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小爷_第7章

小说下载:小爷作者:甲子亥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么了?”
     邵云去半蹲在椅子上,提着毛笔在一张空白的符纸上写写画画,他瞥了一眼黄鼠狼:“遇上鬼打墙了,找不到路,正在气头上呢。”
     鬼打墙?何如林看着院子里上蹿下跳的黄鼠狼,眼睛一亮:“那黄老鼠是不是被困住了?”
     邵云去摇摇头,毛笔一收,他将画好的符纸揣进怀里。
     就在这时,那黄鼠狼终于不闹了,它粗喘着气,眼睛死死的盯着四周,它哪里不知道这群孤魂野鬼打的什么主意,想把它困死在这里,好叫他束手就擒,没门!
     它抖了抖屁股,一股青黄色的气体从它的尾巴下排了出来。
     它周身的空气顿时扭曲起来,依稀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鬼打墙,破了!
     邵云去并不觉得失望,意料之中的事情。鬼打墙也不过是依靠改变气场进而造成人视觉上和触觉上的错觉而已,因而要破鬼打墙也简单,同样也只需要改变周围的气场。
     只是现在黄鼠狼已经用了自己的杀手锏,也就是它刚才喷出来的臭气,接下来要对付它就容易多了。
     “捂住口鼻――”邵云去大声喊道。
     正在这时,冲天的臭气席卷而来,不慎中招的何华捂着胸口,呕吐不止。
     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黄鼠狼眼珠子一转,决不能等这群孤魂野鬼反应过来再造出一个鬼打墙来困住它,到时候它可没有再逃脱的本事了。
     说时迟那时快,它心下一动,转身向屋子里袭去。
     邵云去眉头一皱,提着一把桃木剑,左手按在供桌上,直接跃了过去,紧跟其后。
     何华回过神来,顾不上腹内的翻滚,她离得近,赶在邵云去前头冲进屋子。
     等到邵云去赶到门口的时候,只听见屋内传来何华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你害了我孙子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祸害他的身体?”
     邵云去定睛一看,床上邓伦的身体歪歪扭扭的站着,昏黄的灯光下,“他”倒映在墙面上的影子后面分明缀着一根左右晃动的尾巴。
     “他”咧着嘴,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何华有些崩溃:“我自问和你无仇无怨,你被何寡妇救回来的时候,我还给你喂过肉吃,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家?”
     “他”冷笑一声,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操着一口怪异的口音:“无仇无怨?你说无仇无怨――”
     门口紧随而来的邓和喉中一片干涸,眼睛猩红。
     “那你不如问一问你的好儿子,六年前那天,何寡妇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是掉在井里淹死的吗?”何华下意识的看向邓和。
     邓和张了张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桀桀――”
     “他”冷笑两声,“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今天我必要你邓家家破人亡,以命偿命。”
     说着,“他”眼珠子一转,目光直直的看向床头不远处的一把剪刀上。
     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他”操纵者身体,三两步的走到床头,拿起剪刀,尖锐的一端对准自己的脖子轻轻一扎,一颗颗血珠渗了出来。
     “不,你不能这样。”何华心里一紧,失声喊道。
     “他”眼睛里泛着光:“你们不就是想把那小崽子的魂魄招回来,好让他复活吗!我倒要看看,我今天毁了他的身体,你们还怎么把他复活!”
     “不要――”何华心神意乱,她扑通一声就给床上的黄鼠狼给跪下了,苦苦哀求道:“黄大仙,黄二老爷,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发发慈悲,我可怜的孙子今年才五岁不到啊,你又何必为难一个孩子!”
     “戚――”
     “他”唾弃一声,狠狠的看着邓家人:“我发慈悲?你孙儿可怜,那何寡妇就不可怜吗?年纪轻轻的就没了命,谁来可怜她。”
     听黄鼠狼三句不离何寡妇,何华回过神来,她转过身看向一脸恍惚的邓和,撕心裂肺的吼道:“畜生,你说,何寡妇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哇……”
     何华悲从中来,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邓和一个踉跄,跟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呐呐说道:“不,不关我的事,我不是故意的,那天,那天我就是喝高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的……”他浑身抖的厉害,低吼着说道,眼泪刷刷刷的落了下来。
     六年前,邓和刚刚和何翠结婚没多久,对着何翠那张黑不溜就的脸,邓和自己都觉得郁闷。加上又是年节过后,正是亲戚往来最频繁的时候,村子里的几个老哥们约着一起聚上一聚。正喝到兴头上,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何翠。几个糙老爷们,喝高了嘴贱的厉害,损人不利己的调侃话,没经过大脑一咕噜的都倒了出来。
     这不是往邓和的伤口上撒盐吗?邓和可是被恶心了个透。他气上心头,直接掀了酒桌,夺门而走。
     正是深更半夜的,邓和又喝昏了头,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何寡妇的门前。一想到何寡妇,邓和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为什么?
