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_第7章

小说下载:[综]被全世界最好看的你求婚作者:路人小透明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艾尔利是如何烹饪那条可怜的鱼的:稍稍损耗一点魔力,用火的魔术直接把鱼烤熟,往盆里一放。
     大功告成。
     唐太斯愣了一秒,就被烤鱼散发的馥郁香味勾起了强烈的饥饿感,顿时狼吞虎咽。
     待他吃完这条人生中最美味的烤鱼,却又惊讶地发现,那道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竟然又来到了他的身前。
     “午餐后二十分钟,按照人类的生活规律,午休时间到了。”
     这就是艾尔利,严格遵循每一阶段的作息时间。
     他向再度浑身僵硬、却根本移不开视线的可怜囚犯伸出了双臂,并吸取昨日的教训,问他:“master,你还觉得冷么?”
     “我可以继续抱着你。”
     唐太斯:“…………”
     他一点也不冷,也毫无困意。只是因为再坚毅、再冷酷的心,也无法拒绝这个建议。
     不过。
     当他真的僵硬着被英灵抱紧、轻微的呼吸从头顶的发间擦过之时,唐太斯又变了。
     他几乎在一秒之内被困意席卷,陷入了来到监狱后的第一个,安稳而又美好的梦境。
     在御主睡着之后。
     艾尔利垂下眼睑,审视着御主仍旧紧蹙的眉头,还有些微的汗水从眉宇间冒出,丝丝没入鬓角。
     汗水也属于能够为英灵提供魔力的体液,严重缺乏魔力导致浑身不舒服的英灵眼前隐隐发黑。
     想要偷偷地舔一口……
     算了。
     他很是艰难地忍住了。
  
  
   第8章
     按照艾尔利以前的习惯,每次被现世之人召唤,他都要找个机会使用宝具,把御主的生平先看一遍。
     还记得吗?艾尔利拥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宝具,称之为BUG也完全不为过。
     其全名为【既定的阅读者】,能够自选角度,把想要了解任何一个人当成主角,来看以他为中心发生的未来事件,就像阅读一个故事。
     可是,这个习惯在遇到现在这个御主之后就被迫破灭了。
     他连人形都没办法长久维持,全靠一点点魔力垂死挣扎,怎么可能还敢开宝具呢!
     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尴尬的结果……
     艾尔利,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master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埃德蒙,埃德蒙・唐太斯。”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唐太斯正无比忐忑地捧起变成海鸥的英灵,让他待在自己环起的手肘里,这儿总比硬邦邦的床板要舒服得多。
     不自禁地咬住发干的嘴皮,他斟酌了言辞,才悲伤地道:“我曾是一名水手,为船长辨明方向,指挥效力的大船抵抗海洋深处的暴风雨,虽然危险少不了,可我的生活别提有快乐,每一天都充满了光明。”
     “但是――说实话,我到如今绞尽脑汁都没能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进监狱。它就像是一场无端的灾祸,突然间降临在无辜的我的头上!”
     艾尔利感受到了御主的激动。
     由于没有倾述对象而压抑的忧郁与愤懑在这时被勾起,连带起了经年来积压的无处针对的迷茫和愤恨,让这个年轻人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紧绷,双手隐忍地颤抖。
     唔……
     艾尔利大致明白这个御主的设定了。
     入狱之前,是一个前途无限光明、年仅十九岁的水手。
     他常年在大海上随着商船漂泊,时而袭来的暴雨与狂风磨砺他那年轻的身躯,让他强壮挺拔,他聪明而有变通的机敏,深受阳光照耀的面庞理应坚毅而又开朗。
     眼看着就要春风得意地晋升为船长,却在与未婚妻的订婚仪式上当众被士兵带走。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水手的脑袋里没有丝毫的阴暗与诡计,就只是一个善良的开朗的小伙子,谁料,不知来源的陷害突然到来,将他从大海与海上能将人晒成小麦色的阳光里夺走了。
     “我真要感谢您的出现。”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唐太斯再度情不自禁地向救命恩人表述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激,另外,他还是没改掉敬称:“您不止拯救了我,还将足以驱散黑暗的光芒带到我身边,这样下去,就算要让我在监狱里待一辈子,我也可以坚持下去了。”
     “……”
     艾尔利奇怪地沉默了一下。
     他忽然从唐太斯的手肘下挣脱,扑扇翅膀飞了起来,却是转了一圈,在御主的头顶降落。
     “master,你最大的心愿我已经了解了。”
     海鸥艾尔利说。蓝色的一团盘踞在年轻人的黑发间,硬是有了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气魄。
     他也确实自信非常,身为英灵的气场可是这肥啾外表无法遮盖的。
     “你不会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我会帮助你逃狱,回到你的家乡,找到陷害你的仇人,让你重新当上船长。话说回来,你只想当船长吗?建议考虑一下别的工作,我可以试试能不能让你当上国王。”
     “――国王?!”
     唐太斯被艾尔利的话吓得差点晕倒。
     他本身就是以反抗王朝的造反分子的罪名入狱,对话语间的某个关键词出奇地敏感,血压确确实实飙升到了极致。
     英灵以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这么一段信息量极大的、让本质还是淳朴水手的唐太斯难以接受的台词,可怕的是,唐太斯竟然还完全没法怀疑此话的真实性。
     不由自主地,英灵那足以让他心神涣散的身影又一次浮现在他脑海。
     作为亲眼目睹过的……幸运儿,唐太斯毫不怀疑,英灵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实现这个换任何人来都等于登天般困难的目的。
     ――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慷慨地赐予众生一窥容颜的荣幸,就会有无数人争先恐后而来,将世间所能搜集到的稀世之宝全都堆砌到他的脚前,能够让区区水手成为国王的道路,完全可以用这些东西开辟。
     此前唐太斯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所以也不知道历史上有过多少与他这下意识的想象相差无几的逸闻。
     然而,仅仅是初略的想象,唐太斯就已心生惶恐,或许还有莫名的怒气。
     他当然――当然不可能这么贪婪自私,能够离开监狱,重新见到所爱之人,就已让满足并心怀亏欠了。
     此外似乎还掺杂了一丝丝目前的他还没有察觉的酸楚,但在他意识到之前,就被强行打断。
     “好了master,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迅速恢复魔力。”
     海鸥艾尔利在御主的头顶点醒式地踩了一下,继而重新飞了起来。
     “在魔力严重不足的现在,我连带你离开这座岛都没法做到。所以,继续补充营养吧,master你还是太弱了。”
     艾尔利又打算去给御主抓鱼,这次考虑换一种烹饪方式,烤鱼改成炖鱼汤。
     被毫不留情贴上“太弱”标签的唐太斯:“……”
     毫无疑问,master的自尊心遭到了颇大的打击。
     唐太斯麻木地重新躺了下去,逼迫自己赶紧入睡,恢复被前段时间的自我摧残折腾得够呛的精神。
     然而,他躺下了大概十五分钟还是二十分钟,窗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动静。
     艾尔利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回来了,可带回的不是唐太斯想象的鱼,而是――
     “master,送给你。”
     一朵在微风下轻轻摇晃的,蓝色的小花。
     几乎很难在由海上的礁石组成的伊夫堡上看到这么美丽的颜色,毕竟花儿也有拒绝在贫瘠土地生长的决心。
     唐太斯愣住了。
     原先被忽视又被打断的那点点难以形容的心情忽然间死灰复燃,并且改变了滋味儿,让他不安,又让他欣喜。
     “据我了解,养好身体除了补充营养,也需要时刻的好心情。”
     海鸥叼着花飞进来,将小花放进了御主的手心。
     “你的心情好一些了吗?”他问。
     唐太斯用不明显的发颤声线道:“是的。”
     “那就好。”艾尔利满意地说。
     “这可是我从你的敌人――这座监狱的典狱长休息室里找到的。”
     语气还是那般平淡,但如果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出来,他对自己的报复性举措很是满意。
     对了,冷淡平静如艾尔利,其实心里还有一个隐藏目的。
     刚刚出去的时候,他趁机稍稍地开了一下宝具。
     虽然受魔力限制,只看到了一点点内容,但最重要的信息被他获取了。
     “强大”的判断标准不是单纯的武力值,还有意志,灵魂。这也就是上一回艾尔利认定坂田银时就是最强大的人的原因。
     ――埃德蒙・唐太斯,在这个世界,是最受眷顾的“最强大的男人”。
     “master。”
     “嗯?”
     艾尔利在御主的手掌心里跳了一下,颇为嫌弃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小爪子。
     罢了,受条件限制,就这样吧。
     需要特别提醒一下,在之前艾尔利为唐太斯勾勒的未来蓝图中,说到了越狱,说到了报仇,说到了当船长,偏偏漏了一个重要的点儿。
     “你还爱着你的未婚妻吗?”
     唐太斯一噎:“呃!”
     “如果你不爱她,我就可以让你爱上我了,如果你还爱她,那我――”
     “嗯?对的,我在向你求婚。”
  
