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7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那里,说财产全部给你的遗嘱,也不是证据?更或者,在你家的那个金丝手套也不算证据?”
     许安平一愣,紧接着就要往外跑。几个警察从门外闯进来,摁住了他。许安平彻底疯狂了,他朝着元宝峰大喊大叫:
     “凭什么这个女的有点钱,就让我爸抛弃我妈!让我从小没有爸爸!从小在街上捡垃圾吃!你的儿子在享受,每天不是睡女人就是浪费钱,我却父亲在眼前不能相认!凭什么?!不就凭着几个臭钱!?!x三!烂x!贱×!我要把他的东西全部拿回去,那都是我爸的财产,我凭什么不能继承!我可是他的儿子!”
     疯狂咒骂了起来!
     “啪!”他忽然脸上挨了一巴掌,定眼一瞧,竟然是他根本瞧不上眼的王希妍,顿时嘴里更不干净了起来。汪光最恶心这种人,二话不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塞在他嘴里。“人家刘女士还没追究你爸骗婚,你倒是来骂人家来了!要不要脸!那钱也是人家的,你为什么还惦记?还你爸的财产。一个小山村来的小白脸,有个屁的钱。你们爷俩一个样子,又无耻又无赖!你这种,难怪你爸不认你,说不定就是因为看出来你不安好心。还给你遗产?说不定还是你伪造的!”说着一挥手:
     “带走!”
     “对了,”汪光顿时回头,抓住了想跑的曾志发夫妇,两个人顿时苦着脸:
     “警官,我、我没杀人啊!”
     汪光哼了一声:
     “你没啥人,你帮着杀人了,就是帮凶!一起带走!”
     两个人顿时哀嚎起来,痛骂走在前面的许安平丧门星,扫把精,许安平的眼镜都能淬毒。
     这时候,有一只手捡起了刚才挣扎之中掉下来的包,也不问,就自己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两张纸,递给了正在安慰妈妈的王希妍:
     “这就是那份遗嘱,你们拿到公安的证明,许安平杀了你父亲,他自动丧失了继承权。希望你们节哀顺变,将来你们会转祸为福,一生平安的。”
     王希妍一愣,“你是……”
     那人笑笑,朝门外走去。元宝峰眼神闪了闪,追了出去。
     那人走到楼下,底下停着一辆A2,那人正要上车,忽然身后有人叫他名字。
     “陈飞!”
     陈飞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元宝峰走上前来,半响,问他:
     “你怎么知道凶器是金丝手套?”
     陈飞一笑,“当然是我算出来的啊。”
     元宝峰沉下脸:
     “你可以不说。”
     陈飞看他一眼,上了车。车子发动起来,瞬间就开走了。元宝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结果吸了一鼻腔的尾气,顿时咳嗽了起来。就在他咳的天昏地暗之时,眼前忽然一暗。他抬眼,看见刚开走的A2又开了回来,在他面前停车不熄火,顿时尾气更重了,而他咳嗽的更加厉害,甚至都打起了嗝。陈飞坐在副驾驶,叼着一颗烟,欣赏了一会他的狼狈,才笑着说:
     “元队长,其实我真的是算出来的。不过我算的不是凶器,我算的是许安平的职业。我想以您的睿智,剩下的话不用我说了吧?”
     说完,这次是真的开走了。
     元宝峰咳嗽的更难受,甚至打起了嗝,直到后来审查,许安平说自己八九岁在街上捡破烂,偶然看见了王建云,跟踪了几天才相认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
     他们为了捡起能用的东西,经常去翻垃圾堆。但是垃圾堆有很多很容易割伤手,他们就自己发明了铺满弹簧钢丝球的手套,既能捡起东西,又能防止伤害。许安平被认回去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那时候虽然因为没有儿子而相认,还让他改了名字上了学。但是没过几天好日子,就被发现刘芸怀了孩子,去检查还是男孩。他这个能带来麻烦的儿子顿时又被抛弃,租了一年的房子房东倒是没赶走他,但是没钱吃饭,更没钱上学,他不得不重操旧业。那副手套就一直没丢,后来他就一直留着,告诫自己记得仇恨。
     不过陈飞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是算的?
     元宝峰猛烈地摇头,把这个念头赶出自己的头脑。新社会新风气,自己怎么能信那些歪门邪道呢?!
     可是一个念头压不住的冒出来,陈飞忽然感知到王博宇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呢?
     “陈飞!”
     他探究的对象此时此刻,摇灭三支香,然后走到门外。冯天站在他旁边,朝一个男人介绍:
     “陈飞,我师兄。本事要比我高多了,宋部长,您的事儿,不妨问问他。”
     陈飞朝那个‘宋部长’,露出一个神秘的、高端的笑:
     “宋部长,您要找的人,三天之内,就会出现的。”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断开有点怪,我就一起放出来了。
  
  
     第9章 第 9 章
  
     ――你在做什么
     ――我在写文档啊
     ――啊?”
     ――上面又要统计什么东西我在写报告
     ――太巧了我也要写报告
     ――你写什么报告
     ――就 第一次见面我离开那次
     ――哦哦哦 辛苦啦
     ――不辛苦 为人民服务
     ――(捂嘴笑)好啦好啦,我先去忙,你也记得吃饭啊
     ――好 88
     ――8
     从手机抬头,就被眼前的大脸吓了一跳。本应该坐在对面的汪光现在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跟谁发短信呢?”
     “没谁,工作,我问问报告的事儿。”元宝峰自然的把手机揣兜里,推开汪光。
     汪光一别嘴,“嘿当我傻子呢,你一早上那眼睛就没落在别的地儿。”
     “去去边去!你报告写完了?!”
