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小爷_第4章

小说下载:小爷作者:甲子亥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次的刻意跑到女方家门口‘炫耀’。
     女方那边顿时就急了眼,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带着人就往邵家来了。冲突之中,女方那边的人一锄头砸在邵爷爷那条腿上。二次伤害,伤上加伤,再无施救的可能,从此以后就只能靠拄着拐杖过日子了。
     邵爷爷的事情一出,女方那边的人怕担责任,也不敢继续再闹。
     哪怕当时邵建林和赵文u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可邵爷爷狠了心,怎么可能让赵文u进门,他拖着断腿压着邵建林去给女方那边赔罪。
     偏偏女方那边也是个意气用事的,不顾父母的反对,哪怕是担上自己的清白也要执意嫁给邵建林,一门心思想要膈应赵文u。
     邵爷爷也是哑口无言,他脑袋一热,觉得女方强势一点也好,起码能压得住邵建林的花花肠子,所以同意了这门婚事。当然,邵建林的反对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邵爷爷万万没有想到,本就相看两厌的夫妻又怎么可能变的互敬互爱,他心心念着的能管住自家儿子的儿媳,刚刚怀孕没多久就看上了同在工厂上班的一个鳏夫,然后毫无压力的给邵建林带了绿帽子。
     只是,邵建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他一直和赵文u暗中有往来,毕竟赵文u可是先一步生下了邵建林的长子。
     对于这场荒唐的婚姻里最终的受害者邵云去,邵爷爷是愧疚的,他总觉得是自己一时脑热,到头来却害了邵云去一辈子。所以他将自己后半辈子的慈爱都倾注在邵云去身上,想要给他营造一个最安稳的成长环境。
     却没想到,岁月不饶人,没等邵云去长大成人,他已经先一步撒手人寰。
     而邵建林离婚之后就迫不及待娶了赵文u,邵爷爷对这个儿子也彻底死了心,加上赵文u对当年事发之后邵爷爷毫不客气的辱骂怀恨于心。有她吹枕头风,明明就住在县城里,邵建林也可以三四年不回一次老宅,更别说奉养老人孩子,邵家父子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官山村村民口中,邵建林就是一条白眼狼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邵建林:请叫我背锅侠!
  
  
   第5章 (大修)
     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往事,何如林抱着一床用塑料薄膜包住的干净的被褥走了进来,说道:“这儿都下了快半个月的小雨了,我估摸着你这儿的被子什么的可能都有点潮,所以干脆从我家找了一床干净的给你。要不你先去整理床铺,这儿我先帮你打扫打扫。”
     “好。”邵云去点了点头,接过何如林手中的被褥:“麻烦如林叔了。”
     “没事儿。”
     邵云去用脚踢开房门,差不多两个月没有住过,屋子里除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霉味之外,还算干净。
     整理好床铺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邵云去起身向隔壁的书房走去。
     他望着满书架的书籍,踮起脚从取下书架最上层的一个木盒。
     拂去上面的灰尘,打开便是一本本线装手札。
     以前偶然听爷爷说过,这是邵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按例都是由每一代的嫡长子继承。到了邵爷爷父亲这一代,战火滔天,他不幸死在了RB人的枪口下,作为继承人的邵爷爷只能说是资质有限,在没有长辈言传身教的情况下,也只是勉强的将这些东西死记硬背了下来,能灵活运用的只有那些比较粗浅的部分。
     好在只是乡下地方,有这些就已经足够应付一些看起来邪乎的事情了。
     大动乱的时候,邵家的传承不可避免的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这些手札还是邵爷爷在社会稳定之后才敢重新默写出来的。
     邵爷爷并不想邵云去学习这些,因为他深知窥探天机逆天改命必然会遭到上天惩罚,就好比术士多命犯五弊三缺。
     他深深的认为儿子邵建林落到今天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地步,就是老天爷对他最大的处罚。
     所以他不想邵云去步他的后尘,只希望他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只是他的愿望到底还是落了空。
     上一世,落到邵云去手里的不过是缺胳膊断腿的几本残卷,就已经足够他在华国甚至是南洋扬名一方。
     那么如今,他手里拥有完整的邵家传承,加上上辈子丰富的经验,又该成就他何等地位呢?
     就在思绪间,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谁啊?”外头的何如林应了一声,随即走出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拿着一副烟杆的老头:“村长?”
     再往村长身后看去,三四个人提着鸡鸭米油。
     他不解的问道:“这是?”
     村长指了指身后为首的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说道:“这是王老板的秘书,姓李,李秘书是特意跑过来感谢云去的,对了,他在吗?”
     “在的。”听见王老板和感谢这两个词,何如林顿时明白了过来,他连忙侧开身体,让两人进来。
     邵云去闻言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一看见他,村长把刚才说给何如林听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邵云去看了看李秘书,微微点了点了头,面色如常。
     李秘书一愣,随即笑着说道:“你就是邵云去?是这样的,今天下午,你不是打了我家老板的儿子一巴掌,然后他就昏迷过去了吗。我们老板急急忙忙的把他送进了医院,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家老板的儿子不仅醒了过来,神志也恢复了正常。医院方面说这是因为他倒在地上的时候正好磕到了脑袋,阴差阳错的治好了他的病。”
     “我知道了。”邵云去随口说道。
     这么镇定,没道理啊?
