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_第1章

小说下载:[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作者:徐江铃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书名:斗罗之方家有子
   作者:徐江铃
   某一天青梅竹马变成大美人了,我居然还有点小心动?
   声明:本人非颜控
  
   雷点:有角色性转情节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臻,唐三 ┃ 配角: ┃ 其它:
  
     ☆、当家
  
     常言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方臻以前对这句话感触不深,直到他自己成了穷人的孩子才知道为什么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家里有三口人,养母、他以及养父的遗腹子――安安。这个孩子生来就没有痛觉,这一点还是方臻发现的。养母周媛,方臻唤她媛姨,起初没发现孩子有什么问题,只是有一次安安碰到了火,不闪不避,一只手伸到火里。
     方臻将安安抱起来,握着他的手放下冷水下冲洗,周媛这才发现孩子可能生了病,急忙去找大夫来看。这时候他问安安,痛不痛?安安只是笑脸上没有一丝痛苦,指尖的冷水直直冷到心间,安安是周媛唯一的希望。
     他是在一个雪天被方程夫妻俩收养的,雪花飘落在他的脸上,冰冷得叫人绝望。
     方程三年前归家一次,后来就传来他战死的消息,周媛人就垮了昏迷了一宿,就是这时候发现自己怀了孕,将孩子当成精神支柱挺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方臻在这期间忽然醒悟,万事不能只依靠他人,方程周媛收留他是好心,当他们自身难保的时候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在流水村生活两年,他也知道村子里各家老人擅长什么,对他来说来钱最快又能照顾媛姨的还是采摘草药。那位老先生姓李,村子里的人都很尊重他,起初这位老先生不愿意教他,他便日日去拜访说明自家的难处。
     老先生问他为什么要帮周媛,方臻也不隐瞒,斟酌一番做了回答。
     “从道义上来说媛姨养我两年,理应帮她度过难关;对我个人来说,无法坐视不理,若是没有人能安抚媛姨,最后可能落了一尸两命的结果。”
     先生点点头,便教他些辨识草药的知识,方臻大喜,连忙磕了几个头,老先生还将安胎药的药方告诉他,又贴给他几副安胎的药材。
     将采来的草药卖出去,又抓了些安胎的药,当他端着药碗走到周媛面前。周媛脸上满是动容,方臻不过一个两岁的孩子,他都能站起来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站起来?又拾起自己织布的手艺,就这样安安才能呱呱落地。
     安安生了病,也不知道媛姨能不能撑过去……那时候他一直担心媛姨会不会放弃安安,还去央求李老先生劝劝媛姨不要轻易的放弃安安,“先生安安这个病,虽然无药可解但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啊!”
     老先生听了他的一番话,敲了敲他的脑袋,“这样好吗?强迫她接受这个孩子。”
     “谁来可怜那个孩子呢?这又不是他的错。”
     先生听罢笑了起来,依言安慰周媛,周媛虽然暂时冷静下来,方臻总担心她会忍不住爆发。
     那一天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周媛掐住了安安的脖子,目光森然,好像对怀里的人恨之入骨。
     方臻连忙去拦,知道自己没什么力气摁住周媛只得说几句诛心的话,“他生来没有痛觉,没有死于外物,却要死在生母手下。你怎么忍心?”
     周媛神色微动,他便放缓语气,“这可是你们唯一的孩子。”
     她双手一松,方臻接住安安,轻声安抚他。周媛双手捂住眼睛,“武魂殿!我同你不死不休!”而后也不看安安一眼,掩面而去。安安握住方臻衣角,咿咿呀呀的笑起来。
     周媛越发沉默每日只是织布,偶尔看着方臻发呆,她不再常常抱着安安,机械性的工作然后带安安出去看病。方臻没有办法,只得自己带着安安,闲暇时才出来采些草药。
     这一日他走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适用的草药,见天色还早便冒险进了深处采药。前几日那位老先生还劝他多往深处走走,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村中人都劝孩子们不要往深处走,说是山中有魂兽会将孩子叼走吃了。
     方臻听得出这是善意的谎言,也就没把这件事当真。多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了所需的草药,悉心采了几株放到背篓里,又换个地方采摘。许是蹲久了,想要站起来时眼前一阵阵发黑,方臻就在原地多蹲了一会,等待头晕好转一面往四周看去,似乎有些不对劲。
     方臻摸了摸手下的泥土,又将采摘的草药拿出来对比,他记得老先生专门说过流水村附近的草药叶片都比较细小根茎细,这样的草药药效都不会太足所以价钱偏低。而他刚刚采下来的这些叶片较宽,根茎粗壮,心中一紧,他是不是不在流水村附近了呢?
  
