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娱乐圈]情敌_第7章

小说下载:[娱乐圈]情敌作者:缘何故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真的会给人带来亲密感,项可发现自己最近对对方的排斥居然也在与日递减着。其实仔细想想,除了粉丝很讨厌,以及女神高糖对对方态度很特殊之外,程征宴确实也没什么可叫人指摘的地方。事实上这个家伙最近又是不厌其烦地抽时间帮自己对戏,又是非常真诚地欣赏自己的各种表现,拍摄的时候还非常照顾自己,认真说来,是一个非常热忱好相处的人呢。
     项可多少有点为自己以前单方面的敌视感到羞愧。
     因此他遇到问题,难得主动开口求助:“程征宴……”
     程征宴正在用手指玩他的耳垂,项可的耳垂长得很圆,肉呼呼的,在这个追求潮流的年纪少见的没有打耳洞:“嗯?”
     项可小声说:“……我腿快麻了。”
     程征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下意识伸手去摸他的腿――触手是满掌的软腻丝滑。
     他眼神立刻深了,几乎忍不住想朝被子里看,硬生生憋住,只用手掌轻捏。
     这个时候把项可放下来是最方便的,他却只是问:“换个姿势吧?”
     项可本能觉得这个解决方法有哪里不对,但又不太好意思拒绝程征宴的好意,于是在被窝里挪啊挪啊,把双腿从跪坐的姿势,换成了环坐。
     重新坐好之后感觉程征宴呼吸好像重了点,项可观察他的脸色:“你还好吧?”
     程征宴单手全程覆在他的一条腿上帮忙施力,此时才慢慢拿开,他平静地回答:“没事。”
     项可立刻相信了,重新将脑袋搁回他的肩膀上开始休息。耳垂被人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拨弄,鼻尖又嗅到的全是混合着被子和程征宴气味的清爽气息,没一会儿他就打起哈欠来,等徐亮跟众人仔细推敲完决定这种表现形式可用之后,他已经昏昏欲睡了。
     徐亮:“…………”
     程征宴觉得自己这辈子真是什么都见识过了,他开始进入这个剧组后第N次的憋笑,然后揉着项可的后脑小声叫他:“起来啦。”
     这个场景结束之后王胖几乎像火箭那样抓着浴袍冲进来抢人,程征宴对上对方客气道着歉却掩饰不住迸发出强烈警惕的双眼,难得没有顺从本心地去抓项可的胳膊,只是很疲惫地躺在床上,拒绝了来给自己穿衣服的助理的好意。
     身体因为刚才激烈摩擦出现的热度很快因为失去了另一个对象消退,他双眼放空地盯着头顶尚未收走的布景,这是他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起反应。
     伸出右手盖在脸上,上头还残留着从项可腿上蹭到的气味,和对方本身一样的毫无攻击力的味道,他甚至还记得那种手心划过绸缎般的麻痒。
     明明一直以为只是好玩而已……
     不妙。
     ******
     项可的经验是,王胖发脾气时什么都不用做,像平常那样就可以。
     果然他像平常那样洗澡穿衣吃饭,到喝牛奶时王胖就来摸脑袋了,一边摸还一边愤愤地说:“以后离程征宴那个家伙远点!”
     “为什么啊?”
     王胖盯着面前这个含着吸管毫无危机感的家伙,吭哧了半天才找出一个相对健康的理由:“反正你不是本来就不喜欢他么。”
     他一说这个项可立刻就不好意思起来,也不好意思直接承认自己以前的偏颇,只好红着脸含糊点头。
     实际上王胖一走他就抓了一兜糖屁颠屁颠出门去找程征宴玩了。
     只可惜程征宴居然不在,开门的对方的助理,助理看起来很紧张,一边偷偷朝屋里看,一边生怕他生气似的小声哼唧:“程哥不在……”
     项可倒是除了可惜没有别的想法,说起来他的糖此前除了程征宴之外几乎剧组的每一个人都给过了……想想真是非常过分啊。
     于是他只是好脾气地把带来的礼物(礼盒装牛奶糖)递给助理:“那等他回来,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给他吧。”
     想想又从兜里掏出一颗递给助理:“这个请你吃。”
     “……你今天累了,记得早点休息啊。”助理满脸不忍地送走他,关上门后谴责地盯着躺在床上的自家老板。他一直是知道对方不好相处的,没想到连项可这样单纯的都……
     程征宴没说话,整个人好像都木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天之后才转头摊开手:“给我。”
     助理愣了愣,错愕地意识到对方指的是自己手上拿着的那盒糖。
     莫名其妙地递过去,他收拾收拾今天要拿去送洗的衣服,一边狐疑着程征宴从未展现过的对糖果的欲望一边朝外走,结果半路又被叫住。
     抱着一堆衣服的助理:“???”
     程征宴另一条胳膊搂着糖果盒,那只摊开的手并没有收回去:“还有你的那颗。”
  
  
   第八章
     项可倒是非常想跟自己解除误会的新朋友程征宴一起玩耍,但自从那天之后,程征宴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在片场一下镜头就匆匆离开,放工之后房间里也总找不到人,第N次敲门却看到对方的助理后,项可觉得最近还是不要打扰对方好了。
     当然他的生活有许多的事情可以做,除了程征宴之外,还可以找王胖,找灯光,找美工、制片(投资方星光娱乐派来的自己人)、指导等等等的人玩,只不过这些人通常也会很忙,拍摄之余,只能抽出很短的休息时间。
     所以找不到人玩的时间,项可只能拼命琢磨自己的人生大事,比如找个人谈恋爱结婚什么的。没错,他还没有放弃那个计划。
     项可坐在椅子里托腮叹息,路过的王胖看到他忧郁的表情,立刻紧张地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怎么了?怎么不高兴了?身体不舒服么?冷么?”
