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_第9章

小说下载:[斗罗]斗罗之方家有子作者:徐江铃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魂兽种类有千千万,他需记下它们的弱点以及某些声音上的特征,这件事说起来极难,方臻将这件事打碎,一点点的安排起来。
     白天练习枪法、学习魂兽种类,夜晚背诵,练习方家绝技,存储魂力。太阳东升西落,月亮圆了又缺,一转眼方臻在学院内待了三个月,季节从春季转到了夏季,按说这个时候该是学生们放假回家的日子,方臻偏偏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照常在学院内做自己的功课,中午到了食堂才突然明白过来今天是放假的日子。
     吃过午饭打算回寝室小睡一会,不期然听到唐三的声音,他怎么来了?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唐三跑过来牵住他。
     “哥,我来看你。顺便给你改善一下伙食。”
     听到唐三说话方臻忽然发觉他很想念在唐三家的那一年,有些遗憾不能陪唐三度过过去的三个月。他笑了笑说学院里面伙食还不错,人也长高了一点,唐三瞅了他一眼,确实高了一些。
     拉着方臻,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说了一句“这个可不一样。”这可是他花了大功夫才做出来的,试吃人非常满意他才拿出来要让方臻也尝尝看。方臻苦笑的说中午已经吃过了,唐三拍拍他,“晚上吃。”
     阔别三个月唐三有许多话想说,他先是打量了一番方臻的寝室,还算得上干净整洁。将放在门口的东西拿了进来,叮叮咣咣一通乱响,方臻有些好奇,唐三告诉他这些是炊具。
     “爸爸有些事情就叫我过来住一阵子,我想你在学院里可能吃不好就带了这个,没关系吧?不行的话我们就出去做,吃完了再回来。”
     方臻想了想学校的规定……这个问题,倒是没有说过,不过安全问题还是要注意的。“有通风口吗?没有的话就再找个地方。”
     唐三看到窗户,推开窗子一股热风吹来,唐三注意到窗台上都是灰,“没开过窗吗?哥?”
     方臻这些日子专注于自己倒是没有注意过墙上还有一扇窗,顺着风吹来的方向确认了位置。“没,你打算怎么做?没有灶台火候不够。”一边说一边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他订做的背心。
     “这个就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了!平时也不开窗?不热吗?”
     方臻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眼皮越来越沉,坐在床上身体一歪就躺了下去。唐三没听见回答,扭头一看竟是睡着了,盖上薄被,唐三轻手轻脚的收拾起房间,将炊具放在通风良好的地方,将自己的衣服也一并放在衣柜里。
     身体虽然睡着了,精神却并不安定,方臻有一段时间没有梦到安安了。一年前他常常从梦中惊醒,梦到村中他认识的人一个个变成白骨,他们并不纠缠他,只是看着他。
     李老先生目光悠远,“你活下来了,甚好。”
     媛姨不说话,他只能看见安安在她的怀里。
     而后大风吹过,他们又一个个的消失,他也醒了过来。这一次,他见到了安安,看见了安安的死状,看清了他的伤势,被人一分为二左半白骨,右半血肉。他精心看护的弟弟居然是这样死的,死得如此凄惨,他敬重的先生死了,于他有恩的养母死了,他精心呵护的弟弟也死了。武魂殿!武魂殿!究竟是不是武魂殿!
     他怒火中烧,几乎想马上用教皇令问比比东到底是不是武魂殿?这时他听到了安安的声音,安安来到他的面前,轻轻地将手搭在他的手背上,脸上带着笑,“哥哥谢谢你,没有放弃我,我只不过是回到了该去的地方,然后有朝一日重新遇见你。”
     身影渐渐淡去,方臻伸手去抓,只抓到一团空气,李老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这些人也该投胎转世去了。不仅打扰你一年多还连累你常常看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死状,生死有命,今日之死是昨日定下的因果。”方臻反问他,“难道我就能坐视你们死去不成?”
     老先生想起他问方臻的第一个问题苦笑摇了摇头,那时候他见方臻重情重义动了爱惜之心,才想着教他怎样辨别草药才会在“七日白骨”发作之前让他远离流水村。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媛缓步上前,“杀我等者,名为何其多。”
     “我们是天斗帝国玄武军团麾下,家中壮年男性都在军中任职,玄武军团的任务就是削弱武魂殿的实力,因此遭了武魂殿的报复也是理所应当的。”老先生接下她的话头。
     方臻脸色一变,并不说话,想起自方程战死的消息传来村中青壮年一个接一个离开,留在原地的只有妇孺,他们早就知道会遭到武魂殿的报复,战略性地放弃了整个村庄的老人小孩以及女人,这就是两大帝国的气度?
     周媛冷笑“武魂殿贼心不死,想要攻占两大帝国杀他是天经地义。”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武魂殿想要攻占两大帝国?”
     “广纳人才、摧毁上三宗已经证明了武魂殿的决心,下三宗已经依附于武魂殿。你说他聚集了这么多高手是想干什么?这天下间除了占领两大帝国的领地自立为王还有什么是他能做的!”周媛神情激动,对武魂殿十分厌恶。
     心中一沉,形势竟然如此严峻,两大帝国好似全无退路。老先生抚须,“你太偏激了,周媛。帝国并非对他们全无办法,军团便是我们打压他的手段,军团中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虽然魂力不如武魂殿,也能杀杀他们的锐气。”
     方臻深吸了一口气,他本以为是武魂殿无故屠杀,结果是有心的报复。武魂殿杀军团家眷,而军团亦能杀武魂殿人家眷,长此以往矛盾深化,后果不堪设想。他若是因为血亲复仇而找上武魂殿,武魂殿中人也能因血亲复仇而找上他。谁不是有家人的人,有谁会期望无休止的战争?长久地生活在仇恨的阴影下。
     三方势力互相角斗,受苦受累的只有平民老百姓,家不成家,复仇过后又是未知的生活。
     想要破解这个局面,需要上位者的权力,他接触不到两大帝国的上位者,却能接触得到武魂殿的教皇。
     在一片沉默中人群渐渐消失,方臻站在原地,想要说点什么,耳边传来某人的声音,“哥?快起来!”
     小三?
     梦境破碎,意识回归。方臻醒来的时候还有一点昏昏沉沉的,好像打了一仗似的,唐三见他神情疲惫,就停了手问他怎么了。方臻叫他关上窗,他有些事情要说,唐三嗅到一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默不作声的关上门窗,确认没有外人在。
  
