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4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就发现他轻敌了――王建云掌管王氏所有的公关,谈话心机,岂是陈飞这等人能对付的。陈飞谈了两次,差点被人家套路回来。第二次之后还被跟踪,要不是他机警,利用小巷甩掉他,他就被人摸到了家门了!
     这次他就决定要收手,不过还没等他说,王建云的秘书就来电话,说王建云再请他去。陈飞本来想借口不去了,定金也还给王公子,不过中途王建云亲自接过去了电话,几句话下来,就架着陈飞不得不亲自去解释。
     陈飞到了地方,发现家里一个人没有,门铃恩了半天才听见脚步匆匆的王总来,来了之后愣了一下,然后才说进来吧。他还以为因为他来早了不高兴,王总让他在楼下等一下,他有东西在书房没收起来。
     有钱人,总是防备心比较重,他也理解,就在楼下等了一下,不过一两分钟,王建云就把人叫上去了。这次就陈飞先拿住先机,一直说,想把自己摘出来。
     王建云就老神在在的靠着沙发听,也不说好还是不好。气氛后来尴尬的要命,他最后实在是没词了,就借故去厕所,清醒了一下,结果回来就看见死人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现在都不是晦不晦气的问题了。”陈飞把烟怼灭,朝冯天说:
     “我这直接就是犯罪嫌疑人啊。”
     冯天也在沉思:
     “你跟王博宇交易的时候,有人能证明么?监控呢?”
     陈飞无言的看着他。
     也对,这事儿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谁还留着把柄给别人看啊?忽然冯天一皱眉,朝陈飞说:
     “王博宇给你的定金是现金还是转账?”
     “当然是转账,我那就我一个,连个收银都没有,我还……”
     陈飞说到一半,脸猛地变白,站了起来,这时候门外忽然有人敲门。两个人对视一眼,冯天示意陈飞稍安勿躁,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就是之前放他出来的警察,拿着逮捕令说:
     “陈飞,现在怀疑你参与了王建云被杀一案,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说是协助调查,可是这次,却免费给了他一副镯子。这案件的性质一下子升级了!
     冯□□他低声说:
     “别着急,有我呢!别瞎说话,瞎说会死!”
     说完,陈飞就被两个人带走了,冯天气的直跺脚,赶紧转身去找人。
   作者有话要说:  车的型号我瞎写的,我并不了解车_(:3」∠)_
   最近感冒了,我已经连着感冒两次了,我整个人都是一团浆糊……
   【所以我的意思是 原本我想这个礼拜开始日更,不好意思可能要推迟到周五开始日更,对不起
  
