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小爷_第3章

小说下载:小爷作者:甲子亥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她们,她们乐的看好戏。
     邵云去唇角的弧度越发明显,何家的事情应该是两年后才会被捅出来。
     那个时候,何家的小女儿嫁的男人迷上了赌博,把家产输了个干干净净不说,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
     高利贷每天上门追债泼油漆,闹的人心惶惶。人家有欠条在手,方方面面都打点过了,警察局还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袖手旁观。
     她家没办法,只好到处借钱填窟窿,可是相熟的人都被借怕了,人家直接闭门不见,就连何家人也不例外。
     眼看着娘家这么绝情,她也就发了狠,管不了那么多,索性上门威胁何光明,不掏钱就把何志生的事情捅出来。
     没成想那天女方的父母正好抽空来看女儿,隔着房门都能听到他们放开了嗓门大声说话的声音。
     消息太过劲爆,女方家里直接就炸了。
     何光明的确是有几分本事,可这世道光靠本事可走不远。十几年的发展,女方家的几个兄弟最少也是个副处级干部,何光明能在国土局安安稳稳的坐到主任的位置,全靠这些大舅子在背后撑腰。
     现在大舅子们磨刀霍霍,何光明转眼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他之所以记得这件事,那是因为他高中时代所有的不堪都是来自于何志生和邵文彬。而那时何志生的百般狼狈,是对当年无奈南下的邵云去唯一的心理安慰。
     他不过是让事情提前了两年发生而已。
     只是为了让整件事情看起来更加具有说服力,他甚至不用打腹稿,几乎是张嘴即来:“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清楚,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吗?”
     他可不管王霞是个什么表情,只管自问自答:“那是因为我上周末从治学舅舅家的饭店回学校的时候,路过一条巷子,正好瞧见何光明搂着一个女人进了一间院子,我听见那女人说了一句,我儿子志生怎么样了?”
     “不可能,光明早就和那个女人断……你……我……”气急败坏的话说到一半,终于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的王霞浑身一抖。
     她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老阿婆们。
     老阿婆们眼神闪烁,已经有几个向来喜欢凑热闹的搬起自家的小凳子就要往家里走了,看起来是迫不及待的去和家里人分享这个劲爆的大消息了。
     已经能预计到后果如何的王霞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捂着胸口,一口气卡在心口,好久没能喘上来。
     正在这时,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二十来岁左右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西装,歪着脑袋,左眼泛白,嘴角挂着口水,顺着下巴,落在衬衣上,湿了一大片。
     正踉踉跄跄的向她们走了过来。
     身后远远跟着一个中年女人,隐隐听见她喊着:“怎么一会儿没看住,就跑出来了。”
     站在邵云去旁边的一个老阿婆咦了一声,“这不是王老板家的傻儿子吗?”
     “是他。”她旁边的一个中年女人搭话道:“听说今天王老板来了咱们村,是想给那傻子提亲的。”
     “提亲?”老阿婆一个惊呼,“哪个缺心眼的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村后脚的张家呗,他家那大儿子这不是快要说亲了吗,听说他看对眼的女方家里是县城里的,要的彩礼可不少,张家哪里拿的出来,诺,这不是想把他家小女儿卖给王家做媳妇换彩礼钱吗?”
     “他家女儿可才十六呢?”
     “可不是吗?张老头也是够狠心的。”
     ……
     听到这里,邵云去皱起眉头,他定睛一看,一团黑色的雾气萦绕在那个年轻人的眉心处。
     这是,阴煞入体。
     邵云去若有所思,祁县王家吗?
     正在这个时候,年轻人已经走到了邵云去身边,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也不知道是邵云去身上什么吸引了他,他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清明,然后直接朝着邵云去扑了过来。触不及防之下,邵云去下意识的一挥手,混着一层劲气,啪的一声正中年轻人的眉心。
     对方身体一抖,两只眼睛都见了白,下巴一抬,直接栽了下去,手脚抽搐了一会儿,彻底没了动静。
     整件事情发生下来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年轻人身后的中年女人终于追了上来,她看看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年轻人,又看看邵云去,哆嗦着手指着他:“你,你……”
     她就是王家请来照顾年轻人的保姆,现在年轻人出了事,扣工资还是小事,万一丢了这份薪水不低的工作她哪儿哭去。
     “你给我等着。”她一跺脚,冲着旁边目瞪口呆的村民吼道:“看什么看,来帮忙把他抬到张家去啊。”
     “哦哦哦!”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分出了稍微年轻一点的抬着年轻人就走了。
     邵云去甩了甩发疼的右手,眼下的他还真是弱的可以。
  
  
   第4章 (大修)
     恍惚中看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良久才回过神来的王霞瘫坐在地上,突然捶地长笑:“邵家的小畜生,你想要害我家鸡犬不宁,现在正好,你也别想跑――”
     她抬起一只手来指着邵云去,也不知道是真的得意,还是苦中作乐:“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谁不知道那王俊才虽然傻了,可人家也是王老板的独生子,捧在心尖尖上的,现在被你一巴掌打晕过去了,万一再要有个什么好歹,王家能轻易的饶过你?”
