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_第9章

小说下载:情商低也要谈恋爱[快穿]作者:lyrelion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安分,今日风管家也早早加派人手布置妥当,想来不必忧心太过。
     正歇过约莫两刻,就见莲儿捧了个食盒来放下。
     欧阳庭起身谢了,见她神色犹豫便道:“莲儿姐姐有话但说无妨。”
     那莲儿一咬牙跪在地上:“还求欧侍卫救命!”
     欧阳庭又惊又疑:“这是做甚麽?你先起来。”
     莲儿苦求道:“若欧侍卫应了,婢子才敢起。不然,宁可跪死!”
     欧阳庭伸出的手这就收回:“哦,那你便跪死吧。”说着自回身坐了,取食盒中热汤先饮一口。
     那莲儿傻了眼,直愣愣看着他。
     欧阳庭细细品着那碗火腿鲜笋汤:“连你想求甚麽都不晓得,我敢答应麽?便是我敢,你又信麽?”
     莲儿闻言立时伏在地上哀哀道:“也罢,横竖不过婢子一条贱命。”
     欧阳庭心里模糊有点儿猜想,但面上不显,口中只道:“既已想通,何必哀叹?足见是杞人忧天罢了。”
     莲儿以手掩面,十分哀戚:“欧侍卫,你也随了世子不少年头,说这话当真从心麽?”
     “自然。”
     “那你不亏心?!”
     “不亏。”欧阳庭坦然应了,对那目瞪口呆莲儿道,“我猜你想说那些被发作了、被罚了、被发卖了,甚至被埋了的,是不是?”
     莲儿住了口,整张脸煞白,似是怕极,周身止不住的发颤。
     欧阳庭正色道:“那我倒要请教,那些人里,哪一个是因我之故、受我拖累,亦或是被我陷害诬告枉死的?”看着她傻愣愣地样子,欧阳庭便竖起一根手指,“此其一。其二,大部分人被罚时我都不在场,不知前因、无凭无据,我不能胡说。其三,世子也曾重罚我,那些自有我的不是之处。而世子终究是世子,气不过罚得重了我也只得认了,他是主子不是?”
     欧阳庭至此放下手来:“是以,我不亏心。你以为如何?”
     莲儿面上青白交加,咬着唇角愤声道:“你这外表忠厚老实的黑心奴才!”
     “这话倒说的怪了。”欧阳庭眯眼打量她,“我是教唆世子荒宴通宵,还是引诱世子酒池肉林,亦或是撺掇世子滥杀无辜?”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难道你不晓得这院子里死了多少――你这般铁石心肠,简直猪狗不如!”那莲儿怒极,起身来插着腰便指他怒骂。
     欧阳庭也不急着分辨,放了盏箸待她住口后方道:“那不知莲儿姐姐待如何。劝,拦?我左右不过是个小小侍卫。更何况……”
     “更何况那玩死玩残的不是姑娘就是哥儿,你自然能置身事外!”莲儿抢了话狠狠啐他一口。
     欧阳庭闪身让过倒也没恼:“那你要替天行道杀了他?”
     莲儿一怔:“不,不不――”
     “那你是有王府残害奴婢的罪证要击鼓鸣冤告御状?”
     “这……”
     “还是,你单单只是害怕,不想伺候世子罢了。”
     莲儿猛地吸口气,随后扭头不语。
     欧阳庭叹气道:“混淆概念、东拉西扯、毫无逻辑,真庆幸――”
     ――现在不需要攻略你们。欧阳庭在心里默默补充完这句。
     那莲儿趋前一步恨声道:“但凡安排在世子屋里贴身伺候的,三两月必然换了。若是通房侍童,更是没一个见有下落的!欧侍卫,我求求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发发慈悲,就当可怜我――”
     “不是我袖手旁观。只我当真能力有限。”欧阳庭叹了口气,心道他真有这本事早把墨琴调得远远儿的了。转念一想却又稀奇道,“安排职分原是管事之责,如你这般也有主子发话的。我不过同你一般是个侍候人的,你倒来拜我麽?”
     “可,可大伙儿都说――”
     欧阳庭更奇怪了:“说甚麽?”
