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_第2章

小说下载: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作者:lyrelion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
     欧阳庭正想凑近些看清楚,风管家却放下那页皱眉道:“身家可算清白,若别无牵挂又要好些。”
     刘管事无奈躬身道:“委实催得急。”
     “罢了,先将就着做个侍童。”风管家接着看余下的,口中幽幽叹惋,“但愿这孩子能撑得久些。”
     欧阳庭听着后首这句,不免感慨,复又抬眼看去。
     那小童先前一直低垂着脑袋,此刻撑不住了微微动弹。年纪小站这一阵已有些难捱,他正寻思着能否悄悄揉揉腰或弹弹腿,就见对面那个高高的侍卫正盯着自个儿。
     小童见他一对狭长眉眼,双目沉若深潭,不由后背一凉。又见他腰间佩剑,顿时抖了抖。却又不知为何忍不住偷偷再去看,见那侍卫居然还盯着自个儿。就一下吓得腿有些软,只差没摔到地上去。
     ……少年,你这种在电视剧里就是活不过两集的料。欧阳庭如是想。
     “诶――这围着一群人是热闹甚麽?”院子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个赫色衣裳的人。一副傲慢腔调刻意拉长了,勾着柔滑的尾音直上扬,
     “风管家,我的阿庭可一贯老实又规矩,你这是摆的甚麽迷魂阵,竟把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给勾了魂去?”
  
  
   第2章 世子很不乖
     “世子?!”风管家一怔,忙得领了众人跪下见礼,“见过世子!”
     “别别,府里一个闲人罢了。”世子风梧哼笑一声,缓步行到欧阳庭身前,“自个儿的侍卫都看不住,哪儿当得世子这等尊贵。”
     欧阳庭盯着眼前那片赫赤的锁子锦抱拳躬身:“世子息怒。原是属下今晨见风管家――”
     “管家管事,锱铢亦或千万,自然该过问。”
     欧阳庭只得单膝跪了,垂目望着那袍子下隐隐一双花靴:“是属下擅离职守,还请世子责罚。”
     “罚你甚麽?”风梧呵的一笑,“说来今晨本不该你值戍。如今瞧着,你倒懂事,在府中效力呢。”
     欧阳庭心里叹气:“世子体谅,属下愧甚。”
     世子风梧居高临下扫他一眼哼一声,自折身去扶风管家:“我见这边扰攘便来随意瞧瞧,如今倒怕误了事。你与刘管事,哦,还有他们也都起了吧。”
     “不敢言误。谢过世子。”风管家恭恭敬敬立在一边,只暂作不见欧阳庭还跪着道,“今晨正是新人入府,规矩还没说清。喧嚷闹了世子清净,还求世子责罚。”
     “这倒稀奇,一个二个都上赶着求我罚。我便是这般人不成?”风梧自笑着往那石凳上一坐,打袖里摸出把扇子一展,“你本当管这事,且照例教。我横竖无事,只当一看罢了。”
     风管家面上一僵,自然不敢请这位换个地方歇着,只得切切再三请他先训话。被推拒了方才无奈转头朗声道:“尔等九人,既签了文书入王府,无论三年、五年或是其他,总得尽心尽责。时时记着如今你且不是自家的,乃是王府之人。一举一动,切不可辱了王府颜面!”
     众人躬身道:“是!”
     “进府头三日,不会着你们差事,单将府里规矩一一背熟。有不明白的,且问刘管事。”风管家一顿又肃容道,“五王府惯有仁爱之名,主子们更是祥和贵人,但规矩便是规矩,分毫错不得!”
     “是!”
     风管家又道:“既学过日后若犯,当打则打、当罚便罚,纵是发卖出去,也别怪王府无情。一切总得按规矩办!”
     众人第三次躬身应答:“是!”
     “且也好叫你们得知,若是先前学过甚麽、会些甚麽,这几日便与刘管事细说。待差事安排下来,便不可私议争闹。或是采买,或是扫洒,又或是安排随了世子之类贴身伺候,总得仔细妥帖、尽心尽力!若是惹了主子动气,便是死有余辜!”
