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1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
   文案:
   元宝峰作为一个警察,最恨的是就是满嘴胡咧咧的算命的。
   作为一个刑警大队的队长,他的业绩体现在了在隔壁城管队业绩表常年第一!
   看,又来了一个骗子。
   嗯等等,怎么碰到的这个骗子,画风不太一样。
   你身后飘过去的,是……是鬼吧?
   陈飞作为一个神棍,是咨询师,最喜欢的就是……小钱钱啊!
   你们以为啥!?
   要不是我掐指一算,二十七岁生日这天是发大财的日子,谁兴大半夜不睡觉跑郊区看老头子啊?!
   可是老天误他!
   自己不但没发财还他娘的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凶杀案的犯罪嫌疑人!!!!!!!
   他妈这叫发大财?!
  
   老天爷想了想,也是吼~
   好,补给你。
   外号元宝的元宝峰:????铐起来!!!!!!!!
   肖然:?!!!!!!!!!!!!.jpg
   【汪光:啧啧,这两口子玩的真重口
   纪柔:就是就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宝峰,陈飞, ┃ 配角:汪光,纪柔, ┃ 其它:胡说八道,算命,
  
     第1章 第 1 章
  
     圣诞节,这个外国的春节,在中国有点变化――情侣,酒店过;单身狗,在家过;元宝峰,相亲过。
     元宝峰也不想圣诞节相亲啊!但是就算元宝峰是丹峰市刑警大队二分队队长、二级警督、副处级干部、优秀大队队长、蝉联三届双龙区分局最佳‘王老五’得主,他也得听亲妈的――一局之长的他爹也不敢对着老婆说一个不字,更何况是小兵小将的元宝峰呢?他就毫无防备的被他娘以“买菜买多了你过来接我”为由骗过来,摁在了明显也是被骗过来的姑娘面前,喝一杯平时要价18今天要价188的咖啡。
     ……
     对面的姑娘显然身经百战,率先自我介绍:“纪柔,小公务员。”
     元宝峰赶紧也自我介绍:“元宝峰,警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元宝峰本来也不是什么活泼开朗的性格,不然也不至于蝉联王老五却没有老婆。对面的姑娘则是没想到居然真有敢一直沉默的相亲男,心里指不定在八卦论坛要挂多少个“八一八我遇到的极品相亲男”,率先打破僵局:
     “你平常都干嘛啊?有什么爱好啊?”
     人家姑娘开口问,元宝峰只好搜肠刮肚的找话题:
     “……平日里就爱好看点电影,”――他不敢不从,李老太太从他确定休假就一直盯着他,敢糊弄了事绝对进不去家门。“悬疑啊,纪录片啊,都看一点,人生百态嘛。哈哈,我看的挺无聊的。”但是主要看点恐怖的,不过这话就咽下去了,对面的姑娘看起来就是那种对恐怖电影不感冒的人。可以说,基本上周围就没有一个姑娘喜欢恐怖片的――连他们科室的法医也不例外,搁人家的话说“我上班没看够,下班还要看?”。
     “那很好啊,我平常也喜欢看看电影啊之类的。”女孩子微笑的点点头肯定,低头喝饮料。
     虽然笑容无可挑剔,但是元宝峰是谁呢?刑警大队队长(二),看得人没有千百万,几万人总是有的,真心假意总能看出来,对面姑娘分明是没词接了。接什么?接“是人生百态”还是接‘确实无聊?’
     他叹口气,正想怎么结束这个话题,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看见来电显示,他脸色一变,“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元宝峰匆匆丢下一句话,就拿起手机跑到了外面“喂?”
     “头,”副队长汪光在那头着急的对他说:“纯水岸发生命案,大头儿让你速速归队。”话没说完,电话那端换了一个人:“元宝峰,”元宝峰下意思的立直身体,恭敬道:
     “肖局!”
     “事情比较严重,你先控制外围,”对方嗯了一声,然后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你送人家上出租,然后立刻归队,好好跟人家说。”
     “是!”
     挂了电话,元宝峰回身,想要跟对方说一声,却看见身后站着已经出来的女孩,看见他转身,递过衣服:
     “你有事儿你先走吧,我已经结完帐了。你忙你的,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对不起,不过我现在确实有事儿,”元宝峰脸有点红,知道这事儿是自己做的不对:“我送你打车就离开。”
     “没事儿没事儿,”女孩连连摆手,脸还有点红:“我知道警察很忙,你们辛苦了。”
     元宝峰就算对人家没什么意思,心里也心里一暖,坚持给女孩打上车,并且记住了车牌号,才连跑带颠的朝自己的车跑过去。三十分钟的路硬让他给开了十分钟。进入小区,沿着警示线一路前开,开了不到五分钟,就看见路边有人挥手,他立刻把车开过去,挥手的汪光趴在窗户上:
     “头来了?”
     “现场什么情况?咱们谁在那边?”元宝峰抓紧时间了解情况。汪光一边带着队长往里走一边介绍案情:
     “死者王建云,男,56岁,合华集团副总裁。案发时间在下午六点三十二分,现场已经控制。”
     纯水岸小区是单峰市比较高档的小区,这会儿不像一般地方的小区发生命案时候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人。不过也有不少人在,在旁边指指点点。案发现场已经被警戒条围得严严实实的,灯火通明。
