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_第5章

小说下载:[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作者:路人小透明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成了目前脆弱的精神难以承受的压力,唐太斯,又晕了过去。
     *****
     “很奇怪,为什么连着两次都会遇到这种意外状况。”
     首先声明,他是名为艾尔利的英灵,不是人类世界最为常见的养殖动物。
     会变成这副模样,艾尔利也很无奈。
     自坂田银时之后呼唤他的御主,同样不是参加圣杯战争的正儿八经的魔术师,而是一个身体机能极度衰弱的濒死的人类。
     艾尔利不想害死他的御主,所以,在意识到依旧无法从御主那里得到魔力支持后,当机立断地采取了应急措施。
     以体型较小的身体活动,会比保持人身节约相当多的魔力,艾尔利才选择照着降临现世后第一眼看见的海鸥改变形体。
     为什么好生生的海鸥会变成圆滚滚的球形小鸟――反正效果一样,细节上出了些许不足为道的问题也是相当正常的现象。
     英灵拥有过许多御主,有衣着鲜亮的贵族,有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也有像坂田银时那样不着调的类型。
     但,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处境如此凄凉的御主。
     当时海鸥状态的他停在窗边,思索着应该如何在不耗费太多魔力的前提下拯救御主,却不料一阵狂风刮过,直接把小短腿没胳膊的蓝海鸥卷飞了出去,摔下悬崖,噗通一声掉进了海里。
     小肥鸟――虽然是事实,但一定不要当着艾尔利的面说,因为他会不高兴――扑腾了半天,总算顶着狂风暴雨重新攀上了悬崖,来到了某间牢房的窗外。
     这下可好,话还没说完,御主就晕倒了。
     艾尔利很苦恼。
     他迈着小短腿(其实是不到一厘米长的爪子)绕着御主走了一圈,用喙小心地把遮住御主面庞的头发叼起,别在耳后,露出一张苍白得可怖的脸。
     “冷……”
     昏迷中的御主在发抖,嘴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单调的字音。
     海鸥艾尔利道:“我为master施加了一个小小的魔术,不出意外的话,你不会感到冷的。”
     可是御主仍这么说着,并且面露痛苦。
     艾尔利:“……”
     他是真的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同时,又似乎无法对此视而不见。
     “那么,我抱着你。”
     说完才意识到,海鸥并不能用翅膀覆盖住成年男性的躯体,也不能传递温暖,他迟疑着,最终还是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久处牢狱的囚犯并没有多少清洗自己的机会,不仅是囚衣,凝成结的发丝中也传出了刺鼻的怪味儿。
     艾尔利却毫不在意。
     他靠墙坐下,将仍旧昏迷着的御主轻松地抱起。
     光是确定一个恰当的姿势都破费了一番功夫,艾尔利笨拙、却又极其小心地调整着位置,最终,将他的master揽入了怀中。
     ――虽然这个姿势还是有些奇怪。
     男人的身形比他高大,只能勉勉强强地坐在他的腿上,失去力气后疲软的身体侧着压下,下颚抵住了艾尔利的颈窝。
     艾尔利及时抬手,挡住御主的额头,以免让他撞上冰凉且坚硬的墙壁。
     他的master经过了这番折腾,终于安静了下来,也不喊冷了。
     只是,像是濒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死死地拽住了艾尔利垂在背后的长发。
     有点痛,但艾尔利挺直着腰,一动不动。
     接下来便是后半夜的漫长时间。
     艾尔利在黑暗中也能看清事物,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囚室的天花板上。
     “1……”
     “2……”
     “3……”
     默念的不是单纯的数字,而是他为了保持人形,而默默随风而散的……
     魔力啊。
  
  
   第6章
     埃德蒙・唐太斯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离奇、却又无比真实的梦。
     这个梦的背景是黑暗的,因为监狱内那阴沉晦涩的颜色仍旧令他痛苦不堪。
     可就在这样的前提下,混沌之中偶然间渗透进来的一丝光亮,就显得那般刺眼,那般珍贵。
     前一刻他还如坠冰窟,精神上浑浑噩噩,仿佛这样就能逃避现实中肉体残留的无边病痛。
     似是自骨髓深处蔓延出了要将灵魂冻僵的冷意,囚犯即使深陷囫囵也不自禁地颤抖,他依然没有向在过去的几年里奉为执念的神明祈祷。
     如今的唐太斯不再天真了,因为神并没有护佑无辜者一生幸福,反而对陷害他人的恶徒冷眼旁观,不予以制裁。
     他会在从哀嚎与怨恨滋生出的阴暗角落里耗尽生命,永远逃不出这个身处于人间的地狱――
     没错,在那一刻之前的他,还是这么麻木地想着。
     然而没过多久,唐太斯就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温暖所包围。
     绝食数天导致的虚弱仿佛在这一瞬间从体内抽离,象征着生命的光点与重新流动起来的血液融汇,缓慢地流遍全身……
     唐太斯神奇地被拯救了。
     这一刻,他已将尝试自杀的勇气抛在脑后,取而代之的――是突然降临的、难以言喻的幸福与欢喜!
     他想睁开眼,看清以难以想象手段降临于此的救命恩人那想来无比神圣的面庞。
     他还想坐起身,抬起手臂。
     同时,更不能遗忘的是,要如何用混乱又不掩真挚的语言,来表述自己的感激之情?
