以她这会儿倒不觉得自己被一个年纪小的人给教训了有什么不对,反而开始认真听起了对方说的话。
     陈瑜潞随手从兜里掏出了叠成正方形的纸片展开,正是他们今天那一场NG好多次的剧本,她靠在姜桐身边指着剧本上的台词,开始认真给她说戏。
     “白珊珊这个人本身的性格就是比较扭曲,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三观不正,她为了钱可以害死未婚夫,撒谎成性屡教不改,这样的人按道理说就是一个反社会人格,但是她的大脑里却还保留着爱情的因子,所以当她遇到了男主角成毅后,她是确确实实爱上了这样和她截然不同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成毅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单纯积极向上,却依旧选择了隐瞒自己的真实性格,对成毅一骗再骗。”
     “成毅和白珊珊他们两个就属于相爱相杀的关系,白珊珊为了得到成毅背后隐藏的某些东西,所以她本来是居心不良刻意去引诱对方,但她同时也是抱着一种十分少见的少女情怀,试图在成毅身上找到温暖的感觉,但她的本质依旧是渴望着冒险。那她这样性格的女人见到了成毅露出骨子里疯狂的那一面时,你觉得她会害怕会退缩吗?”
     姜桐摇头:“不会。”
     陈瑜潞把那页剧本卷成了筒,反问了一句:“那你刚刚在怕什么?怕露出本性的成毅杀了你?但你是你的话,你怎么会和成毅见面?你在这个时候见到他,是因为你是白珊珊!”
     “只有在你是白珊珊的时候,你才会渴望他。你应该爱他的疯狂,爱他杀了自己亲妹妹的时候那种冷酷无情,你是白珊珊,所以你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温情脉脉,那些温暖都是假象,其实你并不是真的希望成毅能给你带来温暖,你要的只是他的肉体和他的灵魂,他丢掉了原本伪装的模样,你就更加发了疯的想要他,你懂吗?”
     “我……”姜桐被她激动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摇头道:“我,我没谈过恋爱啊。”
     陈瑜潞:“???啊?你那么多绯闻对象呢?”
     “炒作啊又不是真的。”姜桐尴尬地低头,眼神不自在地溜到了一旁,“就是这种状态,我有点想象不出来啊……”
     陈瑜潞一愣,表情扭曲了一下,说:“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偶像之类的,你代入一下想象你和他们……”
     “还是想象不来。”姜桐干咳一声,捂脸道:“我的偶像啊,我只想为他们买买买,让他们尽情掏空我的钱包,难道你让我化身钱包期待被掏空吗?”
     陈瑜潞:“……”
     她咬牙,突然把手里的剧本随手往地上一丢,一把拽住了姜桐的手腕。
     “就算不会也得试试,我跟你来。”
     作者有话要说:
     姜悠悠:我的目标是,成神!
     小邮差:工作时间请各位认真一点(微笑)
  
  
   第9章 演技领悟
     陈瑜潞说来就来,把姜桐给吓了一跳,她‘哎呦’了一声抽回手,嘴里喊着:“轻点轻点胳膊断了!”
     她嘟囔着,揉了揉手腕,“我跟你……这怎么试啊?”
     陈瑜潞皱着眉,表情十分认真道:“这一场戏很重要,算是整个电影里的一个小高/潮,你如果找不来感觉,现在我陪着你找,但是你得知道,拍这部电影辛苦的不单单是演员,你要是一直不在状态,我们大家都得陪着你一遍一遍过。”
     她看了眼手表,“现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你要想早点收工,就赶紧把状态给我调整过来。”
     姜桐被她的目光盯得不自在偏过头,犹豫了一下,为了被拖累的工作人员不会继续跟她一起熬下去,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你先给我五分钟。”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努力压下涌上来的疲惫感,捡起地上的剧本又认真看了一遍――
     白珊珊是一个性格很复杂的人,她出生在一家孤儿院里,因为小时候吃的不多营养不良,所以整个人长得就像豆芽菜一样,而这也是她备受欺凌的原因之一。
     因为童年的不幸福,所以导致了她这个人性格十分扭曲,见不得别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而她长大后的形象发生了大逆转,长相妩媚如同盛放的玫瑰,总喜欢穿着一身旗袍游荡在街头巷尾,以戏弄那些模样端正英俊的小青年为乐。
     成毅的身份很神秘,一身正气的他恰巧便是白珊珊最为钟爱的类型,所以白珊珊才会去试图引诱他。
     而在得知了他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势力以后,白珊珊的心里已经完全将这个男人划分到她的人中了――她对这个男人怀着势在必得的心思,一步步算计着,用未婚夫的惨死来让对方升起怜爱之心,顺势抢走了未婚夫手里的所有资产,然后再慢慢侵入成毅的生活。
     她的计划原本是完美的,可是千算万算,她却唯独算漏了一点。
     成毅也并不是表里如一的正气青年,他是为了二十年前的一桩孤儿院灭门惨案而来。他寻找的猎物就是那个纵火烧死整个孤儿院的凶手,他要将那个凶手剥皮拆骨,让凶手陪着那块已经烧成废墟的孤儿院一同埋入黄土。