     ☆、逃命
  
     这个念头一出现,方臻又陆续发现一些佐证,但这些都不足以证明他不在流水村附近,可能是深山的草药与近处的不同,紧张地拉住背带,长出了一口气。
     稍微冷静下来方臻观察四周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有点危险,身后没有什么遮挡物如果有什么东西从后面来,那他可就全无招架之力。抽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这时听到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便慢慢站起来。
     心扑通狂跳,他该怎么办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还是提前出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转过身想与来者大战一场,发现身后是一头狼!他不过五岁的孩童,就算有武器,也不可能在一头狼的狩猎中活下来。
     他冷静下来当机立断立刻抛弃了背篓转身就跑,狼的速度比他快,他所能争取到的时间可能只有这一点点,略一思量将匕首也扔了出去。
     方臻留神身后的动静,没注意脚下,踩到一颗石子被绊了一跤。脚下是个坡地,灵机一动身体抱成一团,顺势往山下滚去。所幸这坡地是一片草地没有那么多的沙土,方臻苦中作乐的想,将身体抱得更紧尽可能裹成圆形。
     不知滚了多久,耳边只有呜呜的风声以及狼的喘息,快一点再快一点!这时他看到前方有一点亮光心中一定,只要他能坚持一下!抱着这样的想法苦苦支撑着,身体一停就知道到了山脚,顾不得手脚发软爬起来向前跑去,怕那家人不知道外面有人,高声喊了一句救命。
     离得近了,方臻看清那家飘了个铁匠的旗子,是铁匠铺,也不知道他刚刚喊的里面的人有没有听到?又提起一口气正要再喊一句,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唐三从刚生下来就开始修炼玄天功,等到他三岁的时候身体素质也有了些提高,不说别的耳清目明便是最实在的。这一日唐昊没有打铁,在家里喝闷酒,他听到门外有人高喊救命,就找唐昊出来救人。
     等他从家里出来便看到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孩子晕倒在地,唐昊将那孩子抱回家中。唐三只能看到这孩子的手,指甲盖有些发紫,这分明是中了毒!
     唐三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唐昊的时候,唐昊就发现了。找了找几个比较显眼的特征,确定了毒的名称,这毒来源于某人的武魂,独一无二且极为难解,需要的药材也很多,他不能将幼子一个人放在家中。
     唐昊又想起阿银,想到这个孩子来的蹊跷……或许他该同小三商量一下,他只去一会儿,几个时辰的功夫就会回来,只要小三不乱走就没有事。打定了主意,唐昊就开始安排,他告诉唐三这孩子生了病他去给他买药,希望唐三能好好在家里等着,谁来都不开门。
     唐三自是应许,他还想仔细看看方臻中了什么毒,若是他又该怎么解,若是不能解看看症状也好。
     唐昊怕唐三不知晓轻重又叮嘱他不要碰到方臻的身体,免得中毒。唐三点点头,摸了摸幼子的头唐昊离开了家门。
     得了父亲的嘱咐,便是艺高人胆大唐三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个世界有一种名为武魂的东西,他现在玄天功还没修的圆满,不能确定这种毒对他有没有影响。
     等得无聊,唐三便打了些凉开水放在桌子上又将煮药的陶罐洗了洗,这才开始修炼玄天功。
     唐昊取了药回来,看见他放在桌子上的凉开水,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想他当年,爬树上山什么没干过,皮的像个什么似的,他自己的孩子却乖巧得不像样。这是他的错,他应该将孩子好好地养大,可一想到阿银的处境他就不能好好的面对唐三……
     将药材放到陶罐里,一面看着火,一面让唐三去睡觉。唐三睡不着,问唐昊那是什么毒?扇火的扇子停了下来,唐昊想了想通俗的回答,回答他:“那种毒世人称为‘七日白骨’发作后在七天内全身变成白骨。”
     唐三看了眼方臻,“他已经发作了?”
     唐昊点点头,发作早期还能靠点药材救一救,若是再晚一点就药石无医了。没想到儿子居然对这个感兴趣,便顺着这“七日白骨”讲起了武魂。
     唐三以前没有听过这个猛一听到唐昊说的这个忽然福至心灵,魂力不就等于内力吗?听起来魂力是每个人自己修炼的,并没有固定的章程,唐三突然好奇起自己的武魂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武魂……我会继承您或者妈妈的武魂吗?”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唐昊将嘴一抿,低声说了一句是。顿觉心酸,唐三便想岔开这个话题,唐昊又说了一句话,“我期望你能继承你妈妈的武魂……”
     唐三轻轻嗯了一声,将被子盖好,蒙头睡去。是他不好,不该提到妈妈的,又让爸爸伤心了。唐昊沉默着看着燃烧的火焰,三年了……武魂殿的人从未停止过行动,他却原地踏步了三年之久,最终只余一声长叹。
  
     ☆、中毒
  
     唐三一觉醒来,发现家里多了一样事物,准确的说是多了一盆蓝银草。花盆样式简单,而盆内里只有一株蓝银草,唐三有些好奇,轻轻碰了碰叶片,温柔的情绪从叶片传到指尖,又传到心里。
     他又碰了碰叶片,唐昊看到他这个样子,十分欣慰又有些庆幸,若是他等到小三成了魂师再说这件事,小三不见得会接受阿银的真实身份。
     “这是妈妈对不对?”
     不用唐昊多说,他就猜到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唐昊会突然把秘密说出来。唐昊看着唐三惴惴不安的神情,叫他先去洗漱,“我们慢慢说。”
     唐三洗了把脸,混沌的脑子终于能抓到一些线索,或许是那个毒让唐昊振作起来,不管怎么说爸爸能振作起来就是好事,一直颓废着也不是事。
     唐昊给阿银浇了些水,将买来的早饭放在桌子上,“你妈妈是魂兽,当年我们被人困杀,是她牺牲自己我们才能够脱困。”
     “我们?”
     “那个时候你刚出生,抱起来一点重量都没有。”说到这里有些坚持不住,唐昊眼底尽是恨意,杀妻之仇怎能轻易化解。虽然带头之人已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