     可事实证明,唐太斯的这些想法是多余的。
     即使温度回升,灵魂发出了满足的低吟,他依旧只能僵硬不动,无法去拥抱任何人。
     只清醒了短暂时间的思绪这时又开始被疲倦所粘黏,迫不及待地要将他扯入深眠。
     身心皆疲的囚犯用坚定的意志去抵挡,他用尽全力,只将沉重的眼皮抬起了极其狭窄的缝隙。
     聊胜于无,也恰恰多亏了这微不足道的缝隙,他看到了……
     ――神。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那就一定是映入他眼中的这般模样吧。
     似是从广受世人传颂的神话中走来,她是纯洁不为人玷污的女神,又像是爱琴海边吟唱的海妖塞壬,将超乎想象的美丽展现,再有文采的诗人也无法用浅薄的诗句将其赞扬。
     唐太斯几乎要误以为“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梅尔塞苔丝,可即使是那位在他记忆深处无法释怀的少女,论起美貌也远远无法与这位“女神”相比。
     更何况,梅尔塞苔丝不可能来到这里。
     随后,唐太斯又要误以为自己的癔症还没有痊愈了,因为他正被圣洁得不敢触碰的“女神”拥入怀中,那让他起死回生的温暖似乎就来源于此。
     他不敢相信,却更要鼓起勇气,挣脱无形的束缚,让手肘能够移动。
     终于――手指能够舒展开来。
     他就将这当做不可放手的救命药了,被气势汹汹再度到来的困意带走之前,勾住了一缕就在手边的发丝。
     也正因如此,再度昏迷过去的唐太斯没有听到,在他扯住那缕头发死死不愿松开的时候,被他误解了性别的那位“女神”――
     “嘶。”
     面无表情地,极轻地吃痛了一声。
     ……
     很久之后――大概与驱散夜色的凌晨已有很长一段的距离,某一间牢狱的囚犯才悠悠转醒。
     雷声与雨声早已经散了,略显浑浊的阳光渗透进来,在乌黑的墙面留下几点不足为道的光晕。
     唐太斯是怀着莫大的失落醒来的。
     神迹已离他而去,找不到任何痕迹,可若要说那只是虚无缥缈的梦,恢复了活力的躯体又成为了排除这一可能的证据。
     失魂落魄的男人现在已躺在了自己那张破烂的床上,他又开始不愿意动弹了。
     ‘如果只是为了拯救我的生命,在赋予我狂喜与期望后又无声无息地离去,让我继续忍受这无休止的痛苦,女神啊……您就太残忍了。’
     这只是一个可怜人的默默自语,而并非埋怨。
     对于那位惊鸿一瞥的绝美存在,唐太斯绝不会心生任何抱怨情绪,不过是奢求着,能否再窥见那道朦胧而真实的身影。
     仿佛触碰过“她”的手指不自觉地颤了颤,却是出乎意料地,碰到了一团柔软的、还残有些许温度的东西。
     唐太斯一愣。
     立刻,他以久违的矫健身手跳了起来,瞪着趴在他床上的――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小小生物。
     这是一只有着通身漂亮蓝色绒毛的鸟儿。
     不提过于圆润的体型,唐太斯看到,它的细小的羽毛乱蓬蓬的,同时失去了光泽。
     预想中应当犹如珍珠的眼珠并未露出,鸟儿闭着眼,将爪子埋在只有薄薄一层的粗糙床单里,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
     唐太斯:“…………!!!”
     记忆当即回拢,在昏迷之前,他看到的就是这只鸟儿。
     这时的唐太斯还没有想象力丰富地将鸟儿跟“女神”联系到一起。
     察觉到鸟儿的奄奄一息后,他下意识地慌乱了起来,不愿让这个意外来客的生命在他眼前消逝。
     “这是……病了吗,不行,只凭我自己,根本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唐太斯几乎是立即想到了狱卒,他束手无策,只能将希望托付给这里唯一有可能帮助他――帮助这只可怜鸟儿的人。
     在飞快做出决定的同时,他已经步伐蹒跚地冲到了门口,正欲大声呼唤或许还在打盹的看守。
     “等等……”
     忽然间,身后传来了一个极轻的虚弱的声音。
     唐太斯又是一愣,如同见鬼了似的转头。
     视线范围内没有任何可以发声的物体,唯一的可能,也就是――
     “很抱歉,master……”虚弱的声音仍坚持地说着,“我的魔力快要耗尽了……还未来得及实现你的愿望,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告别了。”
     唐太斯……说实话,他足足愣了半晌,才极其迟钝地反应过来这奇异的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称呼他为master的声音昨天晚上就出现了,这一回有了线索,原本模糊的记忆顿时更加清晰。
     唐太斯不止记起了蓝色小鸟,还记起了与小鸟进行的那番超出认知的对话。
     不对,在昨晚之前,好像还有……
     ――顺应召唤而来。
     ――master,我会努力为你实现一切愿望。
     ……就是这个!
     虽然唐太斯还是没有搞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这不妨碍他在电光火石间得到了大致的真相:
     它就是上帝派遣而来的青鸟,将自由与希望带到他身边,可如今,带来幸福的青鸟似乎――就要飞快地离他而去了!
     唐太斯如遭雷劈,踉跄地扑到床边,祈求道:“不!留下来,至少再多留一阵……这就是我的愿望,如果您真的愿意为我实现心愿,请将有您陪伴的幸福赐予我吧。”
     “……”
     扭成一团的床单上,蓝色的翅膀颤颤巍巍地扇了一下。
     唐太斯顿时紧张了起来。
     可是,在让人忐忑不安的短暂沉默过后,那个温柔的、比他听过的任何一段乐音还要动听的嗓音终于带来了最终的启示。
     “……如果,这真的是master你的心愿的话。”
     唐太斯的眼前,顿时闪烁起了微弱,却足以照亮灵魂的荧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