     成毅已经知道白珊珊是那个孤儿院的幸存者,但他不确定对方究竟是不是凶手,而白珊珊却已经完全明白,自己就是对方要寻找的猎物,一旦真相暴露,她便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她并不想死,但她却因为对还没有得到成毅而不甘心,所以选择了继续留下来和对方周旋。
     而冲突点就在这里――
     姜桐轻轻放下了手里的剧本,她垂着眼,将耳旁滑落的发丝重新别在耳后。她好像是叹了一口气,又好像是在笑,那声音实在是太微弱,叫人很难分辨地清楚。
     她倚在桌边,冲着对面的人勾了勾手,神态慵懒,举手投足间的姿态都带着风情万种。
     陈瑜潞盯着她那双如同深潭一般的眸子,不由得轻笑一声。姜桐这明显是已经开始入了戏,她也就十分配合地走上前去。
     姜桐静静地看着眼前一步步走过来的人,她将自己与白珊珊无限拉近,即使此刻她只是身在小小的更衣室里,但在双目对视的瞬间,她似乎一下子就被带入了那个充斥着血腥与黑暗的世界。
     她是白珊珊,而眼前站着的,是让她爱到想吞入腹中的人。
     她伸手捧着对方的脸,就像是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宝,那光洁紧绷的皮肤,还有脖颈上温热的触觉,甚至呼吸间传来的香气,都让她深深迷恋又不能自拔。
     她微微笑了,潜伏在心脏里的毒蛇嘶嘶吐着信子,阴暗的心思像无人看管的野草一样疯长。
     “你在想我吗?”她问,语气不自觉就带上了愉悦。
     “是啊,我在想你,想你想的……几乎要发疯。”对方的手轻轻柔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然后停留在她戴了细长项链的脖子上。
     对方的拇指在她锁骨处划过,一遍又一遍,然后低声说:“我想了你二十年,每一天每一夜,我的脑子里装得全部都是你,在梦里,我幻想过无数遍你的模样。”
     她抓住了那双不安分的手,轻轻舔了舔嘴唇,体内的血液似乎化成了汽油,只需要一把火便能将她点燃。
     她在兴奋,兴奋地浑身上下都在发烫,眼前的这个人知道了自己就是那个猎物,也许下一秒,对方就会用利刃划破她的皮肤。
     就从喉咙处割开,动脉处会涌出红色的血液,她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一下那是什么滋味――自己的血究竟是热的还是冷的?被割喉的人究竟需要多久才会真正断气?而对方现在,又究竟在想些什么?
     想得越多,她就越开心,她喉头发紧,手心甚至有些微微出汗。
     于是她说:“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我问你的那句话吗?”
     她一边问,一边在心里重复了一遍那句话。
     你能陪我跳支舞吗?
     姜桐勾唇一笑,此时此刻,她的大脑似乎已经完全和那个风情万种却又冷酷无情的白珊珊相融合了――对面的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但她现在开心地很。
     这里没有音乐,没有围观群众,她站了起来,将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漫不经心地一踢腿,旗袍的下摆随着她的动作扬起了一个勾人的弧度。
     然后她开始哼一首歌,歌的旋律在她耳中已经唱过了十几年,印象深刻到她怎么都忘不掉。
     陈瑜潞的目光渐渐变得阴沉,女人柔软的腰肢被她揽在怀里,随着舞步的变换,两人的身体总在不经意间碰到一起,然后十分迅速地分开。
     这是一场不见血的博弈,猎手举起了尖刀,猎物露出了隐藏在红唇下的獠牙。
     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暴露无遗,跳完这支舞,便要图穷匕见。
     *
     姜桐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正巧外面已经拍完了最后一个镜头,她站在那里挠挠头,盯着若无其事从身边走过去的陈瑜潞抿了抿嘴,终于还是决定上前几步。
     她站在场地旁边,因为刚才闹出来的动静确实有点大了,所以她刚一出来,就被不少双眼睛给盯上了。
     姜桐有些愧疚地冲着导演鞠了躬,又带着歉意冲着旁边的工作人员笑了笑,口中道:“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失误,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她说着,又有些忐忑地看了陈瑜潞一眼,继续道:“我保证不会再出错了,林导,抱歉……我可以再来一遍吗?”
     原本这场戏拍完以后就是打算让她回来继续的,所以那些工作人员也都没有什么意外地开始重新摆放道具。
     导演林茂黑着脸坐在监视器前,看着镜头里慢慢开始表情崩裂的男主角任天行。
     他的表情原本是带着阳光的微笑,但是余光瞥见了一个有着姣好身材的女人慢悠悠从暗处走出,他的脚步就顿了顿。
     他看见那个女人手里把玩着一串项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