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5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王大业。他在街口发传单,四十度的高温,他穿着热出痱子的西装,挥汗如雨。刘芸当时看自家公司的宣传板,这时候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的,忽然吹起一阵怪风,刘芸的帽子刷的一下飞上天。王建云想帮她抓住帽子,却松开了自己的手
     。
     刘芸直到现在,也记得有风吹起那些宣传单,像雪花一样在天上飞舞,然后慢慢的落下来。就跟偶像剧演的那样,漫天的宣传单中,终于捡到帽子的王大业脸通红的递过来,然后跪在地上捡起那些宣传单。当那张满脸通红的抬头的一瞬间,刘芸就动了心。
     就像那些八点档,父亲坚决拒绝这样的人成为女婿,历经千帆的刘父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不是他表现的那样愣头青。他不是女儿的良配,他直接出手,开除了王大业,刘芸也被警告了一番。再然后,王大业消失了。
     刘芸不知道什么滋味,她们还没有努力试试,王大业为什么就消失不见了?他们的爱情不值得他抗争么?他们为啥不能破除偏见在一起?
     在天真的小女孩的世界当中,爱情是最大的事情。
     刘芸失心失意的过了一个月,然后在咖啡馆外,碰见了王大业。
     王大业什么也没说,他只是递过来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王大业变成了王见芸。
     刘芸喜极而泣,当街戴上了一枚‘祖传’的黄金戒指,那戒指很土,很过时,在刘芸眼睛里,却比任何的钻石戒指都美。刘芸开始了她的抗争――她拒绝在去父亲的公司上班,随便开了一家咖啡厅,成夜成夜的不回家。她在无声的抵抗着。
     亲情的这种关系,从来都是父母惨败。
     这场角逐,以刘芸的胜利而告终。刘芸幸福的嫁给了心爱的男人,王见芸也改名王建云,跟在自己岳丈身边做事。一直勤勤恳恳,毫无怨言。这样的姿态,更让刘父显得小心眼。后来刘芸没多久就怀孕,不久生下了了大女儿,一家人十分幸福。
     没两年,刘芸意外发现丈夫在外面竟然见大学生。她哭闹着,想去找父亲,却又不敢,生怕一向不看好的父亲对她说,你看看,我反对了,是你强行要嫁,现在来了吧?
     王建云给她跪下,发誓绝对没有出轨,他只是、只是想要个儿子。他没用,不能让岳丈信他,结婚这么久,还在分店当一个经理。一定是岳丈不信他会对她好,才这样对他。
     这时候奶奶跟她说,女人,还是要生儿子才是个女人。刘芸那时候就听话的拼命吃补品,然后在生下女儿不到半年,又怀孕了。这次生下了一个儿子,王建云眉开眼笑,似乎真的只是想要个儿子,从此老实的不得了。刘芸不懂,王建云好,不就是她好?父亲为什么那么忌惮自己的丈夫?刘芸亲自抱着一儿一女,在月子里给自己父亲下跪。
     刘父眼见不可改变,只好把人带到了公司,他总不能把女婿放在外面,下女儿的面子。一家人真的特别融洽,刘芸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后来,王建云越走越高,刘父却越来越忌惮。直到丈夫当上公关总监,她看着家里越来越冷清。看见丈夫第一次出轨,她抓花了他的脸。可是,她能离婚么?
     不能。
     王建云已经不是分公司下门店经理了,他掌握着公关部。头一天她抓花了他的脸,第二天,和润集团的丑闻就上了报纸,虽然很快撤下去,股票却在当天蒸发了几千万的损失。
     刘芸再大胆,也不敢拿父亲的心血做实验换自己的幸福。
     从第一次歇斯底里到后来的眼不见为净,从幸福的四口之家变成同床异梦的夫妻,刘芸只用了半年。等她想清楚想跟父亲说的时候,父亲苦笑着,拿出公司的报表。
     亏空、蛀虫、拉拢、结党,王建云用二十年的隐忍,蚕食下了和润的大半身家。
     生活教会刘芸成长,从只在乎吃的好不好、穿什么衣服的家庭妇女,到现在能看懂报表,知道底下人有没有人糊弄自己。刘芸走的十分艰难,却十分坚毅。刘父和刘芸两父女,再次恢复了从前的亲密。而一旦失去了资格,刘家父女,就开始物色下一任继承者。被忽略的子女也从新重视起来,可惜当初她被蒙在鼓里,一直用刘父宠她的方式宠着孩子,王博宇不堪重用,他甚至在外面都闯荡出名声了――当然是不好的名声。她把儿子带到了身边,努力想板正儿子的恶习,又把女儿送出国外,希望将来可以辅佐弟弟。
     生活正在走向正轨,仿佛一切都在好的开始,她不在家做美甲,也不看时尚目录。她坐在了总公司,真正的担任起自己的职责。
     这对夫妻,在公司打起了擂台。
     接到丈夫的死讯时,她正在争取一个人脉,这个人脉很重要,一直站在王建云的身后,她想挖过来为己所用。接到消息,刘芸立刻买了飞机票飞回丹峰市。一直的努力变空,让她倍感失落。可是生活了二十年的丈夫死亡,却更让她五味陈杂。
     落地刚打开手机,就传来儿子被逮捕的消息。她一边叫律师去,一边飞速的再次坐车赶往B市。不过当她来到警察局,要求保释的时候,听到的却是自己儿子的死讯。
     她摇晃一下,倒在了迟来一步的女儿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无语了,从下午一直上不来晋江,晋江这是想干啥?!
