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_第3章

小说下载: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作者:lyrelion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孩子的,卖身契,上,上面写了的……属下,属下此前,当真从未,见过他……”
     “哼,本世子自然知晓。”风梧不知为何又舒心地笑了,松开手后还心情颇好地替他理了理散下的几缕头发,“这些年你在何处我会不知?但你今晨不知会一声就到处乱跑,跟着数次顶撞于我。甚至还为了一个,一个乡下小子忤逆我!”
     欧阳庭缓过这口气来立时翻身滚落条凳跪下,忍着背上剧痛道:“属下知罪。”
     风梧却又再度探出手来,不知想做甚麽中途又猛地收回。恶狠狠哼一声,这位世子拂袖而去:“十日!”
     “……是。”欧阳庭垂首应了。
     待世子走远,风管家与刘管事才忙得招呼人来抬不便动弹的欧阳庭:“十日?唉,十日可怎麽养得好?”
     “便是一日也得谢恩不是?”欧阳庭勉强笑了笑。
     一脸讪笑的阿虎少年抬着他出这流年不利的跨院时悄声道:“这回不错,英雄救美。你总算开窍了一回,不用我说你居然自己发现了攻略对象。”
     这麽明显的事情还需要解释麽?
     欧阳庭翻个白眼根本不想搭理他,就听个怯怯的声音道:“欧,欧侍卫,你没事儿吧?你不会死吧?你可别死啊……”
  
  
   第3章 侍童挺可爱
     “死还不至于,但你再往他受伤的地方抓就不好说了。”阿虎翻着白眼把欧阳庭往榻上放。
     那如今唤作墨琴的小童脸只一红,忙地收了手:“我我――诶呀阿虎哥你轻点儿,千万别撞着!”又急急扑过去抓了枕头垫上,“你看他脸都疼白啦!”
     阿虎随手将欧阳庭往榻上一放只管嬉笑:“呦呦,心疼啦小家伙?”
     墨琴慌慌张张扶稳欧阳庭肩膀:“我……小心着!”
     “我很小心啦!”阿虎摊手道。
     “阿虎,住嘴。”欧阳庭叫这嚷嚷弄得头晕,伸手拍了拍小童道,“墨琴也别太过担忧。不妨事的,单看着吓人罢了。”
     墨琴一怔,猛地缩回手来,低头摸着自个儿手背不言语。
     “就是!没破皮没流血的,话说你胆子是有多小?”阿虎眯起眼睛上下打量欧阳庭,“你瞧他还能吼我,自然没事儿喽。”
     “有事儿没事儿我还真不好说。”欧阳庭叹口气,“但约莫现在,我不太适合躺着?”
     “也对哦。”阿虎眨眨眼,一脸无辜又将他扶着翻个身。
     “阿虎哥你仔细着别扯着他的伤――呀,你,你这是做甚麽?!”小童脸上红得更甚,转头不敢看这边。
     “检查治伤上药啊,总得先脱了衣裳吧。”阿虎促狭道。
     “脱……我,我去打水!”这小童墨琴立马奔出屋去。
     “这就怕羞吓着了?”阿虎嘿嘿直笑,“那待久点儿看见世子怎麽收拾调。教人的,不得吓死?”
     “跟个孩子计较甚麽。”欧阳庭见不得他那毛手毛脚的样子,只管自己动手,“再说,背后不可议论。”
     “背后不说当面说麽?”阿虎翻个白眼,“所以你活该被打。”
     “也不晓得是谁嚷嚷‘放着攻略对象不管是大忌’来着。”
     “那我也没叫你直接和那位对上。”
     “我本意并非那般。”欧阳庭叹口气,“说来那小孩儿就是你提过的,这个世界的那种……哥儿?”
     “嚯,你终于有兴趣啦?”阿虎显然来了兴致,趴到他旁边眨眼。
     “只是之前府里那些,一直没机会仔细瞧过……男的女的?”
