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小爷_第5章

小说下载:小爷作者:甲子亥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那一巴掌,何如林眼睛一亮,连忙拉着他走到何华身边:“云去,你,你看看――”
     邵云去蹲下来伸手往小孩鼻尖一放,的确已经没气了。他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何华一边抽泣,一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拼凑出来:“小宝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家一直以来都有叫小孩半夜起来上茅房的习惯,这是为了防止小孩儿尿急憋不住尿床,毕竟清洗被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她照例叫小宝起床,尿桶就放在屋子里。小宝刚穿好裤子,吵着要喝水。她就是去倒个水的功夫,再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何华连忙把儿子儿媳叫起来,火急火燎的把孩子送进县医院,没成想值班医生一看,直接让他们准备孩子的后事。
     一番心慌意乱之下,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孩子死的蹊跷,怎么可能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听到这里,何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这事情实在是有些邪门,他们立即想起了在附近几个村子里颇有些名声的邵老爷子。
     可不就又火急火燎的把孩子送过来了。
     只是没想到邵老爷子已经死了,那他家小宝可怎么办?
     说到这里,何华一家子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何如林却死死的盯着邵云去:“云去,小宝怎么样了?”
     邵云去伸出两根手指拨弄着小孩的脑袋,淡淡的说道:“肩上的两盏阳火已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被人把魂给勾走了。”
  