  
  
     第7章 第 7 章
  
     陈飞看着自己忽然站起来,手指头不知道瞎摆弄什么,然后直愣愣的站了将近一分钟,才忽然扑过去跟看守警说了什么,然后画面停在他说话的瞬间,无意中还弄出了一个表情包。
     元宝峰放下遥控器:“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陈飞苦笑:
     “我都说了,这只是直觉。我直觉有人出事儿,跟我有关系出事儿的,就是王博宇,我当然喊王博宇了。”
     汪光一拍桌子:
     “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王博宇死的!”他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你直觉那么强,那你跟我说说凶手是谁呗?”
     陈飞梗着脖子:
     “我真的是……”
     元宝峰开口打断他:
     “你不是会算命么?你算算,你是不是这场凶杀案的最终凶手?”
     陈飞一愣,半天,不可置信的看着元宝峰。他什么意思?他想直接把罪名按在我身上?!
     陈飞的脑子飞快的转动,半响,他抬起头,直接破罐子破摔:
     “不知道这算是恐吓不?”
     元宝峰冷笑:
     “算啊,我就是告诉你,不说实话,这个案子只有你是凶手。”
     陈飞与元宝峰对视。
     忽然门大开,许南走过来,悄悄的伏在元宝峰的耳边说了什么,元宝峰讶然看着他,然后低声跟汪光说了什么,然后站起来,同他走出去。
     剩下陈飞和汪光大眼瞪小眼。
     队、队长,这还审不审了啊!?!说好的你扮黑脸我扮白脸呢!你怎么走了!
     ========================================================
     许安平意外的接到警察局的电话时,是不想去的。但是他没有什么理由靠得住,如果他不去,警察就去办公室去了解情况,那更引人注意。他想了想,决定老实点,自己去公安局。正要出门,就碰见了律师,耽搁了一会,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了。
     往说好的办公室走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刘家母女。
     王家父子的死,对刘芸的打击是巨大的。几天不见,刘芸仿佛老了二十岁。报纸上精致的贵妇人,变成了平常的女人。急忙回国的王希妍陪在母亲身边,她今年才21岁,脸色却也不好。公司元老们的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家庭的剧变,都压在了这个小姑娘身上。成长的不止是刘芸,还有王希妍。
     不过这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别开脸,从那对母女身边路过。你看,她们都不认识他。许安平握紧了拳头,缓慢走进了办公室。阳光从屋内露出,却被墙体隔绝,刘家母女在阴影里,无助的哭泣。而他,将要走向人生的光明大道。
     自己何必纠结呢?
     办公室没什么人,只有两个低头办公的警察。一个他认识,是上次去现场的汪光,另外一个老警察不认识,他看起来很老,大概是快要退休,就背对着众人打蜘蛛牌。另外就是元宝峰了,听见动静,元宝峰抬起头看见是他,指着椅子说,坐。
     许安平坐下:“元队长,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儿。”
     元宝峰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们呢,主要想了解点事。”
     许安平冷淡道:
     “我上次已经把知道的全说了,不知道还叫我来干什么?”
     汪光拍桌子“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警民合作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任务!”
     元宝峰抬眼看他一眼:
     “许先生很忙么?现在合华新的总裁出现了?”
     那一眼看的许安平不可自觉的浑身一颤,他提醒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找回场子。
     元宝峰才不管他什么态度,说完这句话,又低头看资料。直到门外再进来两个人,他才抬起头。许安平也不自觉的跟着回头看了一下,顿时僵在当场。这两个人不是走了么?怎么还在这?!
     保安夫妇满脸局促的进屋,而后,刘家母子也进了屋。
     元宝峰合上资料夹,笑道:
     “哎呀,人齐了。今天我请大家来,是因为有点资料想补充一下。”
     保安横横的道:
     “上次不都是说清楚了么?还要问什么?你们不去办案抓凶手,总刁难我们小平民百姓干什么?!”
     保姆连忙拉扯他,然后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人没什么文化,您问,我们一定回答。”
     “啊,别着急。”元宝峰没什么表情的说,“我们就是想问问,各位上次没说的事儿。比如,你们户口都在哪啊?”
     这问题镇住了三个人。半响,刘家母女说:
     “是丹峰市人。”
     保安夫妻也说:
     “我们当然也是!”
     言辞很骄傲――的确骄傲,丹峰市几年前就出台政策,外地买房的条件苛刻又苛刻。
     元宝峰转头:
     “你呢?”
     许安平皱着眉说:
     “我是丹峰市人,怎么了?”
     “不对吧……”元宝峰弹一弹文件夹:
     “你们一年前才忽然从王家村迁出来,买了XX小区的房子,办的户口。而且还是走的合华公司的程序。而你,”元宝峰忽然回头,直视他:
     “你是大学工作一年后,才由公司转过来的。合华真是好公司呢,还管员工户口。”
     刘芸已经听出了什么,她抬头看着这个年轻人。许安平冷笑一声:
     “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公司不能给员工转户口?”
     元宝峰一笑:
     “当然能转,不过有意思的是,我们查到,你的前户口所在地,是王家村。而他们,也是王家村呢。”
     许安平坐直了身体:
     “你想说什么?”
     “说什么?”元宝峰丢下文件夹:
     “我想说,你跟另外两位证人,在一个村,也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