     项可摇头,他状态健康,中午吃的饱饱的,穿得也很严实,剧务更几乎把整个组三分之一的小太阳都对准了这个方向,舒适得他现在简直昏昏欲睡。
     可他现在却必须要起来去跟远处因为补妆而落单的高糖说话,像这几天坚持做的那样。
     真是不想动啊,郭佳琪却叮嘱他追求女孩必须时刻把握时机……
     这种独属于成年人的忧愁,王胖不会懂的,那么多年项可从没见过他有女朋友。
     莫名得到自家小孩同情视线的操心妈妈王胖:“???”
     远处,谎称自己回宾馆看剧本的程征宴静望着保姆车窗。身边的助理循着视线,也看到项可脸上低落的神情,不由叹了口气:“项可这几天好像都不太开心,连徐导都主动问了好几遍呢。”
     他话音落地,就捕捉到程征宴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还没来得及奇怪,程征宴已经皱着眉头转正了身体,重新盯回剧本了。
     结束补妆的高糖一转身就见项可神情冷酷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她首先沉默了几秒。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全剧组那么多人项可唯独在自己面前格外冷酷美少年,但这并不妨碍她觉得对方赏心悦目。
     开玩笑这可是2017年度微博评选里得票数高达百分之四十二的娱乐圈公认第一美少年,无数人竞相抚养(?)的存在,即便没有老草吃嫩牛(?)念头的高糖也是下意识柔和了神情:“怎么啦?”
     项可想了想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会找高糖说话,铺垫应该也差不多了,于是神情严肃发出邀请:“今天一起吃晚饭吧?”
     高糖有点意外但也很开心项可原来并没有不喜欢自己,于是非常利索地点头:“好啊!”
     达成目的的项可立刻非常满足地点头离开。
     还以为可以聊一会儿的高糖过了一会儿也摸不着头脑地走了。
     *****
     下午开工后离场许久的程征宴终于再度出现,听助理说他走后什么都没干,就坐在屋里足足看了整个中午的剧本,到场之后也是谁都不理,抓着台词册一头就扎进化妆间里。
     项可连跟他说话的时间都找不到,只行色匆匆间短暂对视一眼,心中不由暗暗钦佩对方的敬业。
     下了镜头果然又找不到人,项可也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回到酒店一边吃零食一边等待说自己要换套衣服的高糖。
     这“一套衣服”一换就是半个多小时,从黄昏换到日落,项可足足吃完两袋薯片。
     高糖撩着头发问:“不好意思化妆耽误了一下,等久了吧?”
     项可忽然想起来分手之前郭佳琪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不禁疑惑地打量高糖的妆容,果然是非常漂亮,但看起来跟在片场完全没什么不同……吧?
     被几度前女友调・教出的经验令他迅速脱口标准答案:“没有。”
     于是气氛友好的两个人一同出门,为了避免被狗仔偷拍,还得互相保证一定的安全距离。
     比较意外的是出电梯时居然碰到了程征宴。
     三个人当时都愣住了,还是高糖第一个反应过来叫的名字。程征宴的大衣似乎还没褪尽室外的温度,让他的气质都连带着冰冷许多,他脸上少见的没有一点笑容,目光短暂地划过精心梳妆的高糖后直接落在了项可身上:“你们这是……?”
     项可是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才回神挤出来的,明明最近他俩的对手戏不少,只是离开镜头没有交流而已,这一刻他却感觉似乎跟程征宴很久不见了。
     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低着头莫名其妙觉得委屈,还是高糖笑着回答:“我们正准备去吃晚饭呢,怎么样?一起呗。”
     程征宴看着项可,却只能看到对方低垂的头顶,迟疑片刻后还是扯了扯嘴角:“……不了,我准备回房间再看看台词。”
     “您可真是大忙人。”高糖一听就笑了,“行吧,那我们就先走了。”
     她一离开项可也只好跟上,走开几步后又忍不住回头,程征宴带着助理还等在电梯那里,一动不动。
     ******
     影视城附近都很荒凉,没什么吃的,天色已晚也不好去市区,项可原本看好了一家甜品店,不料高糖却主动提出要吃牛排。
     吃不到想吃的东西,项可不知道为什么从开始就有些低落的心情不由更郁闷了。他想了想,把这归咎到了高糖刚才邀请程征宴一起吃晚饭的举动上。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好在程征宴没有应邀,项可这么一想,不由就记起了刚进组的那天,自己碰上的似乎也是相似的场面。
     高糖两次约饭,程征宴两次都拒绝。
     项可想着想着就高兴了,这不正好说明了程征宴不喜欢高糖嘛!
     既然已经成了好朋友,那么不是竞争对手就太好啦!
     他的情绪阈值很低,尝到一丁点小甜头立刻就开心了,嘴里不怎么喜欢的牛排似乎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只不过提议要吃牛排的高糖,最后总共也就吃了加在一起约等于一颗桂圆大小的肉而已。
     高糖擦着嘴说自己吃饱了,项可一点也不相信。林米啊,郭佳琪啊,他跟前女友们刚谈恋爱的时候她们都这样,到后来分手时,她们平均都能重十公斤,郭佳琪后来一边减一边还打电话骂他来着。
     不过即便原因心知肚明,看到同桌人对食物表现得兴致缺缺,项可还是被影响得胃口大失,没一会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