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娱乐圈]情敌_第8章

小说下载:[娱乐圈]情敌作者:缘何故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儿也跟着放下了刀叉。
     于是就这么面对面喝茶捱着,等高糖拍照尽兴收起手机提出要回酒店时,项可居然生出了如蒙大赦的轻松感。
     追人和被追吃起饭来真是一点都不一样……郭佳琪她们都会主动找话题聊天的QAQ
     ******
     路上项可疲惫得都想要放弃了,他真的觉得自己为啥想不开非要去谈恋爱。结果到酒店时手机收到信息,一打开就是同期某艺人朋友发的跟老婆马尔代夫度假的虐狗照。
     项可:“……”
     还是……还是越挫越勇吧……
     他一边叹气一边掏出房卡,身后一记开门声,几乎与他门锁的滴声同时响起。
     项可一回头就正正对上了程征宴的双眼,他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距离他们出去快两个小时了。
     程征宴却还没有换衣服:“回来了?”
     “额……”项可被问得忍不住愣了一下,立刻又露出笑容,“你看完剧本啦?”
     程征宴:“……嗯。”
     顿了顿又问:“晚饭怎么样?”
     项可露出难得一见的哭丧脸。
     程征宴嗤了一声,嘴角倒是终于勾起了。
     两个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面对面瞅着笑,项可心想,比起谈恋爱果然还是跟朋友在一起开心!
     说起这个他又想到了困扰自己的难题,索性先不回房间,啪嗒啪嗒跑到了对面:“程征宴程征宴――”
     程征宴扶着门低头看他,也不请他进去,口气凶凶地问:“干嘛?”
     项可就仰着头问:“你喜不喜欢高糖?”
     ………………出道那么多年还没听到过有人这样直接问别人感情,程征宴一脸莫名:“什么?”
     “我是说――”项可换了一种说法,“你应该没有在喜欢高糖吧?”
     程征宴盯着他那双提问时写满期冀闪闪发亮的眼睛,后背的肌肉都崩起来了:“怎么可能。”
     但被喜欢着,胸口又挡不住感到柔软。这个笨蛋……
     项可得到肯定的回答,立刻眯起眼满足地笑起来:“啊,太好了,那就好那就好。”
     程征宴看着他,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半冰冷一半沸腾的海水里,情绪在理智与愉悦中撕扯挣扎。紧接着就听项可一边拍胸口,一边说出了下半句话――
     “……我总算可以放心追她了。”
     程征宴:“………………”
     世界好像暂停了一瞬间,将他的表情也一同凝固了。
     不懂察言观色的项可还在那哼哼唧唧:“……她好像对你很有好感……”
     “等,等一下。”程征宴抬手打断他的声音,脑子还是空的,智商艰难地抓着头发朝脑袋里钻,“……你喜欢高糖?”
     “唉?”项可倒是第一次被这样问,一时间居然有些迷茫,“应该……是吧?”
     程征宴扶了下自己的脑袋,在这一刻感到怀疑人生:“可是,你不是……?”
     项可歪着脑袋:“啊?”
     程征宴想说什么又立刻止住,他低头盯着项可,和那双透亮得几乎能看到灵魂的双眼对视,然后嘴唇一点一点抿了起来。
     他身上的气势紧跟着变了,那感觉就像一座锁住猛兽的铁笼被慢慢拉开大门。项可本能感到危险,露出担忧的表情:“你怎么了?”
     程征宴神情莫测地注视着他慢慢摇头。
     项可毫无意外地相信了,然后立刻放下所有防备,跟程征宴聊起了今天和高糖吃饭的事情。
     “啊――”项可动脑子动得很委屈,“郭佳琪她们说的一点也没用,追女孩子肯定不是这么追的,跟以前约会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
     “约会……”程征宴在口中慢慢品味着这两个字,垂眸将视线落在项可越说越不高兴,以至于最后撅起来的嘴唇上,“……你没有追过……人?”
     “啊?”项可意识到自己居然自己掀了自己老底,立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
     程征宴口腔里的舌尖用力抵住发痒的齿列,看着对方低头时露出领口的那段纤细白净的脖颈没说话。
     项可想了想又很快缓回来了,没追过人有什么可害臊的!虽然看起来没有程征宴这么成熟稳重,可他又不是没谈过恋爱,他可受欢迎呢!
     这么想着他又立刻开始N瑟地剥糖纸了,给自己塞了一颗,嗯,也给程征宴塞一颗。
     牛奶糖递到眼前,程征宴目光扫过捏着糖的那两根纤细的手指,慢慢张嘴。
     项可就露出小动物一般讨好又带着狡诈的笑容:“程征宴啊,你有什么高招,也指导指导我吧。”
     浓郁的奶味在口腔中融化,程征宴锋利的牙齿力道十足地咀嚼着,他眯起双眼,在项可卖乖的面孔上停留了许久。
     而后嘴角才逐渐拉开一个满是侵略的弧度:“好啊。”
     他这样痛快答应,项可倒是不敢相信了:“真的?”
     “哼。”程征宴没有多说,直接一个跨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项可不明所以地小碎步跟在后头:“你去哪儿啊?”
     “请假!约会!”
