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2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经由我们先控制住了,稍后会有资料传给各位。现在,我们来说说具体的四个人。”
     说话间,屏幕上面换了一幅年轻男子的图片,这人长得很是出色,底下纷纷猜测这人是什么身份:
     “一共四个人出现在案发现场,报案人许安平,王建红的秘书。几年前已经被派到了丹凤市做分区经理,不过王建云回来的时候,还经常用他,他也对外说自己是秘书。今年24岁,丹峰当地人。不过户口在更下面,我们还没有派人核实。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大问题。当天他的出入都有证明,案发时候在楼下,有监控和其他时间证人。”
     “杨芬,曾志发是两口子。据说是跟王建云是同一个村子出来的,所以照顾他们两个,一个做保姆,一个做保安。不过案发当晚,曾志发当晚先是到岗,然后等到人都在屋内的时候,偷偷溜走,打算等第二天早上早点回来,假装看了一夜。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所以他以为这次也一样,谁知道这次忽然发生事情,我们是在附近的麻将馆内找到的曾志发。
     杨芬是做保姆的,她跟另外一个人一起干活,不过那个人这天请了病假,所以只有杨芬一个人。按照她的口供,没有什么太大的疑点。另外一个人是唯一的外人,”看着老实的夫妻头像变成了另外一幅图片,这附图片显然是今天刚照的,身后还有同事的身影走过。
     “陈飞,家住小东乡,27岁。本身没有正经工作,平日里以在街头给人算命为生。这次来,就是因为王建云总感觉难受,想让人看看。所以陈飞经人介绍,给王建云看了几次。陈飞这个人呢,比较能说,会说,王建云很相信他。所以这次半夜,也招他过去,商讨事情。”
     “这次就是案发当晚在现场的几个人的情况。”元宝峰说道,“接下来,我让小秦来介绍一下现场的情况。”
     接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站起来跟各位示意,然后站在了前面:
     “我们已经解刨了死者,确定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六点左右。”他手一动,身后的大屏幕换成了血淋漓的一片,好在众人都是久经沙场,没有失态。但是汪光却还是受不了,一把把记号笔塞进队长手里,滚出去了。“死者心脏部分全部遗失,胸大肌有撕扯痕迹,一部分肺和气管也消失不见了。伤口部分不齐,初步判断不是刀等器械所致。但是没有外力痕迹。”
     这话一说出口,底下的就议论纷纷,什么叫做没有外力痕迹?不过很快,他们就看见了身后的照片,顿时满场寂静――死者死在了大概是卫生间的地方,眼睛直瞪瞪的看着前方,心脏的地方空荡荡一片。胸前一个大学窟窿,啥都没有。小秦没有起伏的讲述了一堆专业术语和数据,然后说:
     “事发现场在套间内,外面基本没有什么有效信息。这个套件应该是会客室,不过里面有个房间,有床。目前这里就提取到了四个人的DNA,我们通过对比,其中三个跟王建云、陈飞和许安平吻合,剩下的一个人数据库没有,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人的痕迹。以上就是我的报告、”
     说完一鞠躬就走了。
     底下议论纷纷。
     主持会议的副局长敲敲桌子,
     “有话直说。”
     又朝这里面威望最重的三队长老常说:
     “老常,你先说。”
     老常皱着眉头,作为老人,先开口:
     “那个许安平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分区经理,不容易啊。还这么知恩图报,挺重情义。不过,”老常擅长细微入手,尤其观察人:“一句话叫做过犹不及。哪个出去当了大官的,还回来跟保姆争岗位呢?就算自愿,他心里得劲?我看,还是要多注意这个人。虽然王建云可能觉得自己是恩人,未必许安平也这样想。俗话说,升米恩斗米仇,指不定里面有什么龌蹉。”
     其他人也同意这个观点,旁边元宝峰便将许安平的名字下面画了一个三角号,表示追踪。接着,老常继续说道:
     “曾志发、杨芬这对夫妻,我看呢,大本事没有,小本事却有。”他点点自己的笔记本,说自己的推论:“按照现在的资料看,这个王建云很可能是通过娶妻才得到发展的机会,一般这种穷过的人,最怕一种人,”他环视一下,吐出两个字“同乡。尤其是那种知根知底的同乡,那就是把他的脸往地下扒,这种人一般绝对不会将同乡放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何况,还是三个一样地方的人。”
     在场的人都点头,同意他这个观点。老常继续说,“我们先说杨芬。
     首先,一个不大的地方,还不经常来人,为什么要雇佣两名保姆呢?而纯水岸是出了名的保安严格,来客人也要主人亲自去领,又为什么要再雇佣一个保安?
     再说,按照他们现在的工资,比过去的他们挣得多得多吧?农村挣钱不容易,一般有这种活,那是没活也找活干,怕被解雇。就算同乡,也不至于照顾到这个份上吧?可是你看刚才的照片,”元宝峰赶紧把照片调回去,老常指着照片说:“你看看杨芬身上穿的,再看看刚才小元说的,案发当日,保安居然去打麻将了,还是咱们领回来的。
     这是一般工作的态度么?很可能是这夫妻两个掌握了什么王建云的秘密,所以王建云才不得不用这种方法长期给钱,还可以顺便监视这两夫妻!”
