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3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门,楼下都没有人,出来的时候才看见楼下有保姆、秘书。他几点到的地方,几点上楼,谈了几个分钟,这些都是模糊的概念。里里外外加起来,都足够他实现告诉对方家里最好不要留人,影响算命,然后等到了地方,放倒王建云,伪造案发现场。浴室有用过的痕迹,满卫生间的多米诺反应。虽然只提取了几个脚印,按照脚印的行程,他应该在门口洗手区逗留了,可是保不准他踩着尸体或者其他办法……
     不行!
     元宝峰皱紧眉头,从这种幻象里面脱离出来。他不能有先入为主的惯性。
     他忽然知道了副局最后的那句话什么意思。
     今年刚进来的许南忽然敲门说,陈飞的保释人来了,要求保释。
     汪光跟元宝峰对视一眼,这口供目前没有什么明显的逻辑漏洞。也不能非法□□,他们只好严重警告了对方不得离开市里,保持电话通畅,也不得不按照制度把人放了。
     从案发到录口供,陈飞出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了。陈飞深深的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就被这半夜的凉气呛得连连咳嗽。这时候旁边塞过来一支烟:
     “自由的空气好闻不?”
     “好闻。”陈飞心里补充,个屁。你他妈叫人关进去还险些被当做杀人犯你试试,外面是厕所你也得说好闻!
     “行了,”大概是心虚,冯□□他笑笑,一伸手勾住他脖子:“你也别回你那狗窝了,上我那去,洗个澡,去去霉气。”
     陈飞翻个白眼,朝他车走过去,走到一半,国骂出口:
     “卧槽!你孙子又换车!”
     冯天搓搓手,从兜里掏出钥匙,作势要塞进他手里:“嘿嘿,还行还行,你开,我不跟你抢。”
     陈飞垂涎的要命,围着车转悠了两三圈才没好气的说:
     “我手黑,我不碰,你这车我可赔不起。”
     冯天也挺珍惜这刚买的车,闻言顺势收回手,亲自给这位老爷开车门,陈飞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嗖的就登上了后座。冯天一路飞驰的滚回家,回家先把人推进浴室,然后殷勤的给交了一桌子的外卖,伺候这位老爷就餐,姿态不能再低。
     要说冯天为啥这么低声下气呢?因为这案子、呸!这事主,是他推荐的。
     要不说一样米养百样人呢,冯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跟陈飞住隔壁,陈飞的爹不咋地,冯天的还不如他爹呢。他爹出轨归出轨,起码没家暴、没拿着卖血钱养别人是不是?还烂赌,陈飞不止一次碰见债主来要债,家里早就空了,冯天他妈被拽的头破血流。就冯天学习好,在家也护着他妈,后来冯天大点了,冯天他爸也不敢打了。但是也彻底不着家,除了回来要钱,彻底没了踪影。来要钱,也永远躲着冯天上学才敢来――打从有一次他想卖了他妈,冯天就要剁了他。得亏冯天的妈抱住了冯天,他爹才跑了。一个烂赌鬼**鬼,也没有本钱跟身强力壮的冯天硬碰硬。
     最后一次,债主来要债,家里实在没东西了,要个瘾君子干啥?结果冯天他爸一下子抓着痛哭的冯天的妈说抵债。话没说完,就口吐血沫子倒下了――后面冯天拿着不知道哪捡来一把水果刀,那上面现在除了锈,还有血。
     要债的跑了,冯天的妈,这个除了补贴丈夫就是补贴娘家的可怜女子,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不哭哭啼啼,站起来一把夺过刀,把冯天塞进了陈飞家里,然后对警察说,是她杀的人。最后判了个死刑,冯天最后一次去看她,这个女人把耳朵上唯一还留下的不值钱的银耳环给他,叫他去当了,去上学。好好上大学,娶媳妇,要好好对待人家。还叫他去找舅舅,舅舅肯定会养他。
     冯天接过来,没说这个钱都不够学费,别说学费,现在外面吃碗面都不够。但是他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就不见踪影了。有的人说看见冯天去过舅舅家,被舅舅家打出来了。也有说跟着后巷的那个工头走了。反正就是走了。
     再次相遇,冯天穿的极好,住的也极好。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蹲在街边摆摊的陈飞。他把人带回去,说起这些年的经过。
     冯天当年的确去过舅舅家里,不过可惜,他妈掏心掏肺的弟弟家,并不想养他,也不想掏几百块的学费――就算当时他舅舅已经住在了楼房里面。二舅心眼多,还明里暗里问他他妈给他留了什么东西。听见只有一对不值钱的耳环,也翻了脸。冯天也没多留,转身回家去,掏出自己的书包,割开背带,里面藏着他自己藏得一点钱,缝在了衣服上,自己悄悄的跟着火车,往南面去了。
     他听说,南方赚钱容易,就连做小工,一个月也有几百块钱呢。
     后来?