     ******
     十点半,好不容易早早收工的导演徐亮,在完成了喝枸杞水、泡脚、涂抹生发液等一系列养生仪式后,终于美美地钻进了被窝里。
     从开机以来天天绷紧时间,今天可算可以睡个好觉了,他严肃的面孔上不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下一秒惊天的敲门声响起,好不容易培养出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他被吓得差点抓着被子滚到地上。
     徐亮心说不是火灾你他妈就完蛋了,一边怒气冲冲地打开门,入目就是程征宴灯光下越发锋利英俊面孔上要笑不笑的表情:“导演,商量一下,明天请个假呗。”
     徐亮闻言一愣,怒火都飞走大半:“开什么玩……”
     话音未落,对方高大的身躯后头忽然又冒出个小脑袋来。
     项可歪着脑袋钻出半个身子,双手合十做恳求状,一边身体小幅度晃动着,一边可怜巴巴地眨眼睛:“拜托啦~拜托啦~”
     徐亮:“…………”
     这一刻他再次清楚感受到了什么是岁月沧桑。
  
  
   第九章
     程征宴为了教自己怎样约会,居然放下剧组的工作请假一天,项可又一次确认了对方是个好人这件事情。
     又想到第二天他们俩可以一起出门玩一整天,项可心中的激动真是怎么样都压抑不下,哪怕是从前跟前女友们约好见面,也少见能亢奋成这样。
     他洗好澡之后开心得光溜溜在床上打滚,把脸埋在被子里嘿嘿笑,用手掌和胳膊海狮式拍打床铺,又用脑袋顶着枕头抵住床头柜,趴在被子上用力蹬腿,原地做小狗刨地状,脚丫把羽绒被拨拉得哗哗直响。
     被子也香香的!
     蹬过一阵后他才感觉不对,抬起头来。
     来房间给他送晚安牛奶的操心妈妈王胖震惊地看着自家宝宝露出光屁股做着各种奇怪的事情:“……!!!”
     项可:“……”
     他红着脸挪啊挪啊,用被子把自己跟蚕宝宝一样裹了起来。
     王胖:“………………”
     这可怎么办啊!
     被经纪人提着后颈套好睡衣,项可缩在被子里递出喝光的牛奶瓶,眼睛亮晶晶地看出去,脑袋就被摸了:“早点睡觉知不知道!”
     项可乖巧状点头,在房门落锁声响起的那瞬间一跃而起――
     起床收拾东西啦!!!
     ****
     回到自己房间的程征宴安静地坐在沙发里,居然就这么提出了一整天的邀约,他双眼放空地沉思自己刚才前所未有的莽撞――简直就像理智被人抽空那样。
     可一边这样反省着,他一边又控制不住地抬起头,将目光转到卫生间方向……
     ****
     三个行李箱统统打开摊在地上,项可挖出一个某某奢侈品牌的18年春季男士公文包――丢开,太小了!
     XX大牌秀场款――太小了!
     项可蹲在地上卖力地翻腾:一定要找个大点的包,至少也得是双肩包才行!
     ****
     程征宴已经缓慢地站起身走到了卫生间门口,目光深沉地落在洗漱台处小小的收费物品架上――呃……
     杜蕾斯50元。
     旁边还有冈本超薄001……这个很有名,不过贵点,两百……
     嗯……
     *****
     薯片薯片!
     项可从围巾袋袋的夹层里翻出薯片,哎呀居然还是大波浪烤鸡翅味儿的!好想现在就打开来吃!
     对了!还有牛奶糖!
     项可像树袋熊妈妈那样前背着自己的双肩包,把开口敞得大大的,正在卯足了劲折腾最宽敞的那个夹层:得用力多塞一点!
     *****
     程征宴与镜子里神情平静的自己对视着,脑内激烈交战,许久之后,朝冈本小盒子伸出了罪恶的右手。
     *****
     终于收拾完明天要吃的东西的项可心满意足地躺回了床上,他缩在被窝里,将鼓鼓囊囊的小书包郑重地放在枕边,仿佛这样可以睡得更加安稳。
     ****
     程征宴的房间十二点半仍亮着昏黄的阅读灯,他已经换好睡衣且洗好两遍澡,此时吹干头发坐在床头,终于可以心情相对平静地阅读那瓶人体润滑液瓶身上的使用说明书。
     ****
     总的来说,两个人应该都挺期待……吧?
     **********
     隔天,睡得饱饱的项可精神满满地起床,非常有活力地在王胖来之前就做起了俯卧撑,让前来叫早的王胖妈妈开心极了。
     王胖帮项可找出了今天要穿的衣服,一边收拾床铺一边顺口问:“今天那么开心啊?”
     项可笑眯眯:“嗯!”
     因为一直做奇奇怪怪的梦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的程征宴则因为提前起床半小时而坐在被窝里放冷气吓唬助理。
     助理两股战战:“程……程哥,昨晚没睡好吗?”
     起床气发作的程征宴眯着眼睛冷飕飕地啧了一声,自己掀开被子起来了。
     这几天大概正式在回温,天气非常的好,连影视城里枯败的树枝顶端都冒出了嫩绿的颜色。项可顶着寒风用力伸懒腰,抬手跟身边路过的每一个人问好,视线内忽然捕捉到一点身影,迅速转头看去。
     他笑得特别傻,满眼都是亮晶晶的星光:“程征宴!”
     程征宴不急不缓的脚步不由顿住两秒,而后神情平静的脸上也不由露出点笑容,走近来拍了下项可毛茸茸的头:“声音太大了,笨蛋。”
     口气凶得好像那个早上仔仔细细用了两遍剃须膏之后才肯出门的人不是自己似的。
     他身上满满都是那种叫人开心的清爽气味,项可看着看着,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点点害羞,连打量对方的视线都变得跳跃许多。
     两人傻站在原地对视了一会儿,还是程征宴先回过神来,给项可理了理因为伸懒腰而变得有些松散的围巾:“王胖呢?”
     “去给我买鸡蛋饼了。”项可小声回答,又问,“你助理呢?”
     程征宴嘁了一声:“给他放假了。”
     项可闻言低着头笑,过了一会儿又有点担心地抬起脸:“真的不带他们吗?”
     程征宴用一根手指推他的额头,把那颗脑袋推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