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牙郎_第2章

小说下载:牙郎作者:常叁思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不是有信使吗,怎么会找上你呢?据我所知,你跟靖北将军毫无交集啊。”
     这也是章舒玉费解的问题,他确定自己跟靖北将军互不相识,也无甚名气,可对方却对他说久仰大名,试问哪来的大名?
     当时渊岭城内乱如沸粥,章舒玉带着商队在内城门等候通行,正巧遇到应绍丘在慰问三军,那个坐在骏马上的黑脸大将忽然停在他跟前,盯了一会儿才走,谁知道一个时辰以后,章舒玉就被守卫以货物可以为由收押,七拐八弯地送进了军营。
     真正要扣他的人是应绍丘,这个坦荡的武将开门见山地向章舒玉下委托,内容就是传送这封信,一封向珑溪求援的信。
     皇上忽染重病,几位皇子斗得不可开交,内有乱臣通敌、败坏朝纲,外有后白作乱,与东北的部族连成一气,援兵和粮草迟迟不来,应绍丘已然捉襟见肘,最近最快的方法就是请西北的珑溪增援。
     可惜珑溪这一任的国主必兰.阿敏年少时差点死在大偃,应绍丘的信使他一概不见,将军说他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
     这封信事关社稷和国运,而章舒玉只是个无名商人,他担不起这份重任,可是应绍丘给他的选择只有接受委托,或者死,牙行上下跟他同生共死。
     脚班和车马夫就是应绍丘麾下的武将,随行章舒玉的目的就是保护他,或者杀了他们。
     赵荣青听到这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靖北将军在民间有很高的声望,传闻他正直忠勇,可这种逼迫良民的行为跟山贼土匪又有什么区别,赵荣青气得老脸通红,忽然就醍醐灌顶了,他惊恐地问道:“那……梓州府的扣押和蒙山的流匪,是不是针对这信而来?”
     “应该是,”章舒云债多了不愁,友情提示道,“也许还有这驿站里的神秘人士。”
     他对蒋寒撒了谎,他不想疑神疑鬼,也不想将这人牵扯进来。
     即使脚班不提醒他有人跟踪,以刁钻油滑著称的牙商也心细如发,章舒玉只需要问问货郎的蔬果运量就能知道,最近有大概多了几人在这里落脚。
     赵荣青登时冷汗涔涔:“可咱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那靖……应绍丘怎么敢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万、万一丢了、被抢了,或是珑溪的国主不肯见我们,那后果谁来承担?除了信使还有镖局,再不济都城里那么多大牙行,他随便选一家,都比我们可靠啊。”
     “应将军说树大招风,选我们才不会引人注意,至于珑溪国主的难题,他说相信我们牙商的口才和实力。”
     “……”赵荣青无言以对,“事已至此,你有什么打算?”
     章舒玉从怀揣里摸出柳叶章,连同信一起推到了赵荣青面前,慎之又慎地道:“赵叔,这是能代表我身份的牙行图章和应将军的求援信,稍后我会用油纸包上,再用浆糊黏上大米,藏进第十三辆车上“丙”字号的粮袋里,这事只有你跟我知道,明白吗?”
     “我已经向货郎打听过了,离这里四十里外有一处峡谷,那里地势复杂,我会制造一场混乱,届时你见机行事,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悄悄离开队伍,要是一路平安,你就远远地跟着,但要是有个万一,这封信,就交给您了。”
     “对不住,我可能将您置于险境里了,可……罢了,没什么。”
     可留在商队里,处境怕是也半斤八两。
     他像在交代后事,赵荣青是看着章舒玉长大的,待这东家很有长辈的情怀,他摇头道:“少爷,赵叔老了,腿脚跟不上车马,不如我俩换过来,商队我看着,你在峡谷里找机会离开吧。”
     章舒玉心怀感激地说:“我是商队的主人,要为你们的性命负责,应将军选了我,我就是众矢之的,我不能逃,也逃不掉的。”
     赵荣青着急道:“不博一把怎么知道?我看蒋寒是个好手,你们是朋友,他会帮你的。”
     章舒玉神色骤然一凛:“赵叔,这件事跟蒋寒无关,无关的意思,就是明早启程以后我们的队伍里不会再有这个人了。”
     蒋寒跟他们同路,赵荣青仍然不想放弃这个助力:“可……”
     章舒玉为了断他的心思,顿了顿,不得不昧着良心说:“我不信任他,蒋寒这个人出现的时机和地点都很可疑,您别引狼入室。”
     赵荣青脸上一瞬间全是不可置信,因为他十分喜欢蒋寒这个爽快的年轻人。
     这世道似乎只需要一瞬间就能变得天翻地覆,忠将不良、侠士可疑,那还有什么是可信的?
