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6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建云一个村。很巧吧?”
     许安平直视他:
     “那有怎么样?国家规定不能照顾老乡?”
     元宝峰嗤笑一声:
     “别着急,更巧的在这。”他点一点刚才丢在桌子上的文档:
     “我们去了王家村,问了点相当有意思的东西。”
     许安平的脸色晦涩不明。刘家母女看见他这反应,抓起文件,看了两行,脸色刷白。元宝峰假装没看见:
     “比如说,王建云、哦不王大业,在王家村结过婚因为结婚的时候才十七岁,没有领证,,只摆过酒。娶了村长的女儿许秀芬,生下了一个孩子,叫王博。”
     刘芸摇摇欲坠。
     当年她父亲给孩子娶了更好的名字,她回来要跟他商量的时候,才发现丈夫已经不经过她直接去上户口了。她当时只以为丈夫是怕孩子不跟他姓,现在居然还有这缘由?!
     元宝峰继续道:
     “没两年,村长没了。新村长跟老村长不对付,王大业的粮食站的工作就没了。于是他就跑市里去了,那时候,许秀芬还怀着孩子。
     王大业一去不回,过了四五年,他忽然回来了。许秀芬高兴坏了,王大业说在城里赚了钱,要带他们去城里住。他让许秀芬跑跑关系,把户口转出来。许秀芬高兴极了,亲自去娘家说。然后王大业跟他说,让她回娘家说一声,以后毕竟再见就困难了。
     许秀芬第二天回来一看,家空了。伺候了好几年的公公婆婆都不见了,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不见了。问邻居,他丈夫连夜走的。她丈夫,人间蒸发了。”
     屋里安静极了,元宝峰看见他颤抖的双手,继续道:
     “许秀芬受不了村里人的疯言疯语,上吊自杀了。那个叫王博的孩子,就被领到了娘家。不过过的不怎么好,那个年代,家家粮食困难,谁还在意一个没父母的孩子呢?听说很折磨那个孩子,还要卖给人贩子。后来那孩子就消失了,都说是舅舅家卖了呢。然后呢,我们……”
     许安平打断他的话:
     “哪又怎样,我就是王博又怎么样?”
     他嘲弄的看着刘家母女:
     “就算当年他抛弃了我妈妈,娶了你,一步登天又怎么样?他的遗产还不是归我?!”
     刘芸冷冷一笑:
     “你做梦,就算是博宇没了,我们还有妍妍呢!我女儿能拿到全部的继承权,你一个私生子,还想登堂入室么?!”
     许安平看了一眼她,仿佛她脑子坏掉了:
     “王大业就我一个儿子了,当然是我继承。她一个女儿,有什么权利继承遗产?”
   作者有话要说:  再有一两张这个案子结束了
  
  
     第8章 第 8 章
  
     陈飞睁开眼睛,看着元宝峰:
     “利起东南,生息在北。”
     “什么意思?”
     陈飞飞快的抓过纸来,一边写一边说道:
     “算我这趟凶吉。利我的方向在东南,可是解开的谜题在北面。”
     东南指哪?北面又在哪?这范围大的多,怎么找?
     陈飞推演一番,断然道,
     “带我回去案发现场,那就是东南。”
     元宝峰咬着牙把人带进了案发现场。
     然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没有。
     几个人都没找到什么新线索,最后决定上楼去,重新让陈飞复述一下当天经过。
     陈飞指着沙发跟他说:
     “当时,王建云坐在这里跟我说话,”他随手拿着一个抱枕充当王建云,然后继续说,“说了几句,我就借口想上卫生间。然后我站了起来,往卫生间走。”
     然后走到了卫生间,做了一个洗脸的动作。然后擦手,走出来。“之后我回来,他就那么坐着来着。”然后往沙发上走,他做了一个绕开沙发的动作,但是因为凶杀案,这里的东西多了不少,他为了避开一个拉了警戒线的地灯,不小心撞到了沙发。抱枕一动,站在卫生间方向的元宝峰就看不见那个抱枕了。陈飞还往他哪里走,元宝峰大喝一声“站住!”吓得他一动不敢动。
     元宝峰忽然明白了什么,走了过来,他看见了沙发上重重叠的的抱枕,顿悟了什么。他打电话找来鉴证科,所有人不明所以,他带上手套,慢慢的打开一个个靠垫,仔细寻找。终于,在最底下的靠垫背面,找到了一个疑似血点。鉴证科大吃一惊,因为一般人谁也没想到查这些看起来就是装饰的靠垫,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做了多米诺,发现痕迹更多,但是数量稀少,很多都是呈现浸透状态。元宝峰隐约知道了什么,他左右看看,忽然心神一动,走到了壁橱前面,看起了照片。正在这时,电话忽然响起。
     “你猜猜,我查到了什么?”电话那端正是老常,开口道:“我去了王建业的老家,得到了不少消息呢。最主要的一条是,王建业在村子里曾经结过婚,还有个孩子。”
     旁边的杨芬和曾志发也附和道:
     “就是,我还没听说过家里有儿子把财产给女儿的。城里人咋这么不讲究呢?家里没儿子的,都要过继一个兄弟家的,女人将来还不是别人家的人,给她家产便宜外人啊?!”
     汪光冷笑,“别以为全世界都你们村了,按照法律来讲,就算是王博宇,也跟人家姐姐一人一半的。你们操心自己吧,还管人家分家产。人家分家产,能分你啊?”
