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_第8章

小说下载:[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作者:徐江铃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方臻这个年纪,寻常人说什么都不会为难他。
     其实他的思维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习惯性的上了拳头,方臻叹了口气,“说得也是,我如果邀请他比斗,这件事情就没有那么多波折。”挠了挠头,是他思虑不周。
     长时间没有接触社会也是原因之一,虽然学校是公认的乌托邦。其中依然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不能因为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就以为他人都是好人,反之亦然,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决方法。
     萧尘宇本人还有些不服气,觉得方臻只是天生力大无穷,自己被打只是疏忽大意。跟班在他耳边洗脑,说他非常厉害,三两下就能将方臻那个小身板给打飞。萧尘宇听他的话听多了,觉得自己牛逼大发了,对方臻只是一时失手,琢磨着要找回自己的脸面。
     跟班邵棠建议说与方臻到学院比武台,决一胜负。萧尘宇嫌弃这地方展现不出他英武的身姿,还要在老师的看护下进行,也太没有面子了。邵棠一拍大腿,“这不是有利于您的名声么,老大您看,虽然您把那小子打伤了,却好心送他去疗伤。跟他干的事情对比起来,老大您是极有风度,说出去名声倍好!”
     萧尘宇一琢磨,也是这么回事,他要树立起自己老大的威信,单有凶名是不够的,还得有贤名才能让大家信服他。
     二人合计一番,决定找一个好日子重新找回自己的面子。那天邵棠到比武台跟那位老师打了个招呼,萧尘宇则负责约斗。
     方臻没想到萧尘宇这么快就找上门来,邀请他下午三点去比武台比斗,方臻眼也不眨当即就说了一声好。萧尘宇一怔,才恶狠狠的说“我在比武台等着。”而后大步离开,准备将消息扩散出去。
     坐在方臻周围的,忍不住问方臻为什么要答应,萧尘宇可是有八级魂力。就算方臻前几日能够将萧尘宇打倒也不过是趁人不备,比魂力可是必输的局面。
     “趁人不备?”方臻反问了他一句,那人就说不出话来,毕竟方臻那一日打倒萧尘宇就在他面前。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想的吗?不用武魂、不用魂力就是趁人不备?所以说一味的隐藏自己不是什么好事情,扮猪吃老虎的好事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小小的初级学院,该展示能力的时候要展示,该隐藏的东西一句话都不要说。
     “好奇的话,就自己去比武台看。”
     在萧尘宇的卖力宣传下,大部分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小部分老师也知道了。介于方臻报名那天是被院长亲自带着报名的,有些老师同谢邹云不对付,暗搓搓地想着方臻吃了亏,谢邹云怎么跟武魂殿的人交代。
     谢邹云隐隐听说了一些,找到大师问他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大师将前因后果告诉他,谢邹云摸了摸下巴,“堂堂十一级战魂师,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三点钟不到比武场的看台上就坐满了人,一些老师也借此坐在评委席上看看这个被谢邹云亲自交代的学生是什么样的。
     萧尘宇先一步在比武台上等着,看着底下的人群,更添了几分底气,有这么多人支持他,有这么多人等着他成功。
     他的对手撑着盲杖,一下一下的敲击地面,一步一步的来到台上,而后将盲杖收回到魂导器中。比斗的双方都到齐了,按照规则由一名老师来主持大局,按照萧尘宇的安排,有一位老师走到看台上,请他们报出自己的姓名、武魂以及等级,以示尊重。
     萧尘宇将武魂附体,身体鼓了起来,手上也有狼的爪牙,他沉声道:“萧尘宇,武魂狼,八级魂士。”
     他的对手不慌不忙的抬起右手,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黄色的光环跟着方臻的武魂一块出现,“方臻,武魂枪,十一级一环战魂师。”
     一时间满座寂然,无敢哗者。
     百年魂环!普通魂师在二环才能得到的魂环,就这样被一个刚入学的新生得到了!这说明什么?众人心里打鼓,面上都不敢说话,就连那位裁判老师也不敢贸然开口。
     萧尘宇脑子一懵反而是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他不相信差距会这么大!他不相信差距会离谱到这般地步!区区三级,只要他努力一点未尝不可能赢过他。
     方臻看似松懈实则耳听八方,听到萧尘宇跑起来的破空声,心中了然,在他快要贴近身体的那一霎那后退半步,于此同时武魂挥出,应龙击中,萧尘宇倒飞出去。倒地的瞬间突然清醒过来吐了口血,强撑着一口气认输,得到判定后才放心的躺了下去。
     收回应龙,向那位老师行了一礼,就离开了比武台。回去的路上,方臻在想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强制性的锻炼他的战斗技巧,或者说枪法一类的,像今天这样靠着强大的武魂和魂力是行不通的。这时突然有一股浩瀚的气息从灵魂深处传来,有什么东西呈现在他脑海中,方臻无意立时察看,可那样东西自动播放起来。
     他一点念头都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样东西在脑海中播放,“方家族长可习,其余人等不可习之。”接着就是十式枪法,专属于应龙的十式枪法。
     当念头可以动转的时候方臻发现他已是冷汗津津,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那可怖的气息,还有恰到好处的枪法……
     方臻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世人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雪中送炭来得太及时了,他几乎要克制不住怀疑他的武魂是不是和某人的精神联系在一起,只要他一个念头,那个人就可以感知到。
     回想了一下唐昊对他说的方家的事情,他手中的武魂是打开方家某件事物的钥匙,那样事物能够感受到钥匙吗?那他的武魂又是从何而来的?这疑问在他的脑海中生根发芽,他只能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寻找答案,知情人越少越好,这样他才安全。
     萧尘宇醒来后,立马叫来邵棠要跟他算账,明明他第一次就感受到了方臻的能力远在他之上,第二次还恬不知耻狂妄自大地去挑战。一招,仅仅一招,就将他击败,叫他颜面扫地还不能说什么。
     一位一环魂师同他比斗是他的荣幸,而邵棠在他身边颠三倒四的说话,吹得他飘飘然恍恍惚,查都不查一下就贸然向人挑战。
     邵棠在他跟前还一点错都不认,还说是他蠢才会被他三言两语地挑起来,巴巴的上去挑战一位魂师。萧尘宇的父亲听说后挑断他的手脚筋,拔去他的舌头,有人非常遗憾地跟他说,“你太会说话了,若是在星斗帝国可能还有发展的余地。”
     邵棠抬眼看着那人,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_(:з」∠)_关于日更的问题,问过几个朋友,大半建议我隔日更新,因为我手速不是很快,国庆是打鸡血又放假才更了五万字。现在开始上课了,没有那么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打字日更的话后面存稿就少了。
   我也很纠结就想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
   1.日更,把存稿浪完,然后不定时更新。
   2.隔日更。
   3.先日更半个月,再隔日更。
  
