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娱乐圈]情敌_第9章

小说下载:[娱乐圈]情敌作者:缘何故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一晃一晃:“傻啊,哪有出门约会带经纪人的!”
     话音落地,两人又再度沉默,他们互相对视着,一种奇妙的情绪从安静里逐渐滋生出来。
     项可抓着刚才点自己的那根手指,脸慢慢红了:“……那我们……走吧?”
     “咳。”
     程征宴心急速跳动,咳嗽了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只手神色如常地从大衣兜里掏出一串车钥匙。
     另一只手,有些笨拙但非常坚定地张开来,顺势包住了项可抓着他手指的手。
     *******
     照例买回加了六个鸡蛋的鸡蛋饼的王胖到摄影棚时现场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他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项可的人影,不由疑惑地抓了个人问:“劳驾,您看到项可了吗?”
     “没有。”对方一脸茫然地摸了摸后脑,“徐导不是说项可今天请假吗?哦,还有程征宴也请假了,所以今天改拍高老师内容……”
     请假?!
     我怎么不知道?!
     王胖心中逐渐浮现出不妙的预感,他放开人赶忙掏出手机拨电话,那边很快接通了:“胖胖……”
     “你请假了?!”王胖皱着眉头问。
     项可小小声:“嗯,出来玩……”
     原来是贪玩,王胖放下心来,虎着脸叮嘱:“下次记得跟我说一声知不知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项可:“对不起。”
     “嗯,听话。”偶尔还是要给小孩一些自由的,王胖于是放缓了口气,“还有,你是不是跟程征宴在一起呢?”
     项可老实回答:“嗯。”
     果然是那个家伙。王胖有一点不爽,他因为之前的一些戏份,现在对程征宴有点警惕,不过那毕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拍同性剧的演员大多铁直已经是圈中秘而不宣的铁律。而且刨除疑似占便宜这点,程征宴各方面都算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对象,项可跟他增加来往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以职业角度衡量着,心情这才逐渐回转:“好吧,那你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哦。”
     得到项可肯定的答复后,他一边跟剧组人员点头告别,一边神情温柔地贴着电话顺口问:“对了,你们偷偷出去玩什么啊?”
     “啊?”项可也不知道,被问得楞了一下,抬头看向程征宴。程征宴刚把眼睛从倒车镜处收回,正正好撞上他澄澈的目光,不由一阵心软,露出个堪称缱绻的笑来:“约会不可以一直玩手机哦。”
     “哦!”项可立刻知错地收起电话,挂掉前想到王胖的问题,短促地回答,“我也不知道,胖胖再见!”
     然后关掉手机,美滋滋地期待起来。
     “………………………………………………”
     鸡蛋饼已经掉在了地上王胖却浑然未觉,他捏紧手机木然地站在原地,迎着初春寒冷的北风,自家小孩乖巧的告别与那另一道低沉如豺狼的蛊惑犹在耳侧。
     程!征!宴!
     王胖双耳冒出了愤怒的蒸汽!
     ******
     项可摇了摇手机,一脸卖乖神情:“关机啦~”
     “啊。”程征宴想要收敛自己脸上多到快要泛滥的笑容但明显收效甚微,忍不住抬手捏捏他的脸,也像王胖平时那样小儿科地夸他:“真乖。”
     两个人又傻傻地对视了一会儿,项可小声问:“胖胖问我们今天去哪,我们去哪啊?”
     程征宴闻言抬起头,目光透过车前挡风玻璃看向遥远某一处小小的房屋尖顶――那里是A市最大的豪华酒店。
     他收回目光,深呼吸几下:“……嗯,你想去哪?”
     倘若郭佳琪、林米,或者任何一个项可的前女友同样在场,她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去阻止程征宴问出这句话,但对项可的约会方式一无所知的程征宴,他,问了。
     “我吗?嗯……”项可于是再度加深了非常赏心悦目的笑容,“我们还没吃早饭,那就先去,XX蛋糕店吧!”
     裤兜里装了足足十片冈本001的程征宴,在这一刻,并没有察觉到危险在靠近。
     作者有话要说:  前女友们【盯着体重秤】:项可从某种角度看来真的是个非常危险的人!
  