     “是!”
     风管家正欲让众人散了,就听端坐石凳上的风梧唰的收了扇子闲闲道:“啧啧,风管家这话我可不懂了。便是本世子的小童,要打要骂、要杀要剐、便是发卖出去――呵,不也得按府里规矩办?”
     风管家面上一僵:“世子……”
     “况且我倒糊涂了。先说‘王府有仁爱之名’,又说‘主子们是祥和人’。”风梧世子又慢条斯理一格一格展开折扇,“后头却说‘随了世子的死有余辜’?这倒叫我怎生破题。”
     风管家立时伏在地上:“世子恕罪!”
     “这又跪的甚麽?”风梧转着眼眸又摇了两下扇子才道,“阿庭,我见你似有话说?”
     “是,谢世子容属下放肆一言。”欧阳庭直起上身抱拳道,“风管家之意,乃是言世子公正严明、诚志不谀。府中正因您在,王爷才得安乐,众仆从方知敬畏。”
     这风梧世子似笑非笑道:“是麽?”
     “属下不敢妄言。”欧阳庭目不斜视也回望过去。
     平心而论,如风管家先前所言,这风梧世子确有副好相貌。
     一张白面皮两只桃花眼,更兼那身赫赤锦罗衬得他朱唇皓齿,颇有些艳丽无双之感。但那一双眉毛却斜飞入鬓,看着不像个安分人。更别提此刻他收了折扇捏着扇柄轻点掌心,下面一块小巧玉雕三杏争春,端的一副纨绔浪荡子的风流模样。
     真好他不是攻略对象。欧阳庭如是想。
     世子眯起眼盯着他,好一阵才虚抬手道:“你倒聪明了,还不滚过来――你们……都起吧。”
     欧阳庭起身谢了,垂目行到他身侧站定。
     这风梧把玩着折扇又道:“风管家,我这儿缺个近身使唤的。”
     风管家弯着腰道:“不知世子可有看上的?”
     “那孩子看着机灵,我很是喜欢。”他懒懒说着,手腕一番折扇便点向其中一人。
     欧阳庭顺着一看,忍不住皱了皱眉。
     风管家一怔,似有不忍道:“这……这孩子才刚进府,诸多规矩――”
     “无妨,让阿庭教就是了。”风梧瞥眼欧阳庭,“本世子见那孩子一直看你,小脸儿也白得怕人,可不是担心你?莫不是旧相识,你倒是个能瞒的。”
     “属下今日也是头次见。”欧阳庭摇头道,“约莫是小孩子经不得吓。”
     “是麽?”风梧仿佛来了兴致,背着手行到那小童身前上下打量,扫过他腰间那条绿线时不由一顿,“瞧着你也颇清秀,再大几岁想必能成个好孩子。你可愿跟着本世子?”
     那小童吓得直哆嗦,只管低着头不敢回话。
     风梧收敛笑意皱眉道:“看着乖巧,倒是好大脾气呢!”
     小童吓得一下软在地上,眼眶一红张了嘴就要哭出来似得。
     “世子莫恼。”欧阳庭跟来冲这小童使个眼色,“属下倒觉着这孩子是欢喜过了头,话都忘了答。”
     那小童眨了眨眼却又猛地垂首,跟着连连点头。
     欧阳庭淡淡一笑抱拳道:“世子,瞧他一个农户庄上来的孩子,哪里晓得世子是抬举他。”
     世子板着脸道:“这倒是本世子的不是啦?”
     欧阳庭叹口气:“属下不敢。”
     “庄户上来的又如何?这天真纯善可难得,好过那跟在身边十年反咬一口的恶仆。你说是不是,阿庭?”
     欧阳庭无奈:“属下不敢。”
     “阿庭啊阿庭,你这‘阳庭二字’还是我给你取的。”风梧挑眉笑了,转向他低声道,“如今你这胆子越发大了,果是仗着我疼惜你?”
     ……逻辑呢?!