     ☆、原因
  
     为了避开方家那样事物,方臻暂停了一段时间对武魂的使用,在外面的铁匠铺买了一杆枪来练习枪法,不管怎么说学会这个才算得上有了对敌的手段。只是他现在对武魂有了些阴影,魂名应龙,不以枪为名,难不成说武魂本体就是应龙?
     方臻不敢细想,只想着早日把身体素质提升上来,做好外出的准备,在学院中是不能真正变强的只有走出去才知道世界有多大,才知道怎么样才能解开身上这个扣。
     托萧尘宇的安排,方臻的大名在学院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与方臻来自同一个村庄的陈缘也被反复问起方臻的事情,听说方臻一家都是村子里的外来户,打探消息的人多了一个心眼,旁敲侧击问了问方臻家里的状况。
     陈缘也不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方臻一家只有一个大人是个铁匠,名叫唐昊手艺很好在村子里很有名声,小的那个叫唐三,没发现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打探消息的人回头就将这个消息报了上去,萧尘宇的父亲萧克明收到消息,皱起眉头,一个铁匠的弟子也敢削他的面子。但是十一级的魂力做不得假,应当是先天满魂力,茫茫人海中又能有多少人是先天满魂力?
     他这个愚蠢的儿子先天魂力才六级,一阵头疼后唤来萧尘宇,萧尘宇老老实实的将他与方臻作对的过程再次复述一遍。
     萧克明压下火气,“你可知错了?”
     “知道了。”
     城主冷哼一声,“记住这个教训,不要以为有你爹就能在诺丁城里横着走。”萧克明打定主意要拉拢一番方臻,顺带教教儿子不要被人三言两语挑起来,“你在学院里也给我注意点,今日欺之辱之来日也要被人欺辱,那时候可没有邵棠给你背黑锅。”
     萧尘宇猛然抬头,“爹他跑了!”
     萧克明一摆手,坐在雕花的椅子上抿了口今年的新茶,“不算什么大事,废人一样跑到哪里都没用。”
     对父亲的敬畏让萧尘宇咽下那日他鬼迷心窍强袭方臻时脑海里奇怪的感觉,邵棠真正的武魂说不定能控制人的思想。不过他爹向来不喜欢被人质疑,这些话也就没能说出口。
     学院内七舍
     七舍是工读生的宿舍,平日里大家关系都还不错。陈缘送走了打探消息的人,就有人问他不怕方臻日后找他算账?陈缘沉默半晌,“这些消息他去查查就能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六岁便十一级的魂师,谁不想巴结讨好,说不定就是投其所好。”
     一说到方臻六岁便十一级这个话题,大部分学生都是一个反应天才,第二个反应便是为何不是我。对工读生们来说更是这样,他们有一点天赋又没有钱只能指望这一点天赋能够让他们飞黄腾达。
     七舍内忽然静了下来,有个比较机灵的人问陈缘怎么不试着去和那位联系一下?好歹也是同乡。
     陈缘捂着脑袋,“我之前从来没跟他说过话,现在眼巴巴的凑过去我又成了什么?”
     那人回他“尊严又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变成魂力。”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人身上,“胡图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也是要脸的,胡图这句话好像掀开了学院内其乐融融的假象,余下残酷的现实。
     胡图浑然不觉气氛的变化,懒洋洋的往下说,“要是识相点给人当一只看路的狗说不准还能留一点情分,若是什么都不做,这一点同乡情谊根本算不得什么。”
     陈缘被他激怒了,居然叫他去当一只看路的狗,虽然是客观意义上的看路,说起来总有一股轻蔑的意思在里面。“我是不会去当狗的。”
     还想再说,对手却临阵脱逃一耸肩拉起被子躺下,这一点火气也就压了下来,存在心底,存在连主人也不知道的地方。
     不管外人如何看他,又不论他人有什么想法,方臻推脱了一切交往,专心的在大师那里学习。天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