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_第3章

小说下载:[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作者:徐江铃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本想悄悄搞个惊喜,现在计划破灭不免有些埋怨方臻多管闲事,拉着方臻说了几句。方臻理解他的心情,只是唐三才三岁一个人出去难免会出事,他身上带的钱也不少,难保不会有人见财起意。
     “我跟你一起去,钱也不要带那么多,每天买一点。”方臻想着他们两个人一起,也能安全一点,村子里也不大,走个十来分钟就能回来了。
     “知道啦,财不露白。”唐三知道方臻是对自己好,只是那件事是秘密的,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将秘密藏在心里,唐三拉着方臻出门去了,路上他还问方臻街上那些好吃的东西会不会做。
     方臻想了想那些东西,都是圣魂村的特产,摇了摇头。“喜欢吃甜的吗?”
     这些日子相处以来,唐三已经能猜到下文了,又有东西能吃了。“喜欢!这次要做什么?”
     “要买点山楂和糖。”方臻有点馋冰糖葫芦想试着自己做,正好唐三也感兴趣。
     两个孩子在街上买了不少东西,正想回去,就看到西边围了一群人,方臻问旁边的路人那是什么,路人笑眯眯的告诉他们那是西边来的宠物,一只白色的长耳兔。见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还劝他们早点回家免得大人担心。
     唐三应了一声,方臻向路人道谢,而后抱着一堆年货,走上回家的路。路上谈起长耳兔,长耳兔这种宠物他们都没有听过,唐三以前还听过一些,听说这种动物性情温和,从来不会咬人。方臻倒是觉得奇怪,“怎么会不咬人的?”他之前还听说过兔子咬人的事情。
     唐三也摇头,想起方臻说的冰糖葫芦,村里没有卖冰糖的,只买到麦芽糖。“用麦芽糖也可以?我怕不好吃。”
     “总要试试才知道好不好吃,我不大会挑山楂。下次挑好吃的,再试一次。”方臻说着话,没注意什么东西爬到身上,对着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方臻吃痛,伸手把咬脖子的东西抓到面前,居然是一只兔子。三瓣嘴还在蠕动,一阵恶寒,顺手把这兔子扔了。唐三也有点害怕,两人快步走起来,刚走没几分钟,方臻后腰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整个人被撞飞出去,露出一块皮肤来。
     唐三眼见刚刚被扔掉的兔子咬上□□出来的皮肤,扔下刚买的东西抓住那兔子的耳朵,想把它提起来,却发现它纹丝不动。唐三使出吃奶的劲,那兔子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还往衣服里钻。
     方臻被这兔子撞得有些晕,感觉这兔子一面撕咬他的血肉一面往里爬,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唐三急了,手上动作越发大力,“拽不动!”
     听到唐三的声音方臻反而冷静下来,“回家!去找你爸!只有他能救我。”唐三迟疑了片刻,咬咬牙放下手,“等我!”话音刚落就跑起来,快到家门的时候忍不住恐惧大喊起来,“爸爸!”
     唐昊听到声音,从家门出来还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就被唐三拽着跑起来。唐昊到的时候见一只半米长的兔子趴在方臻背上三瓣嘴张开,正对着方臻的脑袋。
     一声冷哼,那只兔子动作一顿,从方臻身上滚下来。唐三抓着唐昊的衣角的手一松,来到方臻身边见他只是昏迷过去,才将提起来的心放下。唐昊轻手轻脚的将方臻抱起来,另一只手拎起那只兔子,奇怪的是兔子的尸体上浮现一圈白色的光环在唐昊周围打转。
   作者有话要说:  唐僧肉体质出现啦(s3t)
  
