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娱乐圈]情敌_第3章

小说下载:[娱乐圈]情敌作者:缘何故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挺地站在那里看他,看了一会儿才坐下,项可凑过去小声说:“徐导我饿了。”
     “……没吃饭吗?”徐导回头盯着他,项可摇头。
     徐亮沉默片刻后让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去买面包,一直站在机位旁看着这边不说话的程征宴忽然笑了起来。
     真讨人厌!
     项可白了他一眼,程征宴笑得更加大声。笑声里导演严肃的表情也垮了下来,没一会儿主动开始跟项可说话。
     “外面现在气温低,你好好看剧本,一会儿争取早点拍完。”
     项可点头:“可我们要拍什么呀?”
     程征宴莫名其妙又在笑。
     “………………??”徐亮从项可手里的剧本里抽出一本橘黄色外封的迅速翻开一页丢进他怀里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又很泄气地从买来的面包堆里挑出一个盖了厚厚起司和培根的递给他,“吃!”
     但项可此时已经处于懵逼状态。
     他看着手里这本开机前已经熟读过N遍的剧本,整个人由内而外地哆嗦起来。
     他特么居然忘了……
     这部剧……有好多脖子以上和脖子以下的――
     不可描述啊!
  
  
   第三章
     项可吓得快尿了。
     其实接这部戏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为艺术牺牲”的准备,但讲道理首先在那之前他并没有想到搭档的对象会是程征宴,其次这只是正式开拍的第一天啊!
     他连程征宴有没有口臭都不知道!
     细嚼慢咽地吃完面包后他迅速找到幕后军师郭佳琪,正在吃晚饭的郭佳琪听完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担忧之后连怎么说话都忘了,隔了好几分钟才找回智商:“……怎么可能。”
     项可回头看了一眼,程征宴正端着个纸杯靠在摄影棚口看雪。他披着那身款式非常普通的黑色长款羽绒服,背影也如同发光一般引人注目。项可往嘴里塞了颗糖,羡妒有加:“万一呢!”
     郭佳琪万般无奈只能找到外援老刘,老刘非常靠谱地说出自己所知的情报:“我以前跟他别的剧组合作过,程征宴这人有洁癖,对戏之前会用漱口水,连羽绒服都不连续穿两天,卫生问题你尽管放心好了。不过你们下一场要拍什么?我记得《清水湖》原著尺度还挺大的。”
     项可脸立刻红了:“……就吻戏啊。”
     老刘沉默了一会儿后微怒道:“你们剧组在搞什么!”
     郭佳琪也很不高兴:“哪有第一天就上亲密戏的!”
     群里的前女友们得知后也纷纷声讨,好在四下探查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些值得安慰的好消息:综合程征宴以前合作过的各个剧组的评价,这位当红男星在面对亲密戏对象的时候,表现还是相当绅士的。
     八卦大王林米(前前女友)在视频里哈哈大笑,毫无形象地将自己姣好的面孔挤出了双下巴:“哈哈你们敢信?XX灯光师说去年拍那部《XXX》的时候,罗琳故意穿超性感比基尼把胸挤得无敌大结果程征宴连看都没看一眼,泳池戏全程双手没碰到她的后背。罗琳当时脸都绿了,从杀青吐槽到现在,程征宴不会是性冷淡吧?”
     “难说。”某位前前前任女友一脸正色,“没准是个基佬。”
     场面顿时肃穆起来,众人纷纷面带忧色。
     “我之前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不过应该不会。”老刘不知道跟谁打完电话,语气松快了很多,“我朋友跟我说上次时装周有个男模派对上装醉往程征宴身上贴,程征宴直接让助理送人回的酒店。他可能只是单纯的性冷淡而已。”
     “哦哦哦哦!”众位前女友们闻言立刻欢呼起来,“那真是太好辣!”
     ******
     程征宴猛然打了个喷嚏。
     他不明所以地拢了拢围巾,同时接过助理递来的漱口水。薄荷的香气弥散在夜色里,熟悉的味道昭示着一项他比较抵触的工作即将来临。
     不过作为一个职业演员,收敛喜恶是最起码的操守。也只深知他尿性的助理,才能透过那张英俊面孔的平静神情探查到些许波澜。
     助理安慰道:“反正早晚要来的,能早一点拍完也好。”
     程征宴没说话,靠在棚柱上神情平淡地回头。从这个角度看去,拍摄棚里灯火通明,各个组工作人员来回奔走的身影中,项可穿着军大衣,裹着一条滑稽的米老鼠毯子正挤在导演徐亮身边背台词。他的双颊被高温的取暖器烤成了粉红色,却依然怕冷地缩成一小团,非常可怜的模样。正在调试机器的徐亮虽说神情一如既往的生人勿近,但抽空总时不时要指点身边的小孩几句。
     他们之前并不认识吧?
     对合作过几回已经知晓徐亮严肃性格的程征宴来说,这一幕实在非常奇妙。
     或许是他的目光停留过久,助理也跟着看了过去,随即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项可跟程征宴的矛盾由来已久,双方公司和团队交手过多少回,他作为助理再清楚不过。圈内的竞争激烈而隐晦,在这样的前提下,艺人们和平相处根本是天方夜谭。而情况确实在朝着他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进组将近一天,两位主演几乎零交流,项可沉默以对,程征宴也时常用这种幽深的目光注视对方。
     实在是叫人担心……………………
     程征宴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视线,他拧好漱口水的盖子,看了眼手表上的指针,外头风雪渐大,低温使他的头脑理智清晰。
     不论怎么样,好消息是,他发现自己对即将进行的首次跟同性艺人合作的吻戏,并没有之前想象中那样抵触。
     *******
     这场戏是比较后半段的内容了,介于项可以前的那些作品,徐亮对这位年轻人的实力评估非常谨慎。不过他仍是少见温和地不断强调:“记住,现在的你对霍许有非常深的眷恋,所以亲上去的时候要主动一点,温存一点,分开的时候要表现出依依不舍,知道吗!”