     汪光瘪嘴,扭了几下从桌子上下去,怏怏的坐在了椅子上,开始无意识的敲打键盘。从外面走进来的许南一脸奇怪:
     “这谁欺负我们小光了,没看见这嘴能挂酱油瓶了啊!谁!出来!”
     许南一副替自家儿子撑腰的凶狠样子,站在汪光旁边叉腰,又关怀的说:
     “别怕,跟爹说,谁欺负你了。”
     “滚犊子!”汪光一下子跳起来,“呸!谁能欺负你爹我!”
     “行了别贫了,”元宝峰打断一段即将开场的好戏,竟然还能听见整齐的叹气声,好笑的环视一圈:
     “你们这闲的啊!”
     正跟汪光互挠的许南哎呀一声,赶忙把自己手里的文件递过去:
     “头,底下转过来的案子。”
     当压抑了十二年的学生们从繁重的学习任务当中解放出来,他们就有无限的精力无处使,惹得事儿都是大事儿、麻烦事儿,已经不能用熊孩子来形容了。什么跟宿友比赛喝可乐+薄荷糖,结果胃穿孔送到医院之类的事件时有发生。所以当出现笔仙的时候,学校并没有在乎。
     最开始只是女生们想问问爱情,据说笔仙很灵的。有个小伙子被笔仙分手之后,气愤的咒骂了笔仙,结果自己第二天就摔下楼梯骨折。这让学生们更加相信有笔仙的存在。全校无论男女,都开始信奉起了笔仙。这时候学校几次制止、宣传不要迷信,效果都不见效。反而因为他们的参与,使学生们产生了逆反心理,这种活动变得更隐蔽了。而且还听说专门有协会,步骤也多的不得了。还有专门做引导人,去帮助新手按照步骤走的。
     后来就出事儿了。
     最开始一个女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疯了,有人靠近就拿刀砍人,把宿友的手都划了,后来叫父母接走了。这样的事儿还发生了几个,不过都不怎么明显,有男有女的,学校还以为是重压,还举办了活动积极参与。那之后气氛好了点,谁知道事情渐渐平息的一个月后,就有一个学生跳楼了。有传言是因为得罪了笔仙大人,所以笔仙大人把人带下去训诫了。
     那时候正好要考试,学生们操心自己的专业课,因此没传的多广。学校也以压力大为由,出了精神方面问题为结案,给了父母一笔钱,压下去了。
     好不容易挺过了这学期,也没什么幺蛾子事儿,学校还以为过去了。结果前几天,忽然有个学生死在了宿舍,在被遮蔽的蚊帐后,都是血写的笔仙。学校吓了一跳,赶紧报案。
     元宝峰扣上帽子:
     “走!”
     为了避免引起大范围的恐慌,几个人都是便衣。因为发现的时候同宿舍的人大喊大叫,引来别的宿舍的人,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儿,平日里熙熙攘攘的校园,这时候都是快步走过、结伴而行的同学们。接待室等待他们的是出事儿女生的班导小宋和教导主任陈主任,寒暄过后,表明全力的配合调查,就领着他们去出事儿的宿舍。
     宿舍在五楼,朝南,六人间,上床下桌,不过有一个床上面都是行礼,显然没有住满。现场很乱,可以预想当初发现的时候多么慌乱。但这也造成了鉴证科同事的难做,现场没有第一时间封起来,学校来的太迟,现场被污染的一塌糊涂。死者已经被搬到了解刨室,初步判定没有外伤。元宝峰戴好手套鞋套,三两下爬上了床,果然在蚊帐和墙之间,有很多干涸的痕迹。不过没有那么夸张的很多笔仙,实际上,笔仙两个字很小,位置更靠近床的栏杆的地方,如果不是仔细找,一般蚊帐一遮,是看不见的。
     他仔细看了一圈现场,然后走出503,朝陈主任说:
     “她同学还在么?”
     陈主任对这情况不太了解,班导小宋倒是摇头:
     “张瑶瑶出了事儿之后,同寝的都说害怕,有一个本地的孩子先回家了,有两个是别的系的,出事儿之后就调寝室了。”
     “还有一个呢?”
     “张瑶瑶跟卫华、沈依云比较好,出事儿之后,卫华回家了,沈依云说害怕,被亲戚接走了。要不要我联系她,叫她来?”
     元宝峰点点头:
     “还是叫她来一趟吧,我们了解一下情况。其他人都在么?”
     不一会,导员把卫华叫了来,一群人就近在一间空寝室聊聊。出事儿那天是星期天,本地的室友回家了,另外一个外系的室友跟朋友出去玩,都不在。就卫华第一个发现的,提起那天的事儿,她一直在颤抖:
     “……笔仙说她们不是真命天子,张瑶瑶就一直闷闷不乐,回来就闷头睡着了。我跟沈依云还安慰了她,都没理我们……第二天早上沈依云起得早,问我俩吃什么,我就说我吃包子,张瑶瑶没说。然后我就起来去打水,回来就看见被子空着。我还以为她去洗澡了……她平常都很干净,喜欢早上洗晚上洗的……结果我就放水壶,听见咚的一声……”
     说到这里,她浑身一颤,旁边陪着她来的室友赶紧抱住她。好半天她才说:
     “……我我心里就感觉不好,我就往屋里跑,我、我就听见楼下尖叫,然后我趴窗户一看,瑶瑶她………………”
     她猛地脸转进了室友的怀里,嚎啕大哭。屋子里感染了这股气氛,沉闷不已。这口供是没法继续了,小宋跟室友一起扶着
     其他两个室友补充的不多,本地的室友一向周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