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_第7章

小说下载: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作者:lyrelion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麽和两位姐姐说话呢?”风梧对面那个头上簪着翠钿的女子放下茶盏怒目而视。
     “三姐,你一举得男自然宽怀,想来赵家老爷子抱着大孙子也能再多活些年。”风梧似笑非笑端起手上茶杯只随意一拱,“说来我还没当面贺你,这一杯便以茶代酒吧。”
     “唉,小弟,姐姐们晓得你大了,有些话不爱听,可你也闹得委实不像样。”先前府中的二小姐,如今的郭夫人缓过这口气来幽幽道,“少年人爱些甚麽姐姐不敢称懂,但也晓得你闹出的那些……很是不该。”
     “刘管事还是风管家和你说的呢?这倒是忠心耿耿。”风梧冷冷一笑。
     他大姐周夫人忍不住道:“你倒别随意猜忌埋怨人。单你这些年发作下人,哪回不是人家替你遮掩的?”
     “你也好说是下人。不中用的,不会伺候的,没那眼力见儿的,打死又如何?”风梧拉下脸来,半是嘲讽半是冷漠。
     “弟弟!在姐姐们面前还要如此麽?”赵夫人气得过去揪他耳朵,“还当自个儿七八岁不知事?你倒是想!”
     “好三姐。”风梧作势嬉皮笑脸握住她手,“我自是敬重姐姐们。但……”他耸耸肩又摊开手道,“打前年起,父王便往我屋子里放人了,我能如何?”
     他三姐赵夫人闻言一愣,叹息着抬手抚他鬓角轻道:“弟弟……唉,我苦命的弟弟。”
     这话一出,周夫人也摸出帕子来抹泪。
     “小弟,姐姐们晓得你心里苦。但这事儿,总得从长计议。”郭夫人也叹着气。
     “从长从长,王妃计较了十几年,也没见计较出甚麽来。”风梧瘪瘪嘴。
     郭夫人皱起眉来厉声道:“小弟!姐姐们你调侃讥讽也就罢了,怎可如此说娘亲呢?!”
     “那好二姐,你倒教教我,我当如何说?咱们的王爷要的是好儿郎承他衣钵,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我,呵呵,行麽?!”
     “弟弟,你这些年做的――”
     “三姐可千万别夸我做的不错。读书倒也罢了,横竖那些不费甚麽气力。可论骑射,只怕你都比我好!”
     “这话打住,小弟。”郭夫人接过话去,顿了顿才道,“我们姐妹今日自会寻个时机与父王说。单言你年纪还小,不易过早……但你也该收敛脾气。哥儿都叫你弄成那样,便是真当五王府能只手遮天不成?”
     “自然不敢。想必三位姐姐也是听说我这坏脾气了。”风梧哼得一声满不在乎道,“最好大大传扬出去!也免得甚麽香的臭的都往我床上放。”
     “诶呀,这倒越说越不像话了。”赵夫人作势一掐他嘴,风梧便又笑了只管扭着她袖子。
     周夫人无奈道:“此事如今拖得一日算一日。横竖单你我姐弟并……晓得,万不可传出甚麽来。”
     风梧浑不在意摆手道:“但凡见过我如何收拾调。教那些腌H货的,谁会想到这个?”
     “阿/小/弟弟!”
     “好好好。”风梧自己揪了耳朵扮可怜道,“三位姐姐说的是!”
     “你且肆意闹吧,有得你苦头吃。”赵夫人一点他额头。
     “我倒有个法子。”风梧转着眼珠子道,“早前儿刘管事给我弄了个哥儿来,看着傻乎乎的,想必能哄他一哄。”
     “你又想闹甚麽?”他二姐郭夫人低喝道,“好人家的孩子可不该这麽给你糟践。”
     “呵,好人家的孩子不该,那我便该?!”风梧突地翻脸,猛地挥开手起身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出去散心――这该死的阿庭,又哪儿祸害去了?!”