     霍许是程征宴在《清水湖》里的角色,项可则叫罗文思,这俩人相爱相杀,总之各种纠缠。
     项可点头:“知道了!”
     徐亮对程征宴是很放心的,但项可……他还是操心,忍不住追问:“你……有吻戏经验吧?”
     哇这个问题真的太看不起人了!哪怕是白痴电视剧男主角也会跟女朋友啵啵的好吗!粉丝还整理过自己的吻戏锦集呢!项可气得脸都红了:“当然!”
     相比较自己,徐亮却只是简单地对程征宴沟通了几个拍摄问题。那股屈辱感越发的强烈了,项可心里蓄着一股劲儿,将牛奶糖咬得嘎嘣响。
     怒火一直持续到脱下军大衣――为了镜头里画面美观,道具提供的羽绒服中看却不中用,接近零下二十度的寒风吹得项可整个人都开始发懵。
     程征宴换了一件短款的黑色羽绒服,从打光板后缓缓走来,一种大概被称为性感的气质以他高大身躯为圆心四散开,冷风中发呆的项可下意识盯着他,直到程征宴走到自己面前。
     其实两人从进组碰面开始总共就没说超过五句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却并不显得生疏。程征宴略微垂首,发现那双大睁着的眼睛里全然都是自己。
     他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双手,轻贴了下项可的脸:“冷?”
     项可被冻到记不起要摆脸色,可怜地缩着脖子:“嗯。”
     啊……脸上的皮肤很柔软,程征宴在心里开着小差评价道。
     嘴上却说:“那我们快点拍完。”
     他其实并不喜欢亲密戏,当演员那么多年,不管合作对象多么性感妩媚,距离太近的接触依旧令人厌烦。他记得某一次微博评论里某位女演员的粉丝问她对方的嘴唇是什么味道的,嗯……真的要总结,大概就是各种高档口红,混合着化妆品和香水的味道……?
     总之闻起来并不怎么叫人愉快。
     程征宴平静地回忆着,眼神无意识去追寻一片停留在项可头顶的雪花。项可已经被冻红了鼻头,正在原地煎熬地来回摇晃。现场非常短暂的准备之后,徐亮沙哑又响亮的指挥声传来。
     几乎与清脆的打板声同一时间,程征宴调整状态站直身体,台词正要出口,一股清淡的甜蜜气味忽然扑来。
     “啵――”
     微凉湿润的碰撞一触即离,一双细瘦的胳膊带着少许寒风也钻进了外套敞开的拉链里,程征宴立刻发现自己的腰被亲昵地抱住了,那双凉凉的手掌还偷偷在他带有体温的后背毛衣上搓了搓。
     现场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徐亮大吼:“项可!!!”
     程征宴数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低头看向正贴在自己怀里一脸茫然的项可,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双手还在自己衣服里小幅度地磨蹭取暖着,不知道为什么能那么理直气壮地耍赖。而且那是……
     ……奶糖的味道?
     程征宴抿了抿嘴唇,盯着项可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展开双臂也抱住他:“……你干嘛?”
     项可完全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程征宴搂在他后背的胳膊越收越紧了,寒冷的风雪里唯一暖源散发出的带着温度的气味笼罩了他,在打光板不算强烈的光线里,项可仰着头,从对方幽深的双眼中接收到了一点点奇怪的氛围。但此刻他冻得头脑一片空白,只能懵逼答道:“不是我要主动吗?”
     程征宴:“………………”
     徐亮:“………………”
     这吻戏经验也没谁了,徐亮甚至生不出气来,挥挥手,让人给项可先披上大衣。
     程征宴在项可松手后拢了拢自己空荡的外套。
     徐亮: “先不说以前那些拍摄了……你谈过恋爱没?”
     这话题不能跟记者瞎聊,但既然导演问起了,项可还是老实点头。
     徐亮:“你跟女朋友怎么亲的?”
     项可:“???”
     他脸红了一下,然后认真回答:“……就这样亲啊。”
     徐亮:“…………”
     徐亮捂着嘴第一次陷入了自我怀疑里,等一下……在说谎吗?不,看不出说谎的痕迹,更何况说这种谎对他来说并没有好处,那他是认真的?等一下难道要让自己亲自教导……不……
     正在他头脑风暴正激烈时,静谧的现场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
     “徐导。”
     徐亮抬起头来,对上了程征宴平静的目光,对方双手插兜站在项可身后,满脸随意地开口:“再试一条吧。”
     项可不解地再次被脱下大衣,好在这一次没那么冷了,准备时间里,程征宴温热的右手牵着他找到机位。
     项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忐忑,抬起头,程征宴的目光如同夜晚的海面那样幽深:“没关系,一会儿你像刚才那样就可以。”
     啊?项可露出可怜的表情,他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徐导刚才生气了……
     手忽然被程征宴使劲捏住,他缩了一下,对方的力道随即放松了,项可收回手,又开始觉得冷。
     程征宴却好像感觉不到寒风,反而把外套的拉链彻底拉开来,敞着里头暗色花纹的毛衣。
     项可低着头,有一种奇妙的气氛氤氲在这块空间,徐亮在远处高喊一声,打板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