     ☆、师徒父子
  
     方臻将自己做的梦原原本本的告诉唐三,起初唐三有些不信梦境的真实性,听到后面玄武军团更是一下子懵了,武魂殿与两大帝国之间居然是这样的关系!不过这是片面之词对武魂殿的评价可能有所偏差。
     抬眼看着方臻,脸色非常不好。唐三拉住他的手,叫了一句“师兄。”方臻一愣,唐三接着说“等我一下,这件事情还要告诉另一个人。”从怀中取出一个珠子,毫不犹豫地将它捏碎。
     “爸爸应该还没有走远,他会支持你的。”
     “我还没说想做什么。”
     唐三牵住他,“师兄,我了解你。你觉得血亲复仇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对不对?你想改变这个现状,又不想何其多好过。”
     方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是这样。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他,若是杀了他,又陷入血亲复仇的困局中,可什么代价也不负未免也太便宜他了。”而后自嘲一笑,“尽是瞎说,现在连这人的消息都没有。”
     说话间唐昊悄无声息的回来了,他敲了敲门,见两个孩子紧闭门窗,就知道他们有话要说。唐三自告奋勇将方臻那个梦境说了出来,方臻在他后面做补充说明,唐昊看着方臻,“真假难辨。”
     “真相如何您一查便知,只要您查出来真假我也好做个准备。”
     唐昊眯起眼,“你想去做什么。”
     将那块教皇令递出去,唐昊沉默着隔断了这块教皇令,“我的目标就是她。”方臻抛弃了声音,用精神力写出三个字――比比东。“只要她有所改变,局面必然有变化。”
     唐昊不认同他的做法,“太危险了。”
     “但我能接近她,只要能说服她……局势就有了变化,血亲复仇也能有一个缓冲时间,但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秩序,需要的是新的秩序。”想要改变无序的环境,只有建立新的秩序。
     “秩序?”
     “是,比如说魂师不能随意杀害普通人,杀人者必须付出代价,这是魂师与普通人之间的要求。魂师与魂师之间的,暂时没有什么思路,只是我曾听过一句话,侠以武犯禁。”
     唐昊深吸一口气,侠以武犯禁,“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会触动多少人的利益?”
     “师父您误会了,我不是要与所有的高级魂师为敌,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才是最安全的。我想要的是设立一条基准线,大部分高级魂师只要注意一些就能做到的基准线。”
     听到这里,唐昊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方臻没想与大部分高级魂师作对。方臻苦笑着说,“我本想有一个腹稿再来与您商量该怎么做,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想好。”
     唐三清了清嗓子,揽下这件事,“我觉得这对咱家影响很大,就擅自用了那件东西。”
     食指弯曲在两个孩子的脑门上各自弹了一下,“说说你最终的目标。”
     “颁布一部法律,约束魂师,”方臻抿了抿下唇,“减少血亲复仇,将审判权交给法律。”
     呼吸一窒,唐昊怎么也没想到方臻的最终目标会是减少血亲复仇,明明他自己就深陷血亲复仇的泥沼中。“你放得下吗?流水村一村数十人,均被人所杀!”
     方臻捏着拳头克制自己的情绪,“放不下,满村妇孺无辜,可是报仇能解决问题吗?这件事的本质是三大势力的角斗,所有人都卷在其中身不由己。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将三大势力的角斗化解,这件事才能真正解开,那些冤屈才能真正化解。”
     唐三一双手覆在他捏紧的拳头上,看了看唐昊的脸色,发现看不清唐昊的情绪,心中一紧,暗自祈祷唐昊不要太生气。
     “你说的在理,杀一两个魂师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有将幕后之人解决方能杜绝这类事情。”唐昊本想着在唐三获得五环之后再告诉他,阿银的事情,现在却是不得不说出来。“有一件事,你帮我参谋参谋。”
     唐昊语气平平,将阿银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她是如何在武魂殿的包围中救出他们父子二人,唐三听得心惊,久久不能回神。然后唐昊强压着怒火,问方臻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
     “是人的贪婪,是人与魂兽长久以来互相狩猎的必然。”
     唐昊沉默,人与魂兽的关系哪里是他一个人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师父您想改变哪一方面?若是滥杀的话学校中言传身教应该还有改变的机会。至于十万年魂兽人形的问题,不如试着同其他十万年魂□□涉一番?让他们内部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