  
   第6章 (大修)
     道家认为人身上有三盏火,后脑勺及双肩各有一盏,此乃阳火,为任何邪物所惧怕!就好比那句鬼怕人七分,人怕鬼三分。一般的鬼是不敢伤害人的,就是因为这三盏阳火的原因。
     但是对于一些稍微有点儿本事的邪物来说,灭掉人身上阳火的手段有千万种。
     其中最简单的一种就是在夜深人静的巷道里,喊对方的名字,只要对方一回头,他的鼻子就会呼出体内的阴气,自己把自己肩上一侧的阳火吹灭,若是他再往另一侧看,双肩上阳火尽灭,只剩下后脑勺上一盏,三魂七魄不稳,就容易被人勾了魂去。
     听见邵云去的话,何英抽泣的声音顿时卡在了喉咙里,她瞪大了眼,语气急促:“云去,云去,你,你也懂这些?”
     一旁的何如林连忙插话道:“可不是,云去好歹也是邵老爷子养大的,懂这些不是很正常吗?你可不知道,今天下午,云去可是一巴掌打醒了王老板家的傻儿子。”
     何英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促的说道:“云去,云去,你是不是知道怎么救我家小宝?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宝,论辈分,他可是你没出五服的亲表弟啊!”
     邵云去伸手将何华扶起来,只说道:“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你放心,魂魄离体一天之内,后脑勺上面的阳火不会灭掉。有它在,只要把魂魄找回来,重新放回到身体里,就能把人给救回来。但是一旦超过一天的时间,三盏阳火全灭,那人就真的死了。”
     还有救,听见邵云去的话,何华面上激动不已,她死死的盯着邵云去,等着他的后话。
     邵云去眉头微皱:“你们家有什么不对付的人,或者得罪过什么东西没有?”
     何华直接摇了摇头:“我家老头以前是村长,为了救落水的人淹死的,所以我家和村里的人相处的都不错,要说得罪什么人,那可不能!”
     何华倒是自信满满,到了她儿子邓和这里,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身体下意识的一缩。
     等他反应过来,恢复常态的时候,邵云去已经把他方才的神情变化全部纳入眼底。
     邵云去若有所思,他说道:“要找回这孩子的魂魄,就得回到他魂魄丢失的地方。就算是现在出发,走到邓家村估计也是早上了,大白天的不适合做招魂的法事。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准备好供桌,香烛纸钱……算了,我等会儿写张纸条给你,你把这些东西都备齐了,我会在天黑之前到你们家的。”
     “G好好好!”何华忙不迭的答应道,无论成不成,她都得试上一试,除了邵云去,她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她竭力忽视邵云去实在是年轻的过分的面孔,逼的自己去相信他。
     何华风风火火的拉着儿子儿媳回了邓家村。
     直到何华等人彻底消失在黑幕里,邵云去这才回过头来对何如林说道:“如林叔,回去休息吧!”
     “G,好!”邵如林满肚子心思的折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邵如林过来给邵云去送早饭。
     邵云去端着粥碗,突然开口说道:“我记得如林叔会做木工对吧?”
     “对。”何如林有点摸不着头脑。
     以前家里困难的时候,父母送他去隔壁村的木匠手底下做过学徒。原本是想着能有一技之长,将来能混口饭吃。
     只不过没多久那木匠就病死了,何如林这个半吊子自然也就没能出师,但做个小桌子小椅子的本事还是有的。
     邵云去端起碗,看向底下的饭桌:“如林叔,那你帮我把它劈了吧!”
     “啊?”何如林更摸不着头脑了。
     邵云去但笑不语。
     没办法,家里唯一的两把桃木剑连带着邵爷爷以前用过的铜钱罗盘什么的,全都在两个月之前按照爷爷的吩咐做了陪葬品。
     邵云去初来乍到,别说丹田里空空如也,现在连把像样的武器都找不出来。
     何如林在邵云去的指使下,把饭桌劈了给他做桃木剑,又照着邵云去给的图纸在剑身上刻上一堆歪歪扭扭的花纹。
     然后又按照他的吩咐宰了一只公鸡――这还是昨天李秘书送来的谢礼之一,得了将将一碗鸡血。
     邵云去则是端着一个大碗出了门,走了将近大半个村子,总算是端着满满一碗锅底灰回来。
     邵云去将锅底灰全部倒进鸡血里,顺时针搅拌七七四十九圈之后,混成一大碗颜色诡异的稀泥。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再将稀泥涂抹到刻好花纹的桃木剑上,曝晒三小时,擦去剑上的泥渍,一次性效用的桃木剑就算是完成了。
     等彻底收拾好东西,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因为邵云去‘第一次’干这行事,何如林放心不下,说什么也要跟着去看看,邵云去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何华老早就在村门口等着了,到天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才终于等来了邵云去两人。
     “你可算来了!”她急急忙忙的把人引进家门。
     邓家村临水而居,离着县城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交通便利,物产丰富,村民的生活水平很不错。
     这一点光是从邓家村清一色的三层红砖小楼就能看出来。
     邓家早就预备好了晚饭,满满九大碗,整整六个荤菜。清蒸鱼,红烧肉,一大盆笋干炖老鸭,再加一盘茄子干蒸熏大肠……看的何如林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乖乖,他家过年的饭菜也就这样了。
     “先吃饭,先吃饭。”何华强做欢笑的招呼道。
     “客气了。”邵云去没推脱,这是乡下约定俗成的规矩了,毕竟吃饱了才好干活。
     相比于邵云去和何如林的放的开,邓家人因为心事重重,胃口显然要差很多。何华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倒是她的儿子邓和看起来一脸愁容,还陪着何如林喝了几杯小酒。
     吃饱喝足,何如林红光满面,很不好意思的打了个饱嗝。
     邵云去抬头往窗外看去,月明星稀,难得的好天气。
     他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时间,是时候了。
     他回过头来对何华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何华刷的一下从长凳上站起来,她等的可不就是这一句话。
     她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早就准备妥当了,按照云去你的要求,都是上午的时候专门从县里的扎纸店买回来的。”
     正说着,邓和和老婆刘月一人挑着两篓子的香烛纸钱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邵云去随便翻了翻:“行,现在你们把这些东西摆出去吧!”
     “G!”
     按照邵云去的吩咐,邓家人急急忙忙的把整两百斤的纸钱分做八份,分别摆在院子里东西南北等八个方位。
     又在八堆纸钱前头分别放上一块泥巴,往上面插好一把香和两根蜡烛。
     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邵云去扯了一根红绳,用朱砂细细的抹了,叫何如林他们系在手腕上,只说道:“等会儿招魂的时候,势必会引来一堆游魂野鬼,那时候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你们围在一块,身上的阳气也汇在一起,那些邪物自然也就不敢轻易的对你们动手。”
     然后,他回头对着邓和说道:“开始吧!”
     只看见邓和背着一个稻草人,身上贴着他儿子邓伦的生辰八字,手里拿着一杆带根的毛竹,顶梢上挂着一个箩筐,里面装着一只小公鸡。
     邵云去站定在供桌前,捻起神色,拿起三炷香,点燃之后插进一只盛满陈米的小碗之中,而后端起小半碗朱砂混进鸡血之中,操起旁边的毛笔伸进瓷碗之中,逆时针搅拌九圈之后,提起笔便往旁边空白的符纸上画去。
     不过几息的功夫,笔落符成,符纸上耀眼的光芒一闪而过。
     邵云去满意的点了点头,重生回来第一次画符,虽然只是最简单的招魂符,好在经验都还在。
     这么想着,他伸出食指和中指夹起招魂符,随意的一甩,符纸刷的一下燃起火苗来。
     这一手彻底镇住了在场的邓家人和何如林,何华一直忐忑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她瞪大了眼,仔细的盯着邵云去的一举一动。
     等到符纸烧的差不多了的时候,他将剩余的符纸连同灰烬一起扔进方才的瓷碗里。
     “噗嗤――”
     篡起的火苗连同滚滚的黑烟一起,瞬间消失无踪。
     邵云去抬手将方才插进小碗里的三炷香拔了出来,而后将小碗里的陈米尽皆倒在供桌上,又将瓷碗里已经变成黑色的鸡血倒在陈米上。
     他拿起一个小稻草人,上面同样写了邓伦的生辰八字,放在陈米上。而后操起一旁的三清铃。
     “叮铃――”
     稻草人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好一会儿才站稳了身体。
     “叮铃――”邵云去慢慢的摇着,口中念念有词:“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
     就在这时,他冲着何华和邓和点了点头。
     何华立马跑到四周的纸钱堆前面,划着火柴,将纸钱堆挨个点着。
     邓和高举着毛竹杆,凄声喊道:“邓伦来呀!邓伦来呀……”
  
  
   第7章 (大修)
     “邓伦来呀!邓伦来呀……”
     邓和举着竹竿,背着稻草人绕着院子来回转圈,几十圈下来,他是头晕眼花,口干舌燥,两条胳膊直打哆嗦。
     邓和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供桌前的邵云去。
     邵云去面无表情,一手拿着三清铃慢悠悠的摇着,另一只手摸出一个煮鸡蛋磕在桌角上,扒了皮,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