     “报案人是谁?”元宝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围观群众――有的罪犯为了确定情况,会都留在现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他锁好车,一边问一边跟汪光往里走。
     “是王建云的秘书,我们已经派人去了解情况了,目前来看没有什么作案动机。”
     “在现场的还有谁?”
     “今晚现场有四个人,死者本人、秘书、保姆,还有一个算命的。”
     “算命的?”元宝峰的步伐一顿,纳闷的回头。
     “对,”汪光用力点头,“就是那种大街上摆个摊,算命不灵不要钱的那种,我让陈飞亲自审了。”
     元宝峰皱起了眉头。
     丹峰别看只是一个地级市,可是架不住有钱的真多啊。不说别的,这里面身家千万的都算不上数,亿万身价的人才能算是中等收入。而且不但才,大官也多,人人都说这地方人杰地灵,风水好,所以封建迷信格外多。连孩子上学这种国家规定的事儿,算命先生说要十月份上,那就宁可把孩子弄走,也不在正规的时间上学,非要拖到十分月份。这种事情每年都不少出,甚至还有更严重的,元宝峰的姥姥,就是这么活活拖死了。元宝峰是姥姥带大的,那更是深恶痛绝。作为朋友,汪光那能不知道这事儿,转移话题:
     “根据报案人的说法,那个算命的,叫陈飞。他当时约得是晚上十点,”汪光赶紧把知道的说出来:
     “……这小子到的时候有个秘书没有走,秘书还给他端了一杯茶。我已经问了秘书,这一点被秘书证实了。秘书说时间大概是晚上九点四十二左右,然后秘书在楼下整理第二天开会的东西,他跟死者上楼。大约上去没半个小时,秘书就看见他慌慌张张的下来喊报警。那个小子跟秘书之后一直呆在楼下,谁也没动。两个人可以互相佐证。陈飞的证词是,他跟着人上去之后,两个人谈的还可以,他正想忽悠对方的时候,对方忽然脸扭曲了一下,然后跟他说去卫生间。
     他就坐在原地址等着,可是等了十几分钟死者都不出现。他只好去卫生间看看,结果看见死者死了。他就跑下来报警了,因为他以前看过电视剧,知道不能乱动,所以压住秘书上去看的行动,两个人一直等到警察来,之后就被带到了客厅问话。
     然后我查了咱们的出警记录,片警二分三十秒到场,三分四十五秒转来刑警大队。目前就是这些,头儿。”
     他接过汪光的笔录看了一遍,点一点板子,发问道:
     “秘书的时间怎么记得这么牢?”
     “因为当时秘书女朋友过生日,他放了好几次鸽子。本来今天跟老板请好假了,谁知道中间硬被扣下了,他着急回去给女朋友赔罪,总看表。”元宝峰点点头,又问道:
     “那这个……陈飞呢?”
     汪光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这个圈子你也知道,越有钱越迷信。这小子说是什么咨询师,其实就是个算命的。在圈子里有点知名度,具他说,今天来,是要给这位王老板看看相。不过秘书说,这个老板半信半疑的,其实心里知道的门清,压根就不信。”
     这就有意思了,不信,还叫人来看相?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踏入了屋内。这别墅一共三层半,一层地下两层半在地上,案发现场在楼上,此刻布满了警戒线。相关人等暂时都被请到了屋内一处。元宝峰一打眼,就觉得不对,低声问:
     “死者家属没来?”
     汪光同样低声道:
     “嘿,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们打一圈,一个两个都在外面呢,说回不来。那个就是秘书,”汪光示意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又示意另外几个人身份:
     “旁边的女的是他家保姆,另外一个是保安。保姆跟保安是两口子,那边那个就是算命的。”
     元宝峰抬头看过去,就看见一个男人正在跟自己手下录口供。那男人大约三十多岁,留着络腮胡,身上穿着唐装,倒是一派高人模样。大约是感觉到什么,那男人忽然回过头来,跟元宝峰看个正着。瞬间两人都进入黑洞似得胶着在一起,两个人就这么隔着千山万水的对视,分都不分开。元宝峰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概念,这男人的眼睛,真亮啊……
     忽然汪光一嗓子,等他再回头,那个人已经低头回答问话了。心里还有点隐约的失落,他失落了一下,就问:那个人是谁?
     “就是那个算命的,陈飞。”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都是晚上更新
  
  
     第2章 第 2 章
  
     合华在当地赫赫有名,影响巨大,市里抽了各分队骨干成立了一个破案小组,晚上九点先开一个碰头会。因为发生在元宝峰辖区内,队长暂时由元宝峰做详细报告。元宝峰跟各位队员招呼,站在了前面,打开放映机:
     “大家好,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死者王建云,男,56岁。”后面的幕布上面浮现出一个生活照跟死后照片,供给大家参考。“曾用名,王大业。合华集团的副总裁。现在基本负责对外公关的事物,不排除可能有竞争对手产生的恩怨。死者有一子一女,经过我们初步调查,当晚,妻子刘芸出席活动,并未在本市,多人可证明。女儿在国外,出入境没有通关记录。儿子在会见客户,也有不在场证明。平日里此处并不住人,只在过年前后有活动,王建云才会多回来住一阵子。”
     案发当晚,位于纯水岸的这栋别墅一共有四个人,本应该有五个人,其中的保安曾志发出门打麻将彻夜未归。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