     ――――――――――――――――――――――――――――――
     ①唐“诗豪”刘禹锡名作《陋室铭》载: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第7章 奢侈真败家
     欧阳庭去了何处?
     自然还在这个令他槽多无口的奇葩世界。
     刘管事笑眯眯道:“还好遇着阿庭,不然这些真要老命。”
     “要我老命才是真。”风管家摸着胡子直笑,“横竖我见他无所事事立在窗下,不叫他叫谁呢?”
     可不是?正是进退维谷、尴尬莫名的时候,可当得一个救命之恩了。欧阳庭也不多话,只管卖力将箱子再扛了一个来放下。
     风管家点数着里头儿物件又道:“收点入库一事,不大不小。原也不该大材小用唤阿庭来,奈何旁的人用着,总不大放心。”
     刘管事对着礼单画圈,闻言便笑了:“这话在理。谁叫他话少又踏实呢?”便又瞄了眼欧阳庭道,“起先伤都好全了吧?可别怨我下手狠。”
     风管家拍着他肩直乐:“嘴上的春风你也好意思开口?”
     “好好好,阿庭只要赏脸,便是醉香居也使得。”
     欧阳庭放下擦额间汗水的巾子笑道:“哪里当得?管家并管事这些年照应属下兄弟俩,原该属下厚颜摆酒的。”
     “那你可就上了他的当啦。”风管家哈的一笑,口里念叨着“冰鲛e两匹、凤尾罗三匹”又道,“这当是宫里贵人们赏的了。”
     刘管事勾着单子颔首道:“正是。还当有鹤氅两件并着金钱蟒袍一件。”便又疑惑道,“按时令说,原也不该赐这个。”
     风管家自箱子里寻出来验着,闻言便是一叹:“那里哪是你我能说是非的。王爷,府里……终究还是看世子挣前程。”
     欧阳庭对这些只作充耳不闻,早退在一边,单擦汗罢了将汗巾折好又放回袖里去。
     风管家扫他一眼又笑:“正好有一匹锁子锦。世子最爱穿这个,叫绣娘再制两身。”
     刘管事便取了出来放在一边,又在册子上添了一笔:“鲛帕世子向来不用,不若问过王爷看赐后院夫人们吧。”
     “嗯,盘锦给世子留着。他也爱。”风管家微微颔首,“缂丝、茧绸我记着先前是大小姐……诶呦,是周夫人送了几匹来,单给王爷备着吧。”
     “是。”刘管事便又往单子上写了,着欧阳庭将箱子抬来。
     风管家看着他忙前忙后只道:“你也别忧心世子那处。来来往往这些许人都见着你一直在库房帮手。”
     欧阳庭含笑应得一声,并不多言。
     直至最后一箱也数点造册归入库中,亲见刘管事落了匙,此事才算罢了。
     三人自库房一路回转,路上刘管事只轻道:“终究还是年轻,看这样子,倒不像挨过三杖。”
     欧阳庭苦笑道:“刘管事且慢取笑。这又惊又怕,还痛得很,可在不敢领教管事手艺了。”说完又躬身道,“先说要置酒相请,并非托词,乃诚心相邀。若非两位长辈与刘大夫回护,此番怕是要躺上几月。”
     “你这孩子自来多礼。我亦知你是个好的。”风管家含笑托住他手臂道,“但既是好孩子,有些不好的事儿总得远着些。便是我与管事,也不过常人,哪儿能时时看护着呢?”