     “哥儿就是哥儿啊。唔,从外表上看是男孩儿。”
     “但是能孕育后代。我没记错吧?”欧阳庭看着阿虎连连点头不由皱眉,“所以这究竟是出于怎样的恶意或是恶趣味……难以理解。”
     “喂,眼光放长远,境界别狭隘。”阿虎煞有介事地摇头晃脑,“存在即是合理嘛。当然,这是为了能让攻略者习惯纯爱类别的过渡世界类型之一,你知足吧!”
     “之一?”欧阳庭震惊地扭头扫他一眼,却又扯到后背伤处疼得直抽嘴角。
     “当然还有别的。”阿虎也不知在骄傲甚麽仰起头道,“作为你的系统,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你不需要理解,攻略即可。”
     “只能接受的设定简直神烦。”欧阳庭嫌弃地瞅他一眼,“系统1030,我总觉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站着说话当然不腰疼,更何况我现在还是躺着。”阿虎哈哈大笑着在榻上打个滚,“而且我很够意思了好麽?每个世界我都陪着你诶。”
     “我可没这麽要求过。”欧阳庭努力往边上挪,“只会添乱的家伙要来干嘛,留着过年送人麽?”
     “又胡说。”阿虎停下来呲牙,“我还是很重要的。”
     欧阳庭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了。
     “既来之则安之嘛,其实除了不能攻略目标,你一直做的还算好。”阿虎讨好似得抓抓他的腰,“比如连风梧你都不怕。”
     “滚。”欧阳庭直接给了他爪子上一下,“那人……简直不可理喻。”
     “毕竟他是你在这儿的直属上司嘛。”说到那位世子阿虎似乎也很无奈,“或者你不如想想,他小时候多可爱啊。至于现在没事儿就找茬……是有点儿烦人,你别理他就好啦。”
     “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理就行。”
     “唔……那说起来,你到底是怎麽看他的?”
     “我能不看麽。”欧阳庭叹了口气,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行了,下去。”
     阿虎嘿嘿笑着跳下榻迎出去:“诶呀呀,刘大夫你总算来啦――”
     墨琴端着水盆与刘大夫一路进来:“大夫您快看看欧侍卫的伤。”
     刘大夫放下药箱坐到榻侧无奈道:“阿庭,又惹了世子?”
     墨琴咬着嘴唇急急道:“不不,刘大夫,全是我的错。”
     “刘大夫,是我的不是。”欧阳庭沉声应了。
     “哦?”刘大夫打量他一眼,才转头检查欧阳庭背上的伤,“嗯,我这兄弟的手艺倒是越发精进了。”
     “哗,这都看得出来?”阿虎想了想便又张大嘴,“我,我哥不会真的有事吧?”
     刘大夫嘴角含笑微微摇头,指着那伤痕道:“这处杖脊见红,自是打在皮肉上,分明有心回护。”
     “真的麽大夫?可这看着好怕人。”墨琴声音发颤,噗通一下跪了切切恳求道,“求您一定要救救欧大哥――”
     “诶呀这是做甚麽?”刘大夫拉了他起身,“你且安心,我那弟弟当真手下留情了。”说时细细打量他一眼又抬手指了欧阳庭的背道,“你且再看这处,自腰背延下一片青紫,仿佛伤得又重又狠是不是?”
     墨琴想伸手却又忙的缩了,吸着鼻子难受道:“可痛死了。”
     “劲道散了其实不碍的。”说着刘大夫取了活血化瘀的药膏涂抹推拿起来。
     欧阳庭只觉那伤初时极痛,抹药后便清凉起来,随后渐渐安舒:“可真得多谢刘管事。单这丝毫不伤筋骨的本事可称神乎其技。”
     “头一下为得就是听来又响又重,让世子将气都撒了就好。”刘大夫宽慰他一笑,再验看另一处,“我这弟弟倒是‘多年媳妇熬成婆’了。”
     欧阳庭自也苦笑,摊上位喜欢打人的主子,伺候的也只能这样了。所幸这回自个儿没被打死,下回可不能小看了那位奇异的脑回路。
     “可,可……”墨琴拧了帕子轻轻擦着,一双手不停抖。
     “合着我先前都白说了。”刘大夫无奈笑着摇头,换了瓶药转向最后一处道,“这下力道全在腿股处,丁点儿未伤筋骨,最是易治。”
     欧阳庭觉得伤处起初那热辣辣的痛已散了许多:“托赖刘大夫妙手如春。您别瞧墨琴胆小,不过因着心善――”
     “看来打得真不重,还有这劲头耍嘴。”刘大夫只一按,疼得欧阳庭险些喊出声来,“晓得厉害了吧?”