     那莲儿吞吞吐吐道:“都说你讲一句有一句,世子最是听你的……”
     欧阳庭忍不住笑了:“那我眼下也不该只是个侍卫。”却又收敛笑意道,“况且,世子这些奇怪声名虽说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但做下人的背后这般议论主子,只怕不是偶然。”
     莲儿一怔往后退得一步,欧阳庭眯起眼冷道:“现在你可说实话吧,谁派你来和我说这些的?”
     看着她哆嗦着再退一步,却崴了脚软在地上,欧阳庭起身走近俯视她:“既都说世子身边隔三差五就少使唤人,那再添一个你――也无不可。莲儿姐姐,你说,是不是?”
     那莲儿立时瘫在地上面如死灰,嘴唇煞白地颤抖起来。
  
  
   第9章 疑团也不少
     墨琴捏着手上荷囊,有一搭没一搭描着样子绣。两只乌溜溜的眼睛不时扫过院门,却又每次失望垂首。
     捏着果子蹲在旁边的阿虎咬得一口啧啧道:“这可算是倚闾之望?”
     墨琴噗嗤一笑忙又敛住疑惑道:“昨儿听蔡先生给世子讲那甚麽策,仿佛提过。但分明是说父母大人倚着巷子那门盼儿女归来吧?”
     阿虎咬着果子摇头晃脑,口里含含糊糊的:“你现在和那些爹妈也没啥不同了,瞅瞅你那小模样。”
     墨琴哭笑不得撇他一眼又垂下头来。
     阿虎舔着手指头道:“不过也是诶,欧――哦我哥这是去哪儿撒野了呢?”
     墨琴手指微微一颤没接这话,仿佛专心致志绣着那囊上纹样:“阿虎哥哥也没见着欧大哥麽?”
     阿虎嘿的一笑:“还说不是等我哥?”
     墨琴一愣,跟着拼命摇首道:“自然,自然不是!”
     阿虎哈哈大笑起来。
     “不和阿虎哥你说了。”墨琴气鼓鼓瞪他一眼。
     “诶呀小东西,你倒是跟你阿虎哥横起来啦?”阿虎跳到他身边眨眼。
     墨琴忍俊不禁摆手道:“哪儿敢呢。”却又疑惑眨眼道,“但当真好几日不见欧大哥了,他很忙麽?”
     阿虎摸着下巴:“那我可不晓得。不过嘛――”
     “怎的?”墨琴急道。
     “你若是寻他,他总是有时间奉陪的。”阿虎冲他挤眉弄眼。
     墨琴面上红得更厉害,放下手中荷囊起身急急行出去,口里嘟囔着:“我,我去刘大夫那儿――”
     阿虎歪着头嘿地笑了:“也不是没希望嘛……就是不晓得,那个木头脑袋会开窍麽?”
     墨琴可猜不到那谁谁开不开窍,他只管一路匆匆行过院角往刘大夫那儿去。
     “头痛?”
     “可不是嘛刘大夫,我这嗓子也疼,一天到晚就想咳嗽。打三天前值了夜班到现在都……咳咳,我这不会是要死了吧?您快给我诊诊脉呗。”
     “……冬桑叶三钱,生石膏二钱五,生甘草一钱二。武火煎半刻,每日一剂,日服三次,喝三剂就该好了。”刘大夫收回手来提笔写方子,“小小伤风而已,死不了。”
     “诶?就这?!”
     “不然呢?当春乍暖还寒,小丁你单瞅着白日里太阳高了,夜里可冷着呢。别仗着年轻就胡来,老了有你苦头吃。”
     “是是!”丁侍卫接了方子却又半真半假埋怨,“要不您还是高抬贵手判得重点儿,让我――嘿嘿,能多歇几天呢?”