     “怎么不能!”曾志发着急了,赶紧扒拉许安平:
     “你不是说你能继承么!”
     这傻逼!
     许安平气急败坏的甩开他的手,低喝:“闭嘴!”
     “说啊,”
     元宝峰看着他们,“怎么不说了?”
     许安平冷冷道: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只是在总经理家里看过他们。”
     杨芬夫妇也反应过来,连忙附和:
     “对对,我们其实不熟、不熟!”
     “不熟,不过资料可不是这么说的,”元宝峰说:“你们购买的房屋经手人,就是许安平的名字。你们的儿子在合华公司销售部当会计,担保人,也是许安平。真的很不熟啊?”
     “你想说什么?”许安平说:“我作为人事这块的人,自然有哪些接触。不会哪个我都记得。”
     “不如我来说说那天发生的事儿吧?”
     元宝峰站了起来,慢慢踱步:
     “我们先从陈飞说起好了。
     陈飞说,那天他早到了,因为他想辞呈,不干了。没想到家里没人,过了一会,王建云才下来开门。我想问,杨芬,你在哪?曾志发,你又在哪?不用回答,先听,”他抬手,阻止了他们的辩解:
     “王建云为什么一会才下楼呢?”他直视许安平,许安平脸色难看的回答: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没听见铃声呢。”
     “那我们略过这个问题。说下一个问题。陈飞从进了卫生间到出来,一共不到三分钟时间,他保证没有人进来。那么奇怪了,王建云怎么死的呢?”
     “这不是你们警察的责任么!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又不是凶手!”
     元宝峰冷笑一声:“那我们大胆做个假设。”
     “实际上,因为下楼开门的人就不是王建云,王建云那时候已经死了。”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元宝峰的声音:
     “凶手首先支开保姆和保安,”他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曾志发夫妇,“凶手杀了王建云,估计是想假扮王建云自杀,正在处理现场的时候,忽然听见了门铃声。他只好匆忙之间换上王建云的衣服,这才耽误下楼的功夫。凶手本来想去打发这个人,然而看见是陈飞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栽赃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陈飞说王建云等了一会才再开门,因为凶手回楼上去处理了。凶手首先把陈飞带到了楼上会客厅,陈飞之后去厕所,出来发现人死了。接着他跑下楼喊报案,当时在场的,是杨芬,和许安平。陈飞上去到下来十分钟左右,你们两个就正巧来了?”
     他伸手阻止了两个人的辩解,继续说道:
     “不过就算是巧合吧,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陈飞之前见过王建云,为什么没有认出这个接待的是凶手呢?第二点,凶手是怎么走出屋子的?
     关于第二点,那比较简单。凶手一开始就把尸体藏在了沙发上。”
     他直视几个人,许安平紧紧抿着嘴唇看着他,“几位都看见过那个沙发吧,很大,很宽,样式比较新颖,不是平面的,而是向后凹的沙发。这样,如果在上面盖满了抱枕,藏下一个人虽然有点勉强,但是糊弄一个来此做客的陈飞,还是足够的。而等到陈飞进入卫生间,凶手立刻把人从后面放在沙发上,然后爬着出了会客厅。时间完全够。你说是不是,许先生?”
     许安平冷冷道:
     “这只不过是你的猜想。”
     “那么回到第一个问题,陈飞之前见过王建云,为什么没有认出这个接待的是凶手呢?”
     元宝峰看着许安平,然后慢慢的说:
     “因为凶手跟王建云长得很像。”
     许安平霍的站起来,“请你说话拿出证据来。”
     元宝峰不怕他,继续说“王建云年轻的时候很帅,老了却发福了。所以很多人一时联想不到。”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章照片,放在了桌上。几个人不由得去看,等看了一眼,瞬间就在照片和许安平之间来回打量。
     许安平强撑着没去看,因为他已经看了无数遍:
     “你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虽然不是绝对,不过相似的人,都是血亲。”元宝峰说:“王博宇比较像妈妈,但是,王希妍长得却像爸爸。而你,长得也很像王建云。”
     几个人顿时从照片转向了王希妍。一说才发现,的确,虽然看上去两个人完全不像,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个人一定有关联。就是不是外形,而是那种感觉。
     元宝峰说:
     “所以假如你带上假胡子,头发放下来,一个才见过王建国两次的陈飞,是不可能发现的。”
     许安平冷笑一声:
     “难道我还随身携带假胡子么?”
     “不,你不用随身携带。”说话的是刘芸,她看着许安平,发现的确很像自己丈夫年轻的时候。她那时候看过几次这个人,不过那时候对方多数低着头,她也不关心外人,才没发现:“王建云年纪大了以后,得了一种叫做弥漫性甲状腺炎,症状是全身毛发脱落。他爱漂亮,早就自己剃了头发,胡子,每次都带着假发出现在别人面前。他的衣柜里面有一个暗格,专门放着这些东西。”
     许安平的脸刷的一下变白了。
     元宝峰点点头:
     “对的,我们在那个暗格里找到了你的指纹。”
     许安平疯狂的站了起来,大声喊:
     “那说明什么?!总经理不过是告诉过我,我替他拿过而已,那能说明什么?!什么也说明不了!你们有什么证据!没有!没有!”
     几个人吓了一跳,元宝峰护在了前面。冷冷道:
     “那么,我们从他假胡子的里面找到你的皮肤组织,也不是证据么?在王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