  
  
   第2章 序章2
     翌日天还没亮,和兴元的马车就搅动了寒气四溢的沙土,章舒玉没有跟蒋寒道别,只在客房的桌上留了一句“珍重”,就悄悄地走了。
     只是以他普通人的视力却看不分明,悬泉置最高处的屋顶上躺着一个抱着长刀的人。
     早晚数九、正午三伏,正是大漠一天的写照,要是没有战火和压迫,金色的沙丘和无垠的天地实在是一副壮丽的画卷,可惜商队里有一半的人无心观赏。
     应绍丘派来假冒脚班和车马夫的随从看似在低头干活,可是眼神警惕、耳听八方,一路都没有放下过戒备,白天还好,强势的高温烤得人疲马倦,加上视野空旷,要是有人远远就能看见,就是到了夜晚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到了下午,沙地上方的空气隐隐扭曲,像有一把无形的火在燃烧,淋漓的热汗出了又干,章舒玉的后背上沁出了一层盐霜,他热得直犯头晕,也不知是累了还是中暑,心口突突地跳着,总觉得有什么等在前面。
     商队顺利地来到峡谷,这里枯山连绵、植被稀疏,天然的石林却多不胜数,章舒玉出发前就叮嘱过一个伙计,让他到了这里偷偷地用沙棘扎马屁股,然后如他所料,发疯地骏马拉着货车在狭路上狂奔,很快就引起了一场混乱。
     借着这场变故,老行爷赵荣青悄悄地退了出去。
     这是大偃西路上的最后一段,穿过峡谷和前方的红柳林戈壁,就是珑溪的茫茫大山了。而领地意识强烈的珑溪族人十里设一哨,到了那里,身后那些来路不明的跟踪者就不敢那样肆无忌惮了。
     只是商队早已被人监视包围,风吹草动都难逃法眼,背离队伍的赵荣青气喘吁吁地躲进三里地之外一根石柱的后方,跟着一柄淬着寒意的长剑就悄悄地架在了他的脖颈上面。
     “为什么独自逃走?”
     赵荣青的双眼猛地瞪成了铜铃,他看不见身后的黑衣蒙面人,却认得那个声音,耳熟至极,昨天还在耳畔响过。
     另一边,峡谷适合逃脱,自然也适合伏击。
     随着暮色降临,一大列黑衣人渐渐现形,惊惶瞬间就在商队里蔓延开来。为首那人直截了当地挑明了来意:“交出应绍丘托付的东西,就能活命。”
     身后不知情的伙计们在茫然地发问,问应绍丘是谁、问是什么东西,应绍丘布置的将士们却不约而同地朝章舒玉靠去,很快合成一个圈将他护在了里面。
     章舒玉一路都在提心吊胆,然而这一刻他却诡异地平静了下来,也许是放弃了生的希望,对于死亡也就无所畏惧了,他神色如常地讨价还价道:“东西可以给你,但我有条件,先放我的伙计离开。”
     刺客最前头首领模样的人回了他一声嗤笑,似乎是在笑他天真:“不行,谁知道应将军信此刻在谁身上?你先交信,我后放人。”
     “他们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不然谁会抛妻弃子随我走这一趟,你不信我,我也不信你,”章舒玉将眼睛一闭,干脆地说,“用我们牙行的经验来看,这桩交易谈不成,你们动手吧。”
     杀手没想到还会有人嫌弃命长,忍不住拍手赞道:“大当家真是好气魄,只是你的坚持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杀了你,应绍丘的密信同样送不出去,既然如此,何必白白搭上性命?”
     不送也是性命难保,可两种死法非要选其一,章舒玉选择接受应绍丘的委托。他没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那么大的抱负和情怀,只是凭眼光和个人喜恶,觉得应绍丘起码坦诚相见了。
     章舒玉跛着走到商队前面,无动于衷地说:“我们市井里有句古话,叫‘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意思就是奸诈坑人、不讲诚信,其中以我们牙商鳌居榜首,所以阁下的承诺,恕我以己度人,不敢轻信。”
     “要杀我们,一路上你们有的是机会,可之所以没有动手,甚至还愿意在这里浪费口舌,我猜是因为取得那封信的价值,比让它消失在这里要高。所以东西我藏起来了,我要是不说,你们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如果你们想要信的话,就放我的伙计走吧。”
     这商人头脑清晰,竟然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主上确实需要那封信,来伪造通敌叛国的罪证扳倒应绍丘这个拦路虎,这牙商的威胁或许真不是虚张声势,杀手跟同伙耳语了几句,回过头来竟然一口答应了,反正这些人也在掌控之中。
     真正的伙计哭着跟章舒玉告别,应绍丘派来的假伙计却不肯离去,其实章舒玉心里清楚,事关朝廷机密,交不交信他们都没有生还的可能,可人心是肉长的,他还是想挣扎一下,希望有人能洪福齐天,最不济也不要死在他的面前。
     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保全了,起码还留在牙行里的人还活着。
     应绍丘或许不是坏人,可他的将士忠心耿耿,当着章舒玉的面向将军许下过承诺,杀了牙行的普通百姓,他们立刻自杀谢罪,若是牙商接受委托,他们便用性命护他西行。
     章舒玉不杀伯仁,伯仁却会因他而死,可他也无辜,也死之将至,所以该怪的人是应绍丘,可应绍丘是为了守疆护土,保护战线后面的百姓,那靖北将军又该去怪谁呢?
     一炷香之后,伙计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刺客首领逼章舒玉交出信件,应绍丘的属下自然不允,杀戮一触即发,混乱里全是血色和刀光。应绍丘的人马在蒙山已经折半,到了这里即使负隅顽抗,也没能支撑多久,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
     跛子跑起来比常人更加跌跌撞撞,章舒玉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那把长剑当胸而过的瞬间,他在杀手唯一露出来的眼底看见了满满的震惊,对方此刻无意杀他,只是刀剑无眼。
     这个牙商必须死,但是得死在信到手之后,刺客首领气得一脚将坏事的同伙踹出了一丈多远,形势顷刻逆转,从屠杀变成了救命。
     章舒玉很快陷入了昏迷,杀手们不得不将他带回驿馆寻医,可这茫茫大漠要寻个大夫也像瞎猫撞死老鼠,章舒玉和刺客显然都没有这份运气,剑身对穿心肺,只有杀手随身的止血药粉吊命,章舒玉高烧不退,脸色一刻一刻的灰暗下去。
     丑时三刻,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章舒玉浑浑噩噩地被渴意逼醒,来托着头喂他水的杀手动作轻柔,他蒙着脸,可那双眼睛却很熟悉。
     章舒玉被这意外一震,竟然从高热里清醒了过来,昨晚那句无心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