     欧阳庭便再一躬:“庭自是粗鄙莽夫,何曾懂得好与不好。”
     刘管事拍拍他肩膀道:“管家说你是个好的并非虚词,如今看桩桩件件莫不如是。别说我们,便是世子,也极看重你。”这麽边说边行却又叹息,“打前年起,每月朔日前后总不排你轮值,想来你也明白。切不可去触那霉头。”
     欧阳庭口里应着,心道那时节前后非得提心吊胆、不得安舒。一旦那甚麽了,拂晓前还得收拾干净烂摊子,第二日装着平安无事。还好至今自个儿都不用直接插手,也是不幸中万幸。
     这般想着欧阳庭却又想到一事:“往常都是安排……那墨琴岂不是也――”
     刘管事脚下一顿,复又往前时摇首低叹:“你这孩子。方说过你是个懂事的,便又来打我这张老脸。”
     欧阳庭赔笑道:“可不敢。还求刘管事赏个定心丸吧。”
     “这事儿……那孩子年岁终究小着些,无非拖一日算一日。但早晚有那一天,终究也是他的命。”刘管事说罢,抿了抿唇又颇有深意道,“自来你都不打听这些,怎的今日倒有了兴致?”
     “可不是兴致嘛?”风管家也仿佛凑趣跟了一句,“少年艾慕之心,拦不住啊。”
     “这可冤枉。”欧阳庭打个哈哈,又恭敬地抱拳一稽到底,“那孩子与阿虎差不多大。入府时又恰恰遇着了,所谓‘不打不相识’,庭心中只当是多了个弟弟。”
     “弟弟啊……”刘管事摆摆手拉了他起身,“横竖你晓得规矩,且别叫世子寒了心,他终究疼你多些。”
     风管家行在前头,不紧不慢道:“但凡该担待的,自然推脱不得。可恃宠而骄大大不可,叫主子为难事小,令主子心寒就得不偿失了。”
     欧阳庭一一应了,心底反复揣摩这话,不免更加疑惑。
     转回荼芜院,就见世子风梧在藤花架子下来回踱步,一脸的不耐挑着眉。
     侍女在一侧和声软语请他坐了吃茶,又或是进屋去歇着,都被他挥手拒了。直到见三人过来,才放平了眉间。吊着眼扫过某人,便一脸恶气打算开口,却叫风管家抢了话:“禀报世子,对册、入库之事已办妥。账册单子在此,不知世子打算何时阅过?”
     风梧嗤了一声:“我向来不管这事,你照例吧。”就又装作才见到某人似的,“诶呦阿庭,你可难请呢,何以与管事们同来?”
     “好叫世子晓得,欧侍卫本是在外院巡查。”刘管事面上带笑一叠声上前道,“恰恰见了我这把老骨头催人抬箱匮入库。哎呦,那些冒失鬼――不提也罢。可多亏了欧侍卫,不然只怕掌灯了还不能回话。”
     “我这阿庭……倒成五王府第一能耐人喽?”风梧挑眉道。
     “要不怎麽说世子英明呢?”刘管事边说边退了一步用脚后跟踩欧阳庭,“瞧瞧这跟着的侍卫随从,那个不是调。教得伶俐得体?”
     欧阳庭便垂首躬身道:“刚点算完就见阿虎来传,不知世子有何吩咐?”
     风梧似笑非笑斜他一眼:“你倒巧……罢了,还不滚过来?”却又不耐候着他走近,只一把扯了他袖子拽着就走。
     一路无话径直回了世子住的院子。
     待进得院门,风梧松口气似得放慢脚程,缓步向院中抄手游廊行。
     欧阳庭看这架势一时半会他不想进屋,是以折身招呼侍奉的拿些茶来。不一刻却见莲儿一脸诚惶诚恐过来,欧阳庭不由上前问了一句。
     莲儿一瘪嘴,苦着脸悄声说了原委。往常她也不过是在中院伺候点心的二等丫头,今日因蘩萍院招待女眷才被风管家调了去,谁想世子前一盏茶的功夫突地要她来跟前儿伺候。欧阳庭也就莫名,此刻也只得暂且接了她手中木托盘,令她先去了。
     坐在游廊椅上的风梧一直静静瞅着院中杏树,见他过来了却又扭头望天,口里淡淡道:“阿庭倒也别慌。好赖你这贴身侍卫除了偶尔不听话外,我还真没打算换了你。”
     欧阳庭递茶的手一顿:“谢世子。”
     “谢我甚麽?”风梧将手一抬,连杯带手按住道,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