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非正规神棍_第8章

小说下载:非正规神棍作者:想乐容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上才来,另外一个外系的下午回来,就听见自己寝室出事儿了,她都没敢进屋,在自己同班好友的屋里挤了一晚上。
     这样是没法问笔仙了,元宝峰让她冷静一下,然后先看看现场。他站在卫华说的地方,的确看不见卫生间的情况。学校把卫生间都放在了临近窗台的地方,两间寝室公用,用一条走廊连接着。既不影响取光,还能防止走光、散味道。他又走到窗口,发现这栋楼外面就是小吃街,如果有什么声音,的确第一时间发现不了。他把许南留在了楼上,自己跑下楼,抬头让许南模拟卫华的行为,他站在了死者的地方,抬头看楼上。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反而被窗户反射的阳光晃得眼睛疼,他闭上眼睛,躲在了树下,忽然听见争吵声。汪光率先发现地方,指着一个方向说:
     “头!你看是那个陈飞!”
     元宝峰回头,果然看见陈飞。他穿着一件黑夹克,带着黑墨镜,正在跟一个女生说什么,隐约传来“跟我走”什么的,还要拉扯对方。女生吓得连连后退,连连说着什么,一看就知道是拒绝的话。汪光就见不得美女落难,当即大喝一声:
     “干什么呢?!”
     两个人一愣,汪光一个利索的擒拿手,刷的一下就把人摁住了,陈飞被摁在了地上,浑身哪都疼,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汪光一边压住陈飞要带上手铐,一边抬脸耍帅:
     “姑娘别担心,我们是警……”
     话没说完,迎面迎上了一个硬的要死、里面还装了砖的包疯狂攻击。那姑娘看着柔弱,劲儿真不小。一个小小的包被挥的风行雷厉:
     “混蛋!放开我哥!”
     伸手要拦住她的元宝峰、被迎面痛击的汪光,一起愣在了当场。
     汪光讪讪的起开,跟这姑娘一起把陈飞弄起来,然后心下吐槽,这他娘的谁知道你俩是兄妹啊?!――这姑娘一米七的大个,那么长的腿,长发披肩,瓜子脸,白皮肤大眼睛,标准的大美女。这陈飞除了皮肤比一般男的白点,哪里跟她一点像啊?!
     赶巧了,这姑娘就是被亲戚接走的沈依云。汪光心下说,我还叫农夫山泉呢,一边连连道歉。
     元宝峰先给自己属下收拾摊子――汪光同志直接把人整脱臼了,而队里,他接骨的手艺最好。他不顾陈飞的拒绝,咔哒一下,疼的陈飞再次灵魂出窍。刚才还气势汹汹要找回场子的陈飞,一下子就蔫吧了。
     脸色苍白、瘦弱、沉默,蔫吧的陈飞让元宝峰顺眼不少。为了防止以后落下毛病,他不顾陈飞的挣扎,丢下一句“想习惯性脱臼么?”强制的扶住他的胳膊。陈飞一句‘还不是你们弄得”顿时被掐回了肚子里。
     这要不是妹妹在他们手里,他都敢直接咬过去!上次他还帮他们破案呢!这次还!
