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_第6章

小说下载:[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作者:徐江铃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只是他见多了这样的孩子,自有一套方法。
     “我们现在开始觉醒,就从……”这位魂师一开口,众人就安静下来,老杰克站在一边心中也是忐忑,能不能取得开门红?这一次会不会有新的魂师?看到这位魂师的目光落在方臻身上,悄悄告诉他方臻的姓名。
     “方臻开始。”魂师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取出武魂觉醒用的工具,测试先天魂力的水晶球。
     方臻站在法阵中央,察觉到手中有什么东西想挣脱开来,伸手一握,右手沉甸甸的。而且那样东西还在吸取着什么,耳边传来那个魂师的声音,“武魂枪,伸出左手。”
     左手指尖碰上一个凉凉的东西,也在吸收和武魂同样的东西,或许可以称之为魂力。武魂似乎不耐烦有东西跟他抢魂力,吸取得越发快,方臻都有些握不住它。
     老杰克看着那个测试先天魂力的水晶球光芒越发暗淡,最后只能蒙蒙的发出一点光亮,而方臻手上的武魂气焰大盛,升到顶点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在场的人都被这场景惊住了,一时间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还是这位魂师告诉方臻他现在的测试做不得数,建议他改日到诺丁城的武魂殿进行鉴定,报出他席德尔的名字即可。
     方臻向这位魂师道谢,被老杰克带了出去,“教皇冕下恭候您多时了,她会找时间来见您。”
     脚下一顿,这声音就消散了,方臻收拾好脸色,朝门外走去,来到唐昊身边,老杰克将席德尔的话一说,登时脸色就变了。谢过老杰克,拉着方臻到角落边上,问他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臻将武魂的古怪和席德尔的举动说了说,说到最后又有些犹豫,那句话该不该告诉唐昊。唐三将两人的脸色看在眼里,心里也紧张,拉住方臻在他耳边轻声说唐昊的脸色很不好看。
     这才将席德尔的那句话说出来,唐昊面色肃然,没想到比比东居然知道方臻并且等了他多年,他说不准也要与这位教皇见上一面。
     叫两个孩子先回家,他还要和这位席德尔说一些话。
     走在回家的路上,唐三忍不住问武魂觉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方臻觉得这与武魂的特性有关,他手上这个并不顺从,只想从他的手中挣脱。说话间方臻福至心灵重将武魂召唤出来,这时他脑海中浮现两个字,自然而然的,他就明白这两个字是什么,“应龙。”
     手中□□震鸣,“此枪名为应龙。”
     当他念出武魂名字的瞬间脑海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只是现在时间不对,等他回家细细看过再说。
     唐三看着这□□,只觉得少了些什么,又说不出来,只能等唐昊回来跟他商量商量。两人回到家中就开始准备各自的功课,唐三这几日也开始每日扎马步,方臻这是要在铺子里面打铁,鼓风也要自己拿捏,一年的时间他已经能够做到日挥万锤。
     唐昊给他的目标是自己打出一套护具来,唐昊只负责建立模型,这一套护具是他在学院中上学时使用的,用来锻炼自己的反应速度,差不多能在今天之内做好。
   作者有话要说:  差一点文案上的剧情就要没有了,好在我急中生智保住了文案,虽然现在的剧情还远得很www
  
