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_第4章

小说下载:[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作者:路人小透明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着盛情难却之下接收的一捆大葱。
     按照master的叮嘱,他现在应该带着菜和大葱回家,提前准备好晚饭。
     艾尔利在这之前没有做过饭,但现世的常识全都灌注在了顺应召唤而来的英灵脑中,他稍作思索,便可以动手尝试一下。
     不过――
     在回家的路上。
     艾尔利临时拐了个弯儿,转进了中年大叔们聚集的赌场,用大葱勾住了抱住游戏机不肯放手的master的衣领,淡然地把他一路拖了出来。
     “等等等等等等我马上就可以把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了!”
     master不愿接受现实地抱住了路边的电线杆,还想冲回去再续前缘。
     可是,艾尔利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坂田银时已然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英灵的鞋尖。
     他的深色长靴不知为何浮起了淡淡的光点,那些光点还在增加,就像是――凝结起的身形即将溃散。
     坂田银时一愣,随后,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这么快?”
     “是的。”艾尔利轻声回道。
     从英灵出现在万事屋的那一日到现在,已过去了将近一周的时间。
     他的魔力本来就不算充裕,能够靠自己待上这么几天,已经算是极限了。
     “切,好吧好吧,实在是太亏了。”
     话虽如此,坂田银时还是站了起来,拍拍衣摆上的灰。
     “赶紧把最后一个愿望许了是吧,我先想想……”
     刚好附近有一座公园,虽然面积不大,但胜在这个时间没有几个流着鼻涕的小鬼头满场乱跑,能够让他们找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话说,在许愿之前,我必须得认认真真地吐槽一下――你!”
     “随便逮着一个人就求婚也太没节操了,要不是我是个直男还是个好人,你小子肯定会被骗财骗色骗感情……咳咳。认真的说,这个世界上比我厉害的家伙多着呢。”
     不正经的天然卷大叔用力拍着英灵的肩膀,语重心长:“把眼光放长远点,结婚这种重要的事情,好歹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啊年轻人。”
     艾尔利被他拍得晃悠了一下,面具之下的双眼闪过了一丝迷茫,随即,又有了一丝恍然大悟。
     “这个,其实并不是这样……”
     “好了不嗦了!现在实现我最后一个愿望吧,Caster!”
     “请说?”
     坂田银时(秒回):“女装。”
     艾尔利:“?”
     “愣什么愣,在我后悔之前赶紧换上女装给你的master一个肤浅的心理安慰啊!可恶!”
     艾尔利:“…………”
     “好的。”
     随着话音落定,先前尚能为他增添些许英气的盔甲瞬时间变幻成了另一种形态。
     白银化为朦胧的轻纱,像是由云朵为布,编织成世上最精美的裙摆。
     其实装束的改变对英灵几乎没有影响,因为,当他的面容重新展露而出时,旁观者的眼中就再也不会有别的事物――起到的最多是心理安慰的作用。
     艾尔利只迈出了一步,就来到了他的master的身前。
     他比男人要矮上一些,只有微微仰头,才能将男人的身影映入湛蓝如海的眼眸。
     这个距离对同性而言确实有些太近了,但在这时,在艾尔利的面前,谁能说出拒绝的话呢?
     至少现在的坂田银时说不出话来。
     “master,与你的相处只有短短七天。”
     “虽然,你不接受我的求婚,让我感受到了挫败。”
     “虽然,你不想看到我的脸,让我更加感到挫败。”
     “但是――”
     他轻轻地拥抱了马上就不再是御主的男人一下。
     “我很高兴,同时也觉得,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许久之后。
     一阵凉风吹过,将坂田银时吹得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了。
     这时视线范围内哪里还有英灵的影子?就只有他呆在了原地。
     英灵最后离开时,似乎还留下了一句话,说的是,有礼物要留给他。
     坂田银时更不清楚自己心里现在是什么滋味,放到别的地方妥妥的后宫漫的设定,就这么被银魂这个不正经的片场给浪费了。
     他啧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手里多出了什么东西。
     ――英灵送的礼物吗!
     怀揣着激动与期盼,坂田银时睁大眼睛低头一看。
     “……”
     靠靠靠,是满当当的菜篮子和一捆大葱!
     ……
     ……
     【……坂田银时拎着菜篮回家,这才发现除了崭新的冰箱以外,所有的家具都换成了新的。英灵的出现只是短暂的插曲,在那之后,新的故事终于拉开了序幕。】
     到这里,这本书也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最后时刻,艾尔利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头顶正好有飞船驶过。
     他的宝具就是这一本“书”,能选中任何一个人为主角,以那人为中心,将过去与未来发生的一切凝结成一个故事。
     很BUG的能力,但也不奇怪,毕竟艾尔利本人就是一个无法消除的BUG。
     坂田银时的“故事”看完了,他合上了书,让它在指尖点点地化为虚无。
     这一次意外的召唤初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可就像艾尔利所说的那样,他很高兴,也很轻松。
     像是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了什么,但想要捕捉到一闪而逝的流星,还需要时间。
     “我自己喜欢的……人,唔,有这个必要吗?”
     看来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以及――
     “来了。”
     有人在遥远的世界呼唤他。
     痛苦至扭曲的声音,来自于一个得不到救赎的囚犯心中的呐喊。
     ――神啊,无所不知的圣主。如果您真的存在,为什么……仍不响应我的祈祷!