  
   第9章
     埃德蒙・唐太斯,活到二十多岁,头一次被人以这样打直球的方式――还是在这么个神奇的地点!――求婚。
     不对,他其实是有求婚的经验的,但立场……完全反了!
     他的未婚妻,美丽的马赛姑娘梅尔塞苔丝,在得到他的求婚时娇羞而又快乐,就像一只幸福的小鸟,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同样的情况现在落到了他的身上,唐太斯先是惊,然后呆,最后――傻了。
     空气仿佛就在这一刻凝固,时间也在这一刻停滞。
     唐太斯头晕目眩,像是有一块巨石将他砸中,他也尝试了好几回,脸唰地变得通红,并且语无伦次。
     “我――我不……我是说,梅尔塞苔丝……”
     “对,我还爱着她……这一点我十分确定。”
     总算是艰难地说出来了。
     艾尔利的化身,那只蓝色的海鸥还站在他的掌心,可唐太斯却如同触电似的迅速移开了视线。
     他不敢再看,即使映入眼中的只是鸟儿的形态也不行,因为那也会让他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别的画面。
     艾尔利却一直注视着他的御主,唐太斯应该庆幸,这个在某些时候毫无自觉――甚至有些任性的英灵没有显露出真身,不然,他肯定没法说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好吧。”
     这个熟悉的带着些许冷淡的嗓音终于出现时,唐太斯混乱的心猛地一颤。
     可出乎意料,艾尔利并没有坚持,而是道:“我习惯了。”
     唐太斯:“……咦?”
     艾尔利:“这是我第二次求婚被拒绝。习惯了,我一点也不伤心,一点也不失落。”
     说完,他就当着瞪大眼睛的御主的面,悠悠然从窗口飞了出去。
     唐太斯:“……”
     英灵飞走了。
     囚室里重新变得冷冷清清,连呼吸发出的轻响都变得奢侈。
     唐太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掌心,那里似乎还残留着能让饥寒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