     ☆、魂名应龙
  
     唐昊在门口等了一会,老杰克不好意思的跟他说决定供养村子里另一个孩子去诺丁城上学,方臻要是想去的话只能让唐昊自己出钱了。唐昊并不在意这个,随意同老杰克说了几句话,等到席德尔出来,这位比比东麾下的武魂殿长老冲他行了一礼。
     唐昊请他到别处说话,席德尔开门见山的说,比比东欠了方家一个人情。唐昊不信他们,席德尔只好说几个方家的秘密来证明,比如说方家以武魂定族长,族长武魂必为应龙,方家人二十五岁避世,直到六环才出世。
     方臻作为方家最后一人,说什么都会帮他准备一些东西,教皇令只是一点心意。若是方臻想要去武魂殿所属的魂兽森林,便可用此物,行个方便。
     席德尔顶着这位昊天斗罗极具有杀伤力的眼神,接着往下说,这是他们之前的打算,没想到昊天斗罗会在这里,想来方臻的日常生活也没什么他们能够出力的地方,只是方家的事情刻不容缓,请方臻早日回到方家,解决家事。
     面对唐昊这位席德尔长老就有些不够看了,原来的措辞也要有些变动,毕竟席德尔不完全了解方家的事情,比比东也只是叫他做个准备。
     唐昊并不急着问他方家的事情和比比东有什么关系,他所关心的是另一件事,“何其多可是你们武魂殿的人?”
     席德尔摸着胡子,“对外他与武魂殿毫无关系,不过对内他是千道流一派的一把好刀。”
     “你倒是将比比东推得一干二净。”
     席德尔只是笑,他说的是事实,唐昊去查也只有这个结果。他将教皇令拿出来,这样东西他是一定要交给方臻的,届时比比东会用这个东西与方臻联络。
     唐昊想这个东西比比东既然能用来联系方臻,他也能利用这个东西反向联络比比东。接下这块教皇令,席德尔功成身退,唐昊来到后山,觉得不安全又跑到流水村,研究这块令牌,上面只有一个联络用的法阵,还是双向法阵。
     唐昊输入魂力,里面传来一位女性的声音,“谁?”
     “我是唐昊。”
     “昊天斗罗?原来方家人在你这。”
     比比东倒是放心下来,毕竟方家人也在防备她,没有告诉她怎么安排方家最后一个人,只是说今年在天斗帝国西南会有他的消息。方祁帮助她那么多,她也不是恩将仇报的人,更不会为了门人弟子能更进一步而夺取方臻。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说起话来也是弯弯绕绕的,半晌都进不了正题,最后还是比比东退了一步,“方家世代守护着一样东西,也是这个东西导致了他们最后的结局。当年方家族长告诉我,想要彻底摆脱这个结局,源头便在于每一代族长的武魂――应龙。应龙是开启他们守护的那样东西的钥匙,同时也是导致他们拥有那倒霉体质的罪魁祸首。
     “请务必让方臻坚守本心,仇恨固然能使人进步,却不能够让他破开这个缺口。这是方臻父亲方祁要我转告他的一句话,也请你转告给方臻,要说的话就到这里,改日我会亲自告诉他事情的全部。”
     唐昊将那句话在心里过了几遍,收好教皇令,这才回到家里。刚一进门,就听到方臻说有些事情要告诉他。唐昊心中一紧,方臻将应龙召唤出来,握在手心,“此枪名为应龙。方才我感觉到两样事物,像是方家特有的魂力修炼方法,其中一个能使体内的某些能量压缩到魂环中,六环之后就能完全封印起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方家六环之后就能在外闯荡,唐昊听了也为他高兴,能有方法解决这个体质再好不过了,只是比比东说的话让他一直都不能放下心来,比比东所属的武魂殿于他有灭门之恨,有杀妻之仇。现在要他放下这些完完全全相信比比东,他是做不到的,想来只有等到宗门的事情、阿银的事情解决他才能相信这位教皇说的话。
     唐昊将比比东说的那些话删删减减,只说方家有一件神器,恐怕需要他到时候去解决。方臻对方家的事情不感兴趣,听过就算,唐昊让方臻先将第一魂环压缩出来,那时他们再去诺丁城。
     于是他就回到房间,准备压缩魂环。盘膝而坐,平心静气。
     唐昊想着应该叫唐三知道那件事,免得方臻知道了多想,就叫了唐三过来。唐三觉得方臻的武魂有些奇怪,问唐昊方臻的武魂表面黯淡无光是不是需要二次觉醒。唐昊点了点头,心想但愿方臻的记忆能告诉他该怎么做,世上二次觉醒的方法千奇百怪,他也不能断定方臻的这个用的是哪一种方法。
     回答完他的问题,唐昊悄悄将比比东要他转告方臻的那句话告诉唐三,叫他不要马上就告诉方臻,他想等过一阵子再告诉方臻,等到方臻不用依靠仇恨的时候再告诉他。
     唐三不情不愿的应了,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方法,不能直接告诉方臻,但是旁敲侧击,徐徐图之却是可以的。唐昊心里有事,就没有注意到唐三这点小心思,等到他想起来的时候,为时晚矣。
     方臻盘膝坐在床上,按着脑海中两个法门的指引引导魂力,他先按部就班的修炼几个周天,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压缩魂环,运转一个周天体内有些红色的物质溢出,几个周天后红色的物质越来越多,方臻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九十九个周天过后,从脑海深处溢出一条金色的小龙,融入红色的海洋,化为一道黄色的光圈浮出体表在他身侧起起伏伏。
     他并不松解,按着先前修炼的法门又运转了几个周天,平静下来后,方臻收回魂力。走到院子外面打了一套拳,身心畅快,唐三趁着唐昊睡着了,偷偷跑过来找方臻,跳到方臻背上,嬉笑着说他长高了,方臻动了动手脚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唐三又问他知不知道他那个武魂外表黯然无光,方臻想起来这个问题在修炼的法门中有提到,这时候用鲜血灌溉,等到武魂吃饱喝足,才能二次觉醒。
     方臻一说唐三就猜想这些武魂是不是和那些魂兽一样?非要用鲜血洗刷才能展现真正的形态,他可不敢把这些猜测告诉方臻,他还记得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要让方臻知道这个世上有很多温暖人心的东西,并不只有仇恨。
     “等你去了学院可不许忘记我,到时候可要检查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听到没有。”唐三勒着方臻的脖子,强迫他答应下来,方臻陪着他玩闹了一阵,对于武魂的那种厌恶感少了很多。
     见到方臻神情轻松唐三也高兴起来,央求他也去后山锻炼,方臻没怎么挣扎就跟着他走了。来到后山,唐三眼尖地发现地上有一株没见过的植物,便拉着方臻蹲下来,他先是仔细的观察一番,然后对方臻说。
     “地上有一株没见过的草药,哥哥你听听这个是不是你之前学过的。叶子是圆形的,枝干是菱形的,别的东西倒没什么特别的。”
     方臻回忆了一下之前学的那些,有些不确定的说,“可能是菱形圆竹,这不是草药,是一种少见的植株。”
     “这个是竹子吗?”
     唐三把方臻的手抬起来,比到与菱形圆竹同高的位置,“才这么一点。”
     方臻一屁股坐在地上,手往前伸了伸,摸到了那个疑似菱形圆竹的叶子,“我看看它到底是不是。”他曾经在老先生那里看过一眼菱形圆竹的的介绍,说它的叶片上会有一些特殊的纹路,纹路的脉络要粗一些。
     叶脉上有些比较粗的纹路,方臻叫唐三看看他手上这片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纹路。唐三凑过来,头发擦过方臻脸颊,闹得他有点痒,头往后仰了仰。至于叶片上的纹理,唐三辨认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扭头看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