  
   第十章
     程征宴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微妙的寒意来自哪里。
     XX蛋糕店的那顿“早餐”,项可点了一个足足六英寸大的千层蛋糕!
     千层蛋糕的意思是――它充满了细腻软薄的班戟皮、新鲜可口的切块水果……和肥厚蓬松的动物奶油!
     动物奶油!
     这些东西到底吃进了哪里?程征宴用近乎研究的心态看着项可非常迅速地干掉了半个蛋糕,对方拿着拿着叉子的胳膊腕骨细到不堪一折――他居然看到一个演员在非拍摄时间主动吃这种东西。
     比项可在车上打开并吃光的那包薯片更加不可思议。说起来,那包分享装的薯片有多少克重来着?
     程征宴转开目光,遥遥看着远方变得明显了一些的尖顶房。
     然后他听到项可叫自己的名字,收回视线,对上了那双澄澈的,因为格外愉快的心情而变得亮晶晶的眼睛。
     项可举着叉子,上头叉了一块裹着雪白奶脂的金黄芒果,程征宴坐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他一个人吃这件事情让他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你也吃啊!”
     看得出来他真的非常享受这个分享食物的过程。
     程征宴平静的视线落在他的笑脸上,花了几秒钟抽离出刚才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不想让对方觉得扫兴,于是他张开了嘴――
     于是离开蛋糕店的时候,程征宴肚子里已经填进了四分之一块六英寸蛋糕。
     项可显得特别开心,满满的元气从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跳着舞出来。他轻快地戴回口罩和帽子站在店门口伸懒腰,跟趴在柜台里玩儿咖啡豆的老板像老朋友一样告别,然后雀跃地规划接下来要去的地点。
     但他似乎生来对筹备工作没有头绪,于是只能从自己乏善可陈的约会经验里拼命挖掘女友们曾经提过的想去的地方。
     “我们去A市乐园吧?”
     程征宴戴着黑色的口罩,从离开影视城范围起话就变得格外少,深海般的双眼里好似没有情绪,尽可能地眺望远方,几乎不去看项可那双光用想象都知道一定写满兴奋的眼睛。
     他一定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约会教学吧?然后把从这场教学里学到的知识运用到以后跟高糖的恋爱里。
     程征宴有时候会突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像望着天空的这一刻。
     从项可说喜欢高糖开始到现在,总共也就十几个小时而已。
     他却已经感觉到另一个自己撕开囚笼挣脱了出来,还在装作若无其事地和项可说:“好啊。”
     A市乐园是A市最大的游乐场,冬日久违的艳阳天,这里的游客也变得格外多,放眼望去成双成对,几乎都是情侣。
     但项可真的是第一次来,他太红了,每一任恋爱都在尽力躲避狗仔,这种人流如织的喧闹场合几乎是禁地。
     程征宴也差不多,不过他没出道前跟班级活动去过类似的场合,又拜读过如此之多的艺术作品,了解当然比项可透彻得多。游乐场嘛,最经典的场地无非是旋转木马摩天轮,一个非常无聊也非常套路的地方,他几乎能想象到项可未来带着女孩在这里会说些什么台词。
     他双手插兜,依然是那副若有所思又兴致缺缺的模样,直到十分钟后,他在一个买碳烤鱿鱼的摊位前,看着项可非常兴奋地朝工作人员比手画脚:“老板!孜然要多一点!”
     程征宴:“…………”
     滋滋作响的煎烤声中两串鱿鱼被递了过来,程征宴本来不想接的,但项可像吃蛋糕时那样从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于是接下去的一个半小时里,他陆续吃下了炸年糕、羊肉串、锅盔、煎饺、鸡丝凉面……
     然后撑到跟项可一起坐到长椅上休息。
     程征宴难得的发呆,吃到撑对他而言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项可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非常羞愧地跟他道歉:“是不是很没意思啊?”
     但他是真的不太清楚约会到底应该干些什么,剧本上一般也都是写两个人一起出去玩,然后做一些开心的事情。对他来说,最开心的真的就是吃东西了。
     可每一个前女友都曾不同程度地对此表达过不满。
     程征宴回过神,恢复平静的神情看着不远处那一对对手挽着手的情侣,他和项可现在看起来就像他们一样亲密:“没,其实还好。”
     一起吃东西这种事情听起来很无聊,但真正做起来,好像还挺有趣的,虽然吃撑有点难受,但胸口居然会有一种翻开一本好剧本那样的充实感。
     不过项可明显没有把他的回答当真,程征宴见对方仍是一副挫败的样子,连闪闪发光的双眼都暗淡了,索性主动开口:“去坐过山车吧?”
     沉浸在自己是个不解风情的注孤生的恐怖里的项可迷茫抬头:“啊?”
     “那里。”程征宴抬手指向不远处那辆飞快划过轨道的车,尖锐的叫声破空而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开始有点兴致了。
     过山车的队伍很长,两个口罩帽子全副武装仍挡不住魅力散发的帅哥的加入使得游客情绪越发亢奋,拥挤间项可和程征宴被推得紧紧挨着一起。
     昏暗的光线下项可偷看到不远处有一对拥抱着的小情侣在悄悄接吻,他立刻回头,安静嗅着程征宴身上熟悉的,即便在人潮中仍清晰可辨的清爽气息。
     闻过那么多次,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什么格外让人害羞,项可看着前后左右包围住自己的情侣军团,耳朵悄悄红了。
     偷偷抬头偷看程征宴的反应,目光就撞进那双幽黑瞳孔里。
     两个人的面孔都隔着口罩,项可却没来由地觉得,对方此时好像微笑了一下。
  
  
   第十一章
     项可一直到上了过山车还在胡思乱想,工作人员帮他上安全措施的时候,他看到前面一对情侣里女孩一脸紧张地拉着男朋友的衣服:“我怕!”
     她那个冷冷淡淡不苟言笑的男朋友就放松了神情,牵着她安慰:“抓着我的手就好了。”
     手拉着手的两个人逐渐环绕出一种非常特别的亲昵氛围,就跟这个游乐场里其他走路都恨不得黏在一起的情侣一样。项可莫名的有点羡慕。
     程征宴见他一直看着坐在前头的那个女孩,索性强迫自己将视线转向远方。
     项可整个人都在蠢蠢欲动,偷看程征宴一眼,啊他在发呆,再偷看一眼,啊他看另一边了!
     另一边是什么?项可好奇地跟着看,是正在升空的跳楼机!那有什么好看的嘛!
     他吸了口气然后鼓住脸颊,呼出来,吸气,鼓住,呼出来。
     过山车终于启动的那一刻,他猛然生出一股勇气,伸手――抓住!
     程征宴像是被电到那样转过来,项可对上他难得能明显看出“意外”这种情绪的双眼,身体里兴风作浪的狗胆如同“咻”一下被戳破的气球,立刻视线游移地小声说:“……你……你怕不怕?”
     两个人傻傻地对视了一会儿,项可感觉到自己抓住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