     事情还得从七年前的洪灾说起。
     前头说了,邓家村临水而居,虽然只是支流,但大洪水来的时候,邓家村可不也就遭了秧。
     当时邓家村的村长是邓和的爹邓长远,邓长远可是个大公无私,急公好义的好村长,在村民之中名声相当好。
     洪灾来的太急,当时邓长远正在地里干活,他也顾不上自家人如何了,跳下水就冲着最近的人家救人去了。
     那个时候何寡妇刚刚嫁到邓家村没几天,她丈夫还是邓和已逝亲叔叔的独子,一场大水把这个小家给冲没了。
     彼时邓长远把何寡妇推上屋顶,自己却因为筋疲力尽被洪流给冲走了。
     那边邓和待在家里的妻子和三个儿女也彻底消失在了洪水之中。
     好好的一大家子,一下子只剩下了孤儿寡母。面对孤零零的房子,邓和钻了牛角尖。
     要不是为了救何寡妇他们,邓长远就不会搭进去自己一条命。要是邓长远回了家,他的老婆孩子或许就不会出事。要是他的老婆孩子没死,他也就没必要再娶何翠做老婆,更不会被这些老兄弟嘲笑。
     说来说去,都是何寡妇的错。
     邓和红着眼,气昏了头,他起了歪念头,翻墙进了何寡妇家里。
     “我就是想吓唬吓唬她,没想真的把她怎么样,我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我一失手,她就掉进了井里……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大概是哭够了,邓和一抽一抽的,喉咙里满是哽咽。
     听了这话,何华面上一片恍惚,想起何寡妇死的时候,邓和殷勤的忙里忙外,她以为邓和是看上了她家的家产,原来他的最终目的是想要掩盖何寡妇的死亡真相吗?
     是了,何寡妇娘家人也都死在了洪灾里,家里也只剩下她一个,只要把人一埋,谁会管她是怎么死的!
     她浑身颤抖,掩面抽泣,这还是她老实敦厚的儿子吗?
     “他”满脸狰狞:“就是你的好儿子一手掩盖了何寡妇的死亡真相。当年我被何寡妇从夹子底下救下来,亲眼目睹了你儿子是怎么对何寡妇施暴的。我懵懵懂懂的想找你儿子报仇,没想到反而被你儿子打断了两条腿。要不是你儿子当时正好被人有事情叫走了,我恐怕也早就没了命了。六年了,整整六年,我从邓和手里逃了出来,有幸开了灵智。”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我回来复仇了。”
     ……
     邓家村外,大山深处,一只半大的橘猫看着眼前几乎要被碎石块淹没的山洞,抬起一只爪子,眨眨眼。
     喵喵喵?
     这是我的山洞?
  
  
   第9章 (大修)
     邵云去眉头紧皱,只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你的仇人,从头到尾就该只是邓和才是。邓伦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罢了,稚子无辜,你又何必再滥造杀戮。更别说今儿个这么多邓家村的老大人在,你若是胆敢轻举妄动,可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为你的小命着想。”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他”定定的看着邵云去,眼珠子直转,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原本它是打着杀光邓家人给何寡妇报仇的主意,眼下却变成了不得不挟持邓伦的身体以保全自己的局面。正如同邵云去所说的那样,要是它再对邓家人穷追不舍的话,今天它恐怕连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给何寡妇报仇是一回事,可它也没打算把自己折进去。
     可要它就这么放过邓和,不可能!
     “他”瞪大了眼,语气凌冽的说道:“要我放过这个小崽子,可以,只要邓和给何寡妇偿命。人死仇消,我就放过这个小崽子,放过邓家。”
     听见黄鼠狼的话,邓和如遭雷劈。
     “不,不行,绝对不行。”
     正埋头抽泣的何华猛的回过神来,她摇着头,灰白的头发混着眼泪贴在脸颊上,一边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孙子,一边是她亲儿子,那个都是她的心尖肉,没了哪一个,都是要她的命啊!
     她慌了阵脚,回过头来,眼睛一扫,落到邵云去身上,她三两下的爬到邵云去身边,苦苦哀求:“云去,大外孙,你行行好,救救你和叔吧,你和叔再怎么说,那也是喝醉了酒,糊涂了,他罪不至死,罪不至死啊……更别说他没了,我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可怎么活啊……”
     邵云去心里何尝不动容,只是今儿个在这里,一是他实力低微,真和那黄鼠狼正面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更别说邓伦的身体在它手上,投鼠忌器,邵云去也不敢轻举妄动。
     二来嘛,他看了一眼一旁神情恍惚的邓和,长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你儿子罪不至死,难道那何寡妇就活该英年早逝吗?”
     这事情谁能意粮雒靼住
     他推开了何华的手:“冤有头债有主,一报还一报,一命偿一命,天经地义。”
     何华咚的一声坐在地上,神情呆滞:“造孽啊……”
     “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邓和目光呆滞,他踉跄着站起来,口中呐呐说道:“我的错,我该死,我偿命……”
     他大步跨过何华,往门外走去:“你放过我儿子,我偿命,我偿命。”
     “唉!”邵云去侧身让开一条路。
     反应过来的何华手忙脚乱的去抓邓和,只听见刺啦一声,邓和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只留下何华手里的一条破布:“不要啊,我的儿啊――”
     她挣扎着追上去,只是还没等她另一只脚踏出房门。只听见屋外传来一个沉闷的扑通声。
     邓和跳了井。
     何华飞奔过去,井水里只是时不时的冒出一圈气泡上来,压根看不见邓和的身影。
     何华崩溃了,她卯足了劲就要往里面跳。
     紧跟上来的何如林见此,飞身把何华扑了下来,他跪在地上,死死的压住她,急促的说道:“华姨,华姨,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法挽救了。!”
     何华揪着他的衣襟:“如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