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小爷_第8章

小说下载:小爷作者:甲子亥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如林,看在你叫他一声和大哥的份上,救救我儿子,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面对何华的苦苦哀求,何如林也是心如刀绞,他慢慢的放开何华:“好好好,我看看,我看看……”
     他折过身往井里一看,邓和已经飘在了水面上,面部朝上,看起来安静祥和,眉眼间透着一抹解脱。
     刚才还好好的人就这么成了一具尸体,何如林踉跄着后退一步,他回过头,额上满是冷汗,正对上何华满是期待的脸,面上一僵,好一会儿才磕磕绊绊的说道:“和大哥他,他,已经,已经没了。”
     听见这个消息,何华一口气没喘上来,两脚一蹬,昏死了过去。
     屋里的邵云去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他打起精神,看向床上的黄鼠狼,沉声说道:“好了,邓和已经死了,现在你可以放了邓伦了吧!”
     “放了他当然可以。”
     虽然邓和死了,他也算是给何寡妇报了仇,但眼下它却一点也不敢松懈,“他”眼珠子一转,“现在你和那群孤魂野鬼都给我让开,等我到了院子门口,自然会把他放了。”
     只要能离开这里,逃进山林,它就彻底安全了。
     只是今晚被这群孤魂野鬼还有这小破孩威胁的仇,它黄大仙可咽不下,说什么也要再讨回来。
     “好。”邵云去死死的盯着它:“看在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给何寡妇报仇,勉强算得上是恩义两全的份上,我信你一次又何妨。”
     说着,他率先走出屋子,给黄鼠狼让出路来。
     被邵云去这么一说,黄鼠狼反而不怎么好再耍手段,它操纵着身体跟着走出房门。
     “请吧――”邵云去左手一抬,指向院门外。
     已经到了门口的黄鼠狼顿时松了一口气,它放下架在脖子上的剪刀,瞬间从邓伦的身体里跑了出来,转眼已经跑出了院门。
     邵云去冷哼一声:“动手!”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符纸,往前方一甩。
     符纸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向已经逃窜出去几十米的黄鼠狼急射而去。
     破空声呼啸而来,敏感的察觉到危险的黄鼠狼连忙刹住脚,往旁边的土坑里一躲。
     “轰隆――”爆炸声后,溅起的泥土瞬间将旁边的土坑掩埋。
     混混沌沌的黄鼠狼抖掉身上的泥巴,等它回过神来,周身的气场一阵抖动。
     鬼打墙,又来了。
     它气急败坏的看向邵云去。
     对方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冲着它笑了笑:“我可没答应过你要放过你,更何况你这么记仇,我还担心你日后会报复我。到时候你暗我明,我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这么一看,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说完,邵云去转身进了屋子,不管身后黄鼠狼怎么嗷嗷叫唤,自有那群孤魂野鬼收拾它。
     何如林手忙脚乱的把何华和邓伦扶进屋子里。
     邵云去招来邓伦的魂魄,大概是亲眼瞧见了父亲的死亡小孩儿浑浑噩噩的,不知所措。
     邵云去叫他躺在自己的躯体旁边。
     指诀一掐,口中诵道:“太上敕令,送汝回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敕救等众,急急复生。”
     诵毕,他睁开眼,一巴掌拍在邓伦的额头上,只看见躺在旁边的魂魄融为一个光团,瞬间没入他的躯体之中。
     光芒散去,掌下的皮肤也终于有了些许温度。
     另一边何如林跑了出去,叫来了邓家几个相熟的品行还不错的同族兄弟。
     何如林无论怎么着也不说邓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干邓家人只能是把数不尽的疑问埋进肚子里。他们合力将井里的邓和捞了上来,裹上一床白色的床单放在屋子里。
     昏迷过去的何华终于醒来,何如林不敢正眼看她。
     这事怎么说?
     明明是来救人的,小的是救回来了,偏偏搭进去了一个大的。
     他不好评判邵云去做没做错,他只是觉得对不住何华。
     他低声说道:“华姨,天都这么晚了,我们,我们就先回去了,您老节哀。和大哥没了,可是小外甥还在呢,他还小,你要是再出了什么事,他可怎么办?”
     说到孙子,何华黯淡的眼睛里顿时亮起一抹光。
     何如林说完就退了出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一回头,何华正抱着邓伦默默的哭泣,旁边一群邓家的妯娌正在劝她。
     他长叹一声,往外走去。
     邵云去则是拿起剩下的几柄桃木剑,他走到院子外边,黄鼠狼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身上好几处伤痕。
     可见这群游魂野鬼是下了狠劲的。
     看见走到眼前的邵云去,黄鼠狼龇牙咧嘴,用尽最后一分力气从地上跳起来,向邵云去袭去。
     想上他的身?
     邵云去轻笑一声,身体稍稍往旁边一站,左脚轻轻一踹,正好将飞扑过来的黄鼠狼踹倒在地。
     等黄鼠狼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柄桃木剑已经架在了它的脖子上。
     “嗷~”它瞪着猩红的眼,恨不得把这邵云去生吞活剥。
     卑鄙无耻的两脚兽,本大仙和你不死不休……
     邵云去冲着它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听不明白它到底说了什么。
     他往四周看了看,从墙角上解下一根麻绳,三两下的就把黄鼠狼给绑成了一条蠕虫。
     “嗷~呜呜……”
     然后对着一脸愁容,走上前来的何如林说道:“如林叔,我们回吧!”