     李秘书忍不住的多看了邵云去几眼:“我们老板觉得,他儿子能好起来,多多少少也有你阴差阳错的几分功劳,这不派我给你送谢礼来了。”
     说着,他一挥手,身后的跟班将手中的东西放到地上。
     何如林连忙站出来:“这,这也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说着,他拿出厚厚的一个红包,递给邵云去。
     邵云去毫不推辞的接了过来,随手颠了颠,然后直接揣进口袋里。
     李秘书更惊讶了,原本想着的对方得知王俊才好了的消息,从此不用担心会被王学德报复还能收到一份大礼,应该会激动不已才对,怎么这会儿剧情不对?
     他轻咳一声,随即正色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情必须是要说的,今天也是运气好,坏事变好事。可你下回肯定要注意了,虽然说今天是我家小公子先袭击的你,可毕竟他当时……额,情况不太好。”他尽可能委婉的说道:“所以情有可原,可是你出手实在是重了点,万一哪天真出了事,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
     哦,感情这王家压根就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
     也对,毕竟也就是个普通人家,没接触过这些也不奇怪。
     可邵云去也不可能干巴巴的凑上去揽功劳,那样太丢份,所以他只是郁闷的点了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
     李秘书也有些糊涂了,难不成他早就知道了王俊才好了的消息。
     不可能,他是王俊才刚刚苏醒没多久,就被激动不已的王学德派了出来,按理来说,没人能比他的消息更靠前了。
     攒着一肚子的疑问,他又说道:“既然事情办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邵云去继续点头:“李秘书慢走。”
     送走了同样郁闷不已的李秘书,邵云去从那堆礼品里拆了几包烟塞进村长手里,把人送走了。
     邵云去看着地上桌子上一大堆的东西,直接对何如林说道:“如林叔,这些米面鸡鸭什么的你搬回去吧!”
     “啊?”何如林连忙摆手:“这些东西都是人家送你的,我拿回去算哪门子的道理,你留着,留着……”
     邵云去无奈的说道:“可是我明天就要回学校,这些生食活物,我既不能带走,也不可能放在家里面啊。”
     “哦,是啊!”何如林呐呐说道。
     “所以这些你都带回去吧。”邵云去挡住了何如林还要推辞的话:“更何况这些东西是别人送的,你照顾我这么久,难不成一点没花钱的东西你都不能要吗,这样是不是太生份了点。”
     说到这里,邵云去不由的扳起了脸。
     “那,那好吧!”听邵云去这么一说,何如林反而是不好推辞了。
     更何况这么活鸡活鸭什么的,大不了养上几天,等下次去赶集的时候叫他家婆娘做成汤给邵云去送到学校去。
     送走何如林,邵云去将桌子上剩下的烤鸡什么的收拾好,锁上大门,他这才掏出怀里的红包来,打开一看,九张崭新的红钞,外加一小沓散钞,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九百九十九块。
     从王家那边来看,这个红包大概是不多不少正好,数字还吉利。
     对于邵云去来说,有了这些他身上总算是宽裕了些,起码这身旧衣服终于可以换掉了。
     到了大半夜的时候,只听见噼里啪啦的一阵敲门声。
     又听见一个带着哭腔的老婆子的声音:“邵老爷子,邵老爷子,开门啊,我家小宝出事了呀……”
     先被惊醒的却是何如林一家。
     何如林披着棉袄出了门:“华姨?”
     邵家大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婆子,穿着一身及地的军大衣,衣服上面全是泥巴印,显然是走了很远的山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的。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身后跟着一对同样面带惊慌的中年夫妇。
     “小宝出事了?”何如林连忙伸出手,“我来抱吧。”
     这位华姨也是官山村人,嫁到了四座山外的邓家村,和何如林虽然出了五服,但是平日里还走着亲戚,来往也比较多。
     何华连忙把孩子递给何如林。
     何如林接了过来,入手的僵硬和低于常人的温度,他下意识的看向怀里的小孩,他青着一张脸,压根就没有喘气的声音。
     他哆嗦着手,一脸惊恐:“华,华姨?”
     正在这时,披着棉衣的邵云去打开了大门。
     何华往门里一看,急急忙忙的说道:“是云去啊,邵老爷子醒了吗?”
     邵云去先是一愣,而后沉声说道:“我爷爷他,两个月前已经去世了。”
     “什么?”何华一脸恍惚,不可置信的说道:“邵老爷子怎么就没了呢。”
     她突然回过神来,脸色一变:“邵老爷子没了,我家小宝可怎么办?我家可就这一根独苗苗啊,他要是出了事,将来黄泉路上我怎么去见他爷爷啊!邵老爷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已经死了呢?”
     什么话?何如林脸都裂了,只是他能体谅何华眼下的心情,他只能是压低了声音:“华姨,小宝已经没气了。”
     “你胡说,不可能,不可能的。”也不知道是被戳中了实处,还是她原本心存侥幸,她一个劲儿的摇头,随即把孩子从何如林手里夺了回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怎么会呢,明明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大半夜的突然就出了事呢?”
     邵云去眉头一皱,他低头看向何华手里的孩子。
     想到了之前邵云去给王俊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