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_第4章

小说下载: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作者:lyrelion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我卖了……也算替家里免了个麻烦。至于旁的,还能如何不适……”
     这种时候该说些甚麽才能安慰对方呢?欧阳庭觉得简直太挑战。
     “不是这个。现代医学认为这属于瞳孔发生粘连畸变,当然也有认为这是早期白内障――咳。”欧阳庭看着有点儿迷糊的墨琴立马打住,“总之,这绝非不详。相反上古时代很多圣人据说都这样,看相的就认为这是大吉之相,特别吉利还很富贵!”
     “噗……”墨琴愣愣地看他滔滔不绝,突地扭头掩口就笑了。
     欧阳庭有点儿无奈:“我说甚麽了好笑?”
     “虽则我听不明白,但想也是劝我。”墨琴抿抿唇抬头笑道,“谢谢你,欧大哥!”
     ……所以进步成欧大哥了是麽。
     欧阳庭觉着肩后一片又痛起来,只得放弃思考好感增加这种无迹可寻的东西躺回去道:“我先前是想问,你视物无碍?”
     “有时候有点儿怪。”墨琴忙得起身扶着他安置,“譬如说,嗯…今日见欧大哥第一面,我似乎隐隐见着条龙……不不,是龙脖子。”他抬手比划了一下,“不过只一闪又没了。还有阿虎哥,他仿佛只大老虎!还有世子――诶呀,我又说多了。”
     欧阳庭觉得好笑:“所以你才不敢看我?”
     “嗯……也怕别人看出我这眼睛。”墨琴捏住双手小声道。
     “你也别太担忧,横竖现在是在王府。那些一知半解的家伙都不在。”欧阳庭举目仔细看他眼睛,发现某些角度配合光线才能看到,“况且我现下就看不出了。”
     “那刘大夫是……能治好我?”墨琴眼睛一亮,颇有些期待地问。
     “想必是。”欧阳庭笑了笑。
     “真的?!太好了欧大哥!”墨琴激动得展露笑颜扑来抱住他,“我这是生病对不对?我能治好的是不是――”
     “是是是……”欧阳庭被他一撞背压到伤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是甚麽?”但见个锦袍少年立在门边,眉头高高挑起口中阴阳怪气道,“看来我的侍卫和侍童倒是混熟了呢。”
     说罢嗤笑一声,阻了各人行礼的举动,只管气冲冲砸个甚麽过来就拂袖而去。
  
  
   第4章 世子又作妖
     “哦呀,今天小墨琴乖乖没有来看望他的欧大哥咩?”阿虎眨着眼睛,叼着个果子就往榻上爬。
     欧阳庭将衣裳拉好踢他下榻:“甚麽乱七八糟的称呼和逻辑。”
     “往常这时候不都是他在给你上药麽?一边谈天说地一边摸来摸去。”阿虎爬起来一脸纯良地看着他,“说起来也七天了,赶紧一举拿下涉世未深的小可爱啊。我可是每天都找各种理由留在屋子外面给你们创造条件,你要是一无所获就真的太对不起我了!”
     “……那可真是谢谢啊。”欧阳庭起身束发,觉得背后只微微作痛。
     “好嘛,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系统,我有义务问一句,你好点儿没有啊?”
     “刘大夫的药很好。”
     “废话,全京城最好的大夫诶。再说你也还年轻呢不是麽?”阿虎趁他不备一个飞扑,趴到被子上翘着腿晃悠,“不过别忘了,你家世子也有献上一份爱心的说。”
     “……总觉得和你说话很艰难。”欧阳庭拿起剑擦好收入鞘中,“太过发散的思维不利于人际交往。”
     “最没资格这麽说我的就是你。”阿虎吃完果子顺手一扔核,舔着手指头又探身过去抓了一个接着啃,“现在干嘛,去找小可爱麽?”