     欧阳庭赔笑道:“可不敢了刘大夫。”
     “你少惹得世子动气就好。”刘大夫摸着胡子哼了一声,“最后这下倒是凶险,也只得这样治最快了。”说着起身至桌边提笔写了个方子,眼角扫过榻侧二人一眼才道,“阿虎就算了,那孩子――墨琴是吧,你且拿方子让府里每日配好,头三日先照着上头写的时辰替阿庭换药就是。”
     “我……我不识字。”墨琴深深低头,连耳朵都红了。
     “没事儿,让阿庭看了教你就是。”刘大夫利落地收拾好箱子,在欧阳庭的道谢声中起身行到门侧,却又脚下一顿,“若有甚麽不妥当的,你这哥儿直往药房寻我即可。纵使无事想来坐坐也可。有病治病,切不可讳疾忌医。”
     墨琴一怔,跟着退步直直抵在榻侧。欧阳庭见他全身微微发颤是以道:“阿虎,还不快送送刘大夫?”
     “好勒――”阿虎笑嘻嘻上前接了药箱子扛好,“刘大夫,我最近觉得吃啥都不香,是不是病了?你也顺手给我瞧瞧呗。”
     “饿你这猴儿崽子两顿就想吃了。”
     “诶?别啊――”
     墨琴立了一阵,才慢慢行过去拿起那一笺药方,一脸无措望着欧阳庭道:“这,这刘大夫所言,我并非,啊……”便又沮丧地垂下头来,“我可真不中用,说得多错得多。”
     欧阳庭听着这话不由好笑:“刘大夫向来如此,并非恼了你。”
     “都怪我。”墨琴喃喃道,“全是因着我……我连累你了欧侍卫。”
     欧阳庭转目见他细细颈项耷拉着脑袋,露出小小一点下巴,浑是可怜巴巴的样儿,不觉更好笑了:“这说的孩子话,哪里来的连累。”
     墨琴乌溜溜的眼睛只和他一对眼又急急扭头,捏着方子低声道:“自小我就……”
     欧阳庭略一想便轻声道:“墨琴。”
     墨琴老实地过去,立在他榻边一步远喏喏道:“还是怪我。”
     “墨琴。”欧阳庭看着他眼睛道,“所幸你年岁还小,否则我不当让个哥儿单独留在这屋里。但我猜,刘大夫约莫是想替你诊治。”
     墨琴惊得往后直直摔在地上,抬手捂住左眼惊叫道:“我,我没害人!”
     欧阳庭正欲起身就觉后背剧痛使不上力,只得柔声道:“墨琴,我没有吓唬你的意思。”
     墨琴垂首抱住膝盖颤声道:“我,我是不详之人――”
     欧阳庭闻言噗的一声就笑出来,见墨琴傻愣愣抬头盯着他才惊觉,忙得摆手:“我不是笑话你――是那些如此说你之人太过可笑。”
     “……是麽?”墨琴张了张嘴,挤出两个字来。
     “哪里不祥,何来不祥?”欧阳庭叹了口气,还是勉力撑起身来,“就因着你……重瞳?”
     “重瞳是甚麽?”墨琴眨了眨眼,突然指着自己左眼道,“就是我这样?”
     “嗯,虽则我起初只是有些怀疑罢了。”欧阳庭坐在榻上点点自己眼角道,“你平日可有不适?”
     “都当我是怪物,说我不详,说一旦和我对上眼就要倒霉遭灾甚至的。”墨琴缩了缩脖子垮下肩来,“我又是个哥儿,本就不能好好干活儿替家里分忧,这模样更是嫁人都难。如今爹娘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