  
     第5章 第 5 章
  
     元宝峰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两份口供,思考着。
     因为王博宇的身份特殊,元宝峰只来得及匆匆审了一个小时,王家的律师就已经到场了。再问,就没有那么‘有价值’了。王博宇虽然按照规定扣押24小时,却再也提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了。
     不过这点时间,足够问出来其中涉及到的那一笔交易。传唤到了陈飞,陈飞交代的跟他所查无几。
     可是这些算什么呢?谋杀的委托金?之前手下查到了王博宇的资金动向不明,最后查到了一个死户上。这种死户是指那种长年累月没有动向的□□,这种卡因为长年累月不被使用,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它,这种账户最常被用来做非法行动的资金卡。只用一次就抛弃,是最难查的。难道是这个交易账户?
     之前有保安提供线索,说在案发之前,保安巡逻到了王家附近的时候,曾听见王家传来吵架声。不过这种家庭吵架,他们最好不要劝阻,有保安证实,当时他们从后院的方向往里面看,的确是父子在吵架,有男人和女人在劝架,然后王博宇甩开秘书的手,从门里面冲出来。后来经过确认,吵架的就是王家父子,劝架的是秘书和保姆。之后直到案发前一天,王博宇忽然回家,是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回来的,然后又走了。王博宇对此的解释是在外面玩了一周,缺钱了回来拿卡。
     种种迹象表现,这里面王博宇在里面的猫腻不小。已经有人提出,是不是儿子不忿父亲的私生子找上门分家产,想□□?
     这样的案例多得是,别说王家的千万身价,普通人家还有儿子为了一点退休金,杀死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父母,谎称失踪的。
     可是这样,却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在现场的另外一个DNA是谁?什么凶器能造成整个心脏和肺部都消失不见?王博宇在法医推测的死亡时间段,被多个人证实确实在另外一个城市。而且,那个传说中的私生子是谁?
     王博宇一看就是那种富二代草包,他真的有那种魄力?而且,元宝峰叹口气,那个陈飞,真的是只是恰巧在这里出现而已?陈飞只是无辜的骗子,想骗点钱?
     在现场,作案时间,含糊其辞的描述,这个陈飞比王博宇更像是凶手!
     元宝峰总觉得这里面有一只手,想把王博宇推出来顶罪。迹象太多,似是而非。关键的物证没有,都是人证。他皱着眉,觉得陷入了迷宫――前路都是线索,反而让他不知何去何从。线索太多,太乱,他想把它们窜连起来,却没有一点头绪。
     这时候,有一个老警察进了屋,找到了元宝峰:
     “羁押的那个陈飞找你,说有重大事情要汇报。”
     “嗯?”元宝峰抬头看他:“他有什么事儿,刚才审讯的时候怎么不说?”
     他哪知道?
     他给传信,还是因为那个小青年给他塞了一手钱。那样子是真着急,兜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了。他阅历大,看人就知道想什么,是不是真心的,这个人一点不像演戏,他才跑这一趟。
     旁边汪光探过头,“头,我去一趟吧?”
     元宝峰皱着眉,拒绝道:“不知道想耍什么花样,刚才问他不说实话,这时候想耍什么滑头,一会再去。”说着,站了起来。经常有犯人想耍赖混过去,又有返回的意思,就跟警察说。不过这种时候,警察当然不能你想叫就叫过来,拖延一阵,无形之中加重他的忧虑感,将来才会说出更多的内情――这就是一场无声的拉锯战,谁忍得住,谁胜利。
     留置室所内,陈飞感觉越来越焦躁。他不停的走来走去,忽然眼睛一亮,扑到了栏杆处。随之,留置室大门打开,他顾不得人还没进来,大喊:
     “元队长,元队长!王博宇有危险!你去看王博宇!”
     去而复返的看守警察满头雾水,他喝道:“说什么呢!?”
     陈飞焦急的道:
     “元队长呢?!”
     老警察嫌弃他:
     “人家队长日理万机的,你又不说啥事,人家理你干啥!?”
     他要不是看他肯定不是做坏事的,连这句话都不会讲。陈飞再也绷不住了,他抓住栏杆,大喊:
     “你告诉他,王博宇要死了!让他快去!!!!!!!”
     老警察吓一跳,喝道:
     “你说啥呢!?”
     因为被吓一跳,碰倒了椅子,椅子在墙上碰到老电线,头顶的灯一圈圈的晃。
     陈飞一字一句的说:
     “我说,有人要死在警察局了。”
     摇晃的灯光,衬托的他渗人极了。
     听见自己战友的儿子来了,李江亲自下楼,把元宝峰带上楼叙叙旧。只不过两个人话都没开始说,办公室大门砰的一下被撞开。撞门的那个人脸色苍白:“李局!今天羁押的那个王博宇,死了!”
     元宝峰腾地站起来往外跑。
     最开始发现的是执勤,已经去跟同事录口供了。隔壁牢房的人也跟警察描述,他根本没听见什么动静,还是警察冲进来才发现不对劲的。
     王博宇用皮带扣住床栏杆,然后跪在地上,吊死的。置留室被封了起来,法医进进出出的。等到王博宇的遗体被法医搬走,鉴证科的同事进场做事。不过因为羁押室实在是人太多了,根本提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
     元宝峰皱紧眉头,拿着遗书副本读。遗书当中,王博宇承认自己雇凶杀人。说这是陈飞牵的线,具体可以问陈飞。他是一时冲动,被陈飞蛊惑,才坐下这种错事,深感愧疚,想要了结自己。
     他本来打算在外面吃安眠药无痛的走,谁知道被警察找到了,所以他就只好在这里了结自己的性命。
     这封遗书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非常符合王博宇对外的形象。只是,他总有一种违和感。一般人写遗书,不是说惦记家人,起码也说说自己的痛苦。这封遗书,交代了为什么自杀,却不说为什么自杀。他既然都这么内疚,为什么不回顾自己的父亲?他都雇人调查私生子,为什么在心里不说?仿佛就是为了告诉别人,自己的确杀了人,畏罪自杀。
     这不像一个内疚的人写的信,这更像是被伪装成自杀的顶罪。
     元宝峰正在凝神考虑里面的疑点,忽然听见身后有摩擦的,他下意识回头,就看见刚才来报信的警察脸色苍白的靠在墙上,喃喃道:
     “真、真死了?!”
     说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平衡,要往地上栽。元宝峰一把抓住他,把他扶了起来。更在意他刚才的那句话:“你说真死了,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他死了?”
     老警察慌了,赶紧摇头,有点头。这一看就有情况,本来就头疼人死在警察局的局长,立刻瞪圆了眼睛:“老邢!你又摇头又点头的,什么意思?!”
     老警察咽口吐沫,镇定的说:
     “我、我刚才回去,听见那个陈飞说,有人要死在警察局。我、我就出来看看,结、结果……”
     结果真看见死人了!
     又是这个陈飞!
     元宝峰的眉头彻底皱了起来,在置留室的陈飞,是怎么知道跟他甚至都不同楼的王博宇,马上要死?还提前找人来告诉他?
     除非,他就是凶手。
   作者有话要说:  生病了,所以没法码字 抱歉
   今天开始日更
   以后大概在晚上五点左右更新(笔芯~
  
  
     第6章 第 6 章
  
     刘芸是个不知世事的大小姐,曾经。
     她出生的时候,家里太穷。父亲在外面种地,母亲就在家照顾老人。年代原因,吃的太差,生她的时候难产,差点没死在土炕上,生下的刘芸也十分弱小。奶奶嫌弃她是个女孩,不想要她,提着刚生出来的她要丢到便桶里面,被听见消息赶回来的父亲看见,一把救了回来。这个沉默的男人等刘芸的母亲稍微能动,刘芸的父亲就带着妻子女儿去了城里――“城里哪里都能吃口饭,能养得活咱闺女!”
     后来刘父奋斗成公司的老总,妻子就变成了总裁夫人。两夫妻也没再要孩子,就只有刘芸一个孩子。刘芸变成了一个小公主,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公主。刘父手段了得,护着她一点脏东西都没碰到,爷爷奶奶伯伯叔叔什么的,都被隔绝在外。她从小被保护的很好,很天真。遇到王建云,是她第一次跟家里闹。
     那时候,王建云还不叫王建云,他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