     欧阳庭无言以对,只得躬身再道:“属下不敢。”
     “这话听多了总觉得腻味。”风梧轻哼一声,垂手用扇子挑起那孩子下颚扫过他面庞,“入了府自然得改名换姓,瞧瞧这眼睛黑亮亮的――就叫墨琴好了。”
     风管家忙的上前按着小童脑袋谢恩:“这可是天大的福气。”
     风梧只略弯弯唇角,摆手让下人都散了。
     惊魂甫定的众人忙着躬身告退,转头逃命似得去了。那如今唤作墨琴的小童边走边回头看,脸色煞白得又像要哭了。欧阳庭不由使个眼色叫他安心,且催他快走。
     风梧冷眼看着,摆弄扇子漫不经心道:“阿庭啊,你也听见了,这王府中一向规矩最大。方才你这抢着替主子罗织罪名,倒是该怎生按规矩办呢?”
     欧阳庭便跪下抱拳道:“属下绝无此意。”
     “诶呦,那你即是说我冤枉你了?风管家,这又当甚麽规矩办。”
     “这……”
     风梧冷道:“看来风管家不记得了。刘管事呢?”
     刘管事噗通跪下道:“回,回世子,顶撞主子狡言饰非……当,当以小杖三十,或是大杖脊三。”
     “那还等甚麽?”风梧一甩袖子回身坐下,“来人啊――莫非要本世子亲自动手不成?!”
     ……真好,这个变态世子不是攻略对象。
     欧阳庭心里叹气,认命地趴到条凳上。不一刻阿虎提着荆条做的大小两幅板子到了,冲他龇龇牙站到一边儿候着。
     风梧转着扇子掂了掂道:“小杖三十,养上月余也就好了,恐怕这心大了的侍卫也不在意。”
     阿虎闻言,便将小杖收了,独留下大杖。
     风管家颤声道:“世子,这杖脊――”
     杖脊可大可小。手劲轻点儿,就是皮外伤;重些,且角度选得好,一棍子也能打死人。欧阳庭心道也许现在自己唯一能依仗的,就是在攻略世界里主角不死的默认定律了。
     “规矩是叫他知罪,难不成还供着他。”风梧嗤笑一声示意刘管事上前。
     刘管事一脸为难,被瞪了一眼只得接过来,立在欧阳庭身侧低语:“欧侍卫,对不住了。”
     欧阳庭轻轻摇首:“是属下对不住管事您。”
     刘管事咬咬牙方令家丁解了欧阳庭外袍,自己举起杖来大声道:“一!”
     板子破空呼的一响,闷重地砸在背上。欧阳庭顿觉一阵剧痛,后颈瞬间抽紧肩膀发颤,只得咬紧牙关、双手握拳忍耐。
     “二!”
     这一下刘管家似乎留了手,欧阳庭只觉得避开先前挨打那处。接近腰臀的位置虽也痛极,但比一直打在一处强。
     “且慢。”
     欧阳庭简直想翻白眼,这位不知又闹甚麽幺蛾子的世子,显然今天哪儿都不对劲!
     “这最后一下,刘管事,可别再厚此薄彼。”
     刘管事面如死灰,颤声道:“是!”
     随着“三”的喊声,欧阳庭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哪怕在此世界有习武近十年,这麽一下直直打在脊背上,还有命在就该偷笑了。
     那赫赤的衣裳拂过欧阳庭面颊,冰凉的手指捏住欧阳庭下颚逼着他转过脸来:“阿庭,可还记得十年前你与你弟弟流落京城,险些活活饿死的事?”
     讲道理,设定家乡发大水死爹死妈、只得背起弟弟逃荒的少年被迫卖身为奴的,真的不是我。
     欧阳庭叹口气:“全仗……世子心善。”
     “所以今日,你就是这麽回报我的。”风梧一脸阴寒,一把掐向他咽喉,“玩忽职守也就罢了,居然欺瞒我!”
     欧阳庭觉得呼吸开始困难,不由用力喘息:“世子,是属下……一时眼快,看到风管家,手中……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