     “那敢情好。”刘大夫似笑非笑瞅他一眼,“我这就给你添上几味,三天五天随便歇,想一直这麽千秋万载歇下去也――”
     “诶诶,这不是怕累着您逗您乐呵乐呵嘛。”丁侍卫忙得嬉笑摆手,抢过了方子一溜烟儿就往外头奔。
     墨琴只来得及侧身让过,好险没撞着。自也无奈一笑,方才上前见礼:“大夫安好。”
     刘大夫单招手让他过来坐了,细细看他眼睛。却又皱眉观他舌相,微微摇首又诊脉象。再问了近日起居方道:“暂且如此。先前那汤药多少有些伤身,你总是个哥儿……”这就捻着胡子取了笺来。
     墨琴微微探头,刚勉强倒着认出“当归三钱、川芎一钱八、桃仁三钱、三棱二钱”一列,刘大夫笔走龙蛇又写了几列塞进他手里:“让我那小童替你熬着,水煎,每日一剂。早晚各温服一次,先服五天。”
     墨琴一脸感激谢过了出来,折身往一侧药炉房去了。
     那药童自炉前起身接了方子一瞅,瘪着嘴道:“大夫真晓得折腾人,这一样的方子何必分两回递?”
     墨琴奇道:“莫非还有人递了一般的来?”
     那小童哼哼两声:“可不是怎的?早半日是――唔,莲儿姐姐递来的。”
     “莲儿姐姐?”墨琴一怔,“与我一般伺候世子的那位莲儿姐姐?”
     小童一摊手:“诶呀,说来你当认得她,你怎的不让她帮你一路递来呢?”这就嘟囔着蹲下去煽药炉子,“一味药熬两遍,大夫这是还当我头一次看药怕弄坏了不成?”
     墨琴想一想又道:“这药是治甚麽的?”
     那药童稀奇又鄙夷地撇他一眼:“你这哥儿倒是问得有趣。刘大夫替你诊了开的方子,总不能是我吧?”
     墨琴哦了一声不好再问,也就不提这茬儿单谢了一句。应下过阵子来取,方满腹疑惑地行出院子去。
     却不想刚转出门,脚前就落下块小石子,脆生生咔哒一下,唬得他往后退了一步。再举头一望,对面槐树下环臂立着的正是他先前候着不见那人。
     “欧大哥――”墨琴眼中一喜,忙得奔过去。
     欧阳庭不由一笑:“慢些跑,若是摔了,只怕来不及救你。”
     墨琴面上一红:“我,我又不是小孩子。”却又转着眼睛道,“欧大哥是来……?”
     欧阳庭呼了口气,举目望着头顶树梢:“恰恰见到你,便略等了等。”
     “欧大哥先前是去……见了甚麽人不成?”墨琴眨眨眼,“总不能我还能帮欧大哥甚麽吧。”
     欧阳庭反倒笑了:“为何不能?”这就和他并肩往内院行,“先前去找刘大夫?怎的,身上不大舒坦?”
     墨琴摇摇头,一五一十将先前事说了。
     欧阳庭也有些疑惑:“照这说法,那药是你吃的,总不是你和莲儿都一般病了。”
     墨琴歪着头:“可今儿早些时候我打世子屋里告退时,莲儿姐姐还好着呢。”
     欧阳庭却扫了他一眼,口里轻轻道:“哥儿……莲儿……”
     “欧大哥?”墨琴见他喃喃低语面色不佳,不由急道,“可是墨琴说错了甚麽?”
     欧阳庭定定神道:“墨琴,我还当真有一事不明,望你解惑。”
     墨琴稀奇道:“可不敢,欧大哥请讲。”
     欧阳庭深吸口气压低了声儿:“往常你……可有近身伺候着世子?”
     墨琴噗的一笑,忙得掩口正色道:“自然。我是侍童,寻常世子身边的事儿,不是我便是莲儿姐姐应着。”
     欧阳庭皱皱眉:“墨琴,我并非说一般斟茶递水之事。”
     “那还能是甚麽?”墨琴愈发想笑了,“世子虽说也常挑剔些,但最不喜下人在眼前碍手碍脚。便是梳洗束发,多半都是自个儿来。倒叫我们少伺候些呢。”却又想到一事不由忍俊不禁弯起嘴角,“欧大哥是世子近身侍卫,跟着世子日子最久,这等事怎会不晓得。且别拿墨琴寻开心了。”
     欧阳庭却没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