     后来他没详细说,只含糊说了在南方混了几年,也没混出头,然后偶尔听说了北京更好,就又北上。后来辗转来到了帝都,活得还行。
     他也在算命。
     他聪明,脑子灵活。先是看到娱乐圈的人似乎很信这个,然后就自己看了两三本算命的书,就能几乎铁口直断了。
     后来被引荐给了一个明星,又被明星推荐给了身后的‘干爹’,最后越走越顺,在手表圈里风生水起。他还抽空去读了一个大学学位,还悄悄的拿了一个心理学证书。
     现在来找他的人,预约都排在了后年。冯天看见了童年的好兄弟,非常高兴。他是恩怨分明的人,两个分开十来年的人,不多时又重新好了起来。看见好友落魄,他给支了一个招。
     看见陈飞,他也很高兴,不过这两年手表圈不好混,何况新来的。冯天想让陈飞先接触商人圈子,然后在曲折来接触手表圈。
     这次这个王建云,就是一个好对象。他跟许多的政府官员都有关系,只要从他做成了生意,以后不愁没有客户。将来陈飞发达了,两个人还能结盟。
     谁想到,祸从天降,死的还那么蹊跷。
     要不是冯天赶紧联系自己的’顾客‘帮忙,陈飞现在说不定已经定罪了。他太知道上面想找个替死鬼的心态,这种达官贵人,最后的凶手都要是无辜的人。真凶往往能逃脱制裁。
  
  
     第4章 第 4 章
  
     “嘿老大!猜猜谁接那小子的?!是A2!内小子不是说自己没生意么,还买得起A2!?”汪光从楼下上来,还没进门就喊了起来,办公室还在的同事顿时丢下东西,集体趴在了窗口,可惜车开的太快,他们只看见一个尾巴。
     男人能激动起来毫不顾忌形象的物件,除了姑娘,就是车。一说到车,每个人(买不起也算)都对车的种类品质如数家珍!最先看见尾巴的人激动的跟没看见的人形容车的种种好处,仿佛那不是车,是神仙的座驾,说道激动处,一拍大腿。“哎哟我操真的是A2!不亏是百万级别的车啊!那线条,唉呀妈呀!坐上一次,我立刻嫁给他!”
     “去你的!”旁边轰然而笑,有同事揶揄他:“人家要娶,也娶千娇百媚的姑娘,谁娶你这大老爷们啊!”说着,眼睛不怀好意的上下扫了一圈,意味不能在分明――说话此君,身高一七八,体重一八七,这就算了,还留着一把络腮胡,邋遢的不能再邋遢。
     “嘿你小子!我这身材,标准的男神身材!拿去健身比赛,拿第二都是侮辱我!知道不!那些人最喜欢我这种身材了!你懂啥!”说着,这个人还比了一个健身的姿势,这范儿引起更大的哄笑声,最开始说话的人抹着眼泪道:
     “就你?得了吧!”那人翻了一个夸张的大白眼“不要侮辱GAY,人家也是有审美的好么!?”
     “你说啥!”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身边的电话响了都没人接。最后还是下楼回来的汪光顺手接起来,一边接一边跟自家老大说:
     “那小子不是说自己挣不到钱么?怎么还有那么好的车?我看那小子……是!”。汪光一下子站直了身体,不住点头,一直拿着笔记着什么――汪光看着那孙子上了车,这要不是他是男的,他准保恶意的猜想被包养了。不过就算是男的,也没好到哪里去,本来要回头就跟自家老大唠叨唠叨,注意一下财务方面,却一下子被电话的内容吸引了注意力。放下电话,就立刻扑过来:
     “老大!找到了王建云的儿子了――他因为□□被B市扫黄大队扫进去了!”
     元宝峰霍的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拿起包就走:
     “现在就去!汪光,你跟我走,许南留下看家,老常回来给我打电话!”
     “是!”两道声音同时回答。
     趁着谁都没在身边,这种人的嘴最好撬开!他才不信全市闻名的浪荡子,去开什么会议!大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了他的身上,这会找到了他,他一定要在王家人找到他之前拿到口供!
     就在元宝峰开车疾驰在高速之上的时候,陈飞终于洗完澡,一出门,就看见冯天拿着豆腐和粽叶甩来甩去,烦躁的一把推开:
     “干什么啊!我白洗澡了!”
     “驱邪啊!你看电视剧哪个不这么演啊!”
     陈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斜睨他:
     “少看电视保智商!”
     “哎呀,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那肯定是有点道理的嘛!”冯天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递给陈飞:
     “路上没问,到底怎么回事?”
     陈飞打从出事儿,一口水没喝,吐沫倒是飞了不少,早渴得不像样,拿过去一口气喝了半听,才放下啤酒,从包里点根烟:
     “嗨我这个倒霉!”
     陈飞确实没说实话,主要是这实话,确实容易引起误会――
     陈飞是搭上了王家不假,可是没搭上副总裁(你当服务大厅呢谁都能说话呢?)。这位总裁是在是离得太远,陈飞搭上的是王家的小儿子――王博宇。这小子每天纸醉金迷,每天不是在歌厅,就是在什么爬梯。整个一个败家子,就这么一个败家子摸着一个败家子,三两回就让这小子信自己信的不得了。本来呢,他是打算忽悠一笔是一笔,这种虽然赚的少,但是稳当,肯定没人事后找茬,为了面子,他们都不带自己说自己被骗的。不过前两个月,这小子趁黑摸到了他家,求他帮他办件事儿。
     王建云外面有个私生子。
     私生子是谁,王博宇没说,陈飞也没多问。这事儿太平常了,哪个有钱人家没有私生子,才是个稀罕事儿。王博宇的意思是,他爸最近总是失眠,做恶梦,他想趁机推荐陈飞过去。要陈飞过去也不干什么坏事,就是侧面打听一下,他爸是不是想给那私生子啥东西,是不是立了不该立的……遗嘱。消息确定了,给四十万。
     陈飞一面诧异这小子也不是完全的痴傻捏呆,一面觉得可行。不过是问点问题,又不是谋财害命,又不是想让他把那私生子整走。他说三五次话,装神弄鬼一下,完全可以达到目标。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之后的事情也比较顺利,有王博宇这个内应,陈飞飞快的甩开了一众心理医生和其他香客,成为比较重要的人。不过接触过王建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