     ☆、方家
  
     唐三不知道这光环是什么意思,他看着地上那些丢弃的年货,收了收一并带回家。唐昊检查了一下方臻的伤势,好在伤口都不太深,先将伤口消了毒,而后撒上药粉,缠上绷带。
     将药材煎上,唐昊把注意力放在那只兔子身上,刚刚那兔子身上出现了魂环,证明这是一只十年魂兽,一只魂兽为什么要吃方臻的肉?
     唐三将年货放好,看到唐昊在研究那只兔子,急忙将疑点说出来。兔子起初不过二十来厘米长,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长成半米长!此为其一。一开始这兔子根本没什么力气,方臻一手就能拎起来,后来他怎么拽都拽不动,此为其二。
     唐昊听着突然有了种大胆的猜测,这兔子是吃了方臻的血肉才从普通的兔子进化成了魂兽。不过要证实这种猜测还需要多番实验,只有这样才能证实猜测的正确性,方臻的情况确定后,还要想个法子帮他解决一下。
     这样的体质,也太危险了。
     这也就意味着过几日他要出门一趟,也只能拜托老杰克关照两个孩子了,只要武魂还没有觉醒老杰克对两个孩子还是挺好的。
     将方臻和小三托付给老杰克后,唐昊就去了诺丁城,在城里换点钱,买些药材。走在街上不期然路过诺丁初级学院,唐昊看了两眼,没想到从大门内走出一个叫他意想不到的人。
     “大师?”
     若真的是那位大师的话方臻或许就有救了。
     玉小刚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小地方见到大名鼎鼎的昊天斗罗,站在大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门房不耐烦的催促他,他才迎上前去,“不知道您有什么事?”
     唐昊示意他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大师便请他到自己的住处说话。唐昊也不嗦,直接问他知不知道某些人的血肉会让魂兽进化。大师听后,冥思苦想也没有个头绪,“还有没有别的特征?”
     “不知道。”
     玉小刚敲敲额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倒是听说二十五年前覆灭的那个方家弟子大都是被魂兽吃掉,尸骨无存。而那些吃过他们的魂兽无一例外都晋升成十万年魂兽。”
     “方家?”唐昊没想到会和这个家族扯上关系,仔细想来方臻的姓就是最大的线索,只是他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大师从书架上找出方家的资料,将方家的资料给唐昊看,差不多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方家人就会失明,且不在外走动,等到六环才重新出世,那个时候眼睛也复明了,与常人无异。
     唐昊想起他遇见过的方家人,是一位魂王,名叫方聿。他自称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出过家门,这一次是偷跑出来的,最后死在一头万年魂兽口中。临死的时候仰天大笑,“死得其所!”
     一想到方臻可能是方家人,唐昊的心间如同压了一块大石,除了要被魂兽所食还要失去视力。这不是白白送死吗?唐昊当即写下一封书信打算托老杰克的熟人帮忙带回家去,不管怎么说早一点解决方家的事,方臻也会安全一些。
     玉小刚不明缘由,不过唐昊对方家有兴趣,他也对方家有兴趣。他早年研究过方家的一些秘密,为什么偏偏是二十五岁的时候,为什么每个人都会如此?方家的武魂显示在外的武魂都不一样,但是每一任族长的武魂又都是一样的,可他们的样貌又不尽相同……
     玉小刚想见一见那个方家人,听说人昏迷之后只得暂时放下那些想法。“我先前在外游历的时候,在一处秘境发现一个掩盖自身气息的东西,那时候能力有限不能拿到。”
     唐昊问他在什么地方,玉小刚说在大陆西边一个地方,与此地距离不远,如果速度快的话也就五六天的功夫能回来。唐昊说要准备一下就拿着信离开了,将东西都一并交给老杰克的熟人,请他帮忙带回家,书信交给孩子也带句话给老杰克再请他帮忙带几天孩子,他过几天就回来。
     那人接过东西,点点头说一定送到。唐昊目送他离去一个人站在街头叹了口气,如果那个东西有用就好了……如果方臻真是方家人,那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自己了。若是他唐昊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却不帮一把,他怎么面对家人?又怎么面对自己?
     大师收了些东西,又给院长留了口信,就离开了。他与唐昊约好在城西门见,没想到在他这个年龄以这样的身份能与一位上三宗的领头人物一起冒险。唐昊牵了两匹马,玉小刚翻身上马在前面指路唐昊跟在他身后,一面注意后面有没有武魂殿的人。
     出城十余里两人弃马,唐昊带着大师一路疾行。
     唐三从老杰克那里接过书信,看着尚在昏迷的方臻,忍不住叹了口气。好端端的怎么就遇上这件事了?展开书信,细细读下来脸色大变,将左手放在方臻眼睛上,这双眼睛真的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右手死死攥着信,不会的,不会这样的,唐三重新将信拿起来看,信中只是说方臻醒来可能会看不见让他帮个忙照看一下,等唐昊回来他再向方臻解释。
     唐三怕这件事是真的又不得不防范这件事的发生,他将家里的东西重新摆了摆,模拟方臻看不见的情景,再一点点改变细节。方臻服药三天还没有醒来,唐三就有些焦急了,他对着阿银说“妈妈,他会不会醒不过来了?”
     说话才发现自己乌鸦嘴了,呸呸呸,唐三急忙挽回,“我只是有点怕,照理说应该醒过来了。爸爸的那些药我都用上了。”唐三这几日为了不麻烦老杰克都是自己煎的药。
     也许是他这句话起了作用,床上的人张开嘴模模糊糊的说了一个字,“水。”唐三从凳子上跳下来,抄起碗扶起方臻把碗递到他嘴边,方臻喝了几口,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叫了声“小三?”
     “诶!是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方臻抬起头看着声音的来源,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他惶恐极了伸出手抓住唐三,“小三?!”
     “我在这。”唐三握住他的手,眼底一片哀伤,面前这人神情惶惶,可眼里什么都没有,他能从这人眼里看到自己,可这人却看不到他。
     唐三低下头,额头抵住方臻的,语气坚定,“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
     方臻被他说服了,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恩,都是暂时的。”
     后面几天唐三手把手的带着方臻,还试着自己做了冰糖葫芦拿给方臻,要他尝尝看。方臻咬了一口,糖皮裹得极厚一口下去都是糖,“甜的。”
     唐三笑弯了眼睛,说他特地裹了很多糖,就是要方臻吃到嘴里每一口都是甜的。又拿了一个给方臻,问他甜不甜。
     “甜。”
     唐三接过他之前吃的那个,想说些笑话逗逗他,唐昊回家了,身后还跟着一位中年人。唐昊向大师介绍两个孩子,大师见唐三手里拿着水果,便从魂导器里面拿出一些果干。
     唐三看了眼唐昊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唐昊叫唐三去外边玩,过一会再回来,唐三看了眼方臻,摇了摇头,他握住方臻的手,“我要知道。”
     方臻用力的回握,却驳了他的好意,叫他到外面去。唐三只好拿着冰糖葫芦到外面去,看到这被人咬了两三口的冰糖葫芦,他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心里闷闷的骂道,“不识好人心。”
     这时候他才知道手里的冰糖葫芦,外面那一层糖皮是苦的。方臻明明告诉他是甜的,唐三不信又咬了一口,苦苦的。
     “大骗子……”唐三咬着糖葫芦闷闷的落下泪,连雪花飘在脸上都没感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