     “顺应召唤而来。”
     “master,我会努力为你实现所有的愿望。”
  
  
   第5章
     下雨了。
     霉味搅带了海水咸湿的气息,喷涌到由三根锈迹斑斑的铁栅栏组成的窗前,就像是寻找到了可以一拥而入的空间,争先恐后地钻入。
     本就阴暗潮湿的牢房顿时充满了湿气,墙面蒙上一层白雾,转瞬又浸入水泥的缝隙之中。
     暴雨拼命地敲击不远处的海面,自悬崖边缘传来的碰击声也那么地清晰。
     可是,无论外界再如何吵闹,就算倾盆大雨正是雷神所倾斜的愤怒,要将整座山崖连同这人间炼狱一同震碎,住在这间牢房的囚犯也不会动容。
     他就像死了,蜷缩在牢房中唯一的破烂且散发着酸臭味的床的角落,胸膛只有些微的起伏。
     囚犯早在雷声穿越遥远的距离来到监狱的外墙之前失去了意识,如果他这时还是清醒的,便会感受着刺骨的寒冷,在狂风的呼啸中挣扎着扑到窗边。
     他会用仅剩的力气拽住将要刺破掌心的铁栅,竭力透过狭窄的缝隙向外望。
     他会寻觅昔日恐惧、而如今只存在于记忆中的暴风雨的遗迹,然后大声咒骂――
     然而,这只是假设,毕竟真正的囚犯已与尸体无异。
     他被饥饿、疾病、虚弱、痛苦以及精神上的绝望所包围,怀着不知算是报复谁的扭曲心理,恨不得就这样痛快地死去。
     囚犯在漫长得要将人泯灭的沉眠中忽然察觉到了死亡。
     外面的雨很大,有不少水花激荡着穿过栅栏,拍打在布满污迹的地板上。
     还有一些侥幸地触碰到了囚犯那宛如僵硬石块的身体,他无法动弹,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挪动,只能感受到寒意慢慢地蔓延至全身,血液――以及他的心脏,都在停止活动。
     ……啊。
     他就要死了。
     遭受陷害、背负莫须有罪名锒铛入狱的水手唐太斯,在这充满哀嚎的地狱备受煎熬的囚徒唐太斯,被人与神明一同抛弃的,可怜的埃德蒙・唐太斯……
     ――咔噔。
     ――咔噔。
     ――咔噔……
     什么声音?
     同样是很久之后,囚犯迟钝的知觉才模糊地恢复,勉强地分辨出除雨声之外另外的声响。
     那声音几乎要被雨声遮盖完,但奇迹随即出现,他居然真的听到了。
     好像是从窗边传来的……有什么东西,正扒动着面目全非的石墙。
     ‘也许那是一只被风浪吹得站不住脚的海鸟,慌不择路地飞到这里来,想要寻求抵挡狂风的依靠。’
     奄奄一息的囚犯唐太斯还有闲情这般想着。
     ‘真是可怜,它来错地方了,飞到隔壁――或者狱卒的窗台前都比这儿好。猛烈的风会将它的翅膀折断,我也自顾不暇,根本无法伸出援手,只能旁观它的死去。对,这就像我即将迎来的结局。’
     他莫名地对一只假设中的海鸟产生了一丝怜悯,但并不想努力撑起身子,挪到窗户边一探究竟。
     咔噔咔噔咔噔……
     这个坚持不懈的声音还没有消失,似乎还坚强地从石壁爬到了窗户的栏杆边。
     唐太斯甚至出现了了幻听:
     “master,你再不过来拉我一把,我就又得被风吹得摔下悬崖,再重新爬上来一次。”
     “请不要当做没听到,我就在这里,不是你想象出的幻觉。你抬头,往右边看,就能看到我了。”
     床上的唐太斯:“…………”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力量瞬间灌注进了四肢,在惊愕之余确认这不是幻觉后,虚弱的囚犯忽然跃起,像是迷失于荒漠终于望见了绿洲的苦难旅人。
     他的双腿和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一是因为虚弱,二则是不敢置信。
     为什么会听到别人的声音?在陡峭的山崖、在根本不可能有人的窗外!
     那一瞬间,唐太斯以为自己得到了神的垂怜――在已经死心了的现在。
     结果,由于起得太急,冲得太快,严重透支的躯体无法及时运转,这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在冲到窗边之前,膝盖猛地一痛,便重重地跌落在地。
     牢房中顿时传开了重物落地的闷响声,夹杂着男人虚弱得只剩下气声的呻吟。
     “……”
     “唔。”
     上方似乎又飘来了略带苦恼的叹息。
     咔嘣咔嘣的动静加快了许多,可以想象出某个动作迟钝的物体艰难地挪动,挪动,挪动,费了半天的力气,总算挪到了地方。
     随后,用力从两根铁栅中间挤过。
     “啪――”
     重物落定。
     还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唐太斯又是低低地闷哼,眼前一片黑。
     那个“重物”在他背上踩了一踩,轻巧地蹦到了地面。
     “master,你的身体状况太糟糕了,看来我需要先让你恢复一些体力。”
     话音刚落,昏迷的唐太斯便感受到了一股暖意来到了他的体内,这是真实的,能够让僵硬的骨骼恢复如初的温暖。
     唐太斯抬起了沉重的眼皮。
     昏黑的视野里,一个影子若隐若现,就在他的眼前。
     难道是,神的使者……
     “不,我是英灵。”
     影子说。
     远处忽有雷光闪现,借着这点光亮,唐太斯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
     他是――
     一只蓝色的、毛茸茸的……鸡?
     疑惑与震惊质疑交杂,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