     这妹妹是他妈再婚之后生的,跟他不远,但是也不亲。听说学校出事儿了,这姑娘还倔强着不回家,他奉母命来逮人。结果人没劝回去,搞这一出。自己还摔个荤七八素的,唉……
     怪不得早上眼皮一直跳个不停,陈飞再次沉重的叹口气。这声停在元宝峰耳朵里,只当他疼,不说话,默默加快脚步。元宝峰一路扶着(架着)陈飞到了校医室,让医生把胳膊吊上,然后开始了询问。陈飞为了妹妹,硬挺着不躺下。
     元宝峰通知了同事,让他们继续录口供,他在这边录。然后汪光打开手机,暂时充当记录仪。元宝峰也管校医借了纸笔,说:
     “你把你知道的跟我们说说吧。”
     就像卫华一样,她也对那天的事儿感到很慌。陈飞推推沈依云,她才勉强稳定心神说:
     “我们学校一直有笔仙的传说,有的说算得准,也有的说这事儿不好。
     我们寝室的张瑶瑶,最近谈恋爱了。可是那个男的很花心,总伤她心,她就想问问笔仙,他俩是不是命定的一对。我们本来不想玩的,但是她们都说,都是一起玩的,怕什么?我我不好意思,就跟着一起玩了。”
     “你是不是傻?!”陈飞顿时急了,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然后就疼的团成一团,坐得近的元宝峰赶紧扶住他,就这样,陈飞也气急败坏的说:“我跟没跟你说过别碰那玩意!”
     “我、我……”沈依云嘴唇动了动,然后低下头。两个警察却心知肚明,这种情况和氛围,基本上哪个小姑娘都不能拒绝。元宝峰鼓励她到:
     “后来呢?”
     “我们、我们就在笔仙的家附近等到了晚上。”
     “家?”
     元宝峰在纸上记下了家的字样,还圈了好几圈。靠着他的陈飞看见,心不在焉的想,这小子字写得还挺好看,比他那狗爬字好多了。
     “嗯,”沈依云点点头,“听说那边的老图书室就是她家,白天去没事,晚上哪里就是笔仙的家了。说如果要去,就要在人家客厅里堂堂正正的请笔仙,那天我们去了之后……”
     为了壮胆,三个女生之中还叫了一个交好的男生他们班的班长和他对象,那个女朋友就是指引人,带了很大的一个书包。还有张瑶瑶的男朋友。四女两男等查寝过去之后,悄悄的去了那个图书馆。
     图书馆其实是以前的化学实验室改造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改成了图书室。白天就算了,晚上就阴森森的。校园探险都不会走到这里来,后来笔仙的家这一点,更让人避之三舍。几个女生走到了门口就打退场鼓,男生就大咧咧的说有什么的。抬脚就进去了,女生犹豫,又不敢真的就丢下这两个男生,加上卫华说一直说来都来了,张瑶瑶咬着牙进去了。张瑶瑶进去了,沈依云也不敢自己走,也跟着进去了。
     外面看着阴森森的,里面看着还行。还有几个应急灯照着,女生就都渐渐的放下了胆怯。那个朋友的女朋友开玩笑,说要偷走书,反正这里肯定没装监控,咱们偷书就偷那种值钱的,要不就挑重的,卖废纸肯定好。
     卫华一向大胆,接话茬说,“偷书的事儿、学问的事儿,能、能叫偷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结果有回音,还吓了大家一跳。
     听说那个地方在一楼尽头的教室里面,等过去了,果然看见一个桌子围着四个椅子。那个女生就把包掏出来,问碟、纸、香灰好多东西,还有一袋子小米。然后大家就说谁要做。依云因为家里的缘故,就不坐下了。引导者再三劝说都不好用,班长也在劝,依云就是不坐下。最后卫华生气了,嘟囔着玩不起,她坐!
     依云坚持不坐,最后没招,因为肯定要引导者做的,四个女生就算了,三个女生一个男生算什么。就让卫华跟依云站在那个女生特意画出来的红线圈内。最后两队情侣,四个人女生对着女生、男生对着男生,开始玩笔仙。
     引导者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然后又掏出了报纸和香,先用报纸包住香,然后一起点燃,绕着四个人走了一圈,报纸噗噗往下掉,吓得张瑶瑶的男朋友紧张,叫她小心点。
     然后四个人一起手拉手,一起摁住问碟,心里默念:笔仙笔仙,你来了么,问了五六遍,忽然中间的问碟就动了。
     说到这里,沈依云停下来,她手指发颤,嘴唇发抖,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情景。元宝峰却知道这时候最好一鼓作气全说出来,才对她好,因此强势的命令她:“然后呢!?”