     “练剑。”欧阳庭往外行。
     “明明还没全好不是麽。”阿虎翻个身,仰面躺在被子上盯着帐子喃喃道,“永远都在逞强的混蛋啊……不过貌似大家都一样诶。”
     走到院中的欧阳庭站定在一棵杏树下。举目望眼头顶,但见那粉白交叠如絮云蒸霞蔚的盛景,叫人仿佛腾起几丝微醺的醉意。他深吸口气,缓缓抽出剑来握在手中。
     昨日刘大夫来换方子时说他今日可下床略动,只仍不可疾走奔行,免得留下隐患。欧阳庭心道此番自个儿是个侍卫,世子风梧言行又一贯癫狂,惹是生非保不齐甚麽时候就会遇到危险。
     况且古代,唉,古代还生在王侯家,总觉得不是宅斗就是宫斗的剧本。前十年平平安安看来是因为攻略对象没出现,如今墨琴来了,只怕开启新副本有的是危机四伏在后面。勾搭小受是甚麽鬼暂且不计较,救人之前还得先自保。以往世界也有过会功夫的角色设定,但欧阳庭早弄清楚这功夫、内力有了招数还得练,否则纸上谈兵对敌无益。
     习惯成自然也罢,熟能生巧也好,欧阳庭觉得如今练剑对他而言不是特别困难的事。但三天不练手艺生,于剑之一道也相同。他闭上眼睛,在脑中先勾勒剑招。反复多次后方捏个字诀,循着那招式慢慢演练。
     这般往复数遍,欧阳庭觉着初时生涩大减,一时意动运转内力随剑招而出。斜撩上刺时,卷起股风来吹得树梢花颤,更有数簇落下,缤纷落于目前。欧阳庭只觉有些碍眼,便起剑气想将它们震开。却不料花朵轻软,那粉瓣竟随剑身黏上,围得周身一圈更近了些。欧阳庭皱眉一顿,回身敛息,花朵顿失所依,四散开来。
     “喔――欧大哥又在练剑呐?”猛地听见鼓掌交杂喝彩之声。
     “小丁?”欧阳庭便顺势收了剑回身道,“诸位也都在啊。”
     起哄的丁侍卫抓抓鼻子,与其余几个侍卫很是艳羡地过来:“每次看欧大哥练剑都觉得太气派了。”
     欧阳庭觉得好笑:“诸君何必过谦。”
     “别算上我,懒。”丁侍卫在一片嘘声里大笑。
     “可不是?单先前府中王护院不也说了,这事儿也讲天分嘛。”众侍卫互相调侃着。
     “何以此时至此?”欧阳庭笑着与他们寒暄。
     众侍卫立时默了,丁侍卫叹口气低声道:“昨儿夜里,世子屋里……”
     欧阳庭不由皱眉:“都安置妥当了?”
     丁侍卫抿唇颔首,却又苦笑着:“你我原是侍卫,却多是在做这等事。真是,真是……”
     欧阳庭只轻拍他后背,那丁侍卫不好意思地抓抓头:“且不说这个。瞧着欧大哥这是大好了?”
     “托赖记挂,较之先前可算无恙。”欧阳庭顿了顿方道,“那今日府中可好?”
     “唉,不多几日就该王爷寿宴,忙中还添乱……这当口大家伙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丁侍卫瘪瘪嘴道,“真是怕了那谁鸡蛋里挑骨头。”
     “寿宴上往来贵客极多,再小心也是该的。”欧阳庭示意他不可再言,单拱手道,“我这几日不能轮班,倒叫你们受累了。”
     “这是甚麽话。”丁侍卫还了一礼,也拍拍他肩膀挤眉弄眼道,“世子――嗨,总之那甚麽,公道自在人心是不是?别说你了,便是墨琴那乖孩子,不也叫他为着撒气罚了?”
     欧阳庭心里一动:“这又是怎的了?”