     副局长肯定道:
     “这是一个方向,老常,你带队,从这方面入手吧。”
     老常领命,副局长继续道:
     “其他人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没有小元你继续说。”
     “是!”元宝峰走回前台,继续道:
     “目前四个嫌疑人都暂且在羁押室,王建云的夫人刘芸和儿子刘宇博已经回到了本市。”
     “等等,为什么姓刘?”
     其他人想了想刚才老常的推测,说道:
     “因为王建业是入赘?”
     副局长拍板:
     “好了,现在分成两队。老常你带一堆人,走外围,查资料。小元你主要跟嫌疑人接触,好了行动。”
     “是!”
     等人走的差不多,副局长叫住了元宝峰,想了想,跟他说了一句:“
     记住,家属的情绪很激动不假,但是我们最好不要为了交差而胡乱下结论。”
     元宝峰诧异的看回去,副局长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出去了。
  
  
     第3章 第 3 章
  
     “姓名。”
     “陈飞。”
     “性别。”
     陈飞瞅了对方一眼,你看不出来?
     对方回了一个更凶狠的表情,陈飞瘪瘪嘴:
     “男。”
     “年纪。”
     “27。昨天刚过。”
     记录的笔停顿一下,怀疑的看看他。陈飞看懂了对方的无言,指着胡子嬉皮笑脸:
     “您看您要是算相,也不找个嘴上没毛的是不?”
     “多余的别说!”汪光呵斥他:“家庭住址。”
     然后汪光看看对方,补充道:
     “常住的,能找到人的那种。”
     陈飞本来想糊弄对方的心思一歇,老实说:
     “成华大道2区38栋29楼1002号。”
     “住的倒是不错,”汪光嘀咕一句,继续问:
     “电话。”
     “135xxxxxxxx。”
     常规的问完,汪光磕磕笔,开始心里战术。对面的人也知道这个是一个开始的信号,不由自主的坐直了。
     “前天晚上,7月2号,你去干什么去了?”
     “我去给一个老板……”陈飞眨眨眼睛,换了一个说辞:
     “沟通、探讨一下未来的生活方式,提供一次咨询服务。”
     “……”
     旁边没记录的那位警察嗤笑:
     “算命就算命,还扯什么咨询。”
     “哎警察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陈飞有点小激动的辩驳,“咱们可是正经开店做咨询师的,您看看,”说着,要掏兜,姿势不对,掏了半天,才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名片,可惜两位警官眼睛看都不看一眼,他只好嘟囔的坐回去,“我们可不是无照经营,更别说是算命了。算命,那可是封建迷信啊,警察同志可不能乱扣帽……”
     “行了有完没完!”记笔录的汪光不耐烦的打断他,喝道:“老实回答问题!!几点去的,都跟什么人见面,都干什么了!不要说谎!我们会找人验证你说的话的!”
     陈飞吐沫都准备好了,打算七扯八扯的转移话题。奈何这两位并不是日常打交道的民警同志,被毫不留情的噎回来,也知道对方不好惹,蔫巴巴的坐下来――陈飞其实不怕警察,但是他什么人都接触过,知道这种貌不惊人的警察,才是最厉害的,得罪了他,有的是你罪受――老实的道:
     “下午四五点吧……”
     “到底几点!”
     “我也不知道,我等车来着。下班点,打不着车,我最后做的公交车去的。在百润大楼门前那站坐的车,”汪光在百润底下点了两下,一会跟公交公司核实一下,一般这种公交车到站都有站点,大楼也有监控,一查就知道。一边听陈飞继续说“……我到地方下去,我又问了一下路,然后才到的地方,嘿你别说那地方真高档啊,等我将来赚了钱,也买一套……”
     陈飞是真觉得自己委屈。
     他在这混了三年,才混了一个租的房子充门面,还搭进去几万块钱,才搭上了王建云这条线。
     王建云别看只是女婿,但是他负责了合华所有对外公关,人脉不是一般二般的重要。只要搭上这条线,以后就不愁客源。他的客人也不用是半信半疑的小白领和街边的体力劳动者。当初得到消息,给他兴奋的够呛,*也不装了,亲自□□。出门还给自己算了一卦,这是要行大运。
     结果真是大运啊――到了地方一看,态度冷淡不说,面上虽然好像恭敬,那内里完全不当回事!
     半信半疑倒是好说,就要这种半信半疑,一旦碰上了那件事儿对了,那就彻底信了。就怕那种压根不信的,面上做出一副相信的样子,只不过是过耳云烟,听过就忘。
     陈飞咖啡都喝了三杯,还是那态度,他都不打算使劲了。借口去个厕所,整理整理自己,就打算找借口走开。王建云做的不地道,他却得罪不起。
     出来看见王建云露个地中海在沙发上,这好歹要告别一声啊,结果转个弯,看见胸口老大的血窟窿――这运,大发了!
     汪光看着口供,低声说:
     “头儿,你信么?”
     元宝峰扯扯嘴角:
     “这个人很尖,他的口供全都有时间、地点、见证人。只要我们去查,就能查到,他不会在这种地方说谎。”
     “你是说?”
     元宝峰点一点后面这部分,他说的话不假,可也不真。
     几万块的投入,对方不信就轻易告辞放弃?他说四五点钟上的车,可是据他所知,停靠纯水岸的公交车只有一路109,109从百润开车,就算堵车,只堵一条街,只要出了那条街,其他的街道都是小道,十分畅快。基本十分钟就能到站。据他自己说,去的时候,家里没有人,是王建云亲自开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