     她口中的王老板全名王学德,王学德也是贫苦出身,早些年看准机会下海经商挣了一些钱,回来之后娶了当年镇上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的女儿。
     借着这层关系,他在绕山镇上办起了第一个水泥厂,生意相当红火。
     这二十年过去了,王学德的老岳父退了下来,他的小舅子接了他岳父的班成了派出所所长,大舅子更是一飞冲天,成了县里的副县长,排名相对靠前,属于手握实权的人物。
     也是因为有两个舅哥撑腰,靠着开办水泥厂攒下来的身家,王学德在县里头先后成立了粮食贸易公司,公交运输公司,偶尔搞搞房地产和酒店KTV,成了祁县名副其实的黑白两道通吃的土财主。
     只说十几年前的时候,有人眼热王学德的生意,想分一杯羹,结果建厂报告打上去,上头推三阻四的,压根不批。让王学德知道之后,当天晚上那人就被人套了麻袋,打断了两条腿。
     祁县的人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老好人,也是个心狠手辣的。
     更别说诸如此类的事情还真不少,一来二去的,祁县的人都知道,惹恼了王学德,他是要睚眦必报,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可为什么又说王学德是个老好人?
     大概是吃到了自己小时候没上过学的亏,也是因为他大舅哥就是主管教育这一块的,王学德十几年如一日的支持县里的教育事业。
     以前就听人说过,王学德特意将每年超过四成的收入拿出来,一半用来资助贫困学生入学,另一半作为助学贷款免息借给有能力考上二本以上院校的高中毕业生,毕业五年内归还就可以。
     当年的邵云去就是在听说了学校还有这么一条优惠政策之后,所以咬了牙想要博上一把,只是到最后没能如愿以偿罢了。
     就因为王学德,祁县从庚省排名极度靠后的教育弱县不到十几年的功夫就变成了赫赫有名的教育强县,祁县一中更成了省重点中学,升学率就算是市里的一些重点中学也比不上。
     也是因为这个,王学德在祁县的名声顶多也就是毁誉参半。
     在王霞心里,得罪了王学德,邵云去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邵云去不以为意的看了王霞一眼,嗤笑的说道:“我的事情就不麻烦你老人家操心了,你有这份闲心,倒不如好好想想你家的那点破事被你那儿媳妇一家知道之后,他们会怎么对付你这一大家子吧!”
     说完,抬脚往前继续走去。
     “小崽子,我跟你没完――”身后传来王霞气急败坏的声音,偏偏语气里剩不了几分威势,就好比打焉的凤凰,还不如鸡呢!
     “云去。”看着一脸满不在乎的邵云去,何如林心里却焦急如焚,他忍不住的喊道。
     邵云去冲着他微微一笑,只说道:“如林叔你别担心,我有分寸的。我那一巴掌可是把那傻子脑袋里的阴煞打散了的,我帮了他儿子一把,他不会为难我的。”
     “阴煞,什么阴煞?”何如林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词,他顿时瞪大了眼看向邵云去。
     邵云去笑了笑,只说道:“你可别忘了,我爷爷是干什么的。我在他身边待了十几年,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学过,但是耳濡目染的总知道一些。”
     “这样啊。”何如林恍然大悟,对于邵爷爷,他是万分信服的。
     到了!
     邵云去停下脚步,在一间破旧的老宅前站定。
     “那行,云去你先进去,等会儿我再来帮你收拾收拾。”何如林招呼了几句,快步走向隔壁的院子,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邵云去深吸一口凉气,他缓缓推开眼前的木制大门,屋内的世界一点点向他打开。
     古井,老桃树,院子里的野草重新伸展出嫩芽,给颓败落魄的老宅徒增几分生气。
     也只有这个时候,邵云去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十五岁的那个初春。
     他推开正堂的大门,入眼的是一张黑白照片,里面是邵爷爷,穿着黑色镶红边的寿衣,笑的灿烂。
     旁边挂着一根拐杖。
     爷爷临终之前说,要把他的照片放在正堂里,这样邵云去一回来,他就能第一时间看到。
     只可惜上辈子的时候,邵建林在将老宅卖出之后,把爷爷所有的遗物有意无意的处理掉了,连一张照片都没给邵云去留下。
     邵云去喉中有些哽咽,他触摸着相片里的人像,良久,才轻声说道:“爷爷,孙儿回来看你了。你高兴吗?”
     照片里的老头脸上笑容不改。
     邵云去强行压下眼眶里的湿热,他转过身,循着记忆找出一个木盆和抹布,打了井水,将蒙上一层薄灰的相框细细的擦拭干净。
     然后拿起了摆放在相框旁边的拐杖。
     这根拐杖曾经作为邵爷爷的左腿陪伴他走过了三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如今依旧坚韧如铁。
     邵爷爷的那条腿本来是不瘸的,大动乱前期的时候教人活生生给打断了。只是当时医疗条件有限,短时间之内治不好,只能慢慢养着。
     好不容易等到大动乱结束,眼看着邵爷爷这条腿养的快要差不多,已经能够如常人一样走路的时候。正好到了邵建林议亲的年纪,老两口给他定的原本是赵文u同族的一个和她不对付的堂妹赵文静,双方父母也都已经见过面,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邵建林往那边跑了几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赵文u搞到了一起,还被女方的家人撞见,闹得沸沸扬扬。
     赵文u她是故意的,她和女方有仇。这事要是放到别人头上那是躲都躲不及,她倒好,三番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