     “G,好。”何如林叹了口气。
     邵云去点了点头,而后冲着四周拱手说道:“多谢诸位老大人出手相助,云去感激不尽。邓家这一老一少就麻烦各位老大人照顾一二了。”
     清风浮动,揉乱了邵云去的头发。
     邵云去笑了笑,并不介意,毕竟是他坑了他们一把。
     前头何华是承诺了的,只要这些游魂野鬼出手相助,邓家愿意诚心供奉他们十年。
     十年的供奉,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如今邓家又只剩下这一老一小,他们能不帮着照看一二吗!
     有他们帮衬着,何华虽然孤零零的带着小孙子,却也不至于活的那么艰难。
     想到这里,邵云去长叹一口气,这一趟只能算是出师未捷,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走吧!”
  
  
   第10章 (大修)
     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
     挥别何如林,邵云去随手将拎回来的黄鼠狼扔在前院的角落里。
     洗了个澡之后,他回到院子里,盘坐在地上。
     午夜时分,皓月当空。
     邵家流传下来的功法,全称纯阳练气决。道家的功法,哪怕是用来修炼的,本质上不过是为了修身养性,固本培元。
     总结纯阳练气决的优点,用现代的话来说,修炼这本功法的人会在丹田之中形成一个气旋,这个气旋就好比一个太阳能充电宝,随时随地都能用,只要有阳精的地方就能自动充电。
     至于缺点,既然是充电宝,自然就有容量的限制。能走到哪一步全看自身根骨如何,根骨好的,能吸纳进气旋里的阳精自然就多;根骨不好的,你晒一天的太阳,气旋就满满当当了,有什么底蕴去和别人拼。
     邵云去的根骨并不算好,勉强算中等,但在这末法年代,绝大多数道统断绝的情况下,有纯阳练气决这样的利器,邵云去上辈子修炼了四十年,半只脚踏入筑基,放眼整个东南亚,除了那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邵云去自认为无人可挡。
     要修炼纯阳练气决,须引月华冲击十四正经脉,共一百零八个穴位。
     月华属阴,以阴气冲击阳脉,用以毒攻毒来形容最合适不过。
     邵云去缓缓地闭上双眼,心中默念:“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投朱景,解滞豁怀……”
     冥冥之中,只看见零零散散的几缕银色的丝线在他周身跳动。
     邵云去放出神念,牵引着这些银丝钻进他的经脉中,开始冲击第一道穴位――人中穴。
     嗅着自家小弟的味道摸到官山村的橘猫看着眼前的大门,跳到角落里的一株桃树上面,三两下的爬了进去。
     “呜……呜……”正瞪着眼看着邵云去的黄鼠狼顺轻微的声响看过去,等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东西,它顿时瞪大了眼,拼命的蠕动。
     老大,救我!
     橘猫也瞪大了眼,它看着眼前萦绕在月华之下的邵云去,抖了抖鼻子,直接从黄鼠狼身边走了过去。
     他走了过去……
     嗷~
     老大你走过了。
     老大我在这儿。
     老大,你舔那个两脚兽干什么?
     橘猫轻轻的蹲坐在邵云去身前,猫眼里透着半分纠结半分惊奇。
     它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
     他爬到邵云去的肩膀上,凑到他脖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喵喵喵~
     好浓的月华~
     感受到身体里发散出去的月华被身上的小东西尽数吸走,邵云去紧皱的眉头一松,只要不是来捣乱的就好。
     想到这里,他心无旁骛,再次引导月华冲击穴位。
     吸一口,再吸一口!橘猫觉得自己都快升华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鸡叫三声,紫气东来。
     邵云去身上气场一变――
     橘猫仰着下巴,吸一口!
     喵喵喵~
     阳气?
     它腿一软,栽了下去。
     邵云去正引着紫气修复被冲击的有些萎靡的经络,看起来依旧毫无动静。
     小东西的两只猫眼瞪的老大,它从邵云去的大腿上爬起来,重新跳到他肩膀上。
     它盯着邵云去的脖子良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它凑了过去。
     邵云去蓦地睁开眼,下意识的一低头,唇角上传来一个湿软的触感。
     再一晃眼,只觉得肩膀一轻,一道橘色的流光从眼前一闪而过。
     “喵?”橘猫落在地面上,四肢弯曲,浑身炸毛,精致的猫眼瞪的老大。
     看起来像是恼羞成怒似的,它狠狠的瞪了邵云去两眼,而后转过身,脚步慌乱的逃了。
     邵云去默然,不懂。
     黄鼠狼两眼汪汪的看着橘猫离开的方向。
     老大,你把我给忘哒。
     何如林照例来给邵云去送早饭。
     吃了两个馒头,邵云去对他说道:“如林叔,我得回学校了。”
     “行。”何如林当即点了点头,在他眼里,邵云去现阶段就该以学业为重。
     “对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何如林看向院子里有气无力,瘫在地上的黄鼠狼,“那只黄老鼠你要怎么处理?直接宰了还是?”
     原本瘫在地上的黄鼠狼听见这话,身体一缩,蠕动着身体拼命的往角落里挪去。
     邵云去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碗筷:“好歹也是一条命,倒不至于杀了它。更何况它虽然对无辜的邓伦动了手,但勉强算是情有可原,毕竟邓伦也已经救了回来。不过说到底也是一只不大通人情的孽畜,暴戾点也就算了,仗着自己那点小本事动不动就要害人全家的习惯得让它吃吃苦头。”
     他顿了顿:“这样吧,先关它一阵子,饿上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