     那个问碟动了一动,引导者赶紧让大家松手,然后握紧笔,果然那笔在来字上面圈了好几个圈。几个女生吓得瑟瑟发抖,男生也没好到那里去,不过爱情胜过一切,这时候张瑶瑶率先镇定了起来,稳定心神说,笔仙辛苦了,我们来想问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帮助我们。
     过了好一会,那个笔才上下动了动。张瑶瑶就说:
     “我跟王庆能不能在一起?”
     笔仙这次反应很快,不过反应也很乱,总是胡乱的话,画的也不知所云,好像瞎话。四个人的手牢牢黏在了笔上,几个人吓得脸都白了。最后那个笔尖停在了在上面,来回绕圈。张瑶瑶皱眉说,我想问,我跟王庆能不能在一起?
     可是那个笔还是在在这里花圈。
     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忽然那男生啪的一下甩开了那个笔,表情惊疑不定。朝他们喊:
     “有病啊!这玩意信个屁!都是你们自己在使力气!”
     那女生啊的一下,脸白了:“你还没送笔仙,你为什么松手啊!!!!!!!”
     那个男生骂骂咧咧的想走,被班长强行按住了。班长平时交友广泛,很有威信力的,那个男生不好说什么,只好坐下来。几个人赶紧战战兢兢的又握在了一起,这次就没什么异常,说是真。引导者补充说是真爱,然后他们说送走笔仙,可是什么异象都没有了。
     元宝峰和汪光对视了一眼,卫华可说是因为笔仙否定了爱情,所以张瑶瑶才伤心的。怎么这里又肯定了?
     大概是因为笔仙肯定了她的爱情,张瑶瑶回来以后跟那个男生特别甜蜜,也相信了那个男生真的只是跟别的女生正常的社交,根本不是暧昧。几个人都以为这事儿过去的时候,忽然有天晚上,张瑶瑶晚上没回来。后来大家猜,是不是去开房了。这事儿虽然有点那个啥,但也不是惊骇世俗,她们还帮着打掩护。
     可是第二天早上,张瑶瑶就浑浑噩噩的回来,嘴里念叨着笔仙害我,笔仙害我。
     谁问也没问出来什么,卫华和沈依云还去那个男生那里,结果那个男生压根否定了头天晚上出去过,他们寝室的人也能作证。可是问她什么都不说,可是女生特别敏感偏激,她甚至还自残过,不过刚握住刀片,就被卫华给发现了。
     几个女生都很照顾她,结果没两天,这个女生就跳楼了。
     然后紧接着一起算命的那个引导者杨阳,当天也出了事儿,精神恍惚,在楼梯上差点一脚踏空。幸好当时同学在后面,拉了她一把,才没从二楼摔下去,嘴里也说,笔仙害人,笔仙害人什么的,不过她很快就被家长接走了。卫华和依云都害怕,卫华早早就跑回家去了,依云实在害怕,就跑到了本市的姑姑家住了两天。还是害怕,跟陈飞说了。陈飞一听着急了,想带她回家给他妈妈看看,结果依云不愿意,就是在门口拉拉扯扯的。
     依云现在神经紧绷极了,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她们都说是笔仙的反噬,因为她们半路放开了笔,没有好好送走笔仙,所以笔仙生气了,要带她们下去训诫。
     元宝峰忽然问了一句,“那男生呢?就没有男生遭到笔仙的反噬?”
     依云茫然的看着他:“好像上学期有一个男生吧……其他的没听说过啊……”
     让他们好好休息,有事联系之后,元宝峰和汪光往回走。走着走着,元宝峰忽然开口:
     “你信?”
     汪光裂开嘴:
     “我不信。”他点点脑袋:“那个女生没说错,的确就死了一个男生,其他的男生都是受伤,而且没啥大事儿,最严重的是骨折,养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