     “谁晓得?”丁侍卫收回手来一瘪嘴,“墨琴自调了去做世子的侍童,一直谨小慎微地伺候着,也没见出过甚麽岔子。但刚过来时我听堂上伺候的莲儿说,仿佛是将寿宴预备用的茶叶自仓里取了再验验。”
     “这听着确实不是大事。”欧阳庭有些疑惑。
     “可不是?验完了没毛病,就分开装进罐子里。”丁侍卫手里比划着,“可赶巧儿了世子路过那处,就随口问了墨琴在分甚麽茶。墨琴就答了个甚麽,甚麽容竹子?唉,总之是今春新茶,御贡赏下来的。”
     “容州竹茶?”欧阳庭一皱眉,记起昨日墨琴来替他换药时还提起,因不认识怕出了差错特意问过。
     “哦对!就这个,墨琴没说错啊。”丁侍卫也一脸莫名,“但世子不知怎的就恼了,说甚麽‘去了烦热清心寡欲可不是盼着我死麽’,可真是哪儿跟哪儿呢……唉,总之不由分说就罚墨琴跪两个时辰,还叫他跪起来再接着去做他当做的事儿。”
     果真是桩糊涂事。欧阳庭摇摇头道:“那墨琴……现在何处?”
     “想必还在库房外跪着呢。唉,可怜这老实孩子。哥儿本就体弱,看着叫人难受。”丁侍卫摆摆手叹息道,“奈何世子发了话,我们这等人只能各自小心别惹祸上身罢了。”
     欧阳庭抿抿唇没接这话,又随意说得两句便托词去了。
     一路顺着游廊到了后院库房前,见墨琴果然跪在太阳地里。一身侍童牙色衣裳打扮的他垂着脑袋,眉眼低顺。偶尔肩头抽动,仿佛在哭。看着真是无辜又可怜。
     这个蠢东西。欧阳庭叹口气踏进院中,直往库房去。
     墨琴跪了一阵仍旧想不明白怎麽得罪了世子,心里委屈又不敢言。听得有人进来忙得擦擦眼睛,偷偷一看见是欧阳庭不由一喜。刚直起腰背来想招呼,却又想到自个儿正在受罚,这一犹豫那人已目不斜视径直转去库旁小室,似乎找管事的说话去了。
     想必欧大哥是来办差。墨琴无精打采又低下头去,却又转念道不对。欧大哥这几日还在养伤,有差事也不该派他来。莫非……是世子找他做些甚麽稀奇古怪的麻烦事不成?如此一想便又心急,不由伸长脖子向库房那处张望,寻思着待他出来瞅个机会叫住了一问。
     不一刻欧阳庭果然出来了,手中却提了两个大盒子,脚步匆匆就往前头去了。墨琴傻愣愣看着他就那麽走了,一时不知该作何是好。约莫两刻后,他却又回来了。依旧行色匆匆,反复数次。
     如此这般数次才没再回转,墨琴歪着头跪在院中,委实想不出是个甚麽因由,不免愈加心焦。不多时库房的管事出来说两个时辰到了着他起身,他才谢了揉着腿道:“管事的,我接着该些甚麽?”
     那库房管事却摆手道:“欧侍卫已替你分好茶了,你且先回去歇着吧。”
     墨琴勉强压下心头繁复郁郁之情,躬身再谢了才一拐一拐往侍卫住的小院去。
     “我哥?”屋里阿虎正在吃不知道第几个果子,“他不是去找你了?”
     墨琴苦着脸揪紧自个儿袖口道:“我,我确实见着他几面。但后来,后来――”
     “后来如何?”欧阳庭仪态端庄跪坐一侧,望着小炉上的茶汤滚珠般沸起细碎颗粒。
     “能如何?无非又是被老爷子一通臭骂。”风梧闭着眼睛斜躺在席上,嗤笑一声摇着扇子,“这倒稀罕呢,堂堂世子,便是连发作个下人都不行麽?”
     已经不是“发作”那麽温柔了吧?世子大人,请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些年被你――唉。欧阳庭憋了半天,还是叹口气备下瓷杯。
     “不过也是,他哪日不寻我些错处发作一番倒不像他了。”风梧见他不应便微微睁眼,哼了一声却又摆手道,“罢了,不说这些丧气事。”
     欧阳庭恭敬颔首,单伺弄那茶汤,直至散出幽香。
     欧阳庭斜着眼睛望着,口里细细碎碎哼着小调,左手捏着折扇一点一点和节而击。一曲罢了便合扇道:“茶来。”
     欧阳庭自小几上斟出,试过温度后才双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